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9:44:4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岁月往事
  4. 第二章 岁月往事

第二章 岁月往事

更新于:2018-03-18 20:08:32 字数:3121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岁月往事

  算算日子,回家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里,不是跟兄弟们出去上网喝酒,就是见见老同学,吹吹牛。有几个原来初中的同学着实让寒錚郁闷了一把,记得读初中的时候,那几个傻鸟成绩不咋样,属于被老师遗忘的族群,后来高中一毕业,他们没去读高中,注意,是没去读高中,不是没考上,这年头只要你给学费,本科,随便你读,最恐怖的居然还有什么专本连读,好像文凭在这年代,已经不值钱了。

  那几个家伙初中一毕业,就在社会上闯荡,有的做生意,有的外出打工,现如今都混得人模狗样,一见面啥也不说,劈头递过来一张名片,上面的头衔吓死你,不是经理就是老板,手机,座机,传真号码全在上面,恨得寒錚咬牙切齿。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哥们还给你一张A4,16开的纯金名片,让你拿根口袋装回去!

  坦白讲,寒錚的家世并不好,父母年近五十,都还在外打工,虽然衣食无忧,不过离小康还有一段差距。他读中专,父母都供得紧巴巴的,正是花钱的时候。好在中专就快毕业了,寒錚琢磨着出生社会以后,不要挑三拣四,先弄个经理什么的干干,给父母减轻点压力。

  这天,寒錚起了个大早,换上刚买的新衬衫,黑西裤,再往短发上喷了半瓶者哩水,把头发一根一根全梳翘起来,本来还想偷偷去把外公的领带弄一条来系上,这样才像IT界人士嘛。

  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大热的天儿系上那玩意儿是找罪受呢。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男人其实也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极。你当寒錚吃饱了饭没事做,在这儿穷开心呢。今天对他来说是个大日子,整整一年没见的女朋友约在今天出来,你瞧那小子的样儿,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还时不时冲镜子里的自己媚笑,变幻着各种表情。

  难怪啊,五年的感情,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不用说一年了。

  “她现在是不是更漂亮了?可能会穿什么衣服出来呢?待会儿我见了她,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诸如此类的问题在寒錚脑中不断的闪现。

  “外公,外婆,我出去一趟,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走进客厅,张少宇小声说道。外公正在看报纸,一听他这话,把老花镜一取,皱着眉头问道:“去干什么?又不回来吃饭?你外婆还专门给你买了五花肉蒸烧白呢。”寒錚一刹那在脑袋里闪过数十个借口,可一个也没有说出来,因为全用过了。

  “没事儿,我给你留着,晚上回来再吃。去吧,早去早回。”外婆在一旁帮腔,寒錚赶忙点了点头,逃跑似的奔了出去。一出小区大门,他松了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看,刚好十点,正是时候,不知道寒雨那小子起床了没有,要是今天敢迟到,非把这小子阉了不可。叫过一辆出租车,他直奔公园口的“丽莎”而去。那是一家美式快餐店,他本来对那些洋垃圾不感兴趣,可没办法,女孩子都喜欢那里的情调,浪漫。

  还没下车,他就看见寒雨正无精打采的站在快餐店门口左右张望。

  “来了?”寒雨稍微精神了一些,迎了上来。

  寒雨点了点头,问道:“小米来了吗?”

  寒雨摇了摇头,寒錚心里纳闷,不对啊,是约好十点在这里见面的,她一向很守时,今儿怎么迟到了?

  “不管了,先进去吧。”寒錚说道。两个人进了店,小县城的快餐店倒也算是五脏俱全,一楼设着十来付座头,不过没什么人,不过服务员小姐还是冲他们礼貌的一笑,说了声“欢迎光临”,寒錚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微笑着对人家说了句:“Thankyou!youarebeautful!”

  看着其他三三两两的情侣寒錚心里一顿着急啊,寒雨他们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唯独寒錚苦苦等了2年,不一会儿小米来了,寒錚兴奋的说道:“小米来了,小米,嗯了一声。寒錚刚想在说什么。”小米说话了:“寒錚,一会儿我就走,还有事情呢。”寒錚和寒雨一听,脸色立马变了。寒錚道:怎么了小米?发生什么事了吗?寒錚,你想过我们之间的事情么?我们将来该怎么办?”寒錚一听这话心里就犯虚,他最怕小米问这个,一般说来,女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多半是想,结婚!不会吧,哥们才二十出头,风华正茂,江山等着咱去打,大把的钞票等着咱去赚,可不能这么早就娶个老婆把自己管着,想到这里,他嘻皮笑脸的回答道:“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啊?”

  张莉笑着点了点头,张少宇觉得她的笑容有些怪异。

  “寒錚,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对你说。”

  寒錚嗯了一声,抱着双手等待着她的下文,他心里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我们,分手吧。”小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感觉心里像是被人扎了一刀,痛得厉害,“不瞒你说,我在我们学校里,已经有一个男朋友了,他对我很好。”

  寒錚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错愕,或者吃惊的神情,招牌似捉摸不透的笑容又挂在了脸上,点点头说道:“嗯,分手都得有一个理由,你的理由是什么?”

  “寒錚,你是个好人,跟你在一起我很快乐,可作为男人,你缺少最重要的一样东西,上进心。”

  寒錚眼睛向上望着天花板,念道:“嗯,上进心……好,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说完,打了个响指叫过服务生。

  “寒錚,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么?”小米有些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他。

  寒錚笑了笑,一边掏出钱放在服务生的盘子里,一边对她说道:“都分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该不会想让我说希望你过得比我好这之类的话吧,我是那样的俗人么?”说完,起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留下小米一个人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寒涛,我敢跟你打赌,寒錚一定跟小米分手了。”

  你猜寒錚心里现在是个什么感觉?告诉你,就一个感觉,痛!痛入骨髓,痛彻心扉,三年的感情,就这么打水漂了,而且理由是那么的荒唐可笑,换成是谁都会无法接受。可你要是想从他脸上看出来,那你就错了。寒雨等人和寒錚这么多年兄弟,自然了解这一点,尽管寒錚丝毫没有表露出来,可他们还是胆战心惊的跟在后面,一句话也不敢多问。

  寒錚走得很快,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问了一句让所有人莫名其妙的话:“上进心是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干什么最合适?当然是喝酒了。寒錚没有多说什么,领头走进了一家火锅店。这种小型的火锅店在县城里满街都是,白天基本上没什么生意,老板一见有人来,自然是热情的招待。可没过一会儿,他察觉到,自己的热情是多余的。因为这几个小伙子,压根就没理过他,个个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包间并不大,刚好容得下一张桌子,外加几根板凳。屋子里充满了油腻的气味儿,让人闻着很不舒服。大热的天儿,若不是墙壁上那台正嗡嗡作响的破空调,只怕这里早成蒸笼了。

  酒桌子上,大家都默不作声,以他们对寒錚的了解来看,寒錚铁定是跟小米之间出了什么事情。尽管看起来,他仍旧在谈笑风生,东拉西扯。

  小焦手里端着酒杯,怎么也喝不下去,他平时话不多,可他感觉得到,寒錚不对头。再三思考之后,他开口了:“寒錚,出啥事儿了?给哥说。”这也正是寒雨和寒涛想问的,一时间,他都看向了寒錚。

  寒錚正举着大玻杯要劝酒,听小焦这么一句,奇怪的笑道:“能出啥事儿啊?不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尽管已经知道了答案,可寒涛还不死心,应该不会吧,三年的感情啊。于是,他不理会寒涛的眼色,又问道:“到底怎么了?”

  “废话嘛,分手了呗。”寒錚说得轻巧至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心里一紧,像是有人握着他的心脏,狠狠拧了一把。

  大家都沉默了,寒錚他们两口子,是大家看着走过来的,本来以为小两口子一定会有个结果,搞不好一毕业就喊喝喜酒了,可谁想到,在快毕业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这档子事儿。至于原因,那根本不用问了,人家想分手,还会找不出来理由么?女人啊,真是无常啊。

  小焦就是小焦,平时话不多,关键时候语出惊人:“大丈夫何患无妻!”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寒雨倒上一杯酒,轻轻在他杯子上碰了碰,小心的问道:“哥们,你不会也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字体: 字号: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