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38:29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路遇江湖
  4. 第四章 战雁门(上)

第四章 战雁门(上)

更新于:2018-03-16 21:04:53 字数:2114

字体: 字号:
  就在大家都认为火凤凰道场犯傻脑子坏掉了。而雁门关外,阮晓莹已经解开面部挡风纱巾,只见她柳眉月目,两旁白嫩脸颊绯红一片,杏核样小嘴弯弯翘起,似是微笑似是忧愁,

  再配上妙龄少女般婀娜身段,可谓盈盈不可多姿,俏丽胜似倾城。

  “好美!?”

  仅有两个字,却已经说尽大家无限感怀。

  “是呀,确实很美,”

  九米九高雁门关阻挡在前,无尽荒凉沙漠呼啸在后,一位倾国佳人,怯生生独立在两者之间,前无可进,后无可退,昂面愁思关内。谅城头之人是盖世英雄也会心生怜意。

  更何况场外已经炸开了锅,护花粉们纷纷吆喝起来讨伐青城道场,就连酒吧内酒友们也是纷纷表示青城道场不是爷们,贪生怕死不敢正面决战,鄙视他们。

  聂凡站在城墙上微微皱起眉头,未战先怯,在气势上他们已经是输了,其实按照他本人意愿是要出城迎战,哪怕知道会输也要打出自己的信心来,这样接下来的联赛才有的打。可是现在这个团队,已经没人会听自己的。新的老板,新的制度,一切都是新的,作为一名27赛季出道的老人,他很怀念当年队友,尽管那时他只是一名替补,但也无法抹去他是创造辉煌胜利的一份子,击败当年拥有魔女阮红颜,无崖子任欢,剑侠吴青的两连冠武林盟主秋月宗道场,那是何等的荣耀。长声叹息,聂凡心中已经有了谋划,看来冬季转会期,也该为自己找一个好下家了。

  伴随着美丽俏脸带来的骚动,观众们更加期待阮晓莹是要做什么。

  “咣当”一座无底大钟横在沙土上底部朝向城门,待阮晓莹凑近,并且张开粉嫩小嘴。大家这才明白,原来这无底大钟是个扩音器,想到这,众人脑海中蹦出一个武学名称,天魔大法魅惑之音,还没等观众怀疑她是否能驾驭得了此功法,一段银铃般少女吟笑已经透过屏幕扩散到场内场外每一个角落。

  吴青听到这段吟笑声,既点头又摇头,喃喃道,

  “以阮晓莹十七岁的年龄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惜借着大钟之威也无法达到她的标准,想要就此破城难呀。”

  聂凡也听到了吟笑声,那种属于少女娇弱入骨,着实让他那颗经过大赛万般锤炼的心脏也开始砰砰砰跳个不停。但就凭这点道行想要破城可没那么容易。

  阮晓莹见城墙上青城道场六人毫无所动,也知道凭借他天魔大法三层功力加上大钟也还是不够,哼哼,那就让我来点更狠的,想到这,便向旁边同伴挥挥手。

  远处董天娇立马摆开架势,大喝一声,

  “悲丝白发,三千丈,”

  只见她乌黑秀发迅速变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插城墙六七米处,背后那名队友轻踏而上,眨眼间连续空中两次折返转身,已经越过城头,双手向前交叉,粉白色指甲变得幽暗黑墨,疯长半米多长。

  “进攻了,进攻了,白发为阶,梯云纵代步,九阴白骨抓攻击,典型的火凤凰打法,其它道场想学也学不来,当然如果女同志够多的话,也可以试一试,”

  段鸿鹏大声叫喊着,作为一名出色的解说员,善于抓住每一个亮点是他的必修功课,当然调动气氛也必不可少。

  随着右路发起进攻,左路也开始行动,竹青玄背靠城墙,以一种诡异的爬行姿势,把自己送离地面六七米处,双手松开,竟然背部贴在墙面停顿在半空中。龙芯玉也没闲着,踏地而起,空中一折身而上,再折身时,已经被竹青玄托脚甩过城头,半空中的她衣衫飘荡,似是漫步云端,在日光的照射下周身环绕一道光圈,剑光一闪,道道光芒四射,更是让人看不清她的虚实。

  这一连串的攻击让萧宇惊叹不已,先是竹青玄运用明玉功使自己吸在城墙上,后又借助移花接木,借力用力,把龙芯玉甩入高空,而龙芯玉利用太阳光芒使出慈航剑典虚实剑招折射日光,虚虚实实即保护了自己,又能快速攻击敌人。真是漂亮的配合,甚至比董天娇的右路还要出色。

  此时不只有萧宇在感叹,其它人也被这华丽的攻击弄花了眼,看懂的观众,心中在感叹高手就是高手,时间把握,武功运用分毫不差。没看懂的观众也在感叹,这等竞技类联赛可比看大片爽多了。

  观众们本以为这登上城墙就算开杀了,谁知道,刚才被大家当做配乐的吟笑声忽然变味,超负荷的啼哭声,轰然在众人脑海中炸响。酒吧内悬挂在中央的显示器发出警报提示,

  “主人请降低音量,我好难受,主人请降低音量,我好难受,”

  结果提示了数遍也无人回应,大家都被那段哭泣声震晕了神魂。萧宇愣愣的倚靠酒桶,耳边环绕着似是悲伤,似是欣喜,又或是无奈的少女啼哭声,每一次哽咽就像铁锤狠狠敲击着自己的心灵。脑海中段段回忆若隐若现,参加A市训练基地时母亲的反对。打上青年联赛时父亲的欣慰。不愿服输违背队长意愿,独自拼杀到最后一刻,被开除基地取消职业资格时母亲躲在屋内为自己暗自流泪。为了将来有个出路,家里托关系送自己上大学时,父亲的无声交代和母亲说不完的小事。

  往事再次浮现,他忍不住问自己,难道我错了吗?江湖竞技我到底还在坚持什么?混沌的大脑翻来覆去,没想到最终画面却定格在了一位少女站在黄黑沙土上,面朝向比自己高大数倍的城墙,似是在笑似是在哭,欢笑悲伤之间好像还夹杂着什么,冥冥中他感觉到那个夹杂的东西就是自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哇~~~哦~~~~~~~~~~~~~~~~~~~~~~~~~~~~~~~~~~我听见了什么?那是什么?阮红颜?不是,是阮晓莹,天魔大法,这是天魔大法的魅惑之音,她做到了,她做到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