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45: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鼎分天下
  4. 第一章 萌芽

第一章 萌芽

更新于:2018-03-18 08:13:22 字数:3305

字体: 字号:
鼎分天下目录
共2章
  旭日东升,夕阳西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每天都似乎一样的一成不变,可又好像每天都有点不一样。

  “快呀,抓住那野娃,快点一起上,抓住那小杂种,”一个长得体格健壮的小孩大声的叫喊着,身上穿着绸缎制好的衣服,周围还有四五个与其年龄相仿的小孩,那群小孩对其看似马首是瞻,显然他是这群人的首领,一个富家公子哥。那群小跟班也在附声叫喊着要抓住那个“小杂种”。“那小杂种还跑得真快呀,一眨眼就不见了,”富家子说道。一个头上只留着三条辫子的小孩出声道:“少爷,那个小杂种肯定又跑去坟场了,在他娘坟前哭鼻子,还想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去。”其他的小孩子也附声应和道。“走,一起去把那小杂种给揪去来,本柳大公子还怕那不成,传出去岂不落了我们的名声,”富家子说道。原来这个富家公子名叫柳志俞,是当地第一大户柳家的大少爷,这个小镇上的土皇帝便是其父。随即他的小跟班又都附和着,一群小毛孩便往坟场赶去。

  所谓的坟场,坐落在这小镇的郊区,那寸草不生的小山上,山顶面积很大,地势也很平坦,成片的小土包堆立着,那墓碑大部分是一般的死板雕成的,在那稍高的的地方有一座大坟,堪称豪华呀,那便是柳家的祖坟,柳家的先人都埋葬于此,为首的墓碑上书写着“先祖柳下惠之墓”。按理说这寸草不生的贫瘠之地,风水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可为什么镇上的故人皆下葬于此,连当地名望柳家也在此建坟。原来当地有个传说,说是一位仙人路过这个小镇,发现这座小山有古怪,结果施展神通竟然挖出了一块玉如意,事后对当地乡民说此处虽一毛不拔,却是一块宝地啊,逝去者若葬于此处可保子孙后代福泽。当地乡民知道他是神仙后,便听信于他,代代相传,而今坟墓成群便是那原因了。

  这乱坟堆的一个外围角落里,传来了呜咽声,在这时不时吹来的阴风中,好是吓人,循着声音,只见一道消瘦的身影跪在土包前,凑前近看,只见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小孩,约莫八九岁,鼻青脸肿好生可怜,墓碑竟然是用木板刻成的,风雨的销蚀下字迹也变得不太能够辨认了,仔细辨认只见“慈母贾殷氏之墓”。阴风消停了,那孩子开口了:“娘,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啊,这么早就弃我而去,我连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连我爹是谁都不知道,他在哪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跟我一样姓贾。我每天都被柳志俞他们欺负,说我是没人要的野娃,骂我小杂种,娘不是小杂种对吧,我有人要的,奶奶很疼我的,每天他们都给我一顿拳脚,每天都是遍体鳞伤、鼻青脸肿。奶奶说娘长得很好看,跟仙女似的,可是一生下我就去世了。还听奶奶说等我长大了,爹就会来找我,这是真的吗,我现在都长那么大了,可爹还不来找我啊,我会帮奶奶做饭、砍柴、挑水还会做很多是呢,是不是他真的不要我了,如果爹娘都在该多好啊,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远处传来了孩子的吵闹声,“哈哈,那小杂种不会是在哭鼻子吧,走吧,一起去收拾他,嘿嘿……”“对啊,好好收拾他”……其他人附和着。突然,那坟前哭泣的贾姓孩童听到了他们的吵闹声,干净利落的搽干净眼泪和鼻涕,从另一边绕道飞奔下山。可惜还是被一个眼尖的小孩看到了,柳志俞他们有改道去截他了,可怜贾姓孩童还是给截住了。“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你个小杂种,没人要的野娃,”柳志俞朗声道。“我不是也哇,更不是杂种,我是贾明,你们才是杂种呢,”贾姓孩童不甘示弱的回应,原来他叫贾明。“还贾明,看你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吧,随便给个名字,是假名假姓的假名吧,你个小杂种还敢跟我们顶嘴,活的不耐烦了吧,”柳志俞戏谑道。“就是嘛,小杂种,没人要的野娃”“杂种”……小跟班也叽叽喳喳了。“有种跟我单挑啊,别以为人多我就怕了你们,”贾明原本鼻青脸肿的小脸更青了。“还单挑,我们一起上,再给他点颜色看看,”柳志俞一发话,那群小跟班连同他自己又对贾明一顿拳脚。这群孩童一个个的比贾明强壮,那柳志俞就更加了,力气也大。柳志俞平时还让家里的护院教了些拳脚,都是些花拳绣腿,本身他自己也不勤奋,尽管靠柳家的财力向小的修真门派买了一部分很基础的修炼功法,柳志俞也被逼着打小就开始修习,普通的小孩来个十来个也能被他打趴下,但是自从有一次跟贾明单挑的时候吃亏后就改成了群殴贾明了,可也只能跟普通没有修炼的小孩一样只能把贾明打得鼻青脸肿而已,那柳志俞虽然顽劣却也有点头脑,知道要变强,于是修炼也勤奋了许多,护院的花拳绣腿也学得勤快了,不过依然对贾明群殴。“啊,本少爷打累了,今天就饶了你了,下次再来收拾你,我们走,”柳志俞停下手凶狠的说道,一群人就这样仿佛修理了一条流浪狗似的,若无其事的松着膀子离开了。

  一阵清风吹过,趴在地上的贾明清醒了不少,随即起身拍干净身上的泥土,身上的淤青又多了不少,还好是皮肉伤不碍事。贾明感觉到了自己并没什么事,回想起六岁那年。那年出去外面拾柴火,回来的路上碰上了柳志俞他们一帮人,他们为难贾明,其中最小的一个都能单挑贾明,因为家里穷,贾明营养也的确跟不上,体格瘦弱。自那天起,柳志俞他们隔三岔五的找贾明的麻烦,而那时候柳志俞已经开始修炼了外购的修真功法。刚满七岁不久的一天,柳志俞他们又跟他对上了,为了试验一下自己修炼的效果和所学的花拳绣腿,柳志俞跟贾明单挑了,那次贾明被打的很惨,最后是奶奶找到了他,背回去已经奄奄一息了,还好靠他自己强烈的生存欲望才活了过来。之后的一天,他无意间在柜子里发现了一些书本,当时的他目不识丁,不过里面的一本像小人书的书籍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书里边画着打斗的场景,他幻想着能练得一身好本事,以后就不会受人欺负了,还要学会读书识字,他从此便埋下了进取的萌芽。奶奶告诉他这是他娘留下的,他娘生前便嘱咐奶奶要保管好这些书籍,等贾明长大后再交给贾明,可惜奶奶不识字,贾明便无从知晓这都是些什么书。

  他照着那部小人书上的图画,做完家务之类的就跑到后山上去照着练,当然这是没什么作用的。练了十天半个月,竟然没什效果,贾明怒了,“这小人书我前前后后看了一百遍不至,都完全记住了,也能比划出来,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呢,真想烧了。”但他一想这是娘亲留下的,要好生保管,便又颓丧的将着小人书藏回了柜子里。

  阳光普照的一天,贾明再一次被柳志俞一干人等揍了个鼻青脸肿,鼻孔中还喷着鲜血。回到家中,拿出那小人书摊开在手心,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眼角闪着泪花。那一刻,鼻孔洒下一滴鲜血,“啪嗒”一声,滴落纸间,顿时那小人书闪现着柔光,贾明傻了,娘亲留下的书竟然被自己给弄脏了,可下一刻,这小人书便化作一道流光冲进脑海,贾明更傻了,这回欲哭无泪啊,仿佛天都要塌了似的。

  贾明神情恍惚,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仙乐般的女子之声,“孩子,是你吗,看来你已经从奶奶那里拿到了我留下书籍。”“谁在跟我说话,咦,这声音好好听啊,”贾明惊奇的自言自语道。像是知道贾明的心思似的,那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孩子,我是你娘,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觉得见鬼了。”“不可能,你骗我,我娘早就不在了,你不是我娘,”贾明变得语无伦次的自语道。“孩子,娘是已经不在了,这是我在书里留下的一道意识,自封印今不足八年,而你今年也不过才七岁吧,也怪不得娘心狠刚生下你就弃你而去,只能怪这天地对我们太薄情,”那声音有些颤抖了,还有些恨意,转而有点欣慰的道:“还好老天不是太狠,让我为你爹留下的香火,生下了你,不要怪你爹离开我们娘俩,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贾明心里听得不是滋味了,原来这是娘的声音,尽管她已经不在了,难道我娘是仙女吗,逝去了还能说话,不过她说这只是她的一道意识,还有我对我爹的确有点恨意,可娘却说不要怪他,还口口声声说他是个人物,这些对于这孤陋寡闻的贾明来说都是颠覆性的。“孩子,也许一时之间很多事你都不能接受,但是慢慢地你会知道很多事,尽管娘不在了,但娘的留下的意识会一直陪伴着你,知道你长大成人,”贾明的娘仿佛又在他耳边说道:“也许你会很奇怪,娘为什么会留下这些书,而这本小人书到底又是什么。”贾明一时之间变得有点能够接受这些了,心中自语道:“对啊,这小人书到底是什么啊,”他期待娘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并为他解答这个疑惑。

  小人书是怎么回事,这些书籍又有什么意义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鼎分天下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