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0-19 23:16:45

红浮萍

衣服上的别针 著

       在大雪纷纷的一天,穆青生下了一个女娃,这个女孩是穆青和前男友的,江义一直爱慕者穆青,由于怕雪儿没有父亲,穆青嫁给了江义,把孩子取名字为江雪,如亲生女儿一样抚养,可随着雪儿的长大,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江义的背叛让事情变得有趣起来,在集市上雪儿帮助了落魄不堪的张亮,长的后,偶然的机会,两人相遇,并擦出了爱的火花,雪儿的亲生父亲也随之出现。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四章三十和初一

  4三十和初一

  半夜不睡起吃饺,一年之内饿不着。

  大年初一起的早,挨家挨户拜年好

  又开始下雪了,雪花在天空飘的好自在,风吹来,自由的雪花受到束缚,倾斜着身子,想奋力的挣脱,按照自己的轨道落下,可是还是没有摆脱开无处不在的风,命运的使者让它落在那里它就落在哪里,堆积的雪娃娃附上了一层洁白的婚纱,焕然一新的模样,在门口好看至极,两束鲜花也被白雪覆盖了起来。红萝卜拖住了很少部分的雪花,大部分都滑落下去。

  江义把鞭炮挂在木棍上,用打火机点燃,快速的跑到了屋里,雪儿听见响声捂着耳朵,穆青活着饺子馅,正准备包饺子,响声很快就停下来,在屋里等了一会,江雪跑到屋外看看有多少没响的鞭炮,拾起来冲着屋里喊道:“爸爸,这还有没响的呢,把他们在点着“。江义从屋里出来,小雪把没有响的鞭炮递给江义,有五六个吧,江义用手拿着鞭炮,点燃了捏快速的扔向空中,爆竹打破了空中的宁静在还没有落地之前就响了,小江雪在旁边呵呵的笑着说;“爸爸,真厉害。”几个鞭炮很快就点完了,江义说道:“小雪,你可不能用手拿着点,炸着手会很疼的,严重里手就不能用了,小时候你爸爸贪玩就被炸着过,手在冰水里泡了很长时间,疼的直流眼泪。”江雪听着爸爸说着回答道;“放心吧,爸爸,我才不玩这个呢。怪吓人的。”完了鞭炮,两人就回到了屋里。

  穆青在里屋调好了饺子馅,把面板放在桌子上,对这外屋喊道:“把面盆搬过来,过来帮我一起包饺子,别在那看电视了。”江义在陪着江雪一起看动画版的西游记,听到穆青在喊他,搬着面盆过去,江义把面盆放在桌子上,穆青拿出开好的面在板子上来回的按压,面变得越来越有劲,再用手把面搓成长条型,然后用刀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穆青说道;“你来压剂子吧”江义真是个好丈夫,会做菜还会包饺子,动画片演完了,找了好几遍没有搜到好看的节目,小江雪从外屋走了进来,看到穆青和江义正忙着抱饺子,说道:“妈妈,动画片演完了,给我点面玩吧。”穆青看着走进来的江雪说:“面还忒包饺子吃,让你爸爸教你压剂子吧,长大了也好帮我做点家务。”小孩子对一切玩的都感兴趣,江雪笑着说;“好啊,好啊,爸爸教我包饺子。”江义看着开心的江雪说:“去洗洗手,不洗手爸爸可不教你。”自己在盆子里倒好水,江雪用肥皂洗了好几遍,说道;“看看,我的手多干净。”就用手去捏穆青刚切好的面团,捏扁了揉成圆的在捏,嘴了还说着;“真好玩”江义对着正玩的起劲的江雪说;“过来,我教你怎样压剂子”小江雪走到爸爸的怀里,江义拿着一个穆青切好的面团说道:“先用手按压一下面团。”拿着一个面团放在江雪面前,让她把面团压扁。江义左手拿着压扁的面团,右手拿着擀面杖示范着动作说;“用擀面杖来回压扁平的面团,同时左手捏着面团的边缘一遍一遍的转动,直到面团很薄为止。”江雪看着江义示范动作以玩的心态听着。“你来做一遍,”江义说道。江雪按照江义说的模仿着江义的动作,练了好几个,怎么也压不出圆的饺子皮,江雪不耐烦的说道;“压饺子皮好难学,不想学了,”江义拿了一个面团又做着示范说道;“压面团的时候,一定要从边缘部分开始,留着中间厚的,这样,抱出来饺子在沸水中才不容易裂开,在转动面团的同时擀面杖也同时动,这样谐调起来才能压出好的饺子皮。要记住要领。”江义耐心的教这。江雪又拿了一个扁平的面团开始练起来,这次没有那么浮躁,认认真真的按照爸爸说的做,压好了还不错,快成圆的了。穆青说道:“这个还能用,在多练几个,就能压圆了,以后家里又多了个帮手。”江雪压了几个,刚开始学,速度很慢,还没有穆青饱的快。包完后穆青放在锅里煮了一些,剩下一些等晚上12点在煮。

  熬夜对小孩来说是件很漫长的事情,三十的晚上必须要吃零晨12点的饭,这叫守夜,这样一年才不会挨饿,江雪吃过晚饭后不一会就睡着了,穆青和江义在看着春节晚会,穆青说着;“现在这春晚越来越没有过年的味道了,离开了农村的气息,感觉很不真实一样.。”正在这是不知道谁家放起了烟花,红色的火球划过天空,绽放出艳丽的花朵,江义指着外边让穆青看,幸福的小两口看着窗外,江义突然开口说道;“青,今年我们要个孩子吧,小江雪很快就长大,今年让她去上一年级。”穆青听着江雪的话说着:“我们要个男孩还是女孩。”江义回答说:“我们有了女儿,再要个男孩,好嘛,名字我都起好了,叫江涛。我父母也想要个孙子。”农村的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尤其是上一辈,江义的父母一直这么认为。穆青开着江义说;“我是镇上的老师,老师只能要一个孩子,这叫响应国家的政策,少生优生。这可怎么办。"江义开口说道:“办法总会有的,让我们好好想想。"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深夜,穆青把剩下的饺子放到锅里煮好,江雪睡的很香。穆青用小碗盛好端到床边,说道:“小雪,起来吃几个饺子,今晚吃饺子好。”穆青叫了好几遍,江雪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说道;“妈妈,现在几天了,你们还没睡”穆青说道:“刚过12点,新年的第一天,赶紧吃几个饺子,妈妈给你端过来了。”穆青看着小雪吃了几个,把碗端走,江雪又钻进被窝很快的睡着了。收拾完,穆青和江义也睡了。

  大年初一都早早的起来,要去挨家挨户的拜年,给老一辈磕头,这是对先辈的尊重。“穿上我给你买得新裤子,”穆青说道。江义问;“你放在哪里了,我没有找到。”穆青想了想说;“还在车上呢,忘了拿下来,我穿好衣服给你去拿。”穆青起来后用手拍了拍还在睡得江雪,说道:“快点起来,跟着我们一起去拜年”江雪睁开眼看了看起来的穆青眼睛闭上又睡了。江义在被窝里等着穆青拿衣服回来,穆青拿回衣服递到了江义的手里就崔江雪起来。被迫起来的江雪撅着嘴说道;“大年初一起这么早。”江义起来后说道,“我们先去爸妈那里。在走走上了年纪的几家老人就行了”穆青回答说:“行,我们现在就走吧”江雪在后面紧跟着,来到爷爷家,江义到桌子前磕了三个头,江雪也跟着照做,江义的父亲叫江泰,母亲叫袁静,袁静掏出200块钱塞到江雪红色的羽绒服里说,“孙女,来奶奶给你的压岁钱,装好。”小江雪说,“奶奶,我长大了会疼你的”袁静听着江雪说的话很是开心说道:“有你这句话,奶奶就知足了。”穆青看着袁静给江雪钱说:“妈,别给孩子钱了,自己留着用吧,”袁静说;“过年了,该给的还是要给的,给我的孙女,又不是给别人。妈的钱还够花的”江泰开口说道;“江义,啥能让我们抱上孙子,爸妈都老了,你们动作快点。”江义回答说;“爸,大过年的你就别问这事了"一大家子聊了一会,江义开口说:“爸妈,我们去转几家。”走出门,,小江雪好奇的问:“妈妈,爷爷说要抱孙子,是怎么回事啊。”穆青说:“你这孩子,打听这么多,等到时候就告诉你。”三个人走到王大婶家,江义开口说道,“王大婶,过年好啊”做着去磕头的动作,还没跪下,王大婶拉住江义说:“就别磕了,过年都挺好的,这是你家闺女,都这么大了”端着糖和瓜子给小雪,小雪拿了几块糖,穆青和王大婶寒暄了几句,三个人就出来了。又转了几家,一家人便回了家。(这个教室里,有考研的呢,还是女的,我这智商,笨的要命,连想都没想过,快到夏天了,你们别考研了,回家烤羊肉串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