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9:3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猪老三传奇
  4. 第二章 内部辩论

第二章 内部辩论

更新于:2018-03-18 10:12:51 字数:2188

  一早,王重喜在猪栏里挑了几个品相不太好的10头猪仔,放在两个筐里,用扁担挑着,趁着初晨的微茫前往刘家官庄大集。

  这10头猪仔里就包括黑猪,虽然黑猪长得很丑,而且就长相来说还可能带来晦气,但王重喜却一点也舍不得卖。毕竟就体重的涨势来说,黑猪一出生就把其他的兄弟姐妹抛在了后头,黑猪仅出生一天体重就达到了近6公斤,而其他的猪仔却连6斤不到。这对于王重喜来说显然是一支绩优股,将来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但是出于乡亲们的闲言碎语,王重喜还是下定决心要将黑猪卖掉。

  王重喜将两筐猪仔的脖子上都挂上了一个小牌,上面用阿拉伯数字编了号,黑猪脖子上挂的是“3“,故猪老三由此得名。

  太阳慢慢升起,空气中也弥漫着清新的花香,王重喜要越过2个山头才能到达刘家官庄。这次出门不仅意味着猪兄们即将分别,也意味着王重喜要发一笔横财。

  这是猪老三及其兄弟们第一次出门,看着筐外复杂的环境,猪老三感叹不已。感叹什么?不是感叹大自然的环境多么多么美好,叹的是吃不到猪娘的奶,叹的是没有了温馨舒适的猪窝。

  在颠簸的路上,筐里的猪仔着实是无聊至极。猪兄们想了几个话题展开讨论,两个筐的猪仔被分成了两派,分别就“猪老三为何长得那么胖”展开讨论。当然猪老三是作为中立派参加的本次辩论会。

  正方观点:猪老三上辈子是饿死的,所以这辈子是玉皇大帝补偿他。

  反方观点:猪老三上辈子是撑死的,所以这辈子是玉皇大帝成就他。

  由猪老大宣布辩论会开始。

  正方:三兄上辈子由于吃不上饭,一生受到了饥饿的困扰,含泪而死。而玉皇大帝体恤民情,明察秋毫,将黑猪再世与猪间,发誓让其一生肥肥胖胖。

  反方: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三兄并不是上辈子吃不上饭,也不会受到饥饿的困扰,在党的英明领导之下怎么会吃不上饭?大家也看到了,主人(王重喜)宅院里满地的玉米棒吃都吃不完,给咱猪娘吃的都是五谷杂粮,在这种社会环境中会吃不上饭?假设三兄上辈子吃不上饭,也说明三兄猪品不好,素质不高,那玉皇大帝会体恤这类猪吗?所以我方认为三兄上辈子是撑死的。

  正方:撑死的?“七宗罪”里列出了七种罪行,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其中就包含有暴食。如果是撑死的,那肯定是因为暴食,而暴食是被列为一种罪的,玉皇大帝难道不会惩罚它反而成就他?

  反方:对不起正方兄弟,“七宗罪”是天主教的,与我玉皇大帝没有任何干戈。

  正方:此举说不通,宗教是无界限的。

  反方:宗教没有界限?那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的教义都是相同的吗?那为何西亚地区还会存在因宗教问题而产生的地区冲突?为何还会存在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等不同信仰的派别?

  猪老大及时中止了此番辩论,“由于言论涉及到宗教问题和地区冲突,与我猪界无半点关系,故此番略过,辩论会继续,由正方开始发言。”

  正反:我方坚持三兄上辈子是饿死的。就算是撑死的,也是因为饿大了才暴饮暴食才撑死的。

  反方:那正方是同意我方观点喽?饿大了暴饮暴食也属于撑死的。

  正方:暴饮暴食而撑死是因为饿,饿是一个过程,撑死只是一个终结罢了。

  反方:正方发言太笼统没有说服性。

  正方:咋没有说服性?

  反方:就是没有。

  正方:有。

  反方:没有。

  正方:……

  筐里唧唧歪歪的声音着实让王重喜感到厌烦。筐里不时发出“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还是因为颠簸的累了。王重喜感到异常纳闷,但是一想稍后几个猪仔就会在大集上就出售了,王重喜也没有在意。

  猪仔终于停止了辩论,纷纷朝筐外望去。只见人潮涌到,熙熙攘攘。

  猪老三在其猪兄进行辩论的时候睡了一大觉,至于他们谈论的什么,老三无从得知。醒来之后,便发觉主人脚步停止了,并将两个筐发在街旁,像是要办个珍惜动物展览一样。

  有的猪仔面朝天空仰天长叹,大概是在叹这人挤人的场面;有的猪仔楞直了脖子盯着来往的人群,偏偏只有猪老三像个没事人似的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嘴里还biabia地嚼着唾沫。

  “卖猪仔楼,刚出生的猪仔,大家快来看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白猪黑猪都是好猪;看看不要钱,抱走很省钱!”王重喜不断地对着大街喊。

  当然几个猪仔肯定听不懂主人在喊些什么。

  不一会,一堆人群就挤了过了。

  “这猪不错!”一个老太太指着猪老大说道。

  “那必须的,这猪可是我的压轴好猪,要的话5块钱你拿走。”

  “这么贵?那这个呢?”老太太又指着猪老二说道。

  “这个可是我的心肝小猪,喜欢的话也是5块钱。”

  “不是吧?那这个呢?”老太太又指着猪老三问道。

  “这个…这个…看您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肯定是我的宝贝小黑猪最佳领养人,这样吧,2块钱就卖。”

  “算了吧,这么丑的猪还2块,2毛我都不要。”

  “瞅您这话说的,这么肥的猪论斤卖也不仅值这个钱啊…”

  “算了吧,您这猪模样太晦气…”说罢,老太太就离开了。

  王重喜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破口骂道,“晦气个毛,看你那模样更晦气。”

  大集人潮达到了高峰,民众达到了采购高潮,各摊主都扯破了嗓子喊,声音震得猪老三的耳膜左右晃动,猪老三愤怒了。

  “让不让猪睡觉了???”“这些人是有病吧?”“不知道老子神经衰弱啊?”“吃饱了撑的啊?出来逛个屁街啊?”猪老三挣扎地喊道。

  当然人是听不懂它说什么的,只是看到一头小黑猪板着猪脸,撅着狗嘴,翘着鹿耳朵,瞪直了大眼对着大街嗷嗷叫,随即猪老三成为了集市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