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21: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鸳鸯枪
  4. 第一

第一

更新于:2017-04-04 15:56:37 字数:4485

字体: 字号:
鸳鸯枪目录
共3章
  三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

  若是**土匪之类的恶徒,不会只有三个,难道在这禅院断臂的建筑阴处,潜藏着大量的杀手?如果是一般的小手,见到这么声势壮大的镖队,远远地逃离唯恐不及,哪里敢如此大模大样的站在这里?难道是江湖高手,冲着自己来的?细目打量三人:左边一人身形肥硕,下巴平园,双手紧握一把丝巾娟刀。右边那人又矮又瘦,就如同一个小檀香木一般,他边缘立放着一柄搞头。那中间人一见便知是个病夫一样的人,双目不睁,嘴唇发白,婉示一个膏肓之人躺在担架上。那两人到不足为奇,这膏肓一般的人定是武艺高深的敌手。顷刻之间,江湖上许多轶闻往事涌上了心头:一个白发婆婆空手杀死了五名镖头,劫走了一支大镖;一个老乞丐大闹太原府公堂,割去了知府的首级,倏然间不知去向;一个美貌大姑娘打倒了晋北大同府享名二十馀年的张大拳师……越是貌不惊人、漫不在乎的人物,越是功夫了得,江湖上有言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看着这闭目躺在担架上的病夫,山西奇李府漠视一切镖局的那个总镖头:{铁鞭抽三方}穆刚万不由得踌躇起来,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一摸背上的包袱。

  他这枝镖共有十万两银票,那是山西的大盐商汪德荣托保的。十万两银子的数目确是不小,但漠视一切镖局过去二十万两银子的镖也保过,四十万两的银子也保过,金银财物,那算不了什麽。自从一离开山西,他挂在心头的只是暗藏在背上包袱的两把剑,只是那天晚上在钢铁都尉府中所听到的一番话。

  跟他说话的竟是钢铁都尉府刘於义刘大人。穆刚万在江湖上虽然赫赫有名,但生平见过的官府,最大的也不过是府台大人,这一次居然是总督大人亲自接见,那自然要受宠若惊,自然要战战兢兢,坐立不安。

  刘大人那一堆话,自己心里不知反复重复了上千遍:{穆镖头,这一对剑,叫{鸳鸯剑},当真是非同小可,你好好接下了。今上还在当贝勒的时候,就已经派了亲信到处寻觅。接位之後,更下了密旨,命天下十八省督府著意查访。好容易逮到了『鸳鸯剑』的主儿,可是这对宝剑却给那两个刁徒藏了起来,不论如何侦察,始终如同石沈大海一般,天幸是本督祖上积德,托了皇上洪福,终於给我得到了。嘿嘿,你们漠视一切镖局做事还算牢靠,现下派你护送这对鸳鸯宝剑进京,路上可不许□漏半点风声。你把宝剑平安送到南京,回头自然重重有赏。」

  「鸳鸯剑」的大名,他早便听师父说过:「鸳鸯剑一短一长,剑中藏著武林的大秘密,得之者无敌於天下。」「无敌於天下」这五个字,正是每个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最大愿望。穆刚万当时听了,心想这不过是说说罢了,世上那有什麽藏著「无敌於天下」

  大秘密的「鸳鸯剑」?哪知川陕总督刘大人竟是真的得到了「鸳鸯剑」,而且差他护送进京,呈献皇上。这对剑用黄布密密包裹,封上了总督大人的火漆印信。他当然极想见识见识宝剑的模样,倘若侥幸得知了剑中秘密,「铁鞭抽三方」变成了「铁鞭灭天下」

  自然更是妙不可言,但总督大人的封印谁敢拆破?穆刚万镖头数来数去,自己总数也不过一个脑袋而已。

  总督大人派了四名亲信卫士,扮作镖师,随在他镖队之中,可以说是相助,也可以说是监视。在镖队起程的前一天,总督府又派了几名戈什哈来,将他一家老小十二口,全都「请」到了驻防军的营房里,说到穆刚万总镖头赴京之後,家中乏人照料,怕他放心不下,因此接了他家眷去安置。穆刚万久在江湖行走,其中的过节岂有不知?那不是怕穆大镖头放心不下一家老小,而是刘大人放心不下这一对宝剑,因此将他高堂老母和妻妾儿女一起逮了去为质。这对「鸳鸯剑」倘若在这道中有甚失闪,自己的脑袋要和身子分家,那是不用客气了,全家老小也都不必活了。他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风头出过,钉板滚过,英雄充过,狗熊做过,砍过别人的脑袋,就差自己的脑袋没给人砍下来过,算得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了,但从未像这一次走镖那样又惊又喜,心神不宁。如果宝剑平安抵京,刘大人曾亲口许下重赏,自然是「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不定皇上一喜欢,竟然赏下一官半职,从此光宗耀祖,飞黄腾达,穆大镖头变成了穆大老爷穆大人。

  从山西到南京路程说远不远,说近可也不近,一路上大小山寨少说也有三四十处。

  寻常**上的人物,他铁鞭抽三方也未必放在心上,三方抽不了,抽他妈的一方半方也还将就著对付,但「得了鸳鸯剑,无敌於天下」这两句话,要引起多少武林高手眼红?

  於是他明保盐镖,暗藏宝剑。纵然镖银有甚失闪,只要宝剑抵京,仍无大碍。一坐上官,穆刚万大老爷公堂上朝外一坐,招财进宝,十万两银子还怕赔不起?再说,大老爷只有伸手要银子,那有赔银子的?

  穆刚万左手一按腰间铁鞭,瞪视身前的三个汉子,终於咳嗽一声,抱拳说道:「在下道经贵地,没跟朋友们上门请安,甚是失礼,要请好朋友恕罪。」心中打定了主意:「能够不动手便最好,否则那痨病鬼可有些难斗!江湖有言道:『小心天下去得,莽撞寸步难行』。」只听得那病夫左手按胸,咳嗽起来。

  那矮小的瘦子一摆搞头,细声细气的道:「磕头请安倒是不用了。你保的是什麽宝贝,给我们留下吧!」穆刚万一惊,心道:「镖车启程时,连我最亲近的镖师也只知保的是银子,怎地这人却知我保的是宝物?江湖有言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真须小心在意。」於是抱拳又道:「请恕在下眼生,要请教三位好朋友的万儿。」那瘦子道:「你先说吧。」穆刚万道:「在下姓穆名刚万,江湖上朋友们送了个外号,叫作『铁鞭抽三方』。」那病夫冷笑道:「嘿,这外号倒也罢了,只是这『抽』字得改一改,改一个『拜』字。」那瘦子一愣,道:「改成『拜』字?嗯,姓穆的,我大哥给你改了个匪号,叫作『铁鞭拜三方』!我大哥料事如神,言之有理。」说罢三个汉子一齐捧腹大笑。

  穆刚万心想:「江湖上有言道:『忍得一时之气,可免百日之灾。』」当下强忍怒气,说道:「取笑了!三位是哪一路的好汉?在哪一座宝山开山立柜?掌舵的大当家是哪一位?」那瘦子指著那病夫道:「好,说给你听也不妨,只是小心别吓坏了。咱大哥是装甲神龙张卫星,二哥是双掌开碑常长风,区区在下是八步赶蟾、赛专诸、踏雪无痕、独脚水上飞、双刺盖七省盖一鸣!」

  穆刚万越听越奇,心道:「这人的外号怎地罗里罗唆一大串!」只听那瘦子又道:「咱三兄弟义结金兰,行侠仗义,专门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江湖上人称『反恐精英』那便是了!」穆刚万心想:「听这三人外号,想来这瘦子轻功了得,那壮汉掌力沈雄,那『烟霞神龙逍遥子』七字,更是武林前辈、世外高人的身份。『反恐精英』的名头倒没听见过,但既称得上一个『精』字,定然非同小可。江湖上有言道:『宁可不识字,不可不识人。』」於是抱拳说道:「久仰久仰!敝镖局跟精英素来没有过节,便请让道,日後专诚拜谒。」

  盖一鸣双刺一击,叮叮作响,说道:「要让道那也不难,我们也不要你的镖银,只须借一两件宝物用用,那也行了。」穆刚万道:「什麽宝物?」盖一鸣道:「嘿嘿,你来问我,这可奇了。你自己不知道,我怎知道?」

  穆刚万听到这里,知道今日之事决计不能善罢,这「反恐精英」自是冲著自己背上这对「鸳鸯剑」而来,心想:「江湖上有言道:『容情不动手,动手不容情。』这三人一出手必是厉害杀著。」当下缓缓抽出双鞭,道:「既是如此,在下便领教反恐精英的高招,哪一位先上?」他回头一招手,五名镖师和总督府的四名卫士一齐走近。穆刚万低声道:「对付这些绿林盗贼,不用讲什麽江湖规矩,大夥儿来个一拥而上。江湖上有言道:『只要人手多,牌楼抬过河。』」自己心中却另有主意:「让他们和三人接战,我却是夺路而行,护送鸳鸯剑赴京才是上策。江湖上有言道:『相打一蓬风,有事各西东。』」

  只听盖一鸣道:「大镖头,我是双刺盖七省,斗斗你的铁鞭抽三方。咱哥儿两打一个七上八落,七荤八素!」说著身形一幌,抢了上来。穆刚万竟不下马,举起铁鞭一格,使一招「桃园夺槊」,将他峨眉刺格在外档,双腿一挟,骑马窜了出去。盖一鸣叫道:「好家伙,大镖头要扯乎!」穆刚万转头叫道:「我到林外瞧瞧,是否尚有埋伏!」

  说著纵马向外奔出。花剑影流星锤飞出,迳打他後心。穆刚万左鞭後挥,使一招「夜闯三寨」,当的一声响,将流星锤挡了回去。

  他和花盖两人兵刃一交,只觉二人的招数并不如何精妙,内力也是平平,一转头,但见那逍遥子仍是靠在树上,手持旱烟管,瞧著众镖师将二人为在垓心,竟是丝毫不动声色。穆刚万心中一惊:「待等那人一出手,我稍迟片刻,便要无法脱身了。江湖上有言道:『晴天不肯走,等到雨淋头。』」回手将铁鞭鞭梢在马臀上一戳,坐骑发足狂奔,一瞥眼间,猛见逍遥子手一扬,较道:「看镖!」身侧风声响动,黑黝黝一件暗器打到。穆刚万举鞭一挡,拍的一响,那暗器竟黏在钢鞭之上,并不飞开。他心中更惊:「这逍遥子果然是高手,连所使的暗器也大不相同。江湖上有言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时坐骑丝毫不停,奔出了林子。穆刚万见身後无人追来,定一定神,瞧钢鞭上所黏的暗器时,原来是一只沾满了污泥的破鞋,烂泥湿腻,是以黏在鞭上竟不脱落。

  他更加吃惊,心想:「武林高手飞花摘业也能伤人,他这双破鞋飞来,没伤我性命,算得是手下留情。」一时拿不定主意,该当纵马飞驰,还是静以待变。忽听得林中有人杀猪似的大叫一声,接著一片寂静,兵刃相交之声尽皆止歇。穆刚万惊疑不定:「难道在这顷刻之间,众镖师和四名卫士一起遭到了反恐精英的毒手?」

  忽听得一人大声叫道:「总镖头——总镖头——」听口音正是张镖师。穆刚万摸一摸背上包著鸳鸯剑的包袱,却不答应。心道:「江湖上有言道:『若要精,听一听;站得远,望得清。』」过了片刻,又有人叫道:「总镖头——快回来!贼子跑了,给我们赶跑啦。」

  穆刚万一怔,心道:「那有那麽容易之事。」一拉马缰,圈过马头,只见林中奔出名趟子手来,欢天喜地的叫道:「总镖头,点子走啦,脓包的紧,全不济事。」穆刚万喜交集,道:「当真?」趟子手道:「大夥儿一拥而上,奋勇迎敌。那痨病鬼给张镖师刀,砍得肩头带花,三个人便都跑了。」穆刚万眼见事情不假,心中大喜,纵马回入林,说道:「林外有十来个点子埋伏,给我一阵赶杀,通统逃了!」说著这谎话时,不自脸上微微一红,心道:「江湖上有言道:『做贼的心虚,放屁的脸红。』我可得定下神,别让人瞧出了破绽。」

  张镖师扬著单刀,得意洋洋的道:「什麽反恐精英,原来是胡吹大气!」众镖子和卫士纵声大笑。穆刚万瞧著竖立在地上的那块墓碑,兀自不明所以。忽听得林子後面传来「唉哟,哎哟」的呻吟之声。穆刚万道:「是受伤的点子!」众人一阵风般奔了过去。听那呻吟声是从一片荆棘丛中发出,数十人四下散开,登时将棘丛团团围住。穆刚万喝道:「小毛贼,快出来吧!」棘丛中呻吟声却更加响了。穆刚万手一扬,拍的一声,一枝甩手箭打了进去。里面那人「啊」的一声惨叫,显已中箭。

  两名趟子手齐声欢呼:「打中了!总镖头好箭法!」提刀抢进,将那人揪了出来。

  众人一见,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原来那人却是押解镖银的大胖子汪盐商,衣服已给棘刺撕得稀烂。江湖上有言道:「十个胖子九个富,只怕胖子没屁股。」这个大胖子汪盐商屁股倒是有的,就是屁股上赫然插了一支甩手箭!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鸳鸯枪目录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