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13:4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名匠之名匠被用了
  4.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更新于:2014-05-01 06:55:15 字数:3408

字体: 字号:
  北辰儿第二天被敲门声惊醒,等他睡眼零星的打开门,端着饭菜的伙计就出现在了眼前。

  “客官,昨晚睡了好吗?”满面堆笑的伙计客气的问道。

  “挺好的,呵。”北辰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晚半夜才回来,刚躺下没多久就天亮了。北辰儿强忍着困意把送饭的伙计应付过去,躺下来刚想再睡,就听到楼下吵吵闹闹的。又出什么事了?不过实在是太困了,北辰儿刚回到床上就打起了呼噜。

  “小子起来,大人有话问你。”刚躺下没有多久,北辰儿就又被叫了起来。打量下眼前的瘦高衙役,北辰儿愣了一下,才迷惑的问道“哪个大人,要问我什么?”

  “昨晚马家大院的马玲花马小姐差点被飞贼抓去,还好马老爷即使发现,带着家丁赶跑了飞贼。马老爷昨晚连夜报案,自称看到了飞贼长相。此刻已经和刘知县一起在衙门里等着了。马老爷说那飞贼是个十五六岁的方脸少年,看你小子刚好方脸,年纪也相似,怎么样,跟我走一趟吧。”瘦高衙役看眼前的少年带着黑眼圈的青蓝眼珠看向自己,不耐烦的说道。说完就去抓床上的北辰儿,北辰儿心里一惊,想起昨晚的事。心里想着,不自觉的就闪身躲过衙役抓向自己的手。

  望着躲开自己,站到一旁的方脸少年,那叫毛三的衙役楞了一下,随即威胁道“好小子,想拘捕,看来就是你没错了。告诉你小子,别跟我毛三耍花花肠子,不然有你好瞧的。”

  “官差大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听到这话,北辰儿赶紧辩解道。

  “有没有误会到了公堂上自然有县太爷分辨,你小子和我毛三说没用,走吧小子,难道还要我请你不成。”毛三说着,拿出腰间的锁拷,晃荡起来。

  北辰儿看到这种情况,心想一定是被那姓马的当成昨晚那飞贼一伙的了。没办法了,看来只好当面解释了。北辰儿想着,也就没有再反抗,任由那叫毛三的衙役用铁锁拷拷住自己双手,朝门外走去。此刻门外早就站满了围观的人,毛三看到堵在门口的众人,不耐烦的吼道“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都给我毛三闪远点,不然全抓起来丢牢房里试试牢饭的滋味。”

  众人闻声果然散去,毛三继续带着北辰儿朝楼下走去,片刻出摘星楼,走的远了。这时酒楼北辰儿隔壁一间房里,露出一个甩着两个小辫子的小脑袋来,眨巴着眼睛望着北辰儿远去的背影,半晌才转头喊道“爷爷,昨天茶摊上和咱们一起喝茶的大哥哥被抓走了。”

  “老夫说什么来着,这小子就是满身晦气。”白袍打扮的徐海盛不冷不热的回道。

  “爷爷你就别吹牛了,咱们去瞧瞧热闹吧。”嫣儿丫头明显不为所动,眨着大眼睛说道。

  “丫头你什么时候喜欢看起热闹来了,罢了,虽然那臭小子挺讨厌的,不过看在那碗茶的份上,老夫总觉得这小子不像飞贼。”徐海盛说完果然起身带着嫣儿丫头朝楼下走去。

  “爷爷你怎么知道的呀。”嫣儿边走边问。

  “哼。”徐海盛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后颇为自负的说道“老夫眼睛又没有瞎,那小子才十四五岁,**这种行当这小子懂个屁。”

  徐文嫣听到这里也是一笑,看来自己这个老顽固的爷爷也不是那么的死心眼,这么想着,很快到了县衙前。此刻县衙里外早已围满了人,整个九江城都知道抓到那祸害多时的**贼,都想看看这飞贼的摸样。只是堂上站着的,都是些十多岁的娃娃,旁边一个秃顶壮汉看见这些娃娃,裂开大嘴朗声笑道“嘿嘿,我以为那飞贼是怎么个凶恶德行,没想到却是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儿。我说刘知县呀,你们这是在逗我们玩吧。还是实在抓不到飞贼,只能抓些娃娃来充数了。”听到壮汉的话,围观百姓顿时哄笑起来。坐在公堂上的刘知县闻言脸色一青,瞪了眼堂下坐着的马大元。

  “是他,没错就是那个小子。马某昨晚听到响动,出来查看,一眼就看到这小子从小女的闺房里跑出来。”没有看到刘知县瞪向自己的眼神,马大元颤抖着双手,死死的盯着站在四五个少年里面的北辰儿。

  “马大元,这就是你说的昨晚差点掳走马玲花的那个飞贼吗?你确定没有看错,这小子虽然看着挺结实的,可本官觉得还是太嫩了点。”刘知县看了看一脸坦然的北辰儿,对马大元说道。

  “绝对没有看错,马某全家上下都可以证明,就是这飞贼昨晚闯进小女闺房欲行不轨。”马大元一脸沉痛,狠狠的说道。“还请刘知县您能为马某以及小女做主。”

  “这,无关之人可以走了。那个叫北辰儿的小子,你昨晚可有去马家大院。”刘知县看着堂下依旧一身灰衣的北辰儿问道。

  “三更时我看一道黑影飞进一处院落,就跟了过去,想必就是你们口中的马家大院了吧。”北辰儿闻言不卑不亢的回道。“只不过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飞贼,只是想去抓住飞贼而已。”

  “那你抓到了没有。”刘知县没有想到这少年说出这样的话来,本来还以为会哭诉求情,自己把他放了就是,没想到这小子还真到过马家大院。

  “昨晚我随那黑影到了那处院落,看到她扛着个麻袋从一个屋子里飞出。当时我没有多想就打了她一掌,刚好打在她胸前。”想到昨晚的事,北辰儿也是哭笑不得。

  “那你空中被你打中的黑影怎么样了。”刘知县越听越糊涂,这小子不会是昨晚做梦现在还没醒吧。不禁多打量了几眼眼前的少年,果然带着惺忪的睡意。

  “她被我打昏了,然后马老爷就出来,刚好看见我。”

  “不对,马某明明看着你把他救走的。就算你不是飞贼,也是那飞贼的同伙。”

  “我当时一掌打在她胸前,却发现是个她竟然是个女的。想到也许抓错了人,就带着她到了城外破庙处。”

  “奥,那这个女飞贼和你怎么说的?”刘知县听到这里,来了兴致。

  “她说事情没那么简单,她抓的女子都是自愿跟她走的。”北辰儿如实答道。

  “可笑,你这小子胡说八道些什么。别人到你家把你抓走,还说你是自愿的。我看你小子满口胡言,知县老爷,不用审了,这小子肯定是和那个飞贼一伙的。先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就不相信问不出他们的老巢来。”马大元听到北辰儿的话,激动起来,向刘知县建议道。

  “不急,先听他怎么说的,再做打算。本官再问你,后来你把那女飞贼怎么样了?”

  “她跑了,我想她一个女的,应该不是**贼,肯定是个人贩子。只是不管我当时怎么问,她都不肯告诉我把那些抓走的女子关到哪了,只能等她下次抓人的时候再悄悄的跟着她了。”北辰儿说到这里也是一脸无奈。

  “果然是满口胡言,来人呀,先给这小子一顿板子,叫你再给本官胡扯。”随着刘知县的话,一旁站着的两个衙役朝着北辰儿走去。

  “我没胡说,你们抓错人了。”只不过无论北辰儿再说什么,也没人再听了。北辰儿望着朝自己走来的两个衙役,心里一凉,看来这次误会可大了,以北辰儿的力气挣断手中的铁拷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样自己就成了飞贼的同伙了。

  “等一下,老夫有话要说。”就在北辰儿思考要不要动手的时候,围观的人里面,一身白袍的徐海盛出声喊道。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道骨仙风一脸正气的老者,拉着一身红衣,头上两个小辫的红女少女,朝堂上走去。北辰儿哪里看不清楚,这正是昨天在官道旁茶摊上和自己拌过嘴自称天机老人的算命先生。

  “你又是谁,有什么话说?”刘知县觉得今天这事越来越奇怪,望着眼前的徐海盛,疑惑的问道。

  “老夫就是江湖上算无遗漏,天机老人徐海盛。”徐海盛说完,颇为自傲的看了一旁站着的北辰儿一眼,才又说道“这小子绝对不会是那飞贼的同伙,他昨晚其实一直和老夫在一起彻夜闲聊,哪有空去帮那飞贼呢?”

  听到这话,不止堂上众人愣了,连徐海盛口中一起彻夜闲聊的北辰儿,都傻在了那里。转目看去,徐海盛身后的嫣儿焦急的在老人身后向自己使着眼色。北辰儿猛然明白了过来,今天自己看来要哑巴吃黄连了,既然说出来没人相信,还是等把那个叫星儿的飞贼抓住再给自己澄清好了。随即也说道“是的,我刚才是没睡醒说胡话呢。”

  “你,小子还要狡辩,老东西看来你也和那飞贼是一伙的。”马大元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咆哮着喊道。

  “马老爷,昨晚黑灯瞎火的,你又怎么证明就是眼前这小子跑到你家要带走你闺女的。况且你闺女多大,这小子多大。把你闺女叫出来问问是不是这小子,你敢吗?”徐海盛不为所动,一副正气凌然的摸样,指着满脸怒气的马大元质问道。

  “你,你,你胡说什么。小女受惊过度,此刻正在家中养病,怎么能到公堂上来。何况小女未嫁之身,又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面指认这小子呢?”马大元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气馁,又有些不甘。“反正马某昨晚看见的就是这小子,这小子绝对和这事脱不了关系,刘知县,你要为马某做主呀。”

  “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既然马玲花不能出堂指认,那就退堂退堂,不要耽误本官的时间。”刘知县说到这里满脸的不耐,说完就朝后堂走去,再不看北辰儿一眼。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