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23:4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名匠之名匠被用了
  4. 第九章

第九章

更新于:2014-04-28 04:33:03 字数:2277

字体: 字号:
  翌日,柳芸珊来到坊里取剑,偌大的作坊里空无一人,只有一把长三尺六寸,宽一寸八分的银色长剑静静的躺在造台上。剑柄的一面刻着天下两字,另一面刻着地炎两字。

  傻小子搞什么名堂,怎么不把剑亲自交给我。柳芸珊想起昨晚少年奇怪的言语,握着剑的手不禁抖了一抖。手抖,剑落。银白的长剑随着下落的力道,深深的插进脚下青石板上,这把轻巧的剑,竟锋利如此。柳芸珊惊喜的咦了一声。“咦,好锋利的剑。不愧是鬼斧所铸。这次张大哥该开心了吧。”想到心中的那个男子,一丝红晕浮现在柳芸珊的俏脸上。

  北辰儿此刻依旧躺在后山的青石上,感觉全身酸的要死,心里面也空落落的。把自己的东西交给另一个人,果然是件痛苦的事。哪怕,知道这件东西也许注定是要被那个人得到的,也还是非常痛苦的事。忽然想起老头每次远行前那沉重的表情,似乎,那个在自己印象中严肃呆板犹如雕塑的老人,也是有舍不得的吧。北辰儿想到这里,眼角又湿润了起来。都走了,自己还想什么呢。该走的怎么也留不住,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喝。”随着一声大喝,青石上躺着的少年一个跟斗翻起,手中握着一把无锋铁刀,挥了起来。“狂卷残云。”风起,地面飞沙走石。“霸气横秋。”风息,黑色的刀前后挥击,犹如猛虎扑食。“劈山裂石,呔。”一刀劈落,一米高的青石猛然裂开,一分为二。

  丢下手中的刀,北辰儿看着眼前裂开的青石,跪在石山上哭了起来。

  日子平静的过了一个月,一个中年文士打扮人来到作坊门口。这个时候北辰儿还在屋中悠闲的喝茶,看见廖非凡一愣,随后笑道“廖兄你来了呀,进来坐不要客气。”说罢挥手示意,茶桌对面摆着一个小木椅。

  “咦,老弟好雅兴,那为兄就不客气了。”廖非凡依言座下,满面含笑的看着面前比之三个月前更显成熟的壮实少年。

  “老弟,这三个月可叫为兄好等啊。”廖非凡说着摸了摸额头。

  “廖兄,其实,我已经把剑给了别人了。”北辰儿喝了口茶,缓缓说道。

  “什么,你把剑给别人了?不是说好三个月后交给廖某的吗?”廖非凡闻言大惊。

  “她说她也是为张大侠来取剑的,我想能把剑早点交给张大侠,就可以早点让张大侠用它杀几个恶人,就把剑交给她了。”北辰儿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

  “可是,可是,她到底是谁呀。”廖非凡听到这话一脸无奈,随即问道。

  “她的名号可响了,不知廖兄可曾听过柳叶拂云柳芸珊,柳女侠。”北辰儿故作神秘的贴近中年文士的耳侧,小声说道。

  “什么,那个小丫头。”廖非凡闻言一愣,随后死死的盯着北辰儿,歇斯底里的再问了一遍“你把剑给她了?”

  “恩,一个月前她就走了。怎么,廖兄还不知道吗?”

  “廖某这几个月一直在南疆待着,还没有回关东,可就为了老弟你答应我的那把剑呀。没想到你却把剑给了柳丫头,这次为兄算是颜面扫地了。”廖非凡说完,果然面如死灰,再没有半点一直以来的儒雅之气。

  “奥,谁把剑拿走不都是一样的吗?最后还不是交到张大侠手里。”北辰儿自然不可能知道,廖非凡来此之前曾开下海口,此行为了张卫城,必定取回绝世宝剑。却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最后却莫名其妙的被柳芸珊取走了剑。

  “唉,看来廖某人这张老脸这回是丢定了。既然老弟已经把剑交给柳丫头了,为兄也就不打扰了,后悔有期。”廖非凡起身,再不多言,朝门外走去。

  “廖兄大老远赶来,喝口茶再走吧。”

  “不了,廖某还要赶回关东,就此别过。老弟以后到了关东,可以去柳将军府找为兄,到时再陪老弟你彻夜谈心如何。”

  “那就到时再会吧。”北辰儿起身望着远去的白衣文士,无声的叹了口气。唉,都走了,又剩我了。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心中默念着关东,柳府。也许等老头回来,自己也该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了。总是待在这里,实在是闷得慌。想着,又给自己添了一碗茶,静静的品着,品着。

  又过了三个月,鬼斧终于回来了。只是北辰儿发现鬼斧这次回来好像有什么心事,原本就苍老的瘦脸,此刻又添了几道皱纹。

  “傻徒儿,你给姓张的送了把剑?”老头一进门,就冲着自己冷冷的问道。

  “恩,是我锻造的。不过,不过我没有告诉她,只说是你临走前留下来的。”北辰儿望着眼前的黑瘦老人,心中发虚,支吾着答道。

  “你造的?好一把天下剑,看来小子你真是长本事了。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现在你可以去干自己的事了。不过你不可以告诉别人你是我鬼斧的徒弟,别人要是问起你的冶炼术是跟谁学的,就说是你自学的。”

  “为什么?”北辰儿听到鬼斧的话,楞了下,随后苦着张脸不解的问道。

  “傻徒儿呀,你技艺不精就起了炉灶,为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回来。”鬼斧说完,转身不再看依旧愣在那里的壮实少年。自顾自的走到造台前,拿起大铁锤,突然重重的敲击一下。“徒儿呀,等你造的剑,可以把为师造的剑尽数斩断的时候。你再告诉别人你是我鬼斧的徒弟吧。在这之前,你先去看看为师的剑,是在什么人的手里,用来做了些什么再说吧。”

  “老头子,你在开什么玩笑。不要再逗我了好吗?”呆立许久的北辰儿红着眼睛说道。

  “老头子哪有闲心跟你开什么玩笑,小子你来我这里不就是为了学习造出一把绝世宝刀的吗?现在你已经造出了一把天下之剑,你这样已经算是出师了,不用再跟着老头我了,去吧,造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刀,杀了所有你要杀的人,再靠着这些事迹流芳百世吧。”说到这里,老人背对着少年的身子,似乎软了下来,半晌无声。

  “傻徒儿,咱俩师徒一场。老头子没什么好给你的,这些书,还有这些矿石,就当是为师最后送你的礼物吧,小子你全带走吧。”依旧背对自己的老头子,朝着后山走去,到最后也没再看北辰儿一眼,缓缓的走向城后静默而立的黝黑石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