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28:1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名匠之名匠被用了
  4. 第八章

第八章

更新于:2014-04-27 21:56:50 字数:2437

字体: 字号:
  日子又平静了下来,当太阳刚照进屋里,北辰儿早已起来烧好了水。等鸡叫三声,再泡上一壶好茶,慢慢的品到日上三竿。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小木桌,开始炼起剑来。

  手边早已堆了一堆的剑,只是以鬼斧这几年来教给他的东西看去,那些可以算是佳品的利刃,只不过是最次的废剑而已。还是不行吗?明明是根据老头子教自己的去做的,做出来的却还是这样的凡品。北辰儿这么想着,又是一锤重重的敲在烧的火红的剑胚上,顿时间火花四溅,如同一阵短暂结束的烟花。

  等到剑胚再缩小了一圈,也更加的坚硬,具有韧性,汗流浃背的北辰儿这才喘了口气,把手中的剑胚丢进了冰水里。只见一阵腾飞的烟雾,弥漫在眼前,北辰儿又不禁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原料太次了吗?

  地炎坊作为传承百年的江湖名坊,所用无一不是精挑细选之物。火炉里的火引的是九地之下的地炎,淬剑所用的水也是从地窖里取出的寒冰所化,铸造剑器所用材料可能要比天外陨铁差上一截,只是这已经是一般匠人可遇不可求的铁矿。就说北辰儿此刻剑胚所用铁矿,用的便是赤火铁矿。这种矿物只生产于极炎之地,本身极耐高温,而又独具韧性,坚硬度也比一般的铁矿要高上很多。老头子曾经说过,用这种矿石打造出得兵器,入手十分轻盈,还有一种温热之气顺着兵器流转在握剑之人体内流转,实在是不可多得之物。只是等到自己炼化出来,才发现这也只是一种颜色偏红,十分好看的东西罢了。

  到底要怎么才可以炼出一把极品呢?一个多月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在北辰儿的心中。难道还有哪里是自己忽略了的?看着手中一把已经即将完成的赤色铁剑,北辰儿不禁又回忆起鬼斧炼剑的样子。

  等一下,好像自己的方法还是和老头子有不同。北辰儿想起鬼斧炼剑似乎是参杂多种金属一同炼化,老头子也曾说过取其长而补其短,似乎这样一心提纯的方式,确实不对。

  好吧,那就再试一次。想到这里,北辰儿迅速的从地下室里取出十几种矿石,花花绿绿的不同颜色的奇形怪状的金属矿物,摆了整整一桌。先把镔铁融化,参入岩铜,再加进去少许寒晶,最后把一整块银白色的连北辰儿也不认得的矿石丢进去。一把亮银色,透着寒气的剑胚就在火炉里成型了。看着眼前的剑胚,一丝喜色浮现在早被灰黑掩盖的小脸上,北辰儿欢喜的道“终于完成了。”

  是的,这把剑一定是可以配的上任何英雄的宝剑。北辰儿卖力的挥捶砸去,再经过几次淬炼,原本笨重的铁胚,就成了手中一把挥砍自如的宝剑。再小心的在剑柄上刻上地炎二字,北辰儿天真的笑了起来,一种满足的情绪瞬间占满胸膛。想着自己锻造的这把宝剑即将饱饮天下恶人之血,一个念头随之而生。“好,你就叫做天下吧。杀尽天下恶人,保护善良的人不被欺负,你可要好好努力哟。”北辰儿轻拂手中银剑,露出天真的笑容。

  傍晚,后山,青石之旁。刚上山的北辰儿一眼就望见俏立在青石上等待自己的柳芸珊,露出一口白牙,点头一笑。

  “还是你来的早。”

  “傻小子,你还有脸说,让姐姐在这鸟不拉屎的荒山上等你这么久。哼,还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早就不耐烦的柳芸珊柳眉上翘,一脸的不悦。

  “好了,好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北辰儿有点不好意思,本来约的是每日下午,今天却到傍晚才跑到山上,是啊,今天是最后一次和这个一个多月来一直陪着自己的女子在一起练功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种惆怅随着这个想法弥漫在了心里,原本的喜悦也被冲的一丝不剩。

  柳芸珊没有看出北辰儿的心思,随手丢来一把单刀,对着接刀而立的少年,眨了眨眼。北辰儿接剑,望向青石上对自己眨眼的柳芸珊,苦笑着朝前挥刀。一时间飞沙走石,风云变幻。北辰儿手中的刀化成了狂风暴雨,又似猛虎般前后有致。“喝。”随着一道霹雳斩在一颗花岗岩上,坚硬的花岗岩随之碎成两半。

  “好,这招劈山裂石,看来你已经学会了。”柳芸珊看着壮实少年一刀劈开小山一般的花岗岩,轻笑了起来。“劈山裂石注重刚猛,正是适合你这个一身蛮力的傻小子练的刀法。”

  “可是没有把山给劈个两半,看来还是力气不够。”北辰儿看着眼前裂开一道口子的花岗岩,有点遗憾的说道。

  “咯咯咯,傻小子,练功总要一步一步来的,只要你小子肯努力,总有一天能把这座破山给劈个两半的。”柳芸珊听到北辰儿的话,忍不住调笑道。

  “好,再看这一招,嘿。”北辰儿说着又开始舞起刀来。

  转眼间已经繁星满天,累的再也拿不动刀的北辰儿躺在青石上数起了星星。

  柳芸珊站在一旁看了看天色,幽幽的叹了口气“很晚了,傻小子,姐姐要下山去了。”

  “恩。”青石上的少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姐姐走了,晚上寒气重,你也早点回去吧。”柳芸珊再看了一眼依旧翘腿躺在青石上的壮实小子,似乎这小子比一个多月前,更加壮实了。

  “好,不过明晚你不用再上山来了。明天你到我那里取剑吧。”北辰儿说着,闭上了眼睛。

  “嗯?这么快?不是要等三个月吗?现在连两个月都不到吧。”柳芸珊不解道。

  “其实老头子临走之前,就把剑留给我了。只不过不想那么快交给廖酸泥,不然岂不是丢了我们地炎坊的面子,所以才叫他等三个月的。只是后来遇见了你。”北辰儿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愣住的柳芸珊,嘴角浮现一丝苦涩的笑意。“遇见了你这个笨女人,当然也不能那么轻易的交给你了。既然你已经教会了我基本的刀法,还肯帮我保守秘密,那就把剑给你好了。”北辰儿说完又看向了天空,不再理会傻站在那里的俏丽女子。

  半晌,一阵怒吼传来“好你个北辰儿,既然这样骗姐姐。”柳芸珊反应过来,气的柳眉倒竖,指着青石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星空的少年。

  “骗你就骗你了,当初你还把我打个半死呢,这样咱俩就算扯平了,很公平。”

  “哼,看来姐姐真是小看你了。小子你一点也不傻,就是鬼点子太多了,才让姐姐着了道。”柳芸珊看着青石上不为所动的北辰儿,冷哼道。

  “好了,你走吧,明天再来取剑吧。我累了,要在这里休息休息。吸,再见了。”青石上的少年伸了个懒腰,闭着眼打起呼来。

  等到柳芸珊走得远了,北辰儿感觉一丝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缓缓滑落。永别了,希望此生还能再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