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22: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名匠之名匠被用了
  4.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于:2014-04-26 15:31:28 字数:3059

字体: 字号:
  柳芸珊的身上有股淡淡的百合清香,混着自己身上的药香,钻进鼻子里去。配着此刻那温柔的童谣声,北辰儿瞌睡了起来。似乎,只有在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才在母亲身上感受过这种感觉吧。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绿衣女子怀中的少年痴痴的问道。

  “傻小子,姐姐当然知道了。”北辰儿身后的柳芸珊闻言皱眉,还以为少年的脑子出了问题。

  “你,不是我的姐姐。”北辰儿猛的转身,只是这一下刚好又跌在了少女胸前的两朵棉花上。原本带着点温馨的气氛,此刻又依稀变回了那晚的尴尬。

  “你,傻小子你个,你个,你个。”柳芸珊一把推开眼前的壮实少年,支支吾吾的指着北辰儿,却怎么也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只是似乎经过了刚那一段,自己确实对这少年感觉亲切了很多,也没有再用出昨晚那种能杀人的气力来。

  “我?你无缘无故把我打个半死,明明没来过这里,却能把昏迷的我带到这里来,你说我该不该怀疑你是有所图谋。”随着这句话出口,原本朦朦胧胧的意识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打开了一样,北辰儿滔滔不绝的说了下去“恐怕你也是来求剑的吧,恐怕还是来偷什么东西的,难道是老头子的这些秘籍?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杀了呢,还好心救我,还自称我的姐姐,刚还唱歌给我听。”北辰儿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也瞪着眼前的女子说不出话来。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原本清晰起来的思路,随着这个问题又混乱了起来。

  “原来你把姐姐我当贼了。”柳芸珊终于知道眼前的少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再联想到几天前的晚上,少年对自己的敌意,原来都是因为把自己当成有所图谋的小人。柳芸珊感觉眼前的少年笨极了,想想又觉得可笑,半晌后才苦笑道“我只是那天看廖非凡风风火火的跑到这里,而他出来的时候又给傻小子你鞠躬作揖的样子,很奇怪罢了。“柳芸珊想到那天在暗处偷偷的看着廖非凡从地炎坊出来,那难掩的兴奋之意,还有那毕恭毕敬的一躬,都让她好奇不已。所以才在廖非凡走后,偷偷的跟着北辰儿跑到了炎君山上去。本来她只是好奇而已,只是看到北辰儿那别扭的刀法,才忍不住出声讥讽。只是没想到北辰儿竟然这么倔强,到最后自己还差点下了杀手。

  想到这里,柳芸珊的心又软了下来,看着面前半大的孩子,苦涩的道“那天姐姐真的以为傻小子你被我给一掌打死了,也想过丢下你自己离开,只是想到你还只是个孩子。唉。”柳芸珊说完又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我过去探你的鼻息,却发现傻小子你连气息都快没有了,只有胸口还热乎着。姐姐就学着以前爹教我的疗伤之法,用山上采来的草药把你包裹起来。没想到真的把你小子治好了。”柳芸珊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好像确实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

  北辰儿看着眼前差点害死自己的女子,说到把自己救活又显得这么开心,一时再也恨不起她来了。

  “你认识廖酸泥?”不过按她口中说的,她应该是认识前几天来这里求剑的廖非凡的吧。只是不知道当时她为什么要在一旁偷看,而不现身呢。

  “廖酸泥?你是说廖秀才吧。不过这名字倒挺适合他的。”柳芸珊想起说起来就没完的廖大炮,确实够酸的。“他是来找你求剑的吧。”柳芸珊话音一转问道。

  “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他告诉你的?不过你到底是谁。”

  “姐姐的名气可大了,江湖上最年轻有为的女侠柳叶拂云柳芸珊就是姐姐我了。”

  “柳芸珊?”北辰儿不记得自己听过这么个人物,不过自己对江湖并不了解,这点却是有着自知之明的,也就不由得相信了柳芸珊的话。

  “柳女侠,那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你了,才会先嘲笑,再出手把我打成现在这样。”北辰儿想到那晚差点杀了自己的一掌,狠狠的问道。

  “谁叫你轻薄我的,虽然你还是个傻小子,你娘就没教过你怎么对待女孩子的吗?”柳芸珊知道他还在生气,只是自己都没生气,这傻小子生的哪门子的气。

  “什么叫轻薄呀。”北辰儿却完全不知道柳芸珊在说什么,只能歪着脑袋奇怪的看着眼前的绿衣女子。

  “就是,就是摸女人,女人的胸。”柳芸珊越说越恼,越说越羞,最后终于恼羞成怒,狠狠的瞪了北辰儿一眼。

  这下可把北辰儿吓到了,莫非自己真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想着,突然看向自己的手。想到那晚摸上柳芸珊胸脯,那种奇怪的感觉,北辰儿赶忙解释道“不是的,我不是要摸你。本来是朝你脸打去的,可,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后来就打到了你那里。”

  看着眼前的傻小子,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前,柳芸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得也瞪回去,就在这大眼瞪小眼之中,柳芸珊忽然有咯咯的笑了起来。

  “咯咯咯,傻小子,看来你娘还真没教过你怎么对待女孩子的。”

  “你娘就教过你喽。”

  “那当然,不对,傻小子你胡说什么。”

  “我说你娘就教过你把别人打个半死喽。”

  “呸,这是我爹教我的。我爹说谁要欺负我,就一掌像拍死只臭虫一样拍死他。”

  北辰儿听到这话笑了,老头子果然没有说错,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害自己差点见了阎王的理由,竟然是因为碰了下这叫柳芸珊的女子的胸部。北辰儿越笑越开心,最后竟然怒吼了起来“你爹娘真是全天下最聪明的爹娘了,居然这样教你。你不还自称女侠吗?有女侠会这样对我这样的孩子的吗?”

  “你,你去试试摸摸别人去。看别人不把傻小子你的小脑袋打成个瓜瓢,我就不姓柳。”

  “好,就算是我不对,柳小姐,你也不用下那么重的手吧。”北辰儿还真没胆量去试一试。

  “我现在只恨自己的柳云掌火候不够,不能把你一掌打死。”刚还存有的一点点愧疚,此刻早不知道跑哪去了。柳芸珊觉得这小子实在是这世上最傻最笨的大白痴了。

  “可是你还是不想我死的,不是吗?要不你救我干什么。既然廖酸泥把找我求剑的事告诉你了,应该是他让你保护我的吧。你要真把我打死了,他也会找你算账的吧。”

  “傻小子,你还真是白痴哟,廖大炮的事关我什么事。只不过是那天听他跟原五哥,邱六哥吹牛要来地炎坊帮张大哥取剑,我才会跟来看看的。本来打算看这老小子怎么出丑,没想到你还真答应他了。”柳芸珊回忆起廖非凡当天不可一世的嘴脸,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厌烦。

  “那你找我干什么,你不会真的是无聊才偷看我练剑的吧。之后还兴致勃勃的想偷看老头子给我的刀法秘籍,最后还无缘无故的把我打个半死,哪有你这样的。”北辰儿没有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全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误会,一时瞪圆了眼睛。

  望着北辰儿瞪来的青蓝色的眼光,柳芸珊一时也愣住了。就因为自己的好奇,差点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她自然是知道地炎坊是什么样的地方,而从廖非凡对北辰儿态度,自然也知道眼前的壮实小子,可能就是鬼斧的传人了吧。如果自己真把他一掌打死了,恐怕就不是能不能帮张卫城取到剑的问题了,也许连很多早已归隐江湖的武林大侠都会来追杀自己的吧。想到这里,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都可以感觉到背后无端升起一丝凉意。

  “总之我把你救活了,这件事就算扯平了怎样。”望着眼前依旧怒冲冲望着自己的北辰儿,柳芸珊小心的问道。

  “可以,不过你绝对不能把在这里看到秘籍的事告诉别人。而且,”得理不饶人的北辰儿,开始了一场莫名其妙的谈判。只是一时又想不到该提些什么条件,一时语噻起来。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答应了,那些自己看不懂的破书,本来自己就懒得理会。只是眼前这少年似乎还要提些什么要求,只不过这个傻小子到底还想要什么呢?看来他自己都不知道吧,也许给他点银子吧。看这里破兮兮的,一定是没什么钱的吧。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随即说道“好吧,傻小子,姐姐答应你。”

  “嗯,而且,我想你教我基本的刀法。”是的,让她教自己刀法。既然她看过了那些书,而又答应自己不告诉别人。自然不会给老头子知道的了,那就让她教我刀法吧。这么一想,北辰儿也笑了起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