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14:2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名匠之名匠被用了
  4. 第四章

第四章

更新于:2014-04-23 11:08:41 字数:3394

字体: 字号:
  等廖非凡休息一会,这才起身笑道“既然鬼斧大师不在,廖某这就告辞了。”

  说完当即转身就走。北辰儿听到这话有点懵,就在廖非凡就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北辰儿蹭的站起,急切叫道“廖兄稍等。”

  走到门口的白衣文士果然应声回头,而先前开口之人,却也傻傻的看着他。北辰儿自然不想让廖酸泥就这么走,不是因为喜欢这个人,而是被他所描述之人,而打动。

  “廖兄三个月后请务必再来一趟,到时北辰儿自然将绝世神兵双手奉上。”北辰儿灵机一动,对啊,不就是把剑吗?老头子不在,我在呀。这么一想,再回忆刚才所听到的种种义举,顿时豪气干云。再联想到张大侠手持自己打造的绝世神兵斩杀无数江湖败类于剑下,北辰儿心里早已笑开了花。却不想让廖酸泥看到,只得低下头去。

  廖非凡虽然和北辰儿只算初见,却已经可以说是十分了解这个少年的性情,此子算的上是纯洁无暇,而又颇具义气。何况这些东西都是表现在那样一个还算年幼的少年身上,更是让人无比信服。再加上这少年一直所表现出得放荡不羁,此刻却害羞似的,这样的郑重的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廖非凡觉得这事绝对是成了,心里却不禁想到,原老五,邱小六,你们就等着吧。想当初廖某提议帮张卫城取剑的时候,你们还敢笑我,这下看你们两个粗人还有什么话说,当然还有那个姓柳的臭丫头,哼,你们就好好等着瞧吧。

  廖非凡想到这里当即笑道“此举义不容辞,那么北辰儿老弟,为兄就等三个月后再登门拜访吧。”说罢又鞠了一躬,这才负手而去。

  望着廖非凡的背影逐渐远去,北辰儿这才沾沾自喜的抬起头,一种难言的豪迈胸中自生,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又怕还没走远的廖酸泥听见,这才悻悻的作罢。打发走了廖酸泥,答应的事还是要做的。只见北辰儿偷偷摸摸的摸到隔壁堆满书籍的小屋中,这间小屋比小作坊还要狭窄,只支了一张矮小木塌,木塌两边却堆满了厚厚的书籍。孤身一人的北辰儿,此刻轻手轻脚的从木**下拿出一件油布包裹的器物,小心的打开,却是一块疙疙瘩瘩的不知究竟的物事来。

  拿着这块不轻的原铁,北辰儿自言自语道“应该没事吧?”手中此刻拿得正是老头子的宝贝疙瘩,据说是老头子十几年前云游四方意外获得的九天陨铁。平时老头子在的时候,经常会拿出来细细打量,这摸摸那敲敲,宝贝的不得了。北辰儿有次打扫屋子的时候,被这个老头藏在**底下的铁疙瘩绊了个底朝天。

  北辰儿何许人也,自然是气不过的狠狠踢了一脚。没成想这下不光疼了自己的脚,还疼了自己的屁股。老头子狠狠的教训了自己一顿。

  能被鬼斧如此看重的东西,自然不是凡物。鬼斧当初也想过拿此铁当做剑胚,打造出一把神兵来。只是凭他的眼光,一眼看出此物不是凡火所能炼化,在没有寻到可以炼化此物的神火之前,也只得暂时作罢。

  北辰儿此刻却毫不犹豫的拿出此物,准备亲手打造出一把神兵。这种想法自然是没错,好的材料自己可以更加轻易的打造出更好的兵器来。只是他不知道,也没有想过。鬼斧都炼化不了的原矿,岂是自己所能奈何的。只是少年胆大,说干就干。

  这四年北辰儿自然不是白跟鬼斧每天生火打炼的,该学的东西自然是深深的记在了脑中,记在了心上。地炎坊现任坊主鬼斧,已经是第十七任。地炎一门代代相传的不止是手艺,还有冶炼的各种家伙事。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就是这炉火。

  才入门的北辰儿曾经问过鬼斧,什么是地炎呢?当时是被老头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也记住了,地炎便是地底深处的火焰。焦炙城外有一座山,名叫炎君山。而这座炎君山,其实是座死火山。为什么要讲这个呢?因为这就是坊名地炎的意思。当初地炎坊的开坊祖师,名字,就叫炎君。而地炎坊的这座不起眼的大铁炉,其实深通地底深处。

  既然是炼化剑胚,北辰儿掂量着手中的陨铁,毫不犹豫的丢进了滚烫的铁炉里。不烧化怎么来的剑胚?只见这灰黑色模样的丑陋疙瘩,在红的发紫的铁炉里滚了几滚,身上的疙瘩就平了不少,半刻间就成了一个圆球状。北辰儿自然知道此刻离炼成剑胚还早,卷起袖子卖力的拉起炉座下的风机来。

  只见少年拉起风机如长年专注此道的老手一般,把木制的风机舞了个密不透风。而炉中的火焰此刻也疯了似的烧了起来,原本已经发红发紫的火焰,此刻竟然隐隐的发起黑来。炉中的陨铁此刻也终于又开始融化了起来,北辰儿知道差不多了,一把夹起变得通红的铁球,抡起铁锤敲打起来。这一敲打可把自己吓了一跳,这铁球竟然敲之不动。

  一般来说原铁在火炉中开始融化变软,一锤下去应该变作铁饼才对。而这一锤下去圆球只是凹进去一块,并没有完全变形。难道是自己力气不够?没道理呀,上次老头子炼化的北极玄铁,自己一锤下去就砸了个稀烂。难道是自己退步了?

  北辰儿的神色凝重起来,缓缓的吸气,吐气。远远看去,少年额头的青筋开始暴起,手臂也粗了一圈,这正是运气提力的效果。地炎坊作为传承数百年的打造名坊,自然有一套一脉相传的适合冶炼的独门功夫。这套功法便是鬼斧唯一亲自传给北辰儿的九地炎气。

  这部据说是炎君祖师传下来的独门内功,专练双臂。记得传功给自己的那一天,曾经夸口说道“九地炎气练到极致,双臂轻轻一挥,世间一切凡物,都将尽碎。”当时北辰儿当然不信,只当老头子在吹大气。只是这几年练功冶炼,平时在后山练功时候,自己双手的力气,似乎真的越来越厉害。

  只是今天碰上了这块天外的鬼东西,却一下又让自己开始怀疑起鬼斧的话来。真的是无坚不摧?还是这东西本身就无法打造成剑胎呢?

  光想是得不出结论的,北辰儿决定一试。“喝!”提气开声,手中的铁锤在半空划出一道白亮的霹雳,打在了红中带黑的铁疙瘩上。

  没有太激烈的碰撞,只有一声洗不可查的“咔嚓”,北辰儿感觉自己的膀子断了,碎了,不在了。自己的手竟然握不住被陨铁反震而回得铁锤,铁锤在半空划了个弧,掉在了地上砸出寸许的坑。

  挥捶的右手已经无力的垂了下来,而陨铁原本圆的一面只是变成了个正正方方。北辰儿想骂一句娘,可话到了嘴边已经变成了一口腥臭的黑血。这一下竟然伤到了内脏,北辰儿的念头刚想到这里,就看到自己的视线飞快的接近地面。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小作坊里只有大铁炉中得火焰的燃烧偶尔发出的啪嗒声。北辰儿这个时候才慢慢的醒转,眼睛里依稀还有什么在转,胸口闷得向被谁塞进去了一头牛。

  坊中得少年左手扶着额头,右手支地想要站起。只听一声痛呼“额。”北辰儿的身体又和泥地来了次亲密无间的深情接触。

  回头看去,自己的右臂整个干瘪了下来,原本泛白的皮肤,此刻已经被毛孔中渗出的血染的通红。

  嘴角拉起一抹苦笑,这就是自作自受的后果。九地炎气确实是造化非凡的内功,只是内功内功,自然是用体内元气练就的功夫。是药还有三分毒,这直接驱动身体本元使用出的功夫,强行运转,自然也可以要命。

  看来炼化剑胚还是急不得的,北辰儿缓缓的用左手支起身体,随手拾起丢在一旁的铁锤,放在造台上。盯着眼前模样依旧古怪的灰黑陨铁,有种打掉牙往肚里咽的感觉。真是自作自受,想起在廖酸泥面前自己那豪气干云的模样,又不自紧的苦笑一下,这才收起陨铁,重新用油布包起,放回鬼斧的**底下。

  看来真不该偷拿老头子的宝贝呀,这算是老头子对自己的惩罚吗?北辰儿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一步一步来吧。不过还好坊里的铁矿从来不缺,慢慢的炼总能炼出一把配的上张大侠的剑来。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鬼斧的话来“你呀,什么都好,就是太急。明明静下心来慢慢做,就能做好的事,总想一下子办完。我说傻徒儿,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不过这点倒是像我,想当年我年轻那阵,也像你这样疾风火燎的,没少被你的师公骂。”心里不自觉的骂了句死老鬼,也不知道老头子现在到哪里去了。要是老头子现在还在的话。

  想到这里北辰儿突然一愣,要是老头子现在还在的话,一定是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说不得还要狠狠的打自己一顿屁股板子。深知求人不如求己,况且是自己答应人家的事,怎么能靠老头子呢?北辰儿决定明天静下心再开始自己的造剑大业,也就没有之前的种种无奈。心这一静下来,才想起自己一天都躺在地上睡大觉,居然忘记到后山上练功。

  这时,右臂没来由的一阵钻心的疼,直痛的北辰儿呲牙咧嘴。今天就算了吧,想到这里身子朝着旁边自己的小屋走去,却又猛然停住。脑海里浮现出一张血红的脸,那是这四年来一直缠绕自己的梦魔。再没有什么犹豫,左手随手抽起火炉旁随意陈方的一块乌黑发亮的铁胚,出门朝后山跑去。

  只是北辰儿没有发现,在自己跑出作坊的时候,旁边幽暗处一双黑瞳闪出一道亮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