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19:3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名匠之名匠被用了
  4.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于:2014-04-22 14:25:38 字数:3024

字体: 字号:
  廖非凡说道这里,又想到什么似的,再次问道“北辰儿老弟,你可知道这位青年侠客是谁了吗?”

  我只得再次沉重且坚定的摇了摇脑袋。廖非凡难掩眼中的失望之色,不过片刻后又精神了起来。

  “还有第二件事,西海鱼鲨湾西海鲨王丁老大你该知道了吧。”还没等北辰儿回答,廖非凡又接着讲道“丁老大的凶名三十年前就响彻一方,他手下大将有金钱龟贾不通,金刚钳王远,乘风破浪刘百里。这些也都是有来头的西海大恶。这些虾兵蟹将,泥鳅王八们专门拦截潜沙口来往船只。”只见廖非凡说到这里做宝相庄严,悲天悯人状。

  “这帮恶霸还将船上无论老少,尽数在腿上绑上沙袋,沉入水中。西海民谣唱的好‘十五里潜沙沙潜尸,四百米深水水深人。’“

  北辰儿不知道歌里的意思,迟疑这问“奥,这民谣里唱的什么意思呢?”

  廖非凡宝相更加庄严,悲天还似悯人,闭着眼一字一句道“十五里的潜沙湾,湾底的泥沙里,早已淌满了过路人的尸体。而这人有多多呢?四百米的水深,早已飘满了无辜之人的冤魂。”

  北辰儿听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要多少的人啊,却完全不明白廖非凡所说只是一种比喻。

  “也有过路英雄专门为此找上这帮水贼,却从没有活着回来的。只是一年前的端午,我所敬佩之豪侠,单舟过潜水湾。丁老大带着那帮泥鳅王八自然是收到了风声,但看青年侠客单人轻舟,也就不怎么放在眼里了,哼!”廖非凡讲到这里颇为不屑的冷哼一声,北辰儿怀疑要不是这厮还顾着几分文人架子,端直就一口吐在地上了。

  “这丁老大的一帮虾兵蟹将岂是这青年侠士的对手,只见那少侠动了动手指头,这帮虾蟹就喂了潜水湾的鱼了。”廖非凡说道这里又是得意,又带着点沮丧。在没有半点片刻前的宝相庄严,悲天悯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颇有点我当时为什么没在场的意思。

  北辰儿的情绪似乎也被廖非凡语气与神情所感染了,咬着牙恶狠狠的接道“这帮混蛋就该水煮清蒸,煮他个外熟里嫩,蒸他个皮脆馅烂。”

  廖非凡听到这话,一下子兴奋起来。这次没有再拉北辰儿的手,只是一把把北辰儿整个捂在了怀里,只把北辰儿**的喘不过气来,才悻悻的松了手。

  北辰儿看着廖酸泥恨不得咬上一口,却又想到咬这个恶心的家伙一定会烂嘴烂牙,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廖非凡显然完全不知道北辰儿所想,只是一边傻笑一边摇头。末了才自言自语的说道“北辰儿啊北辰儿,我廖非凡要是早认识你几年,一定要和你做个异姓兄弟。可惜我已和另一位大英雄,大豪杰拜了天地君亲师,不然,可惜啊。”

  北辰儿初闻要和这廖疯子拜把子,吓得没跪地求饶。等听到可惜二字,心里的棒槌才算落了地。这要真有位廖酸泥这样的异姓兄弟,北辰儿心想真的不如一头撞死,死了算了。

  过了半晌,激动中的廖非凡冷静了下来。想起了还有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说完,这才继续讲到“其实这前面两件都不算什么,相比较这第三件而言。”

  廖非凡讲到这里又卖起了关子,神秘兮兮的趴在北辰儿耳边小声说道“平地太岁孙千岁你可听过?”

  “管他什么太岁千岁,我是没见过谁活到一千岁的。阎王老子什么时候来了兴致给你在生死簿上一划,任你千岁万千全部都得下去陪他老人家。”北辰儿这次不摇头了,只冷冷说道。

  听到这话廖非凡已经不是惊讶,惊喜,兴奋什么神色了,只是看着北辰儿的脸,像看着一件稀世瑰宝,梦中知音,用带着点绝望,又满是希望的声音问道

  “北辰儿老弟,你至今可有佳人良伴。廖兄有一家妹,想来和你应该很是般配。”

  ”不用了,廖兄。“廖兄这俩字真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弟北辰儿怎么敢随便答应廖兄你呢?”

  廖非凡听到这话难免有些失望,可是也没再提,只是继续讲道“孙千岁孙四喜,是当今圣上定康皇孙永仁的七皇叔。坐镇关东十二郡。仗着上有皇帝,下有官兵,可谓无恶不作,无所不及。十二郡的平民百姓是有怒不敢言,有苦无法解啊。十年前,孙四喜才到关东。只因为遇到风沙,刮跑了牛马,就命随行官兵到四周村镇里拉人,把人拉来了当牛当马使。而那些村民自然是一百个不情愿,其中有个硬气就说了他一句狗官,这孙四喜就把那硬气之人的骨头拆了,还支了口大锅。你问支大锅干什么?当然是煮肉了。不过这位千岁爷煮的不是猪肉,也不是狗肉。他煮的是人肉。他把那骂他之人煮了,分给那些一起来的村民们吃。不吃的一并丢锅里煮了,再分给其他人吃。整整七十五人,最后活下来的不到八个。”

  廖非凡说完比了个八字,在北辰儿眼前晃了晃。

  别看北辰儿口口声声煮了蒸了炖了炒了。可就是他也知道,做这样的事的已经不能叫做人了。真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可恶的人,简直连野兽都不如。想到这里,难免勾起了四年前对那只兽的印象。北辰儿忽然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这下彻底的冷静了下来。那只兽必须死,而和那兽一样的,都该死,比那兽还要恶心的,就该万万死。

  北辰儿这一巴掌拍得自己痛快了,旁边坐着的廖非凡却彻底的蒙了,等到北辰儿完全冷静下来,才迟疑着问道。“北辰儿老弟,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而北辰儿确实完全忘记了身边的这个廖“兄”,此时也是难掩尴尬之色,半晌才支吾着说“没,没事,就是觉得,觉得很生气。莫名其妙的就是生气,生气自己为什么不能当时在场,把那个什么狗曰的太岁千岁一把推锅里煮了炖了呢。”

  廖非凡听到这话,又毕恭毕敬的对着面前直小自己几辈的北辰儿举了个躬,才击掌赞道“北辰儿老弟,你要是学武,那真是江湖幸甚,天下幸甚,百姓幸甚啊。为兄这一躬,是为了天下之人所躬,这,也是廖某人的荣幸啊。”

  北辰儿完全没想到自己为了免去尴尬撒的这么个谎,却得来个这么大的帽子。小脸不觉的开始发红,赶忙问道“那么后来那个狗屁太岁千岁的怎么样了?”

  廖非凡这才想起这一打岔居然忘记了这最重要的一个事,于是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当然是被廖某人的结拜大哥,也就是那位天下第一忠义大侠,武林公认的绝代豪客,史上最年轻有为的江湖英雄。一个指头给捏死了呗。”廖非凡说道这里难掩喜态,好像那个除去这万恶之首的人,就是此刻涂抹翻飞的自己一般。

  “话说五天前,平地太岁孙四喜,命令手下官兵围住了抗虏大帅柳正然的府邸。原来柳将军曾在朝廷上屡屡与这位无恶不作的九千岁作对,孙四喜又苦于一直找不到柳将军的把柄。哼,柳元帅这样的忠贞爱国之士,又岂是孙四喜这种小人所能够污蔑的了的。而就在官兵把柳将军府围得水泄不通的时候,廖某人的义兄,张卫城提着孙四喜的人头,站在了柳宅的门沿上。他大喊一声“狗贼孙四喜已死,谁还敢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当为此头。”说着只听啪嗒一声。”

  “啪”确实廖非凡为了营造气氛,一掌劈在了茶桌上。对于廖酸泥竟然敢这么用力的劈老头子的桌子,北辰儿现在是一点计较的打算也没有,只是不住的催促道“到底怎么样了,廖兄你倒是接着说啊。”

  廖非凡满意的看着北辰儿那痴迷的表情,压着调子讲到“只见一物突然飞进,一众官兵登时一惊。竟然没人看的清孙四喜的人头是怎么飞到领头的大统领手里的。只见孙四喜的脑袋瞪着眼珠子看着自己,那大统领就算是血海尸山里爬出来的,也只得惊呼一声。随后更惊奇的是,孙四喜的那颗脑袋就在统领手中裂成了两半。这下可热闹了,包围着柳将军府的官兵,简直是以落荒而逃的速度,以比来时快数十倍的时间,数刻就没有了踪影。”

  廖非凡一口气说完,狠狠的喘了口气,这才又笑道“怎么样,我义兄张大侠,可否配得起大侠二字,豪杰二字。”

  北辰儿此时也从故事里反映了过来,也忍不住击节称快。好,“张大侠确实是位豪侠,当属天下第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