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22:3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恐怖场所故事
  4. 第二篇:恋物癖

第二篇:恋物癖

更新于:2018-03-16 15:01:34 字数:2134

字体: 字号:
  我有一个孤独的名字:冷月,我不知道我爹娘的想法,因为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与世长辞,奶奶抚养我长大。如今奶奶也去世了,孤身一人的我便在此深宅大院里生活。我家的宅子很大,物件也很多。家里的其他婢女、管家都早已没了踪迹,只有室内的一桌一椅、一草一木与我为伍,渐渐的我便无法失去他们,整日整夜与他们相依为命。

  我不再豪吃奢饮、游手好闲。我要为家具置办新衣、修葺清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怕的事情忽然就发生了。

  那夜甚为冷清,惨白的月光照在我的床前,良久没有的孤独心情占据了我的心,我又想起了我的名字:冷月。睡意全无,于是便下床走动。推开门,穿过鱼池边狭长的过道,走到厅堂里,坐在我最爱的梨木雕花圈椅上,天井上的月光就照在我的脸上,我想应该是惨白的像个纸扎人。忽然圈椅的扶手动了一下,轻轻的打在我的手背上,我一惊,手迅速的缩进肥长的衣袖。难道是眼花了,借着淡淡的月光,我仔细端详着圈椅许久,毫无异样。我的心有点受惊了,起身回了卧房。

  隔日,提早睁开干涩的双眼,我缓慢推开帷帐,梨木雕花圈椅赫然杵在我的床边,我的心极力地劝导自己说是有管家回来过了,没事!每天照例还是这样打扫房间、擦拭桌椅。

  那日,我在鱼池边观赏池底唯一与我同类的生灵,游来游去,甚是自在。忽然,水底升起了一团硕大的水泡,鱼儿疯狂地到处乱窜,期间还有好多条停靠在我的面前,不停地张合着嘴巴像是要跟我说些什么。我不能掌控住这个局面,只能呆呆地站着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

  一个时辰过去了,水面渐渐平息、鱼群的游速也趋于平常。我总感觉到不自在,索性走出了大门,到街市上逛逛。

  尘世果真变化多端,自己仿佛是上个朝代的古人。走到一个卖古玩的摊前,对着铜镜照了照,“啊”地一声,我向后退了好几步,路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我是谁,我怎的这般古怪,我是很久没有照过镜子,每次擦拭镜子的时候都没有注意镜中之人的长相。现在我终于看清自己的真实面目。我是一个满脸横肉,毛发极长的老翁。我已经开始衰老,但才年方三十有余。想来一个人孤苦伶仃不是长久之计,我决定将老管家李木找回来。后来管家李木一直和我居住在此宅中数月,都不曾发生过什么离奇的事情,直到我那年冬夜,风寒发热。

  春寒料峭前就已经冷不可支,深宅更像是一具冰棺,我病了,病得不轻,整日卧床休养。楠木拔步床好像能读懂我,只有我睡在上面才会感到舒服,换做别人都觉得硬而凉。床的挂檐及横眉部分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人物、麒麟、牡丹和凤凰,在下对其疼爱有加。一日子时,我准备起身如厕,穿上厚厚的丝绵长袄,感觉好像被束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准备叫李木,喉咙里却发不出声响,尝试几次都没有结果,我又急又怕!忽然之间,木床上方的牡丹好像摆动了一下,紧接着凤凰和麒麟都顺势张牙舞爪的飞跑起来,顺着四面栏杆疯狂地追逐,此情此景看得我快要昏厥过去。一只凤凰猛地向我冲过来,撞到我的额头之后消失不见了。这一下,我清醒了许多,眼前的壮景竟也消失不见了。一直熬到天亮我都没有去过茅房。我将此事告诉李木,他也觉得奇怪,便叫我换一间房就寝,于是我到后院一间较大的客房睡觉,奇怪的事果真没有再发生,可是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越喜欢的物件,就越神秘、越充满诡异的色彩。我对古董的研究就是从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开始的。老管家李木成了我最得力的臂膀。

  幼时听奶奶说她有很多陪嫁的宝物在她房里,于是我便去看看。

  推开尘封已久的房门,引入眼帘的便是艺术品式的家具,桌椅、隔断、屏风,无不雕刻着精美的纹案,优雅镂空的灯具、变幻莫测的水晶球……我简直无法跳脱这美妙的场景,神色有些不清,眼前的景象好像可以游动。

  一天了,我滴水未进,仍然在和奶奶房里古老神秘而美妙的物件玩乐着,忘了时间,直到亥时,李木见我仍在奶奶的房里,便劝我回去休息,不能这么折磨身体。我听了他的话,刚要迈出门槛,就又昏倒了。我的病情着实把李木吓得不轻。

  后来从李木的口中,我真正理会到自己之前遭遇一切诡异事件的缘由,真是倒吸好几口凉气。

  李木说:“少爷,自从我第二次踏进这宅子,就觉得不对劲,你的相貌、一举一动都跟过去不一样,或许是很久没见的缘故。可是平日里,你曾经喜欢去后园赏花逗鱼的行为也好久没有发生了,整日整夜的呆在房里,不知在做些什么。我忧心你的身体,又怕误了你的事,就时刻注视着你的行踪。

  一日夜里,我听见你屋内有动静,就到门外守着,接下来的事情,差点吓得我瘫倒在地。

  你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衣、棉被,肢体缓缓的蠕动着,像一只快要撑破蚕蛹。陡然间,你伸出了细长的手臂在床架上摸来摸去,动作异常古怪,嘴里还发出类似牛哞的声音,静静的深夜里足以让人吓破胆。

  后来,每隔一段日子,我都会看到你夜里起来到处走动。时而坐在圈椅上;时而推着圈椅到处踱步;时而对着古画发呆;时而又抱着瓷瓶到鱼池边乱搅一通。有时家具都会被你折腾的乱七八糟。我认为少爷你是得了‘梦行症’!”

  李木为我请了城里的名医,才得知我因为长期劳累、过于专注家里的古玩物件,没有正常休息,患了精神方面的病症。医生为我开了很多中药调理,后来渐渐地病情就有了好转。

  如今我已娶了夫人,生了儿女。家里的物件依然保持着它们那独有的魅力流传千古。

  (第二篇完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