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01:4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涯碑
  4. 第二章 守城

第二章 守城

更新于:2018-03-17 17:07:35 字数:2639

  欧春初站稳之后内心一惊,脸上更加生气“杂种,你居然敢反抗?”边说边走又要上去打这个小偷。

  欧春末伸手拉住了他,说“别去,他这个状态有点奇怪,有点像..............”

  最后却没有说下去,原因是听到了一些声音。

  “呜....呜...”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城里的气氛一瞬间就紧张起来。可以看到各家各户的大人都在安排自家小孩:在家呆着,千万别出去,等到爹娘回来。随即便飞快的向着城门奔去,其中还能看到许多青年敏捷的身影。

  欧春末望着行动起来的人,脸色严肃的说“海兽又要攻城了,别管他了,先去抵御海兽吧”

  “便宜这个狗杂种了,我们走”欧春初就这样和欧春末两人走了,跟着那些大人一起往城门去集合去了。

  小偷的愤怒还是不能平静,有一种兽性在催动他的身体,他狠狠的克制自己。

  这种情况自从他娘给他喝了一碗红药以后,少说也出现过十多次了,每次他特别愤怒的时候,这种感觉总是伺机而动,想趁机侵蚀他的身体和大脑。

  “你们两个杂碎,我发誓也会让你们受和我一样的待遇”小偷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后说,随后弯腰捡起被拍掉的那个馒头转就走了。

  此时城墙外围,有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滩连绵斜长也一样看不到尽头。而城墙顺着海滩笔直的伸到一直到望不到边的海滩那头,城墙每百米有一个方形台,可纳百人,之间有三米宽的走道,来往行走的人们,续续不断。

  其实可以说,这种城墙包围了整个离光大陆,也就是说离光大陆其实是被大海而围。众人只知道离光大陆广阔富饶,而大海之大,他们却是望而却步。所以至今也没有人知道除了这片大陆还有没有其实的大陆,更不知道大海有多大。

  此时海滩铺满了厚厚的积雪,积雪入海几米后,便在也进不去,纷纷变成海水的一部分。

  大海骤时平起风波,卷起大浪,向着这一段城墙呼啸而来,而大浪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种种长相奇特身体巨大的海怪。

  它们前扑后拥,争先恐后的一个踏着一个越出海面向沙滩涌来,好像是在表演水上舞蹈一般美丽,惊艳。

  面对海兽的这种情况,守城的人也不甘示弱。他们全都从三米高的城墙上跳到沙滩上,有的人用手一碰海水,海水便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向外结冰,以此来阻止海兽前进。

  有的则用手一挥,海水卷起了更大的海浪迎头盖脸的打向海兽。有的则在这冰天雪地里吐出炎炎烈火来焚烧海面露头的海怪。

  海怪却不畏生死,它们踏着死去的同伴的尸体就那样凌空飞越到沙滩上来,“嗡”一声低沉的落地声,雪沙飞溅。海怪落地后不过片刻时间便被众人合力绞杀,可即便是这样,这些海怪仍数之不尽的从大海里汹涌而来。

  一场大战就这样开始了,狭长的海岸线上,没几下就有海兽脑浆迸裂,被打断手脚,甚至是一拳打穿肚子的,有些海兽就眼睁睁的被沙子给陷下去而不能自拔,还有一些则被华丽的一刀两断,而且还有两头相互打起来的,如此景象数不胜数,若那段位置人手缺少或牺牲,立刻就会有人加入到这永无止境的战斗中来。

  长时间的战斗下来,人类这边有的被海怪的尖角穿胸刺死的,有的被咬断手脚的,有的被海怪活活压死的。可战斗中的人却没有时间去感怀伤悲,他们目光冷冽的瞄一眼,随即便又义无返顾的与海怪生死决战。

  血水雪水开始混淆,甚至连海水也变成血红,一边有热气一边没热气,但是两边都有英勇战斗的人。

  战斗已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已经忘却,即使他们记住,一段时间以后又将被洗刷。所以他们干脆选择记不住,因为这将一直到他们死亡,那一刻才会终止。残忍的清数着自己的末日,这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的折磨。

  战斗结束以后,如山如海的海怪的尸体堆在沙滩上,血就这样遍地成河把雪化成血,再流进大海,把大海数十米的海域都染成一片红色,这现状令所有人惨不忍睹,耳不忍闻。

  不过还好人类的伤亡连海兽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每一次海兽大举进攻,它们都会全军覆没,然而大海之大无人知晓,海怪更是多不胜数,不计其数,怎么杀都杀不完。只知道它们的战斗似乎就是全军覆没或整体获胜,成功的将人类凌辱在巨爪之下才肯罢休。

  海怪的尸体被一车一车运回城内储存起来,因为这些都是丰富的食物,还有些很多海怪的骨骼还可以制作武器,饰品,海怪五颜六色的外皮还可以制作衣服,总之一身是宝的海怪人们是舍不得丢弃的。

  小偷捡起馒头,低头踽踽独行,他背影孤独,趿拉着白雪,完全不顾冰冷。他一边嚼着馒头,一边叨叨不绝,是在想念或是在咒骂。他褴褛的衣服,撕下一片很长的布条挂拖着积雪他却混然不知。

  他从小受尽冷眼、饥饿、孤独、欺辱,但每次他都不知不觉的不屈不挠。他性格怪僻,喜欢吃馒头,喜欢偷食物,但却从不动穷人一针一线,就例如现在,大人们都出去唯独小孩在家,他也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

  他内心渴望朋友,却不会主动去交朋友,他内心善良,却胡做非为,他经常挨饿,却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他做事颠倒是非,不分黑白。

  来到一个阴冷的小木棚前,小偷低头跨步而进。里面空无一物,即不像别的乞丐一样什么破烂都捡,堆得到处臭薰薰的。或者可以说他全身衣服像乞丐,其本质却是个只偷馒头的小偷。他从不储存食物,因为饿了就偷。

  他怅然坐地,眼角渐渐挤出泪水,口里说“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活下去,即使是像狗一样活着”“娘你知道吗?我吃了这几个馒头至少七八天都不会饿了”“娘我好想你和爹”

  嘴里叨叨不绝,让人看了又不免一阵心酸。

  他吃馒头时,感到口干舌燥,便直接伸手一抓一把雪,放到嘴里便嚼起来,也不喝水。他躺下就睡也不需要什么棉被,若有下雨,他就直接在雨中洗澡,此外从不主动洗澡。他每天总会花一点时间去练习爹娘教他的字,因此他到是认得不少字。

  他无所世事就会坐在棚前观看人来人往,他很多时候其实是在思考。他并不注意这些生活之类的事,只有吃饱活下去才有将来,他并不喜欢享受荣华,认为这是一种由盛转衰的开始,他明白若可以活下去即使受点委屈也无可厚非,这些都是他思考而来。以后他还将会思考,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思考的习惯会把他推向人类的巅峰。

  骤时外面热闹起来了,有成车成车的海兽尸体被运到城内,这个情况他十八年来至少看过不下数百次,早就习以为常,当然运尸车会出现的一些情况他都熟记于心,比如车轮会被压烂,是因为太重的原因,而那些人却只想着换车轮,在尸体内发现好东西也会立即被藏起来,尸体因困绑不紧而常常掉落在地,这是最多的。

  运尸体的车走后,在街遥远的对面有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个满脑肥肠的胖大叔,向木棚走来。

  看胖大叔满面春风,混身锦衣金饰,步伐魁梧有力,贪心的接受旁人的献媚和恭维,就知道他是个爱慕虚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