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9: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漠荒记
  4. 楔子+千年战(一)

楔子+千年战(一)

更新于:2017-04-21 17:57:04 字数:2228

字体: 字号:
  第一卷——千年战万魔为藤,记所安司,千军为将,我易苍图,谁人能祁万谷年?风雪隆冬干孤坟。我亦是苍年,神将守!见同在,天通尊!人物介绍荥(xing)殇、冥由、里縢、兼桦、函青、孜然、连理、空儿(其他人,自有出路。)楔子——第零章漠荒是个上古的至今无人敢进的地方,那个地方啊,有三奇!一为千年战;二是四王;三是黄沙漫天风水连天庭。在漠荒那里的黄沙代表的是死亡、是新生、也是永存。漠荒,那是人类禁足的地方。相传,妖魔猖獗,四王神将守于漠荒里凉的万岁峰,那是一个必死的地带,黄沙形成的山峰。有人说,它是通天支柱;有人说,它是万物古藤。只是,这些都是传说。大漠里面有客栈,里面有一个说书的先生,说书是天下一绝。形容漠荒,他是这么说的……“要说神将啊,无疑是漠荒的四王才是三界的真主……”一语完毕,众人哗然。老先生接着说:“这四王啊,唯荥殇是大义大勇之神!要听详情,且听我慢慢道来……”荥殇,是四王之首,有大义大勇治才能;要说漠荒,原本是一片美丽的连天绿洲,是神子降生的地方,凤凰飞天,神龙绕云。那个时候,精灵、仙子、人和睦相处,可惜,就在几千年前,妖魔突然崛起,那片没有名字的美丽绿洲顿时黄沙满天飞。黄沙据说吹了十二天,事后,死伤无数,有多少无辜人就此陪葬也是数不计数,只是那片大地最后的悲哀是:黄沙有多少,怨恨有多少。而无人明白,为什么短短十二天,黄沙就淹没了那片净土,从此,那里便有了名字,叫做漠荒。也是从那儿以后,大战连连,血腥满黄沙。四处是骸骨枯骨,乌鸦悲鸣,惊了神界之帝;唱哭了冥界之乱。天帝下令,维护安宁!而就在此时,漠荒的万岁峰,那根链接天与地的神柱诞下一个婴儿。金乌、凤凰绕着漠荒飞行七七四十九天。天帝也是震惊,把婴儿带到天庭,取了他的一节手臂,分化出三个孩童。就在此时,天君来话,荥殇星起,冥由星烁,里縢星百萃,兼桦星宿腾起。此为,荥殇冥由,里縢兼桦。意思是:殇缘冥里,得轮回;藤叶风华,是永生。便已此名字给那个婴儿命名,荥殇。而其他的婴孩,按照顺序,就是:冥由、里縢、兼桦。天帝册封头衔为:四王神将!三界世人知晓。“万魔为藤,记所安司,千军为将,我易苍图,谁人能祁万谷年?风雪隆冬干孤坟。我亦是苍年,神将守!见同在,天通尊!”第一章——千年战(一)“哗——碰——”男人愤怒的用长戟掀起一层层的黄沙。黄沙如连珠飞起,如瀑布落下。黄沙另一边是妖魔的漠蛟一族,此族人凶悍,好动在黄沙里面犹如蛟龙在海一样自由。打他们就像是拳头打棉花,急死人也熬死人。“大哥!”男人急叫,他们只有四个,以少战多本来就是很吃力的。最近妖魔一脉的部族基本上是天天攻击万岁峰,哪怕是神也是很疲劳的。荥殇皱眉,带着金光的剑转换为刀:“守!”一个字,万岁峰四面四王鼎力。荥殇攻南,变成刀的武器,金光刺眼,飞出那一帘黄沙。什么叫做军临城下?荥殇心中暗自一惊。妖族泛滥攻击万岁峰的次数多不胜数,可这一次规模如此之大,真真的是第一次。荥殇飞在高空,基本的张望了敌人的数量,跃身飞进黄沙之中:“里縢,放网捕鱼。”里縢是一头的绿发,相对于冥由,他算是聪明的。十指相对,熟练的冥想,念了咒语,原本柔顺的绿发埋入黄沙,激起颗颗砂砾。荥殇看着急躁的冥由,发出命令:“冥由,看好万岁峰上的腾云柱。兼桦,随我杀!”冥由点头暗自吐了一口气,通常大哥说杀,那就是十之八九的事了。腾云而上去守护腾云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警惕秉戚族人的空中偷袭。万岁峰虽然是通天柱,可是要是没有镶在里面的腾云柱那万岁峰就是一滩黄沙。里縢摸索的差不多,编制滕网,绿藤扣住敌人的脚。荥殇腾云而起,漠蛟族人看见荥殇,纷纷想往黄沙里躲。兼桦速度快,比起冥由的防守和里縢的冥想术,通万物生命。他无疑是荥殇杀伐的左膀右臂。青色的玄铁神弓放上刺心箭,刺心箭出,分成无数枝,有万箭齐发的效果。荥殇长剑一挥俯身冲下去,在他们逃跑之极追杀挥剑一横,颇有横扫千军之态,蛮火焚烧。“环扣!”里縢对着的十指双手相扣,漠蛟族人倒在地上。兼桦又射出炽心箭。而下面蛮火灼热的温度燃烧在大漠。荥殇腾云飞起,看着此景。杀,成了麻木,还能做什么?兼桦站在荥殇的身后:“大哥,看来这场战算是告一段落了。”尖叫、浓烟、死亡,随风卷起的黄沙。“嘭——”“嘭——”不死之身的身躯就是飞灰湮灭,荥殇不自觉的抬起手,接住飞灭的灵魂,在大漠里,死了、不存在,可到了大漠,也是永生。“哗…”手里的粉末滑下,随风而去,覆盖在一片黄沙之中。里縢收回自己的绿发,荥殇站到地面,里縢看着如一的漠荒土地:“大哥,休息一会吧。谁知道妖魔族又会什么时候来。”荥殇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片大地,冥由下来,接过他们的兵器:“是啊!像是疯了一样,不过,他们为什么要如此?这的确是让我们匪夷所思。”众人沉默,是啊,为什么?兼桦嗤笑:“管他的,来一个杀一个!”荥殇有些怅然,这个地方,他看了多久了?守了多久?可最终,死亡、死亡、死亡,没有轮回,没有原因的杀。冥由搞不懂荥殇的想法,直接布置好结界去放兵器。里縢是一个温柔的人,他一个人陪着荥殇,看大漠,看日出,看夕落。“每次战斗完我都跟做梦一样。”荥殇叹气:“是啊。”还记得很久以前,他们到了这个地方,是为神将职责;久了,太久了;久到冥由老是问他:“大哥,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不杀了?再杀我都傻了。”他却是无言。时间匆匆而过,也太久了,久到冥由不再问了。杀,杀,杀!为了神将使命,为了三界的安和。荥殇闭上眼睛,记忆里面完全没有了天庭的样子。久了的东西,都会厌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