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7:01:5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妖仙破
  4. 第三章 红光

第三章 红光

更新于:2018-03-16 18:55:11 字数:2551

  “不是还要考核吗?万一我没通过怎么办?”吴凡看着老猎人期待的目光,心里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忐忑,就像要去参加科举的书生看着父母期待的目光,万一没选上,那他该是有多失望啊。

  “你一定能通过的!”老猎户一脸肯定的看着吴凡“像你一样大的孩子有几个能在这种天气独自上山猎来一只豺獸?和那些孩子比你肯定是最棒的,爷爷相信你绝对能成为仙人!

  吴凡看着老猎人肯定的目光,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既然老猎人这么期待他成为仙人,那么不管多么严酷的考核他都将拼尽全力。

  老猎人刚才说的也不无道理,村子的孩子吴凡也见过不少,虽然乡下的孩子也都比较健壮,但是面对像他这种从小跟着爷爷在山上和野兽打交道的孩子来说,就像野狼和绵羊的差距。

  他以前头一回去小沟村的时候也遭到同龄孩童的嘲笑,说他是丑八怪,吴凡并不以为然,但是却事后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把他们教训了一顿,虽然此事后来孩子们都告诉了大人,但是孩子们之间的吵闹大人们也就教训几句就算了,都是孩子嘛。

  自此之后村子里的孩子们见到他再也不敢嘲笑他,吴凡也越发觉得相貌只是摆设,力量才是真理。

  此时药也煎好了,吴凡喂老猎人吃完药,又将老豺剥皮拆骨,煮了一锅肉汤。

  肉汤并不美味,却也暖和,身上的寒意似乎也去除了,但是吴凡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

  到了夜晚,老猎人早早睡去了,吴凡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却是难得的失眠了。

  吴凡从床上起来,坐靠在窗边,微微的寒风从窗缝中吹在吴凡的脸上,让他感到一丝平静。看了一眼熟睡的爷爷,轻叹一声,吴凡将木牌从口袋里拿出来,就着月光就这么看着,眼睛盯着流云宗这三个字出神,还是感到一股忐忑在胸中流淌。从小吴凡就过着日复一日的打猎生活,除了面对野兽时的危机感,并没有经历过这种忐忑的心情,这种心情让吴凡很是不舒服,没有睡意。

  成为仙人?吴凡以前从没有想过。因为太遥远了,就像一个乞丐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当上皇上一般,不是不能想,而是不切实际。

  吴凡就这么坐靠在窗前,放下手中的木牌,偏过头想看看窗外的月光。

  忽然间,一道红光透过窗子的缝隙,从屋外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吴凡心里吃了一惊,刚才那道红光一闪而逝,但是吴凡能确定自己应该没看错。

  将木牌放在胸前的衣内口袋中,吴凡抱着好奇心走出了屋子。屋外月光明亮,异常寂静,本来冬天的雪夜本就如此,但经过刚才那道一闪而逝的红光,吴凡忽然觉得有些安静的可怕,似乎连风都停了!

  吴凡看向刚才红光一闪而去的方向,那边是一片松树林,吴凡盯着那边看了半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难道是自己真的看错了?吴凡踌躇间准备回屋,忽然间吴凡看到树林深处亮起一点红光,闪了几下又不见了。

  “没看错!”吴凡吃了一惊,心中暗道那到底是什么?眼中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过了半响,吴凡终于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慢慢的朝松林走了过去。

  夜晚的松林异常的寂静,只是时不时会有积雪从树枝上滑落,发出唰唰的声响,吴凡习惯性的用手摸了摸额头上的疤痕,做出这种动作表示他现在十分的紧张。毕竟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大晚上看到这种诡异的红光不怕是不可能的,也是吴凡胆子比一般人都大才敢因为一时的好奇来寻这诡异的红光。

  吴凡走到了松林的深处,四处张望,却在没有看到什么红光,失望之余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没发现什么,但好在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就准备原路返回。

  就在吴凡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时候,骤变突起,一道红光从吴凡头顶上方突然出现极速而下,将吴凡身下一片雪地映成了红色。吴凡惊愕之间抬头看去,这回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块不规则的铁片,被一团红光包裹着。

  在吴凡惊愕的神情下,红光包裹着铁片瞬间来到吴凡面前,稍一停留就直接从吴凡的额头处钻了进去。吴凡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眼看着铁片钻进了自己的额头,脸色苍白,吴凡颤抖的伸手摸了摸额头,没有伤口...铁片就像消失不见了一般。

  还没来得及细想,吴凡脸色猛地一变,从他脑袋中突然传来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同时一道阴沉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想不到运气这么差,这附近居然如此荒凉,方圆几里之内都没看到几个人类,好不容易看到这个小子体质不错但是灵根却是差的可怜,自从你出现我的运气就没好过,哼,等我恢复了修为定让你魂飞魄散。现在就先拿这个小子的身体凑合着用吧。”

  声音阴沉无比,自吴凡脑海中出现,吴凡能肯定他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但是此时吴凡已经没有精神去思考他在和谁说话了,剧痛几乎淹没了他的意识,他只能双手抱头嘴里发出痛苦至极的嘶吼,猛地抬头露出了一双赤红的眼睛,凭着一点本能突然向树林深处狂奔而去,就像一头人形的野兽。

  “咦?”

  吴凡脑海中那道阴沉的声音发出一道轻疑,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子的意志比常人坚韧很多啊,居然还能动..哼.就算能动也改变不了被我寄生的命运,至于你..桂月生,待我恢复之后就轮到你了,那么现在...妖体融合。”

  桂月生是谁吴凡没空去思索,此时他已经跑到了松林的边缘,一个断崖处停下,就在这时,吴凡猛地跪在地上,双手抱头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额头突然发出一道红光,仿佛有一把刀将他的额头划开了一条口子,那道伤口猛地一张,露出了一道猩红的光芒。

  仔细一看,那并不是什么伤口,而是一只眼睛!在吴凡的额头上长出了一只眼睛,那只眼睛猩红无比,散发着冷漠的光芒,这种冷漠仿佛深入灵魂。

  吴凡全身猛地一震,一股难以形容的寒冷充斥了他的身体,在这寒冷袭来之时,他感觉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那不是想睡觉的模糊,而是将要被抹去的模糊。

  就在吴凡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他额头上的那只竖眼却越发的猩红,而他本身的两只眼睛从眼球内部开始居然开始慢慢变白,看上去仿佛失明,十分诡异。

  “唉,好奇心害死了我”吴凡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间看见眼前是处深不见底的悬崖,吴凡开始泛白的眼睛微微一凝,似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吴凡猛地朝悬崖下栽去。

  “既然都要死了,那个钻进自己身体的东西也别想好过”这是吴凡栽下悬崖时最后的想法。从那阴沉的声音自言自语中,他虽头痛欲裂,但却听的清楚,他隐约猜到自己估计遇到了什么妖怪,如果以前他自然不会这么想,但是他刚知道这世界是真的有仙人的,那么有妖怪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还没有好好的孝敬爷爷...”吴凡身处半空,身体极速下坠,眼睛一闭,在半空中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