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43:52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瘾癖
  4. 第一章 异象开始

第一章 异象开始

更新于:2018-03-16 18:46:32 字数:3720

字体: 字号:
  “我叫叶钟羽。”

  我盯着屏幕上那几个粉红色的可爱文字,琢磨了半天,索性打了这个无聊的回复。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大学似乎是一个充满浪漫的邂逅森林,在熬过了如牢狱般痛苦的高中过后。

  花痴少女渴望她的白马王子。

  花痴少男等待他的白雪公主。

  可惜,现实终归不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一切似乎甜蜜的意淫,不过是青春期分泌的荷尔蒙被长久压抑后爆发出的温室效应。

  你可以说我很无趣,事实上,这些迫不及待需要发泄的欲望,正如吸食鸦片的瘾癖,一点点蚕食你仅剩的理智。

  “看来是打算放弃了。”我自语了句,QQ上却再也没有弹出提示框。

  摘下镜框,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望着空荡的宿舍,耳边的奇痒使我不得不使劲去挠。

  我对着镜子,那片皮肤已经被我挠破了几次,从小到大,自我有记忆起。

  可奇怪的是,我怎么挠,那种奇痒都不会有丝毫的减弱,就算出了血,却也不感染。

  母亲却从来不带我去看医生,只是在我痒的受不了的时候,握住我的手心,说几句安慰的话。

  幸运的是,那种奇痒却也不是常常发作,我便权当作是种怪病。

  直到我八岁那一年。

  那一天,我向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

  路经一个摆地摊的老大爷。

  那地摊上林林总总摆了很多古怪又破烂的玩意儿,我只是看了一眼,便失去了兴趣。

  然而当我回头的时候,那老大爷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拉住了我,一双干枯的手掌和枯树的老脸猛然把我给吓住了。

  耳朵又开始痒了。

  我另一只手习惯似的上去挠痒,却被他一手制住。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会,似笑非笑:“总是去抓会上瘾的!”

  我着实给他吓着了,使劲挣脱出来,便逃也似的往学校跑去了。

  回到家以后,我便把此事给母亲说了,却没想她的反应这么大,神色慌张的呢喃了几句,第二天便是带我到附近的寺庙去求了张符,声色俱厉的要我时刻带着,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母亲那般严肃的模样。

  后来几天,我们那个小区来了好多警察,引起了不小的慌乱,我偷偷打开窗子瞧了一眼,白布遮挡着尸体,却没有鲜血。

  是那个老大爷,我瞳孔一缩,我竟然看见了那白布下的干枯老脸。

  “啊!”却在此时,母亲猛地把窗帘拉了起来,她看着我,眼神复杂,毫不理会我由于突然惊吓的夸张面部表情。

  自那以后,我带上了眼镜,照母亲的意思,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后来,我们搬家了,搬到了另一个小区。

  我幼小的心灵也是在那时变得敏感起来。

  尽管我一直逃避,但是我知道,我的家庭似乎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在这里,忽然就想起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在记忆里很是朦胧,大约在我五岁的时候,他便是离开了人世。

  只是依稀听我的母亲说,他是一个医生,得了突发性心肌梗塞,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家里面除了一张父亲的遗像,任何跟父亲有关的东西都被母亲给收了起来,自打父亲死后,母亲也变得越来越沉默,心里面仿佛好多想不开的事儿,纠结在她的脸上,变成了一道道沧桑的皱纹。

  在到后来,我们又搬过几次家,我越加长大,母亲也越渐衰老,到我十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了,我带着她的骨灰去了乡下老家。

  母亲去世的时候嘱咐我,好好活下去,我流着泪,想问点什么,却又梗在了嘴里,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外公和外祖母把母亲的骨灰埋进了父亲的坟墓里,我在那里度过了孤独,漫长又绝望的暑假,便拿着通知书到了大学。

  收回沉重的思绪,随手翻了翻桌子上的《生理学》,我的脑海里却始终有一层迷雾笼罩着我,就像一个邪恶的诅咒,随时准备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对我下手。

  心里又开始烦闷起来,以至于晚上的解剖课,好多同学被那福尔马林的味道熏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确是无动于衷。

  于是我在他们心里,更是“怪异”到极点,麻木的按照老师的操作动着刀子,我用的力道却越来越狠,仿佛不甘自己这诡异的命运,一种病态的快感在心里悄悄蔓延,我狠狠的切割着,猩红的眼睛使我看起来就像电影里面的嗜血屠夫。

  我仿佛都看到了,那具干尸下痛苦的亡灵,临死前的不甘和怒吼,正当我沉醉的时候,一个女声的尖叫确是猛然把我给拉回了现实。

  “啊!~~~”

  听着好像是一个叫孟笑笑的女生,停尸房里面一阵慌乱,眼前一阵漆黑,原来所有灯光突然熄灭了。

  “大家不要慌,估计是停电了!”解剖学的老师姓陈,我们都暗地叫他“陈三刀”,因为上过他的课的人都知道,他最爱给学生讲解他的“三刀”解剖理论。

  “孟笑笑,你大惊小怪干什么!”陈老师四十来岁,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老师,我···刚才好像有人···。”孟笑笑柔弱的声音还带着喘气。

  “我说,笑笑同学,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要当医生,这胆子也忒小了吧。”一个男生阴阳怪气的声音,便是冒了出来。

  说话的应该是宋丘,平日里嘻嘻哈哈,就喜欢捉弄别人。

  宋丘的话明显引起了大家的反响,顿时一顿细细微微的嘲笑声响了起来。

  “你···咳咳···”孟笑笑显然是气着了,我顺着她的方向望过去,忽然一道车灯从窗子外面射进来,正巧照在了她脸上。

  隐约一个淡绿色的人影站在她的身后,一双狰狞的大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她脸色潮红,拍着胸口,我转移视线对上了那双隐藏在阴影中的幽光,脑子里一震,眼睛忽然生疼起来,再睁开眼时,那灯光已然射向别处,周围又是死沉的黑暗。

  “是陈老师吗?学校紧急休整电路,让我来通知你们。”窗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陈老师答道,然后接着对我们说:“看来今天这解剖课是上不了了,改在这周末上吧,现在下课,大家回去时注意安全。”

  “老师再见。”难得今天提前下课,大家的心情似乎不错,除了孟笑笑以外。

  我甩了甩脑袋,刚才那诡异的一幕仍然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深吸了一口气,便是朝宿舍走去。

  正走着,一个人影却是颤颤巍巍的撞上了我。漆黑的楼道里各种手机的亮光伴随着叽叽喳喳的声音,让我想要快点走出这个鬼地方。

  撞上我的正是孟笑笑无疑了。手机的反光让她看起来有点苍白。

  “叶钟羽,能不能送送我?”

  我眉头皱了皱:“你莫不是真的害怕吧!”

  她点了点头,我正想甩开她,又想起了那副诡异的画面,便无奈的点了点头,让她像个小猫似的抱着我的手臂走到了操场上。

  我看了看表,八点十分,再过二十分钟就该下课了,却没想到这周末又得补课,真不知道那些笑容灿烂的同学的时间观。

  由于停电,操场里比起以往更多了无数的人,男男女女,三两成群,谈情的,搞基的,发呆的,比过节还热闹。

  一路上也碰到过熟人,大概是看到我身旁的孟笑笑,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是带着一种调侃,不过我却没心情搭理他们,孟笑笑偶尔抬头看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转眼,女生宿舍便到了。我咳嗽了两声,她才不好意思的对我笑了笑,放开了手。

  “那我走了。”我转身便走。

  “等等。”她跑过来,看了看四周,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

  “我···我···”她脸色青红交替,半天憋出来一句话:“我真的不是胆小,我刚才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摸了我一下,冰冷的就跟尸体一样。”

  “尸体?”我笑了笑:“难道诈尸了?你多想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也···也许吧。对了,谢谢你。”孟笑笑揉了揉脑袋,便走进了阴暗的宿舍楼道里。

  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融入黑暗里,回过头,脑海里却是猛然出现一副画面,那个熟悉的淡绿色人影就贴在孟笑笑的背上。

  一楼。

  二楼。

  三楼。

  我甚至能清晰的听见孟笑笑的喘气声。

  “同学?”视线开始模糊,我看见一个宿管大妈慈祥的脸庞。

  “天儿不早了,早点回去睡吧。有什么事儿等明天再说吧。”大妈看着我笑了笑,语气调侃。

  我背后冷汗直冒,尴尬的笑笑,便是回到了宿舍里。

  宿舍一共有四个人。

  另外三个分别是学土木的林锋,学制药的杜云,还有学机械的赵磊。

  当我回来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是窝在了床上。

  “哟。叶教授回来了。”杜云吃着零嘴,看着小说。

  我难得打理他的调侃,一头倒在床上。

  脑子里那挥之不去的影像几乎让我快要疯掉,我总觉得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心里面开始隐隐为那孟笑笑担心起来。

  “你们有没有孟笑笑的电话?”我真后悔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铁树开花啊!”林峰上下打量着我“嗻嗻。你也是凡人啊。”

  “别废话,你们有她的电话么?”我焦急道。

  这时,带着耳机的赵磊别过头,放下了手中的平板,我看了一眼那上面正在“激情”的画面,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猥琐,整天看些低俗的电影自慰。

  “要是被我女朋友发现我的手机上有别的女孩的电话,那不得杀了我。”

  “再说了,我又不是医学系的,怎么可能认识她?”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

  我梦见孟笑笑的脸由白变红再变青,嘴巴大张着,眼睛里满是惊恐,然后两个眼珠子突出来。

  “救···救我···”

  画面开始模糊,过了一会儿,一个淡绿色的人影趴在她身上,猩红的舌头伸出来一点点舔舐着她流下的眼泪。慢慢的,那眼泪变成了刺目的鲜血,孟笑笑原本惨白的脸开始迅速枯萎。

  “住手!”我下意识的吼了一句,那人影却突然转过身来,那竟是陈老师的脸,脸上布满了绒毛,嘴巴仿佛被撕开了,鲜血正顺着缝隙流下来。

  我猛然睁开眼,汗水湿了一身。

  杜云见我醒来,说道:“出大事了,你的孟笑笑,死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