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3 02:25: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争域
  4. 第一章 南山镇

第一章 南山镇

更新于:2017-04-21 07:04:43 字数:2482

  “天哪,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么惩罚我?”

  “跑,快点跑。”一位老者推着一位孩童大声的喊着。“只要你能跑出去,族人就有希望。”

  此时这个族群火光连天,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仿佛所有的破碎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房屋坍塌,火石降落,大部分人在睡梦中就死了,还有一部分人即使跑也跑不掉。

  “族长,我不能走,我要回去。”向天冲着那位老人大喊,“你不走,我也不会走。”

  “听话,你走了我们才有希望!”族长含泪继续推着向天,“我不能走,我得救我的族人,能救一个是一个!如果你不走,我死都不会瞑目!”

  向天一愣,看着不断坍塌的房屋,含着泪跑了出去。一路上,向天耳边充斥着哭喊声,求救声,他真的很想停下,哪怕要死也要和族人死在一起,可又想起来族长的那坚决的眼神,忍着痛便一直冲出了火光。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天罚?不!我不相信!”向天边跑边哭。跑累了,向天便在坐在一棵树底下继续哭,哭累了,就那样倚在树上睡着了。在他睡着的时候,族群中突然出现五个黑衣人,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对其他人说,“找,不惜一切代价找,至于这些活着的人,该杀了就杀了,记得,一刀。”

  “是。”其他黑衣人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便四处飞散。那个高高瘦瘦的站在原地,叹气道,“又是一笔孽债,这种日子何时才能到头,可能没有到头,我的命就先到头了。”

  “孩子,父亲对不起你,贼老天!你要惩罚,就惩罚我,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一位壮汉跪在地上,双目噙泪,怀里抱着死去的孩童。一位黑衣人落在他的身后,这位壮汉由于太过于悲伤并没有注意到,等有反应的时候,便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场灾难之后,便是一场屠杀。

  “结束了么?”族长看着残破的族群,“收拾残局吧,这场灾难的原因不是我能左右的。”“你原来还知道啊。”一位身材魁梧的黑衣人落在他的旁边,

  “你就是族长吧?我知道你,元力化形,在这个小地方倒是强者,不过你在我眼里还是不够看,”

  老者对于他的来到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仰天大笑说:“你们到底还是来了,血良,原本还指望着你们能放过这些可怜人。”“我说过,他们在我的眼中还不够看!杀了便杀了。”

  “哈哈,好一句不够看,老头子我好久不杀人了,先拿你祭我族人。”说着,族长手中的拐杖灵光一闪,顿时变化为一支充满杀伤力的巨剑。“什么,元力化灵,情报有误,赶紧撤!”黑衣人虽然这么想,但老人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巨剑一挥,气流便阻断了他退去的道路。

  “老头子,即使你在这杀了我,你也会被杀,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们会放过你。我可是……。”“可是什么?”老人眼神轻蔑的说。“你放过我,谁放过我那些可怜的族人?我就先拿你祭族。”说着,老人举起巨剑便劈了过去。“该死,这老头子怎么会突破那一层,如果抓住你,我一定好好伺候你。”

  血良虽然心里恨,但是却不敢忽视这几个简单的招式,这么多年,他也仅仅是元力化形瓶颈,本以为到这里是场屠杀,结果刚开始就栽了个坑!“嗯?那边有战斗,这气势,应该是化灵之境,这小小的族群竟然有如此强者,看来不简单。”领头人思考着,“看来那个老头子突破了那一层,这几年的安逸让他领悟了不少。”

  说着,便朝向战斗的方向飞了过去。这时候,老人正碾压着血良,仅仅是几个简单的劈刺,但不是一个层次的,让血良吃了不少亏,幸好血量炼体多年,并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害。“陪你玩够了,等会你那个大头领来了,可就杀不了你了!”说着,老人手中剑由一支变成两支,一支正拿,一支反拿。

  “对付你,一招就足够,接招吧。”四周的灵气不断向老人的剑聚集,老人用力一挥,光线便冲着血良冲去,那个速度血良根本来不及闪躲,光线从血良的身体里穿过,奇怪的是,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伤痕,却笔直的倒下了。

  “凌华兄弟,别来无恙,你这空灵斩用的是越来越灵活了,不知与我相比如何?”那个领头人落到了血良的旁边,冷冷的看了一眼,“该死!”“崖曲,哦,不,血祭大人,你这来的很巧啊!”“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别为难我,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你可以走,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杀人。”

  “哈哈,你就是杀了我,你也休想得到一丁点的消息,别把自己说的多么高尚,在我眼里,你还不如一只狗!”崖曲眼光一冷,“你在找死,你以为只有你到了化灵之境么?”说着,他双手聚集周围的灵气,一握拳,便成为实质的拳套。“你要记得,你和我不只是一个鸿沟的差距,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回答我!”

  “你问多少遍都一样,即使你杀了我!”老人手里的剑骤然变成了两个,立刻就要用出他最强的一招,可见对方的实力,并不是他能抵抗的。“鱼肉之辈,负隅顽抗!”崖曲转动手臂,手中出现金色的大门,最后单手持门,就向空灵斩冲去。“给我破!”周围的屋舍被两个强烈的冲击波化为粉尘,强光乍现,让活着的族人和剩下的那三个黑衣人惊呆了。“究竟是什么人能和崖曲大人打成这种局面?”强光中,凌华老人一劈一砍,力道出奇的大,却每次都被崖曲的拳套卸掉了不少的力,到最后崖曲承受的仅仅就如同挠痒痒一般。

  “你应该绝望了吧?”“哈哈,只要一人逃,全族皆可抛,崖曲,你觉得你最后能赢么?”“废话真多,你还有用,死不了。”崖曲拳套一变,瞬移到老人的背后,老人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拳砸晕了。“血族其他人,回来吧,重要的人已经抓住了,可以回去了。”崖曲的声音响彻整个族落。

  “是!大人。”其他人向崖曲靠拢,崖曲看看了倒下的凌华,“即使输了,你我也看不到那一天。”随手一挥,便把老人收到自己的衣袖里。

  树林里。“不要带走族长!”向天在梦里突然大声喊了一句。他并不知道现在在族落里,发生着另一场的屠杀,而他的身上的伤不断的变小,直至愈合。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