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9:19:3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降纱殿
  4. 第一话 暮色下的低语

第一话 暮色下的低语

更新于:2018-03-17 11:26:44 字数:3156

  滴答滴答··水滴从洞壁上有节奏的滴落,他就快到达这次考古遗迹的最中心。

  “还在怕什么?向前吧......”一个好像被水揉碎的声音忽然飘向他。

  他停下小心踱步的双脚,放低灯桶,····这个声音清澈空旷,好像从未有过,划过的不是他的耳朵,而是心里,有一种捉不到的飘渺感。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如此的声音,又不是电影里。于是心想:“那只是心里给自己加油的安慰,在这种低压的环境下呆了这么久,一定有些幻觉了。”给自己舒心后,他再次向这个地下洞穴深探下去······

  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之门后,来到了这里,在避风沙时偶然的发现一块石碑上用古老的语种刻着这样的一首诗:

  在那么一个静谧的天空下,

  海似的蓝解释了你眼泪的清澈,

  在一朵浮云浮过你的眼帘那一瞬,

  你看清了世界上最懵懂的眼神.

  那轻似羽的阳光丝毫不渗进你的心底,

  回归你丰翼上金灿颜色,只在那一刹间

  泪水永无止尽的流进微笑的嘴角里,

  你用指尖拂去她灵魂上落定的尘埃.

  轻吻着她额上不变的誓言`……

  .一切..都在复苏,也将毁灭,

  只在最后一刻的相拥彼此用最真挚的爱记住了彼方的轮廓,

  只为烙上海枯石烂的标识,好让来生别走错了路找错了人,

  别去后悔那一世忘记烙印的记忆那是只在命运之轮中磨去了它原有的艳丽

  被放在接近月亮的塔里,

  只借着微亮的星光继续编制着新的故事,

  把已过去的尘封在永远里,

  愚者.有魔术师的天分,在这场战殇里纵火起舞,……..然后慢慢消亡..留下火中飞舞的萤蛾独自守望……………

  只有盘古那支古老的乐队仍然奏响着死亡….

  .并且在最后一个音符后在续一个美丽的篇章

  经过翻译后,他深深的被这碑上的诗句迷住了,好像喝下了一口清泉,他决定追寻下去,找到这口清泉的源头。

  但,或许这并不是偶然。

  洞里已经逐渐开阔,看来马上就要到达了,这半载的辛苦没有白费,今夜,他已经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独自悄悄前往窥探了。

  走出洞口,这里是一片开阔地,有很多骨骸,和棍棒似的东西,他放下手里的灯桶拿出工具在地上摸摸索索,一副专业姿态,“或许是一个····祭祀?”

  正当自己到处观察的时候,他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里的骨骸都是被致命伤所杀害。“都是些什么人呢···”他提起灯桶向前走去,原来这里是一个外方内圆的地方中间有一大块圆形的突起地形。中间好像还有什么图案··于是他俯身准备看·········

  “哇啊!!!!!!骨·····骨~~~人!”突然一个大叫的声音划破了洞里的宁静,也把正全神贯注的他吓了一跳。本能的拿起手边的一个刻刀超声音仍了过去

  “是我!!>~<;///‘那人赶紧抱头蹲下大喊到···那把刻刀正中他头的上方。

  “怎么是你啊!你跑来干嘛?!”他没好气的看这个瘦小的男人。

  “你还说!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这里干嘛!不是明天才探看的么,你想敛财啊!!吓死我了··你这人··干嘛仍刀啊··还好我闪的快....@%&amp;*&amp;!%*&amp;%¥#%#%¥&amp;;*!*(”他无奈的走过来听着这个瘦小的男人唠叨。

  这个人叫叶褩,是他的“碎骨”,他们一起毕业,在这里又重逢,因为他个子小,总受欺负,大学时,他就总帮助叶褩。对叶褩来说他是唯一不嘲笑他的人,对自己很重要。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叶褩是追着来到考古队的······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偶然啊。

  “停,你刚才喊的什么?”他不耐烦的打断叶褩的唠叨,好像听他喊了什么。

  “哦,我说······‘骨人啊!‘”叶褩又模仿了一遍自己刚才受惊的样子。着实可笑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又向那个圆形高地走去边走边说:“这当然是古人···你见的少啊!难道还会是你家的亲戚····。”

  “銎,别这样啊··我本来是想喊骨头,又看到是人骨所以···就····就失口了么。”对,叶褩就是胆小···他是金石科系的··对这些他总是适应不过来。

  他拍拍屁股上的土朝穆銎走去,他从来都叫他銎,可穆銎不让,因为听起来就像叶褩在喊“穷···”很烦。但在他自己看来这是亲密的称呼。时间长了,穆銎就没再制止了。他也很少和别人说话,在别人眼里是个蹩脚的家伙,但叶褩知道他其实很温柔。

  他还有个妹妹叫穆倾,长的很漂亮不过听他说,他和妹妹没有血缘关系,可他觉得他们长的很像,是穆銎骗他的,因为他总是在暗暗的保护她,但是当面一副好像不熟悉的样子。

  叶褩觉得,銎心里一定受过跟自己一样的委屈,所以,以后粉身碎骨也要保护他,····明知道其实不太可能。呵呵,因为自己只会闯祸每次都是銎保护他。

  “銎·······这里的人,是怎么死的你知道么?”叶褩走向一个角落的尸骨旁,它样子奇怪,手里好像举着什么东西。

  “不知道,应该是祭祀···”穆銎这回没有时间看他,正在全身心的扫出地下花纹的样式,看起来是个很大的图腾。

  “不过,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因为··”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好像拔剑的声音。他缓缓的回头,看见叶褩手里举着剑面朝着自己。忽然脑袋恍惚的疼了一下,恍惚中似乎看见叶褩在哭。

  “你干嘛啊!都叫你别乱动,这里机关很多,一不小心你有可能也成为‘骨人’了!”穆銎扶了一下脑袋。振作了一下,上去夺下叶褩的剑并大声呵斥。

  “我···我只是看到有金属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就拔出来看看··看他的姿势很奇怪好像举着什么东西似的··”叶褩一脸无辜和无错的挥舞着双手跟穆銎说。

  也对。他是金石系的狂热份子,别看他的胆子小,但是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会无视周围的一切,他的眼睛就和乌鸦一样,一点发光反光的东西都逃不过。

  穆銎拿着剑仔细端详了一下,是一把短剑,上面的花纹特殊,应该不是用来防卫的......那么是用来干嘛的呢?

  “这里,这里有个口。”叶褩本来还张牙舞爪的扒开墙壁上的灰尘,但是看到銎的表情立刻向后挪了一小步,把手缩在胸前指向墙壁上一个类似锥形的敞口上。

  他又叹了口气,又看了看那具白骨,突然想到什么,快速上前去将短剑缓缓的插进敞口·····一点点,一寸寸。就快要插进去的时候,突然叶褩抓住了銎的手。

  “干嘛?你怕?”穆銎的汗珠流下来滴在叶褩的手上。

  “你,你真的要吗?我总觉得不太好···啊!”就在叶褩犹豫的时候,穆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就把剑插了进去。

  “插进去···插进···去”是的,又是那个声音,穆銎这次没有听错,不是幻觉。但听起来一点也不害怕,却无端的心里翻起一股炙热感,就那样照做了···

  接下来一震鸦雀无声。

  环顾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动静,穆銎小声问叶褩:“你有听到谁说话吗?”

  “啊!!!”叶褩听到穆銎说的以后立刻抱住穆銎的胳膊整个人也贴了上去,带着哭腔说:“不要吓我,我什么都没听到啊······”

  穆銎皱了皱眉,再次怀疑只是低压的幻觉。但是那么真切。

  “我也没听到。”他费力推开叶褩说道,是想让他安心。

  叶褩翻了个白眼放心下来,向前走了两步,看了看那柄插进去的剑,又转过身看着銎的背影,故作大义的说:“那你吓我?!我跟你说,你还就别瞧不起人,待会天亮了,大家都来了,我才大显身手呢!······”说着说着,胳膊习惯性的慢慢向剑柄依过去。

  穆銎完全没有听他的唠叨,只是觉得奇怪,只觉哪里不对。忽然又听见那个飘渺的声音说:“升起吧......”穆銎猛的想到什么,连忙转过身看着正要靠向剑柄的叶褩喊道:“别压!

  ”

  可是来不急了,叶褩被突然转身喊叫的穆銎吓了一跳,胳膊就这么自然又沉稳的压了上去····

  之后会发生什么呢,叶褩又闯了什么祸么,到底穆銎想到了什么,和那白骨又有关系么,到底在洞中低语的是幻觉还是人呢?第二回中,也许会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