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5:5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异能棋牌社
  4. 第一章 雨夜

第一章 雨夜

更新于:2018-03-17 08:06:04 字数:2145

字体: 字号:
  “啪!”一道闪电照亮了大雨的夜空。

  教学楼上一处处透着亮光的窗口看上去像一座座孤岛。

  “砰”。

  教室门被猛地推开,一个满脸惊慌的学生冲了进来。

  来不及回头确认一眼,他便直接关上了还因着惯性张开的教室门,再一次发出了“砰”的重响。

  教室里的学生们则纷纷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

  闯进来的学生这才有功夫打量整间教室:没有课桌和讲台,取而代之的是两列八台排得整整齐齐的全自动麻将桌。

  麻将桌?这儿、这儿根本不是教室!

  他倒吸了口凉气,后退了几步,紧靠着墙壁,一脸震惊地死死盯住正坐在麻将桌前的四人。

  “你们是谁?”

  他的声音因为太过尖厉而颤抖起来,当然也可能是由于封闭的教室中所反射的回声干扰而产生的错觉。

  “喂,小子你也太嚣张了吧。擅自闯进屋里,还质问主人是谁。”一个,嗯,一个男人出言讥讽道。

  之所以称呼为“男人”,是因为除了能确定是男人以外,再也没法从他身上提炼出其他任何特征了:体型适中,年龄在18到35岁之间,身份在流浪汉到大富豪之间,衣服上没什么特别的图案,身上也没有任何挂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最适合当特务的那种类型了。

  不过听到对方的讥讽,学生反倒是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应该不是什么冤魂厉鬼了。他放平语气,先道了个歉,然后问道:“请问这里是哪?”

  那人翻了个白眼,“你脑子坏掉了?就被鬼追了五分钟,都不知道在哪儿了?”

  学生大惊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时坐在那人旁边的美少年开口道:“好了,别闲聊了。做正事吧。”说着他指了指门顶的玻璃窗,一张惨白的死人脸映在其上,还笑了笑。

  学生仰起头看过去,惊叫一声,一把跳开:“它、它不怕光?”

  没有人理他。

  美少年过去拉开门,只见死人脸缓缓从空中降下来,脸上保持着僵硬的微笑:“你好。”

  “你会说话!”美少年也被吓了一跳。

  本来坐在麻将桌边的三人这时一呼啦地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地吵道:“会说话诶!”“来,给爷笑一个!”“你也是靠振动声带发声的吗?”

  死人脸被这热情吓得后退了一步,脸上僵硬的笑容却半点没有改变:“你们也好啊。”

  三人还想继续往前凑,但美少年伸手拦住了他们,缓缓向后退了两步,尽量和对方保持着安全距离。他开口介绍道:“产生灵智的恶鬼,在地狱中也是厉害角色。”

  他的声音紧绷得没有一点弹性,平直的语调竟透出声歇力竭的味道来。

  死人脸僵硬的笑容显得更加渗人起来,它拱手道:“过奖过奖。那个,没有什么事儿的话,咱就不多叨扰了。”说罢转身就往黑暗中飘去。

  美少年见状,前跨一步,大喝道:“站住!”

  死人脸带着阴森的笑容转过头,声音变得缥缈起来:“不知还有什么事?”

  美少年这才反应过来,一时无言以对,只能斜瞟向刚才讥讽学生的那个男人,暗示他快找个借口。

  男人呵呵一笑,越众而出,拱手说道:“大人刚刚上来,想必疲乏得很,要不先在我们这儿歇歇?”

  死人脸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表情彻底转为了阴沉:“再累我杀你们几个小辈也不是问题。”

  男人尴尬地笑笑,偏过头看向美少年。

  美少年咬咬嘴唇,硬撑着说道:“我等拼命,有八成把握能拖到家中大人来。”

  死人脸平静地说道:“但你们都会死。”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气氛紧张得一点火星就会爆炸一样。

  男人赶紧出来打圆场道:“所以还有第二个方案。我们打一局麻将,赢了你走,输了留下,如何?”

  死人脸面无表情。

  男人继续说道:“这是我们最大的让步了。若不答应,唯有一战!”

  死人脸仍然毫无反应,男人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几秒后,死人脸缓缓开口道:“对天发誓。”

  美少年和男人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死人脸再次重复道:“对天发誓,我就答应。”

  男人正要开口,美少年却直接拒绝道:“不行。”

  男人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美少年。

  美少年叹了口气,愧疚地对男人说道:“对不起。”

  温度开始以可感的速度开始下降,似有似无的哀嚎声在周围飘荡起来。死人脸的声音愈发模糊,“你们到底谁说了算?”

  男人一只手按住美少年肩膀,目光从他身上挪开,看向另外两人:“听我的!”

  美少年大怒道:“齐如!”

  名为齐如的男人的目光丝毫没有动摇,有力而坚毅。

  另外两人——眼镜男和马尾少女点了点头。

  齐如迅速转过头看向死人脸,笑眯眯地说道:“对天发誓:我们打一局麻将,你若赢了便随意离开,我们绝不阻拦。”

  美少年还想说什么,但马尾少女扯了扯他手臂,他转过头看了看两人,终究还是安静了下来。

  齐如对死人脸说道:“该你了。”

  死人脸也不拖沓,“对天发誓:若麻将输了,我在这儿坐等你们长辈来。”

  齐如脸上笑容更甚,躬身伸手道:“请。”

  于是四人纷纷坐定,美少年站在一边旁观。

  “输赢怎么算?”死人脸开口问道。

  死人脸阵营只有一个“人”,而齐如阵营却有三个,如果以第一为赢来要求死人脸明显是不公平的。

  齐如笑了笑,对坐在上家的死人脸说道:“就我们俩单挑,”他指了指眼镜男和马尾少女,“他俩算凑搭子的。”

  眼镜男和马尾少女这时也沉不住气了,都震惊地看向齐如;美少年则紧绷着脸,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齐如只是笑笑,声音少有地充满了令人信服的力量,“相信我!”

  两三秒钟之后,眼镜和马尾点了点头。

  死人脸见四人商量好了,冷淡地说道:“开始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