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36: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修神引
  4. 第二章 四八年前

第二章 四八年前

更新于:2018-03-18 09:46:25 字数:3233

字体: 字号:
  四十八年前。大陆一片祥瑞之气。古分九州,八大势力屹立数百年。世俗豪侠除暴安良,修真义士扶危救困,冀州多出慷慨义士,雍州亦有悲歌游侠,扬州之地多为富庶,荆州多为异域术士,禹州多为阐道之人,兖州多是求佛之士,青州以彯悍民风,蜀州以商贾之气,凉州则贯通西域。九州之外便是那四大极地,东海,西域,北原,南疆。东海多岛屿礁石,西域多大漠沙尘,北原多草场林莽,南疆多毒虫瘴兽。这皆是凡人所不能及,修真之人也需谨慎出行之地,如不慎便尸身异地。以此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出现在广袤的九州大地。世俗人皆以五谷过活,修真者都靠灵气修习。以真元力打通经络,天地灵气贯穿身体,化灵魂为实体,达到不生不灭的至圣境界是修真者毕生所要追求的境界。而传说中的修神踏破虚空之境消失于九州已有千年,至今留下的遗址成为争相寻觅的地方。各大修真门派所在之地皆为天灵地宝的所在,灵气浓郁,灵宝众多,是千余年来聚集九州大陆修真者的宝地,千年香火,传承不休。或灵脉骤断,修真界必起轩然。千年前一场大战,形成五宗三门的局面传承延续至今,未见衰弱之势。各个小门派或依附于大的门派,或远走极地,在穷山恶水间以图东山再起。燕麓山下,初夏的骄阳似火,绿色的草皮覆盖了整个山峦。山下的一个小村落,稀稀疏疏几户人家,其中最大的一户人家,草舍外一个中年妇女正催促一瘦弱少年,“楚儿,你都十六岁了,也该去九州大陆闯荡一番了,你父亲的名号在九州上也是了不起的北原神侠,富家无穷儿,你既然是我江氏二十代孙,就不要辱没历代豪侠的江氏家族。这是你父亲临终前写给孤山小天门祁旭师兄的信,你到达之后他必会收留你的。”“是,母亲。那我走了。”少年刚欲转身离去,他母亲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道,“等等,看看你父亲的这杆铁戟你能否舞动。”说罢,少年母亲转身走向草舍,片刻后背负一杆铁戟走出,边走边说,“看来我还年轻,这铁戟我年轻时随你父亲在江湖上行走也曾耍过几次,如今我还能耍的动啊,楚儿,来看看这铁戟如何?”说罢,从身后抽出铁戟,双手握住打了几个圈,向前一刺,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走了好几步才将将停下,“哎,真的老了,耍不动了!楚儿你试试!”铁戟向前一递,交到江楚手上,可是江楚用力一拖,铁戟在地上划出一道沟痕,又一甩,交到双手,向前一抖翻身一刺,头上已然冒出点点汗滴,“母亲,不行,太重了,我使的太累,我还是把咱家那杆花枪拿着吧,要不铁剑也可以,这个实在使用不动,或许等我在长大些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是啊,你父亲这个年纪的时候估计也耍不动,是我太心急了,想早早的让你继承你父亲的衣钵,看来是为时过早啊,好吧,我去把那杆花枪拿出来。”江楚母亲拿过铁戟又回到草舍,拿一杆花枪出来,扔给了江楚。江楚接过花枪,一反手背在背上。“母亲,那我走了,你多保重,我闯出一番事业就回来。”“楚儿,记得闯荡在外,不要辱没了你父亲的名声,义字当头,侠字靠先。你去吧。”江楚提了一下背在肩上的包袱,转身向着燕麓山南边那无尽的九州大地走去,每走几步就回头望望母亲所在的地方,母亲还在草舍门外站立。直至小小村落消逝在遥远的眼际,再也寻不见。燕麓山如此之大,向东向西绵延千里,向南便是冀州的广袤土地,不似一个小小村落一般,随便一个城池都有高耸的城墙,严密的防卫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一天,江楚终于到达了一个城池,土城墙不是很高,那城门处高悬匾额,上书南城两个字。下面几个兵丁正挨个检查入城百姓,江楚凑向前去,排着队伍的最后。看那兵丁一副欲困还止的状态,心中暗道,看来这里久没有盗匪,这例行检查也变成了例行公事,只要交上几个钱财,便能顺利通关。果不其然,千面的那几个百姓每人几个铜板便顺利进了城。江楚也不是第一次进城,以前也经常跟着父亲卖些山货,买些日用品。那时这些兵丁见了父亲还尊称一句神侠前辈。不多时,轮到江楚检查,他还是极其不情愿的拿出三个铜板正欲上交,那个略微老些的兵丁仔细打量着江楚,“这位小哥可是北原神侠江前辈的后人?江北天是我的父亲,这位大叔认识我父亲?”“原来是恩人之后啊,恩人现在身体如何,是否还在各地行走啊?”“我父亲亡故已有四年了。”“恩人怎么?哎,好人竟也如此。小恩人叫什么名字?”“不要这么叫我,我又无恩与你,我叫江楚。”“哦!”说罢,这个兵丁对着另一个兵丁说道,“张乙啊,你自己检查吧,不要出叉子,我要陪小恩人去。小恩人,”老兵丁转过身来,一拉江楚的手,“跟我来吧,我要好好款待我的小恩人,本来想恩人再次到南城时好好接待一番,没想到恩人如此大的本事却英年早逝。”江楚只得被拉着七荤八素,“慢点慢点,我都快跟不上了,大叔家离城门不远吧?”“哦,我心急了,我家离城门有一里多地,不远的。”说话间,还真的就到了一处民宅前面,到了,快进来吧!走进去了四周一望,一个不大的院落收拾的整整齐齐,几株爬山虎肆意的生长。“家里的,快点收拾收拾,小恩人来了!不要怠慢了。”“老不死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怕克扣工资啊!”一个中年妇女急匆匆从屋门出来,腰间还系着蓝色围裙。对着老兵丁吆喝,“那个恩人我咋不记得了呢?”“北原神侠你不记得了!这个就是小神侠,还不赶紧去准备些酒菜。”“原来是恩人之后啊,我赶紧去准备了。”说罢去了厨房。老兵丁也立刻拉着江楚走了上去,然后跟进室内,分宾主落座。江楚疑问道,“老哥,你是怎么认出我父亲是江北天的?”“哦,这个话说起来也该有个十四年了,那一年你还是个刚刚会跑的孩子。那时我还是护城军的一个小兵,那一年的夏天,燕麓山的山洪爆发,整个南城陷入一片汪洋啊。”“我怎么没有听我父亲和母亲说起过啊?”“恩人做过的事情太多了,哪能每件事都说呢,而且你们燕神村可是又神祀保佑的,无论什么灾难都能躲过,地震,山洪,天火,兵荒,等等没有经历过一次,。听你父亲说是有一座什么八荒四极阵,我也说不清楚。怎么绕到你们村子了,那一年,你父亲游历四方正好要回家看看,路过南城,正好山洪刚刚过去,满目荒凉。你父亲便在南城给患瘟疫的百姓治病,那时正在我家。就听到山贼来了,你父亲挺身而出,一人力敌五十多个山贼不落下风,那几十个山贼没有落下好处,逃之夭夭。三个月后,你父亲说要离去回家,我们也只好相送,那一晚山贼又来了,把一半的人家都洗劫一空。正在我家门口,我那个婆娘堵在门口,那脸上一道刀疤的山贼便一刀劈过来,我以为婆娘就此这样了,没想到你父亲即使赶到,救了全城的百姓。只可惜你父亲被那个山贼头打成重伤,在我家修养了半年才伤愈,后来你母亲领着你把你父亲接了回去。那那个山贼头怎么样了,我要是学成本领就找他替父亲出口恶气。”“不用了,那个山贼头领那个时候被你父亲打死了,好像听说是你父亲的什么师兄。不太清楚。”“哦,老哥,我算是明白了,我父亲在你这里住了半年,所以才对我这么熟悉。”“是啊,小恩人,不过小恩人这么小出来历练可是太危险了,江湖险恶啊!我不是出来历练的,我准备去孤山小天门学艺。哦,也对,你父亲和母亲都是小天门的弟子。据你父亲说,他当年可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只因得罪了大师兄被责罚出去历练,错过了七年一次的横天门选拔大会,我也不知道你父亲和那个大师兄有什么矛盾,你父亲也不说,只是后来那个大师兄也后悔了,前来给你父亲赔罪,你父亲也就原谅了他。后来你父亲在九州大陆上也就闯下北原神侠的威名。你父亲如今如何是如何故去的,我也没有听说。”江楚听到如此,眼圈微红,“我父亲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故去了!”老兵丁微微摇头,“真是世事难料啊!”江楚坚毅的表情挂在脸上,“我要找到害我父亲的真正凶手,我要让我强大起来。”“恩人是被人害死的?他的仇敌可是太多了,好多的山贼盗匪他都杀过,这要查起来真是太难了。”“难不怕,只是现在的我实力不够。”老兵丁一点头,“是啊,孤山我去过,那一次是替恩人送一封信,见证了修真门派的恢宏气势,不过小天门只是个小门派,那五宗三门是何等的气势我是如何也不敢想象的啊,只有你们这些年轻人才有机会啊。”突然听到街道上一阵骚乱,一声大叫,“山贼来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