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13:25: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力量源泉
  4. 第一章 黑袍人

第一章 黑袍人

更新于:2017-04-21 08:39:03 字数:3490

字体: 字号:
  公元2023年,Z国西部,十方镇孤儿院。项飞木楞的坐在塑料小方凳上,望着前方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里,只露出一双凌厉眼睛的家伙,默默无语。十方镇孤儿院的孤儿有三三十个,大多为人内向孤僻,而项飞就是其中之一。那个笼罩在黑袍里的削瘦男人像一座雕塑一般伫立在前方,一动不动,浑身冰冷的气息,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那有如实质的冷厉眼神缓缓的从众孤儿身上扫过,最终定格在了项飞身上。刹时间,项飞就感觉一股摄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捏来捏去,那感觉就像菜市场里有人

  在对家禽挑肥拣瘦。项飞想反抗,可当一看到那灰暗深邃的眼神心底就会莫名的涌起一股深深的恐惧。“就是他了。”黑袍人指着项飞对身后温顺的像只小狗的孤儿院院长道,那声音低深沙哑,似金铁磨擦一般。肥胖的院长碘着肚子不住的点头哈腰,满脸媚笑,“领导真是有眼光,他可是我们全院身体素质最好的。我这就吩咐一下让他收拾

  东西跟大人回去。”“不用了,你叫他过来,我跟他说。”黑袍人扬手道,语气不容丝毫人质疑。“哎!”院长肥硕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小跑着穿过人群来到项飞跟前,低声道:“小子,你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吧?”项飞抬头冷冷的望了院长一眼,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是轻蔑,是讥讽。院长额头已渗出了一层薄汗,

  尴尬的向众人笑了笑,又低声道:“你不要太过份,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当然如果你乖乖的就这样离开,我保证小莲会比现在过的好。你不是喜欢小莲吗?你肯定不希望她受苦吧。”说到小莲,项飞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前方一个十五六岁穿着白色百褶裙披着长发的女孩儿,只是一个背影就让项飞看痴了。“如果你不揭发

  我,我肯定会让她住院里最大最好的房子,我还会花钱送她上学,你们不是很想上学吗?我想如果她知道你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她一定会很感动的。”胖院长继续“循续善诱”。果然,项飞的表情松动了,眉头进皱着,似乎难以决断,半晌才抬头道:“我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上学。”院长一听,暗吁了一口气,“成交。”重重的拍了拍项飞的

  肩膀,院长意气风发无限感慨的笑道:“小飞啊,领导选中你是你的服气,你可得珍惜啊,到了那边要服从管理,认认真真的做事,不要辜负领导对你的一番期望啊。好了,别的也不多说了,收拾一下就跟领导走吧。”

  项飞被带到黑袍人面前,他仰头望着那双诡异的眼睛,

  那里仿佛是深渊,是地狱,让人心生恐慌。“你愿意跟我走吗?”黑袍人依旧冷漠,声音像一个机器人。“愿意!”此刻,项飞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激动?害怕?亦或是深深的麻木。但不管怎样,项飞看的出来,眼前这个能让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周八皮周院长温顺的像只看家的小母狗,那他肯定是个大人物,自己的一生或许就将因他而

  改变。

  这样的回答似乎早已在黑袍人意料之中,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在你跟我走之前,我可以帮你做三件事,算是你初入我门的报酬。”项飞想了想道:“我可以将这三件事存着吗?”黑袍人摇头道:“不可以,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如果过了十分钟你不说,我就当你放弃了这项权力。”黑袍人冷淡的态度让人觉得他只是在例行公事,而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噢!”项飞有些失望,本以为可以将三件事存着为将来打算,可眼下……“算了,我本就贱命一条,活着就已是上天的恩赐了,那还能奢望那么多,倒是他们,”项飞望向了场中,望着那一双双稚嫩,迷茫的眼神,“他们失去父母已经够可怜了,却还又摊上了这样一个贪财好色自私自立的混蛋院长。我就在离开时帮帮

  他们吧。”虽然周八皮院长已经做出了保证,但以项飞对他的了解,他多半不能做到。“我要你帮我教训一个人。”项飞冷笑着说出了第一件事。“谁?”黑袍人一如既往的冷厉,简练。“他。”当项飞的手指到周八皮时,原本还谈笑风生的周大院长竟霎时间花容失色,浑身颤栗着,“噗嗵”一声跪在了黑袍人面前,声泪涕下,“领导饶命

  ,领导饶命……”请注意周八皮的话,“领导饶命”,他用的竟是饶命,在今天这个科技发达人文进步的现代社会里,居然还有人用“饶命”这个词语。要知道,“死刑”在十年前就已全面取缔了。或许,项飞该觉得可笑,可当这一切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前时,项飞才明白原来这世间居然真的有人能凌驾于道德和法律之上,随意的掌控别人

  生死。“你的生死,不取决于我。”黑袍人是如此的冷静,听不出一丝喜怒。“啊?哦,”周八皮院长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转身抱着项飞的腿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小飞,看在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听到这些话,项飞着实感到好笑,朝夕相处?妈的,吃不让我们吃饱,穿不让我们穿暖,稍不如意

  就又打又骂,这也叫朝夕相处?可笑。见项飞冷笑连连,周院长终于慌了,脸上,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后背的七皮狼白衬衫已经湿答答的沾在了身上。“小飞,小飞,我知道你心地最好了,大不了我把你们的善款都还给你们,还送你们上学,求求你,放了我吧。”项飞终究还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虽然早熟,可在周八皮泪水和言语

  的哄骗下,终于心生不忍,对着黑袍人怯怯的商量道:“要不,就算了吧。”黑袍人并没有想象中的不爽,反而耸了耸肩,“随便你,这是你的权力,请说第二件事。”“啊,这第一件事就这样没了吗?”看到黑袍人点头,项飞是又气又急,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项飞都心疼死了,再看一脸解脱颓坐在地上的周八皮,那气更是不打一

  处来,狠狠的踹了其屁股一脚,怒骂道:“滚,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死肥猪。”“哎,哎……”周八皮点头哈腰的连滚带爬的跑了,那狼狈的模样让所有受过他欺负的人都轰然大笑起来。“我的第二个愿望是希望他们都能上学,接受最好的教育。”项飞指着身后数十个孤儿,眼睛里满是憧憬。“好,这个不难,明天他们就会被送往市里最

  好的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说说你的第三件事吧。”虽然黑袍人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但项飞知道他一定不会去办。“我的第三件事是……是希望你能治好她的眼睛。”说着项飞小跑着将小莲扶到了黑袍人跟前。黑袍人顿了顿,慢慢的将手搭在了小莲的头顶,那是一只多么骇人的手掌,血红的皮肉纠结在一起,坑坑凹凹的手背上满是脓洞

  和毒疮,看的人心中直犯抽搐。项飞暗道:“多亏小莲看不见,否则她一定得吓的叫出来。”

  半晌,黑袍人才收回手,淡漠的道:“对不起,她的病我没办法。”项飞道:“怎么会呢?医院也不能治吗?”黑袍人摇头道:“她的眼睛是先天性的,是基因缺陷,即使是给她换角膜也于事无补。”“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项飞急了。黑袍人道:“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世界上最优秀的基因修复组织肯出手,那还是有希望的。”项飞道:“那怎样才能让他们帮忙呢?”“钱。”黑袍人的回答如此干脆。“那要多少钱?”项飞急切的问道,为了这个女孩他愿意做任何事情。“算了,凭你目前的状况,你是不可能有那种实力的。”黑袍人淡淡的道,他真的不想打击这样一个年幼无知的孩子。但项飞的执拗超出了他的预想,“多少钱?我只想知道究竟要多少钱才能让他们出手。”“一百亿。”当黑袍人说出这句话时,饶是项飞这等对数字不太感冒的人都心里一阵突突直跳,“一百亿?”“对,而且是美金。”霎时间,项飞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一百亿美金啊,自己一辈子都没奢望过有那么多钱。“小飞,算了,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也没想过会有见到光明的一天。”一直沉默的小莲终于说话了,声音略带失望,样子是那么的恬淡温柔,那么的让人心疼。“不,我一定会让你见到光明,这是我毕生的梦想。”项飞近乎咆哮的喊道,泪水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初来孤儿院时女孩对自己百般的呵护,悄悄的给自己留下食物,给自己生的勇气。从那时开始女孩在日光下冥冥感受的模样就盘踞在项飞脑海中,像一个恶魔一样时刻催促着项飞为女孩见到光明努力。“小飞,我能感觉到日光是红色的是彩色的,像母亲一样温暖……”“小飞,快来,我看到了雄鹰在天空自由的翱翔,它的眼睛是蓝色的,羽毛是红色的,我能感觉到它也在注视着我……”一句句往昔的话浮现在耳边,项飞耸动着身子,泪如雨下,他多么想说老鹰的翅膀其实不是红色的,可是这只能伤害眼前这个纯真女孩的梦想。小莲轻抚着项飞的脸颊,宽慰道:“小飞,别哭,你是男子汉,是不可以哭的。姐姐这辈子能认识你们已经没什么遗憾了,到了那边好好努力,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小莲的手在项飞脸颊摩挲着,似乎想要靠感觉记住项飞的模样。“我一定会回来,等我,我一定会给你光明。我发誓。”项飞终于踏上领导那辆黑色的加长版林肯,离开了十方镇,离开了他呆了八年的孤儿院。未来在哪里,项飞一无所知,他心里只记得对女孩的承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