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22 23:36: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血麟道
  4. 第一卷第一章 屈辱的活着

第一卷第一章 屈辱的活着

更新于:2018-01-24 13:24:16 字数:4272

  “疼!疼!疼!,啊~~~~”

  在一间干净整洁但却异常简陋的小屋里,一个孩子躺在床上,背上清晰可见的伤痕,脸上的哭痕,以及妇人流泪的画面清晰印入眼帘。

  孩子名叫李天佑,母亲柳倩儿。是大严镇出了名的孤儿寡母,受人欺负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柳倩儿初到大严镇时,原本样貌出众,身材姣好。但也经不住穷日子侵蚀,身子骨渐渐消瘦,脸蛋也不负了往日夺目出众。身着土色麻衣,袖口也是缝缝补补。看着着实落魄。但是也未见柳倩儿有任何悲观神情,似乎并不在意。

  柳倩儿轻轻的给孩子上药,看着自己孩儿哭泣悲伤,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脸上也不禁落泪难受。想想自己原本也是出身名门,但家境落败,丈夫惨死。柳倩儿一个女流之辈,只得无奈流落在大严镇,才算是苟活下来,但是却也是经常遭人欺负,毕竟自己也是外来人而已。

  现在却苦了自己的孩子,柳倩儿摸了摸李天佑脑袋,说道:“孩子,娘对不起你啊!若是你爹健在,怎么也不会让你受这等委屈。”

  李天佑看了看自己生母,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却不小心碰到伤口,眼睛红红却还是满脸愧疚地说道:“娘,您不必道歉,都不是天佑不好,不该受朱洪挑衅,和他打架的!”

  “娘知道你生来喜欢争强好胜,但是如今咱们家世弱小,斗不过人家啊!”柳倩儿叹了一声气。

  “如今你还小,懂得少,娘不怪你,但是你得记得,万事忍为先啊!”

  “嗯,娘!天佑懂了。以后一定以忍为主,不再主动找事了!”李天佑擦了擦眼泪,对柳倩儿说。

  “你知道就好啊,过些日子,娘带你找你外公去。当年娘与你爹私定终生,惹得你外公与你爷爷两大家族大怒,将我和你爹逐出家门,不然咱娘俩也不会如此为难了。”柳倩儿说。

  “如今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你外公也该气消了,咱们去求你外公,让他老人家,教你奇术,学习脉术。替你爹报仇。”说到这,柳倩儿眼睛又开始微红,似乎说到了伤心之处。

  “娘,天佑长大了,一定为爹爹报仇,将那人家族斩尽杀绝。”李天佑咬牙说。

  “娘知道你有孝心,可是做事万不可鲁莽,一定得记住。我们可是在此隐姓埋名,不可太过招摇啊!”

  “不然以娘的实力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朱家。若是我出手,你的杀父仇人必定知晓,到那时,咱们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娘,天佑一定会小心的。不会说出仇人的名字,天佑一定要让他们明白,对天佑的家人出手的代价”李天佑坚定的说道。“五大守护家族李家,我一定要你们付出血的代价。来祭奠我娘所受之苦,灭我满门之仇。”

  “嗯!”柳倩儿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自己的儿子满是欣慰。

  “为娘给你去做点东西吃,你就好好养伤吧。”说着,柳倩儿站起身来走出门去。

  看到自己母亲已经离开,李天佑做了起来,骂道:“没想到,朱洪那混蛋居然找帮手。下次让我抓到他独处的时候,一定宰了他。”

  而这时,却有窗外一个不协和音说道:“得了吧,人家朱洪找人揍你,恐怕在人家眼里是懒得出手教训你。怕他自己出手真把你给打死了吧。”

  “你还真想着,让人把你打个半死啊,朱洪那家伙,已经开了第七脉门休克脉了,几年内恐怕就可以去昊天学府,再将十二脉门打开。得到守护圣洁。也可以出人头地了。”却是一个裹着破头巾,身材纤瘦的孩子,从窗户那探头探脑的爬了进来。

  “啧啧啧,”严可岚走进屋中看着躺在床上满是伤痕的李天佑说“看你以后还找他麻烦不,这次被他欺负这么惨。”

  “诺!这是我从爹那拿的赤灵丹,对内伤,外伤治疗最好了!吃了吧!”

  这个孩子名叫严可岚,十三岁。是李天佑从小的玩伴,虽然打扮的像一个男孩子,实际却是一个女儿身。打扮成这样,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严可岚的父亲赫然是大严镇第一世家族长,严劲松,同时又是大严镇第一高手。曾拜入夔州雷家为外门弟子。已将虎灵圣洁修炼至血纹境的大高手。

  当然出身显赫的千金大小姐又岂能每天找一个穷小子玩耍。所以每次外出都得化妆一番,偷偷跑出来而已。

  “切,”李天佑却是说道,“我若不是顾忌仇家上门,母亲独木难支。不把朱洪那小子揍趴下对得起我的修炼成果么!”

  “那倒是”关于这点,严可岚倒是无法反驳。四年前偷偷的将大洞清源经交给他修炼。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四年李天佑不但将自己超越。一个月前更是将十二脉门全开。即使是自己现在可是才开十脉而已啊!

  父亲每月还会对自己的脉门精孔进行疏导和刺激。加快对瓶颈的理解和疏通。

  还曾说自己十五岁有望将十二脉门全开,即使是在大族中也是天才般的存在,那十三岁将十二脉门全开算什么?岂不是妖孽般的存在了。

  当然这些只能在心里想想,是万不能说出去的。若是外人知晓,不单李天佑性命难保。就是自己的父亲也会受到牵连。毕竟大洞清源经是严府的秘籍,万万不能交予外人的。

  “有父亲就是好啊。”李天佑趴在床上感慨。“有长辈帮你进行脉力灌体,把所有脉门精孔全部打开。比我们升斗小民努力靠自身开启脉门好的太多了啊!”

  严可岚听后满脸的诧异,嘴巴一撅指着李天佑说道:“还不满足?父亲说我十三岁将大洞清源经十二脉门开启十脉在夔州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你都已经大源境了还不知足,存心挖苦我呢是吧你!对于你的狂妄,我是不是该重新审定了!看我不给你点教训。”

  话罢,举起双手对着李天佑身子便一阵轻挠。

  李天佑见严可岚似乎有爆发倾向,急忙告饶:“可岚,我错了。”

  “错?不不不,你没错!错都在我身上。看我不教训你。”严可岚不管李天佑的告饶接着抓道。

  “啊!严可岚,我可是重伤病员。你这样虐待我,不会放过你的!”

  “哟!还敢威胁我了,看来你皮又痒了是吧!”

  “啊!别打这,伤!伤!伤!是伤!”

  “可岚姑娘,我知错了,我真的认错。你这么打真的很疼的!”

  “哼,要的就是你疼。”

  “别打了,再打就把我娘给招来了。你想让她老人家再伤心是怎么。”

  严可岚一听,果然不再痛打李天佑了,不知是真的怕柳母看到,还是已经闹腾够了。

  看着李天佑不再说话,趴在床上沉思,不知在想着什么,严可岚还是忍不住说出来心里话。

  “天佑”严可岚叫了正趴在床上想事情的李天佑一声。

  “怎么?”李天佑问道。

  “父亲大人要我前往昊天城,去昊天学府求学了。”严可岚神色黯然道。

  “哦?是么!这是好事啊,昊天学府可是雷家主持开设的学府,你不是说当年你爹便是拜入昊天学府,才得以拜得你师公雷烈么?在那里你可以更全面的提升自己。严伯伯想让你延续你师公师承,这可是大喜事。为什么感觉你这么不开心?”李天佑却是说道。

  “我要是走了,谁没事的时候来看你?你一个人不会孤单么?”严可岚说。

  李天佑微微一愣随即道:“你刚才在窗外没听我母亲说么,过些时日,娘亲就带我去寻找东都我的外公。娘亲说在东都城,柳家也是名门大户,以我的资质还是可以培养的。到那时,我以后可以去昊天学府去寻你啊!”

  “可是,可是那一等不知是多少年了,东都在沧州地界,而沧州霸主赵家,可是一直与雷家,李家关系紧张,老死不相往来的。父亲说若非赵家与王家亲近,恐怕雷家与李家早已将赵家沧州给吞并了。”严可岚神色黯然道:“而你却又要去你外公那,在想要相见,恐怕……”

  李天佑自然明白可岚对自己说这些的心意,但是就是因为这样。自己也不能将严可岚留在他的身边,那会毁了可岚的一生,毕竟自己要走的路注定坎坷辛苦,而自己,李天佑看了看右手,还没有保护他人的力量。

  “要不,咱们一起去昊天学府吧!我叔叔也在昊天学府执教,我去求求他,一定也可以让你入学的!”严可岚似乎想到了办法,急切的对李天佑说道。

  李天佑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岂是这种没大没小的人。”

  “怕什么,我叔叔很好说话的。从小就特别疼我。”可岚说。

  “不是你的问题,我若走了,我娘呢?”

  “额····是啊!伯母岂不是没人照顾了”可岚也想到了,但是想到刚才自己表现的这么急切脸色有些微红,看看天佑没有关注自己,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严可岚,李天佑明白,严可岚对自己有情有义,这几年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更是将祖传秘籍交予自己修炼。自己何尝不喜欢这个待人温和,长相甜美的女孩。

  “可岚,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你只要在昊天学府等我就好。我将娘亲安顿好。便去找你。”李天佑保证道。

  自己还没有力量,没有保护家人的能力,这样只会害了娘亲和可岚而已。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家破人亡。

  父亲就是因为还不够强,才落得如此田地,自己可不愿重蹈覆辙。

  严可岚听后脸色一红。“那不知要等多久了。”

  “可岚,不是有位哲学家说了嘛!今日的分别将化为明日的聚首。就当是短暂的分别不就行了!”

  “哦?哪位伟人说过这句话?”

  “我呗!这不是刚说。”

  “看我心情不好,你讨打是不是呀!”

  “好好好!不贫嘴了。”

  屋内又是一阵欢声笑语……

  这时屋门却是打开,柳倩儿端着碗走进屋内,看到屋内两人喜道:“岚儿也来啦!”

  严可岚看到柳倩儿后躬身道:“伯母好,我来看看天佑。顺便给他拿了疗伤药。”

  “恩恩,好!岚儿是个好姑娘!天佑你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人家,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啊!”柳倩儿意有所指道:

  李天佑听后小脸一红,全身不自在。“娘,你扯的太远了吧。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

  话罢,转身看了看严可岚无奈一笑。

  “既然伯母已经来了。我就不多打扰了!本来就是像天佑辞别的,现在得赶紧赶回家去,免得家里人操心。”严可岚见柳倩儿又继续说道下去的意思,急忙说道。

  “可岚要出远门?”柳倩儿问道:

  “恩,父亲决定将我送入昊天学府。今天就要出发了。”

  “嗯,那你路上小心。”李天佑也是顺水推舟。不然还不知道母亲又会说些什么。

  “你才是要好好养伤,以后我可不能再来看你了,可别再惹事了。”说罢,严可岚给了李天佑意味深长的眼神,便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而李天佑则看着窗户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傻小子,还看,人家可岚已经走远了。”

  “我只是在想,可岚这次离开,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次见到她”

  “等你伤好了,我们也准备准备前往你外公那儿吧!以你的资质,外公见了一定会喜欢的。到时候若你想要找可岚也会方便的多。”柳倩儿说。

  “恩,我明白。”

  “娘亲,这是赤灵丹。是可岚拿来给我疗伤的。”李天佑将赤灵丹交给柳倩儿说道。

  “岚儿这孩子还真舍得,怕是从他父亲那拿来的吧。如此有情之人,佑儿你可不能薄情于人家。莫说人家不同意,就是为娘也万万不会原谅与你的。”

  “娘亲,我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么?只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孩儿现在还不想被儿女情事牵扯而已。”

  “你也大了,以后的路将只有你自己来选择了。”柳倩儿叹道。

  “天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