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6:4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轻晓江湖
  4. 第一章:炎门,外门弟子

第一章:炎门,外门弟子

更新于:2018-03-17 09:51:23 字数:2527

  一个打扮滑稽的俊美少年,慢慢从山上走来。只见他身穿一身道袍,道袍后还背着一把剑。好似,古代人一样。

  此情此景让逊城想笑,但现状让他笑不出来。

  “这位小兄弟,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个俊美少年彬彬有礼的问道。韩平没有回答他,他自顾自的抱着逊城向山下走。

  ”这个男孩可以让我看一看吗?”,那个少年突然说道。

  “这位先生,你是医生吗?”,韩平回头看了看那个少年。

  “也算是吧!”,少年仍旧不温不火的说,“请叫我的名字,邢凌子”。

  待韩平将逊城放在地上,邢凌子仔细检查了一下逊城的伤势。他为难的看了逊城一眼,仰起头,口中喃喃着不知道说着什么。接着,他点了下头。

  他将右手提起来,只见逊城身上显现了一丝白光。韩平就看见逊城的伤口渐渐愈合,恢复如初。

  “这,这简直是神迹啊!你、你是神仙”,韩平跪在地上,向一旁的邢凌子磕头说道。

  说完,他又爬到了逊城的面前。“小城、小城,你没事了”,韩平爬到了渐渐苏醒的逊城身边说道。

  “你哭什么啊!”,逊城用手抹掉了韩平的眼泪。

  待韩平说明一切事情的缘由后,逊城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邢凌子说道:“您真的是神仙“。

  邢凌子哭笑不得的说:“也所是吧!”。

  接着邢凌子对逊城说道:“我救你是有条件的”,他不等逊城说话,又说道:“根据《三七条令》,我们是不能在第七界使用任何法术的,或击伤、或救治某人”。

  “什么第三界、第七界的,什么东西啊!”,韩平一丁点都听不懂。

  邢凌子却也不理他,自顾自说道:“但是,如果这个人本身就是第三界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逊城脸上的表情极其夸张,他惊讶的说:“你要收我为徒”。邢凌子点了下头又摇了下头,“准确的说,是我师傅要收你。而之后,你就是我师弟”。

  逊城说道:“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你就会有违反条令的危险”,邢凌子点了点头。

  逊城说:“那我答应了”。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邢凌子明显松了口气。

  “那么现在就走吧!”,邢凌子拉着逊城的手说道。

  “等、等等,现在就走,我可以再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吗?”,逊城结结巴巴的说,他想到了孤儿院、想到了——韩平。

  “不行,如今我已经……反正,现在必须走”,邢凌子说道。

  “能不能带上”,逊城指着韩平说道。

  “不行,要是带上他的话,更是错上加错,这样吧!”邢凌子沉吟了一下,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玉状物体递给韩平,韩平接了过去,看了看。

  邢凌子笑着说道:“这东西你收好了”。说完就到一边,让韩平和逊城聊天。突然,他惊讶的说道:“怎么来怎么快”。

  他挥了挥衣袖,将韩平打晕后,就带着逊城消失了。

  一个中年大汉慢慢从山上走了下来,“历练还真是不好过啊!”,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人趴在地上。“这是什么人?”,他疑惑的说。

  “算了,看看吧!天赋高的话,就收到门派里吧!至于天赋低的,自生自灭去吧!”,他摸了摸韩平的骨骼。

  “果然不错,是个练外功的好手”,他扛起韩平,又向山上走去。

  这个大汉是炎门的外门弟子,除了不会炎门正宗修真功法外,其他的外功都已经学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大汉走了不久,张浅庭在现身在了此地。

  “咦!刚刚还发觉了仙界中人的气息,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张浅庭也懒得用神识查探一下。

  “算了,喝酒去吧!”,张浅庭摆了个造型,又消失不见了。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正因为他那一懒。韩平已经被带到了别的门派,开始了艰辛又带点好运的修真旅途。

  “这是什么地方”,韩平用力睁开了眼睛。“小城呢?小城呢?他一定是被神仙带走了”,韩平想到。

  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约十三岁的少年在对着他笑。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韩平问道。

  那个少年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韩平说:“你先换上这件衣服,和我一起来”。那个少年顿了顿,又说道:“你的疑问,一会见到大师兄时,他自然会回答你”。说完,那个小厮就出去了。

  韩平将目光转移到了这件衣服上,衣服的款式很复古,是一件长袍。

  但是,衣服所使用的材料却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难道,那个邢凌子也把我带到仙界来了”,韩平愣了一下。

  说着,他从身上摸出了一件玉制物体。“这可是神仙给我的,一定要拿好了”,他想到。

  穿上衣服后,他走了出去。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确实很舒服,韩平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时,他看见了那个少年。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示意韩平跟着自己。

  很快,在一座比较大的屋子里,韩平见到了很多人。其中,似乎坐在中间的中年大汉地位最高。

  韩平疑惑的说:“这是什么地方?是仙界吗?”。

  那个中年大汉看起来很生气,他笑骂道:“仙界,那可是我们修真者的最终目标啊!”。接着,他羡慕的说:“我们门主已经修炼到了渡劫期,听说马上就那个要飞升了”。

  接着,那个中年大汉向周围人示意了一下,就向着门外走去了。

  接着,一个极其胖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说道:“你好,我叫陈思水”。

  韩平也向他回礼了。陈思水继续说:“你的疑问,现在我会替你解答”。他接着说:“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修真门派,这里是外门。”。

  “什么是修真啊!我听不懂啊!”,韩平疑惑的问。

  “晕!修真就是你们所说的成仙。另外,那天大师兄——也就是刚才走出去的那个人——他下山历练时,发现你晕倒了,就将你救了回来”。

  “那么,也就是说,那个邢凌子并不是仙人,而是一个修真者”,韩平想到,“这说明我还是有机会见到小城的”。

  “那现在,我……”,韩平说道。他的话被陈思水打断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外门的一员了”。

  韩平问道:“那我可以下山吗?”。

  陈思水说道:“下山,你想得太好了。除非你到达了元婴期,不过我看你是没有可能”。

  说着他一旁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是我师兄,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阶段吗?我告诉你,他已经在距元婴期一步之遥的——金丹期了近一百年了,还是没有突破。”。

  接着他玩味的看了看韩平,“我们这些外门的人,在没有高级修真功法的帮助下,一辈子都修炼不到那个可以长生的境界”。

  陈思水领着韩平观察了下四周,将韩平带到了一间屋子里。屋子中陈设简单,仅有一张床,显的屋子空旷无比。接着,他对韩平说:“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房子,你就在这里居住、修炼”。

  说完,他就扭头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