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44:4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地心历险之深海文明
  4. 遇鬼一

遇鬼一

更新于:2018-03-15 20:11:30 字数:1126

字体: 字号:
  天还没亮,我就已经把孩子的饭做好了。

  我蒸了半锅米饭,炒了一盘芹菜土豆丝,做了碗柿子鸡蛋汤,考虑到给孩子补钙,汤里又特意多放了一些海米和紫菜。

  我把盛着饭菜的锅放在还有一些余碳的炉子上热着,想到孩子一会起床,能吃上热乎的饭菜去上学,心里感到一些慰藉

  我把闹钟的闹铃从两点四十拨到六点半,把玲声设定了三遍,又顺便看了一下表:三点十分,我知道该上班了,却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妻子睡的床铺,空空的,很象我空落落的心,不禁又是一阵苍凉…..

  我这才想起,昨天从矿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妻子就没在家,只是习惯性地留下了一张便条:“我去打麻将了,告诉你一声。”……

  怕上班迟到,我不敢再多想什么,急忙披好衣服,又回过头来给孩子盖好被,端详了一下儿子那睡得香甜的小脸,仿佛看到了一抹旭日正冉冉升起,心里方有了一些暖意,身上也突然平添了一些劲头,这才推车出门……

  矿区的凌晨,天空很少能看见星星,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永远散不尽的一些烟雾。

  我使劲地蹬着那台伴我好多年、破旧不堪的自行车,山响颠簸引来一路狗叫,有几条狗追着我咬,仿佛在呵斥我惊扰了它们的好梦,我猛蹬了几下,然后把脚放在车梁上,正好是下坡,车子一路狂奔,很快就出了村庄,它们追不上我,只能在后狂吠像在不住地痛骂……

  走了三里多路,前方依山傍水的是一片别墅区,其中一幢的顶楼亮着灯,我看清了那是我们矿老板王彪的私宅,我特意走近,终于听到了稀里哗啦的打牌声,心里塌实了许多,知道妻子没有和我撒谎,仿佛她在干着的是一件正经的事。

  这样的经历,以前经常有过,当然也偶尔有黑灯的时候,如此的情况下我事后问妻子,她的回答总是那么从容且无懈可击:“哦,我在卖肉的张老板家玩呢”

  当然,张老板家和我上班的路是南辕北辙,又很远是在县里,她也知道我不会误工去和她较劲,那样我岂不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

  我似乎是满意地重又上了大路,向矿区赶去,心情仿佛比来时好受多了,一时没心似地竟然哼起了歌曲,脚下生风车子飞快,不知不觉又骑了三四里路。

  突然,我听到了一阵嚎啕哭声,循声望去才知是到了那片传说闹鬼的墓地路段,哭声是墓地深处的那条路径上传来的,再往更深的稍远处看是那个叫小李庄的村落,亮着几户灯,很象一个哭泣的眸子晶莹着的星点泪花……

  天还在黑着。我不敢再多看,因为我隐隐约约地看到,在那条墓地的路上飞快地“飘”来了一个全身白色披头散发的身影--啊,鬼!

  我两腿僵直,头皮发麻,头发汗毛直立,一个趔趄几乎摔倒,魂魄好象飞了,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但还是感觉到是在拼命地蹬着车子……

  跑出一段路,感觉哭声一直在后面,斗胆回头看一下,我的妈呀!吓死我了:那个浑身白色披头散发号啕着的“鬼”,正在拼命地追来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