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22:22:5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要穿越写笑话
  4. 第一章 六芒八卦阵篇

第一章 六芒八卦阵篇

更新于:2013-02-15 03:44:23 字数:2659

  中国古代有八卦阵,八卦,上应天时,合先天变化之道,精妙至极;外国古代有六芒星阵,源于天文学,借用星座之力,神秘之极。如果将这两种阵法合二为一,使用春秋笔法增删改调,再计算各种变卦与天文变化后,中西合璧,画出的阵法就成了……

  “六芒八卦阵终于完成了!只要发动此阵,我就可以白日飞仙,进入仙界!”方士朗声长笑,笑声竟然声闻百里,百日不散。

  方士心想:这个阵法花了我七七四十九日之功,这一段时间内,必须停止一切生理活动,心跳除外。并且要隔离一切秽物,稍有差池,就会完全改变阵法,永远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而且,我还花了九九八十一日之力,寻找一处天地灵气最为充沛之所,来承载我的阵法……

  天地灵气最为充沛之地,就在亚细亚的著名古国盅国的首都的故宫的对面的一家汉堡店的厕所内。

  方士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手指掐了一个法决,微笑着想道:我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仙人了,七七四十九日内不吃不喝,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这根本不算什么……至于隔离秽物,那就更简单了,用水泥堵住厕所里所有的坑就行了……只是每次出去买无尘粉笔时,路过那家羊肉串摊子,都会经受一番诱惑……可恶,飞仙后就再也吃不到羊肉串了!不行!我飞仙之前一定要再去吃两串!

  方士尖叫着跑出了厕所。

  杜绝尘在奔跑。

  他的肋骨一抽一抽地疼,但他仍在奔跑。

  他的脚掌开始发热发痒,但他仍在奔跑。

  他的内裤被汗水粘到了屁股上,很不舒服。

  但他仍在奔跑。

  “爸爸,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奔跑?”路边一个小朋友看到了杜绝尘,这样问他的爸爸。

  爸爸微笑着摸摸孩子的头,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你要记着。”爸爸顿了顿,说:“我们人生中会遇到很多挫折,让你无法奔跑;也许有些美丽的风景令你留恋,使你不愿奔跑;但是,我们还是要奔跑,因为,因为终点就在那里!”

  孩子似懂非懂地看着杜绝尘远去的身影。

  但他不知道杜绝尘在想什么。

  杜绝尘心想:我一定要奔跑,因为,因为我快拉出来了!

  路边有一家汉堡店!杜绝尘一招乳燕投林,翻身进入那家汉堡店,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厕所门口,却赫然发现门口立着一个“维修停用”的牌子!

  杜绝尘的大肠开始沸腾起来!

  不能等了。杜绝尘想到。维修中的厕所也是能用的!哪怕是水管对着我的屁股喷水,我也要拉了!

  杜绝尘冲进厕所,推开隔间门,却赫然发现,所有的坑都被水泥堵住了!

  天哪!杜绝尘绝望地想,这是什么维修啊!难道是釜底抽薪,让所有人都无坑可蹲,就一劳永逸了以后所有的维修吗!太毒了!

  杜绝尘转身一看,却发现了用粉笔画在地上的一个神秘图案。这图案,正是那方士画的六芒八卦阵!

  经过精密计算后生成的六芒八卦阵,呈流线型,形似环套环,简单地形容,就像一个马桶。

  杜绝尘为维修工人的智慧叹服,心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中生有?不对,这应该叫做另起炉灶!既然你把坑堵起来,我就在地上画一个!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

  杜绝尘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他默默拖下了裤子。

  “嗯,这羊肉串的风味,真是令人无法自拔。”方士手持几串羊肉串,边走边自语道,“这个卖羊肉串的却是个骗子,他说他是乌鲁木齐的,其实是河北赵县的。”

  方士带着愉快的心情,推开了厕所的门,他本以为他今后会不再忧伤,永远像这串肉串一样快乐,却看到了此生最让他震惊而心痛的一幕!

  “你、你、你……你!”

  厕所里,一个死鱼眼的男人正若无其事地系着裤腰带,地上,是六芒八卦阵和……一坨屎。

  “天哪!你干了些什么!”方士手中的肉串掉在了地板上,就像泪珠滑落。

  “呃?……怎么了?”

  方士叫道:“你在我辛辛苦苦画好的六芒八卦阵中拉了一坨大、大、大……大事不好!”

  “怎么了?”

  “六芒八卦阵一旦施法完毕,就不能停止,如果此时扰乱阵法,就会发生无法想象的事情!”方士喃喃自语。

  杜绝尘抱歉地问:“这个马桶是你画的吗?画得很好呢!我打扰你创作了吗?真是不好意思……”

  “如果导致阵法变动,很有可能造成灵气混乱,最后造成世界毁灭!”方士还在自语。

  “诶,我刚才听到了世界毁灭……难道你是疯子?”杜绝尘完全把这个元婴后期的老鬼当成了一个神经病画家。

  方士拉住了杜绝尘,唾沫星子喷在他脸上:“臭小子!你知道你刚刚干了什么吗?!”

  杜绝尘说:“我在这里拉了一坨屎。”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不是厕所吗?”

  方士挠头大叫:“没时间跟你胡扯了!阵法还有六分钟就会发动了!”

  杜绝尘担心地问:“到底怎么了?”

  方士指着杜绝尘的制造物叫道:“赶快给我把这东西清理掉!”

  杜绝尘摊手说:“都出来了,怎么可能清理得掉呢?”

  方士发狂道:“总之快给我清理掉!想办法!”

  杜绝尘抠了抠下巴,挠了挠头,想了想,一拍脑袋叫道:“有了!”

  方士心中一喜:说不定他真有办法把这处理掉。

  杜绝尘撕了一张卫生纸,轻轻掩在了他的制造物上。轻松地说:“你看!”

  “看你妹啊!”

  杜绝尘说:“这样不是就看不到了吗?”

  “我要的是把它真正地一点痕迹不留地清理掉!”

  杜绝尘无奈地说:“我说大爷啊,你总要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吧?这东西在厕所里不是对门对路吗?”

  方士说:“那我就快点跟你说明,这是一个阵法,你这种做法就改变了阵法的格局,会引发一系列可怕的后果,我要的是你把它从阵法中剔除!保持阵法的正确性!”

  “保持阵法的正确性吗?”杜绝尘抠了抠下巴,他看到墙角放着一箱无尘粉笔,就过去拿了一根,然后在拿东西周围仔细地画了一个圈,然后在圈的旁边引一条线,拖动那根线,接着漂亮地打几个旋,就像麻花一样。

  这难道是……螺旋形阵纹!竟然画得这么漂亮,这小子难道懂阵法?但是这个阵纹画在这里起什么作用呢?方士心潮涌动。

  “喂,小子,你画的这个阵纹起什么作用?”方士问道。

  “这个吗?”杜绝尘指着自己画的东西问,然后说,“哦,这个啊,这是删除符号啊!你没学过吗?”

  “删除符号?那是什么符文?没听说过。”方士纳闷了,难道这小子深藏不露竟是个隐世的符文高手?

  杜绝尘竖起一根手指:“就是在写作文或答题时,如果写错了字,就在字的周围打个圆框,然后再画一条麻花线引出去,表示这个字不算啊,这样就保证了答题的正确性……”

  “正你妹啊!”

  方士一看太阳,叫道:“糟了!还有几秒钟,阵法就要发动了!”

  方士额角汗下,想用脚擦去杜绝尘画的东西。突然间阵法发光了,并且旋转起来。一道白光闪过,方士和杜绝尘都消失了。

  在消失前,方士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六芒八卦阵加上少年画的东西,刚好就是……

  穿越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