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05:17:1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沧海异梦
  4. 第二章 陈家妖异

第二章 陈家妖异

更新于:2017-03-27 07:25:17 字数:2392

字体: 字号: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天了。”大更的更夫吆喝声,划破寂静的建业城,使得这城有了一丝生机。

  陈家宅院,烛光与凄凉,一家老小还在灵坛为刚死去的亲属吊丧,去在此时,一次黑暗的墙壁上,一个一身素黑的身影,于黑暗融为一体,却有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灵坛的风吹草动。

  素黑身影,自然是为察明精怪疑案的杨天。

  灵坛上,烛光闪动,守灵的家主也都进入了梦乡,棺木直列,安静的有些冰冷,夜里来访的杨天已经将陈宅观察了一遍,却无任何疑点,人也没有什么可疑之人,种种迹象都在表明陈家死亡之事,并非精怪所谓.

  难道是人么?修炼出了岔子,入魔道?

  杨天想到,他宁可自己遇到的是精怪,起码对付精怪,自己从小在梁梦的折磨下,在油缸里如履平地,还有几分把握,而对付人魔,哪种强拘天地灵气于体,肉身强大的可怕,遇上想来也是很难脱身的。

  而就在此时,一抹阴风拂过,将魂归天外的杨天,勾入现实中来,只见一道苗条的身影端着茶坛,向着灵坛走去。

  苗条身影为侍女打扮,想来是给守灵人醒神用的,却是在着大半夜,一弱女子,进出灵坛却无一丝恐惧色,自然引起了杨天的注意。

  此女,定不简单。

  杨天心中有了衡量,自然无声无息的跟了上了侍女,只见侍女送完茶,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下了,杨天也跟了上去,在其侍女房间的窗户纸上,捅破了一洞眼,一只明亮的眼睛盯着房屋内的举动。

  房间内,侍女坐于铜镜前卸妆,杨天看了一阵,只是觉得此女行踪可疑一些,其他都没有什么疑点,侍女正在脱衣睡觉,杨天也不好在看下去,念念不舍的正要退出视线,却在余光瞟道的一瞬间,似侍女身上有东西,散发红光,杨天连忙定眼望去,却是侍女已经将蜡烛吹面,房间陷入了黑暗。

  杨天无奈,只得摇摇头,向黑暗中盾去,继续观察陈宅。

  “嗖..”一声破风声,在这个常人熟睡的时辰响起。

  黑暗的角落里,杨天被破风声引起了注意,定眼抬头看去,只见一道模糊的影子,在陈家的房顶上飞奔,却没有发出丝毫响动,显然是个飞檐走壁的行家,杨天,也无声无息的跟踪着黑影。

  黑影的速度极快,极轻,杨天又好几次跟丢了黑影。

  “哎,陈家的通灵玄玉哪里去了?”黑影停住脚步,站在陈家大宅的屋顶上自语道。

  只见黑影一身黑袍,带着鬼脸面目,极为神秘,尤其是哪诡异的身法,更是神鬼莫测,杨天都摇而不及。

  “通灵玄玉,在我这里。”杨天无声无息的来道黑影身后,无声无响的说道。

  “谁?”黑影连忙回身。

  黑影回身之际,只见一片寒光划来,不假思索,连忙错身,诡异的身法在瓦顶游刃有余,杨天持刀攻伐,却无立功,黑影身法诡异,屡屡避开刀锋,不时还做反攻,拳劲时常于杨天擦肩。

  “同道,皆同门,这位兄弟为何照面就下杀手。”黑影游走间轻声道,似害怕吵醒熟睡之人。

  杨天不搭,持刀力劈,刀身刻满符文阵法,可斩妖除魔,黑影游走闪躲。

  “你别逼我。”黑影硬声道。“阁下深夜造访,不是妖邪,就是鸡鸣狗盗之辈,当除。”杨天厉声。

  说话间,杨天手也没闲,挥刀连砍,却是被黑影闪避而过。

  “这是你逼我的。”黑影一声沉闷的低吼。

  说罢,黑衣诡异的身法在杨天密集的攻势下,找到了空挡,黑袍人见机,双手瞬间打出无数法决,只见其脸上得鬼脸面具似被法决催动,鬼脸面目瞬间化生出无数的黑雾妖云。

  “灵决,阁下既是通灵上人,为何还做这等勾当。”杨天厉声道。

  说罢,也将传家之宝,酒葫芦取出,摘掉葫芦噻,一股浓密的灵气迷漫而出,只见杨天将葫芦里的酒灵液,顺着刀锋滴落而下,刀身间的符文阵法被催动,刀身浮起淡淡的透明光质,极为诡异。

  “灵宝,你也是通灵上人。”黑袍人似乎也有些惊讶。

  通灵上人,万里挑一,尤其是如今的末法时代,通灵的传承尽乎断绝,世间再无所谓的修真门派,只有三出传承之地,却也在很早以前,就已经隐世,不在收徒传术,而流落民间的通灵之法亦是仙宗飘渺,偶尔有昙花一现而已。

  闻言,杨天不搭,挥刀猛斩,此时加持了灵液的寒刀,一劈而过,无色透明的力量脱刀而出,汇成刀锋,斩入黑雾,黑雾里的黑袍人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催动黑雾凝聚成一雾罩,抵御刀锋。

  “澎。”一声闷响。

  刀式斩过,黑雾盾罩被震散,灵力的碰撞掀起了一朵黑浪花散开,黑袍人连退两步,却在这时,又是一击刀锋斩来,黑袍人连忙祭起黑雾抵御。

  “嘭。”又一次灵力碰撞。

  这次的碰撞威力显然极大,使得陈宅屋顶塌下去,黑袍人也被杨天斩了下去,生死不明。

  “抓贼了。”由于动静过大,惊扰了陈家熟睡的人,不少惊呼。

  而杨天也不想杂事缠身,连忙遁入黑暗当中,无声无息的来带陈家侍女房间的监视范围之内,继续观察着这个有些可疑的小侍女。

  此时,由于陈家的场面有些混乱,不少人惊叫,自然吵醒了更多的人。

  小侍女也被吵醒,房间的蜡烛被继续点上,而由于场面混乱,没敢上前去偷窥小侍女的秘密。

  不多时,小侍女走出了房门,依然是那身侍女打扮,却脸上并无惊慌失措,很是从容。

  侍女连忙叫醒了别的一些陈家,家丁之类的人员,召集了一下,便向着灵坛家主所在的地方走去。

  杨天看今夜已经打草惊蛇,正要离去之时,黑袍人的鬼脸面目在次映入杨天的眼球。

  “你喜欢哪个侍女不成,这样偷偷摸摸的看人家,喜欢就上啊。哈哈。”黑袍人情趣的说道,似乎已经把刚才的生死相对抛掷脑后了。

  杨天不答,冷冷的看着黑袍人。

  “嘿嘿,陈家的宝玉我惦记好久了,自然知道这个侍女不普通,你也是通灵上人,想来是为斩妖除魔而来吧?“黑袍人嘿嘿一笑,声音,貌似一个青年男子,有着一股青春的骄狂。

  “哼。”杨天一声冷哼,似不想与此人打交道。

  黑袍人见状,有些尴尬,毕竟他除了偷于骗,其他什么都不会啊。

  “嘿嘿,我叫贵涛,不打不相识,认识一下吧。”贵涛爽朗的说道。

  “我耻于你等为伍。”杨天说罢,转身便要走去。

  “嘿嘿,这里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罢,公子可能有求于我。”贵涛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