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6:39:0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嗜血修罗录
  4. 情殇见闻录

情殇见闻录

更新于:2018-03-18 13:49:35 字数:9573

字体: 字号:
嗜血修罗录目录
共1章
  情殇见闻录

  连就连,

  你我相约定百年。

  谁若九十七岁死,

  奈何桥上等三年。

  曾听过许多这样的誓言,又见过许多这样的事件,作者是谁?早已忘记,但却听过许多以此为誓的痴情梦幻。

  三月初七惊蛰

  天晴小心的避过一个个看守的小鬼,一点一点的向有记载阳间诸多生灵的生死簿存放处——生死殿走去。

  她必须要进入生死殿,必须要找到那关于他的生死簿。哪怕为此犯下大错,她也要去,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他。

  佛说,千年一次轮回。

  到现在,到现在刚好一千年。

  或许他已经转世了吧。

  “你可知道,我等你一千年了。”天晴缓缓抬起头看向生死殿的牌匾说,“或许唯有这生死簿才能查到你的下落。”

  千年的爱,千年的誓言。

  “奈何桥上等三年。如今我已等待千年,你到底在何方?”

  一滴泪缓缓自眼中流出,随即便消失了。

  她就是这样爱他,为此不惜等待千年,也为此不惜违反冥界的规则。四月初六清明

  地府鬼门关前

  “在那!在那呢!”

  说着众多的鬼将一名女鬼围起来。

  “天晴,回来吧!念在大家相识多年的情分上,我们会请求阎王大人从轻发落。”一名鬼将不急不慢地走到天晴面前说。

  “不!”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鬼将天晴。她身着一身鬼将铠甲,可爱而俏皮的大眼睛旁有一颗迷人的坠泪痣。“即使投胎太转世了,我也要去人间找他!”

  “天晴!别这样,好吗?”那名鬼将激动的说:“当年他不遵守承诺,抛弃你是他的错!你犯不着在为他这种人去犯错,不值得!”

  “多说无益,像他这种薄情寡义的人,不配拥有好的家世以及久的寿命,我要亲手杀了他!像他这种人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天晴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拭去眼角的泪。

  “你……你居然偷看了生死簿!”那名鬼将不敢相信的看着天晴说。

  “既然你们执意要阻拦我,那就别怪我了,战吧!”

  人界,丰都

  重伤的天晴一步一步蹒跚的向前赶着。

  脑海中不断地回想起他,“奈何桥上等三年”为了这句誓言,她等了他一千年,而她却背弃了他们的誓言。对于痴情的她而言,就如千万把刀刺进心脏一般的痛。

  “欢迎再次回到人界,鬼将天晴。”一个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声音,回荡在天晴的耳边。“谁?!”

  天晴警惕的环顾四周,但却什么也看不到。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那个声音在在空旷的四周回响着,“对,没错,就是你。现在的你是不是要去复仇?”

  “当然,咳咳,那种薄情寡义的人该死!”也不管身体的重伤,她疯狂的愤怒咆哮着。

  “哦?是么?”那个声音小心的说着吗“如果他出现在你面前,你真的会对他下手杀手吗?”

  “有什么不敢的!”天晴环顾四周说道。

  “不!我敢肯定你不会!如果你真的对他下手,你就不是鬼将天晴了。你也不会是那个深爱他一千年的项天晴了!”

  “不!你,你说的是假的。是他负了我,是他……”

  “假的?是吗?”

  那声音刚回响完,天晴的周围便出现一片金光。当金光消散时,天晴昏迷的躺在了地上。

  “那……就让我是目以待吧!”

  四月初七雨

  慕长风早已逝去的母亲房间

  从昏迷中醒来的天晴揉了揉即将睁开的眼睛。

  “姑娘,你醒了?”

  一个浅浅低低的男生响起。在天晴听来却是那么的熟悉。

  天晴睁开双眼,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桌旁坐着一个男子,在他的右手边是一碗温热的汤药。

  天晴微眯着双眼说:“你是……”

  下一刻,她认出了她眼中的男子,因为他便是天晴口中的他——慕长风。一瞬间,仇恨的血液在他的体内如滚烫的开水般沸腾起来,那紧紧握着的右手上,指甲刺进掌心,鲜血丝丝溢出。

  为什么,慕长风。为什么你不遵守你我的誓言?为什么你要那么做,我们不是已经约好了奈何桥上等三年吗?可你为什么等了我连一个月都不到?

  天晴恨不得立刻动手杀掉眼前的男人。但却不知为何,她并没有动手。

  明明他就在眼前,明明一击就能将他杀掉,可是为何下不了手呢?

  不由间,她想起了那个声音的话:“你不会,因为你还深爱着他。”

  难道那个声音说的是真的吗?她不得而知。

  “先别管我是何人,来,先把药喝了吧!”慕长风微笑的那碗汤药递给天晴说。

  “哦!不劳公子大驾了,您先将药放在那吧。我现在还有些疲惫,还想再睡会,等我醒来,我自己会去喝的。”说着天晴再次闭上了眼睛。

  慕长风一愣。

  这个反应的女子……自己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呢。以前的那些人,一见到自己就想好几年没吃饭的饿狼看见肉一般,恨不得立刻扑过去的样子,让他极为无奈。他知道,自己自幼长得便十分俊俏,而这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因为拒绝中多大官贵人的提亲以及才女们的绣球而被传有断袖之癖。就算是被自己丢掉的稿纸,画纸一类的东西,你也会在次日发现他们奇迹般地出现在某位女子的手中。

  “有趣的面具姑娘。”慕长风心想。

  而后他便将那碗汤药轻轻地放在桌上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晴缓缓的从床上起来,习惯性的走到了铜镜前,照了照镜子。

  “鬼将天晴,这个面具送给你,又有一天想要重归鬼族,你就将面具摘下来。”那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再次回响道,“是我安排你被他救回来的,而且我还为你安排了一个有趣的人族身份。至于剩下的怎么做,那就看你自己了。”

  铜镜中,一名左脸带着黄金面具的少女惊讶的看着她。她不敢相信的伸出右手轻抚自己那没有被面具遮住的左脸。是的,从现在开始,这世上再也没有鬼将天晴了。有的只是人类女孩项天晴。

  “咚!咚!”

  “谁?”天晴转身向声源处问道。

  “小姐,公子让奴婢把这件衣服给你送来!”门外的丫鬟说。

  “哦,好,进来吧。”天晴再度转身看向铜镜中的自己。

  丫鬟将衣服放在衣架上便离开了。

  就在天晴转身想去喝上的那碗汤药时,她愣住了。

  因为他看见了那件刚放在衣架上的紫衣罗裙。

  她……她好想穿上那件紫衣,她好想再变回千年前那个无忧无虑喜欢诗词歌赋的少女。她缓缓起身,缓缓地走到衣架旁,伸出手轻轻地触碰到那件紫衣。轻轻地感受这之间传来的那柔软触感。

  最终,她再也忍不住了。

  用梳子梳了梳头发,小心翼翼的将那件紫衣从衣架上取下,小心翼翼的穿上。而后他便在铜镜里看到了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她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紫色的罗裙丝衣,宽袖紧身勾勒出她完美的“S”型身材,千年未穿女儿装得她,或许早已忘记自己的身材有这么好吧!只是面容苍白,根本不像当年那朝气蓬勃的少女。

  她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轻轻地打开那许多年未曾打开的梳妆盒。

  抹胭脂,画黛眉,点口脂,贴花钿……

  她仔细地为自己花着那千年未曾画过的妆。

  虽然千年来她从未做过,可是她的手指就好像有记忆一般,熟练的画着,细心的画着,认真的画着。

  而就在她恢复神智看向铜镜时,便彻彻底底被铜镜中那才女的容颜震惊住了。

  原来这才是千年前那个为了自己所爱的男人变成鬼将的她。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她。

  千年的等待,无尽的恨意。是因为自己太爱他了吗?因为深爱所以偏执吗?也正因为那份偏执的深爱才会因爱而恨吗?恨他为何不等自己?恨他为何不遵守彼此的诺言吗?但最终她没下手,因为自己还爱他吗?千年的时光都未磨灭她对他的爱,她又怎能下杀手?那人说的是对的,她不会下杀手的,因为她爱他。可是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自己又该怎么办?

  他好久不曾回过神来,直到听到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她下意识地回头,然后大惊失色。慕长风,他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他狼狈的躲了起来,心脏剧烈跳动,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门外,传来了急急忙忙的道歉声,她肯定对方一定看到了。

  慕长风低着头满脸尴尬的从屋中走出,他本想为一位那件紫衣是否合适,却没想到在此刻冲撞了佳人,真是罪过,罪过。

  没想到,这带面具的姑娘居然这么漂亮。不由间他在回去的路上感慨道

  只此一眼,却终身难忘。

  四月十九谷雨

  慕长风孤立在府道前仰望天空。那一日后,天晴便被家中的人接了回去,也是自从那日起他总是不由的想起她,甚至做梦梦见她。

  他总觉的这个带黄金面具遮住半张脸的女子特别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每次想起那位姑娘,自己的心就会乱跳不止。

  可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之前绝对没有见过她,但为什么那么的熟悉呢?

  他不由的甩了甩头,金陵第一美女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向他抛的绣球,他都未接。但为何对这位来路不明的女子念念不忘?

  就在这时,一名秀才焦急的向慕长风跑来说:“长风兄,不好了!出大事了!”

  “叶兄,何事如此慌张?”

  哪位姓叶的秀才跑到慕长风面前说,“云雅轩来了一位才女,上至天文下知地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金陵好多才子都败下阵来。”

  云雅轩——金陵才子才女们常去的一所娱乐场所,通常许多人都会在那里畅谈文学。

  “哦?有这种事情?走,,快带我去。”边说着,边向云雅轩走去。

  云雅轩

  “金陵才子不过如此!连如此简单的对联都对不上?”说话的女子身穿白衣,她的左脸戴着那黄金面具,仅仅露出又有坠泪痣的右脸,文静素雅,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恬静,神秘。

  “什么对联?不知能否让在下对上一对?”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慕长风,当他从人去中走出时,呆了。

  是她。

  “哦?”天晴略有不屑的看着慕长风,“又来一位!”

  “在下不才,敢问小姐刚才的上联?”

  “也不是什么难对联,上联是:一曲终,闻钟庙,妙曲佳人。”

  “奇特的对联。”慕长风心道。“终”与“钟”、“妙”与“庙”皆为同音,且“曲”与“曲”同字。如若对出下联就必须遵循这个格式。

  一时间慕长风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桃林间,小溪边。少男少女隔溪而望。琴断箫还,浮水潺潺,漫天花雨,洒落双肩。远方还传来阵阵的钟声。

  只是那名少女为何与眼前的女子一模一样?而且她们的右眼角都有一颗坠泪痣。

  “怎么对不上来吗?”

  “姑娘之前都说了不是什么难对联,我若对不出岂不是辱没了姑娘的名头。”慕长风笑着说,“在下的下联是,二弦段,听段音,荫弦才子。”

  “好!”众人大叫道。

  她惊讶的看着他,格式、情景完全符合,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差错,难道他又想起来了吗?

  “听弦断,断三千痴缠。”天晴再次试探性的问道。

  “坠花湮,湮一朝风涟”

  慕长风再度回想起那个画面说。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位老翁的声音:“花若,落谁肩。”老人手杵拐杖,抬头向上,看着那并不存在的花雨,,轻轻的伸手从肩上拿出一片并不存在的花瓣。真正的诗情画意,真正的身临其境。此刻,老人的话语和动作就好像把大家带进了那漫天花雨的桃林般,惟妙惟肖。

  “乔老,果然不愧是云雅轩的主人,,,仅仅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将我等带入那对联之中诗情画意的漫天花雨之中。”

  云雅轩的主人一边走来一边微笑地对慕长风说“慕公子,多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乔老您客气了。”慕长风自谦的双手握拳低头鞠躬道。

  “来,我来向各位介绍这位姑娘是老朽的义女项天晴。”

  “见过天晴姑娘。”慕长风微笑的说。

  “天晴,这是我金陵第一才子慕长风。”

  “见过慕公子!”天晴不冷不热地说。

  “原来她叫项天晴,是云雅轩主人的义女,难怪有如此的文采。”慕长风心中暗暗道。

  五月初七立夏

  这几日慕长风每天都会去云雅轩与天晴谈诗论词,但不知为何,天晴对她总是爱答不理。渐渐地,一条消息传遍金陵的大街小巷:金陵第一才子慕长风爱上了云雅轩主人的义女项天晴。

  “慕公子,我家小姐出去踏青去了,您今天请回吧!”一名丫鬟走过来说。

  “你先回去吧,天晴小姐若回来你叫我一声便是。”慕长风不甘心的说。

  而此时在二楼上目睹眼前一切的天晴不知如何是好。

  “在左右为难吗?”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你到底是谁?”

  “之前说过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一名脸戴紫纹龙面具,手持一把金黄色宝剑的白衣男子,缓缓地走到天晴旁,顺着窗户看向楼下的慕长风说:“想不想谈一场没有情殇的恋爱。”

  “……”天晴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戴面具的男子说,“你爱他,但他当初并没有遵守你们的誓言,所以你怕再次变成那样。”

  她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名戴紫纹龙面具的男子。

  “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付出代价你可愿?”那名男子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楼下客厅的慕长风。

  “你……难道说你有回梦水?”

  回梦水,孟婆汤唯一的解药,喝完后的人会回忆起前世的一切。

  “不!我没有。”男子若无其事的说,“你听说过血泪痣吗?”

  “血泪痣?!!”天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名男子。

  “你是说……”天晴不敢想象的说。

  “或许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说着那名男子消失了。

  傍晚

  “唉!她还是不见我。”走在小巷的慕长风颓废的苦笑着。

  当他转弯到另一个小巷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她惊呆了。

  因为他看到天晴与一位女侠站在一起。是的,在他看来天晴旁边的这个人只能用女侠来形容。

  那女侠身出一身白衣,右手拿着一把金黄色的宝剑。那俊美的脸儿即使用“唇如海棠肤如玉”都让人觉得是贬低。就连慕长风也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你便是那个叫慕长风的小子?”

  那是一个比慕长风还要浅浅低低的男生,但在此刻却是极为的冷酷,自负。

  “原来他是男的。还好刚才没乱说话,不然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慕长风心中无厘头的想。

  “听天晴说你最近老缠着她不放,不知可有此事?”

  慕长风愣了一下,这个美男子所说的话,用脚指头想都能想明白——情敌。

  “我缠不缠着天晴小姐与你无关。”慕长风忍着怒气说

  “像你这种只知道舞文弄墨的文弱书生根本就不配合天晴在一起。”那位美男子满脸不屑道。

  “我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慕长风愤怒地说,“我能为天晴小姐付出我的一切,你能吗?”

  就再慕长风说完此话后,那手持金黄色宝剑的美男子微微一笑道:“包括你的生命?”

  “包括我的生命!”慕长风毫不犹豫的坚定说到。而就在下一刻。

  只听到“叮!”的一声。

  一把匕首凭空出现在慕长风面前。

  “天晴就在这,让他看看你的决心?”美男子不屑地看着他,“如果你敢,我立刻退出,如果你不敢,你就给我滚得远远地。只会甜言蜜语的伪君子。”

  “有何不可?”

  不知为何,此刻的慕长风竟真的拿起了那把匕首,看着刀面映照出来的自己,他沉默了。

  “怎么?不敢吗?像你这种伪君子我见多了,将匕首放在地上滚吧!”

  慕长风笑了笑说:“有什么不敢的?刚才我只不过是在考虑一些事情罢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然后他看项天晴说:“谢谢你给我一个证明我爱他的机会,我死后请帮我好好照顾晴儿,还有天晴,我爱你。”

  说着,他立刻握住右手的匕首想自己左胸心脏处刺去。

  “啊!”

  天晴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他——真的刺去了。

  他,真的能为自己献出生命。

  自己真的误会他了吗?

  匕首最终刺入慕长风的心脏,他满意地看着手持金黄色宝剑的美男子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我,这就是为天晴能付出一切的我。”

  说着,他立刻把出左胸的那把匕首,鲜血瞬间喷出。

  一滴血在下落时,瞬间消失了。

  “长风!”天晴急切地想跑去冲向即将到在地上的慕长风,然而一只手却的挡住了她,示意她不要向前。

  “鉴定完毕。”

  瞬间一道道金光闪现。

  “都说恋爱的男女会变成傻子,看样不仅仅是恋爱中的,就连单相思的也是。小子下次给我记住了,不一定非要死才能证明你爱你的女人。还有,赶紧把眼睛给老子睁开。”

  当慕长风睁开自己的眼睛时才发现,那个美男子不知何时带上了紫纹龙面具,而他的食指和中指不偏不倚的夹着那把匕首得刀面,不让它再前进分毫。

  “我说的没错吧!”戴面具的美男子转身看项天晴说。

  天晴点头不语的看着慕长风。

  “喂!姓慕的小子,我只不过试探试探你,你还真死啊?”带紫纹龙面具的美男子一边将匕首扔掉一边说。

  “既然说到,必然做到。”慕长风微笑的看着天晴说。

  “死板,你死了我怎么办?”天晴幽怨的看着慕长风说。

  “呃……”

  “好了。”那名带紫纹龙面具的男子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慕长风,你的胸口应该有一颗血红色泪状的痣。”

  “你,你怎么知道?”慕长风惊讶的说。

  听到此话的天晴再一次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没,没想到他真的有那颗痣,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他了吗?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戴面具的美男子伸出右手的食指指向慕长风胸口说:

  “介不介意让我看看你们前世的记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也许,正是因为当初的那场变故才引发了你们的误会。”

  说完,一缕金光照到慕长风的胸前。周围的景色瞬间变暗。

  岁月的通道在此刻被强行打开,血泪痣所蕴含的所有记忆如潮水般涌出。

  或许所有的事情正因为冥冥之中的巧合才会出

  现他们的情殇,也就因此,才出现了他们彼此的误会。

  记忆的大门渐渐展开,那不可磨灭的片段一一展现。

  1,初见

  桃林间,小溪边,天晴寻琴音找到了慕长风。两人隔溪相望,他抚琴,她吹箫。而后“嗡”的一声,本来欢快幽静的琴音发出极不和谐的曲调,同时天晴的箫音也戛然而止。“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醉。”

  慕长风缓缓抬起头看向小溪对面的天晴说:“如此佳音,我原以为是哪位大师之手,却未曾想到是才女之作。”

  天晴轻轻地将玉箫收入袖中说:“公子说笑了,小女子只不过是喜欢这这溪边桃花雨景,触景生情而已,岂敢与大师相提并论。”

  “箫音流畅自如,轻松欢快,我像你这么大时,可奏不出如此天籁。”

  “公子自谦了,小女子自幼便懂音律也仅仅懂音律,与公子的意境相比还差许多。”

  “哦?小姐能听出在下的心境?”慕长风喜悦地说。

  “听弦断,断三千痴缠。”天晴猜测说。

  一阵风链,花雨自天空落下,轻轻地飘到小溪上,将水中的鱼儿藏了起来。

  “坠花湮,湮一朝风涟。”

  抬头看着漫天花雨的天晴轻轻的伸出手,去接那空中飘落的花儿开心的说:“花若,落谁尖。”

  “咚!咚!咚!咚!”就在这时,远方阵阵钟声回荡。

  慕长风喜悦地说:“一曲终,闻钟庙,妙曲佳人。”

  “二弦段,听段音,荫弦才子。”

  天晴欢快的对出下联后,将刚才拾的几片桃花装入随身携带的锦囊中。

  2,相识

  谷雨时节,庙会花会如期而至,天晴也和自己的丫鬟偷偷前往。

  日落时分,春雨突降,喧闹的人群中天晴与丫鬟走散了。

  她碎步跑到亭下躲雨,摸着湿湿的头发,她忽然想起自己随着携带的锦囊,便伸手去摸,但是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一定是刚才走散时丢掉的,她焦急地想。

  远远地,慕长风朝小亭跑来。就在他来到消停抖落身上的雨水抬起头的刹那,他愣住了,因为眼前猝不妨的撞上了一双似曾相识的眸子。

  一切仿佛回到他们初见那天,他抚琴,她奏箫,她拾花,他微笑。

  “我记得你,你就是几个月前那个吹萧拾花的少女。”慕长风充满喜悦地说,“我找你很长时间了。”

  那一刻,她与他相视而笑,然而很快,天晴的笑意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惊讶,因为他看见慕长风手指的锦囊竟是自己的。

  慕长风即刻领悟过来说:“这是在下方才在路上拾得的,锦囊上绣有“天晴”二字,想必姑娘您便是这位“天晴”才女吧。”

  她微笑点头。

  3,相知

  相对与花会而言,庙会是极为热闹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慕长风提着灯笼孤独的走着,时不时的看看周围,无聊之极。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阵阵轻松自在的箫音,使得慕长风立即回头。

  而就在那一刻,箫音停了。

  双目相对,那相识的眸子里透着无尽的喜悦。

  “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天晴微笑地看着慕长风说出了自己的上联。慕长风喜悦地走过去笑道:“短亭短,红尘辗,我把箫再叹。”

  “呵呵!”两人欢笑不语。

  4,相誓

  当慕长风与天晴相爱被天晴的父亲得知时,却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你一个穷书生也想取我项家的千金?做梦!”这是项家的佣人在把他一顿毒打后,所说的话。

  而后,在天晴母亲的帮助下,,慕长风和天晴见了最后的一面。

  在这最后一面,两人以诗为誓,书生之气的慕长风当即拔剑自刎:“天晴,奈何桥上我便等你三年。”长剑迅速划过脖颈。慕长风终结了他前世的一生。

  5,血泪痣

  奈何桥畔

  “喂!小子,你已经在此一个多月了,赶快把孟婆汤喝了早点投胎吧!”一名鬼将走过来说。

  “不!我要等她,我们说过奈何桥上等三年的。”

  “你们说什么誓言我管不着,但冥府有冥府的规矩,让你再次等了一个月已经是我们兄弟最大的限度了。”那名鬼将说

  “我……”

  “你什么你?”鬼将旁的小鬼说,“要是还让你在这等下去,别说是你,就连我们两个也要受罚。你小子别得寸进尺!”

  “那……好吧!”慕长风伤心的说,“但孟婆汤我是不会喝的。”

  “什么?”小鬼惊讶地说,“小子,你可想好了?”

  “恩。”慕长风坚定的点头道,“因为我爱她。”

  6,忘忧河

  冥府有规定,凡是不肯喝下孟婆汤忘记前世的人会被送入忘忧河中,受万冰嚼魂之苦,能够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当送入忘忧河的人坚持都期满后,便会出现一颗血泪痣,那可血泪痣记载着这个人前世不可磨灭,刻骨铭心的记忆。

  “呃……呃……啊……啊!”

  全身好似被千万只蚂蚁啃食得慕长风痛苦的咆哮着。

  “小子,不行就说出来,没人会嘲笑你的。”鬼将担心地说。

  “不!……这…这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我绝对不能忘掉……绝对不能。。。。。。”

  “这么多年来能够受得了万冰嚼魂之苦的没有几个,既然你受得了,,做为补偿,我便让你这一世过的顺当吧。”阎王佩服的看着慕长风和周围的鬼将们说。

  岁月的通道在播放完最后一幕时,迅速关闭。

  “慕长风挺过了忘忧河的万冰嚼魂之苦,因此阎王大人奖励给他好的家世与久命。就在慕长风投胎后,天晴来到了冥府。为了能够等到她心爱之人,天晴成为了冥府的鬼将,一直到现在,她整整等了一千年。”戴紫纹龙面具的美男子做最终解释说。

  此刻,两人沉默了。

  很久以后,她才缓缓开口:“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晴,晴儿。”慕长风急切道,“真的是你吗?”

  “恩”天晴点点头。

  “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戴面具的男子看向慕长风说,“你的晴儿现在是女鬼,而你是人类,你介意吗?”

  慕长风毫不犹豫地说“我不介意。”接着,他走到她身边紧紧地抱住她。

  “她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宝贝!我怎么可能放弃她,不管将来怎样,我都爱她。万冰嚼魂之苦我都忍过来了,我还怕什么?”

  “长风。”天晴紧紧抱着慕长风,幸福地抬起头含情脉脉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慕长风微笑的牵起天晴的手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他们这对恋人想要感谢那戴紫纹龙面具的男子时,却发现他早已不在。半空中仅留下一片金黄色的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要记得抬头迎接幸福。

  ——情殇之主冷锋结尾

  “喂喂,我说为了他们两个差点赔进去半条命值吗?”阎王无奈地看着正在吐血的冷锋说。

  “当然。”情殇之主冷锋微笑的伸出自己的手。

  手掌上两地液体漂浮在半空,一滴蓝的,一滴红的。

  “这次不仅得到了情殇之泪,还得到了情殇之血,何乐而不为?”

  “你什么时候?”阎王惊讶的说

  “这颗泪水是鬼将天晴偷看生死簿时在生死殿前流下的。”

  “那滴血呢?”

  “嘿嘿!保密!”

  冷锋将两滴血也重新收回不由得心道:因为那把匕首真的刺入了他的心脏,也同样真的喷出了血。而这滴情殇之血便是在那时收集的。

  而后我用秘法将其恢复,所以才有了那一幕。

  看来我果真是个奸商。

  “咳咳!”

  一口鲜血在此刻从口中喷出。

  “可恶。”

  边说着,情殇之主用自己的右臂擦了擦。

  “鬼将天晴的事我可以不管,但你之前答应我的事请尽快做到。”阎王认真的说。

  “明白啦,看在鬼将天晴报酬的份上,帮他承担冥府的惩罚也是应该的。唉!这买卖做得,到了最后我还是赔了。”

字体: 字号:
嗜血修罗录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