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3:1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九顶山阙
  4. 第一章 冲虚

第一章 冲虚

更新于:2018-03-17 17:49:45 字数:3119

字体: 字号:
  孤崖,峭壁,绝江湖。

  时值烟花三月,微风阵阵。鬓间那遮不住的灰白色头发预示着华锋的生命即将枯竭。为这个百花齐放,争紫斗艳的季节涂上了一丝丝凄凉。华锋眼神透着死灰色,看不出任何表情,手中一把家传庚天剑看上去却流光闪动,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从他灭尽仇家之后,在此已枯坐三天。

  华锋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从他突破到《因缘决》第六层时,江湖上再也难逢敌手,杀尽仇敌。因杀人太多,剑煞开始反噬其身体,甚至能感觉到身体中的生机正被逐渐蚕食。

  又是一夜过去了,华锋起身,惊起了旁边的鸟雀,他要去的最后一个地方,华家禁地,历代家主祖坟所在。华锋虽未习练上乘轻功,但心静大起大落后,对江湖上的所谓绝学也就看的淡了。心境高了,任何武学威力都可发挥至极致。一路《飘云决》功法,到齐禁地,丛林中却无一鸟飞离。

  华锋自问一身剑法江湖难逢敌手,眼前的这位白衣女子却让他手中的庚天剑微微颤抖,似遇到了大敌一般。华家禁地岂容他人亵渎,这些天来的杀戮,使得华锋连话都不想问了。“庚天无锋,大巧不工”华锋一剑出手,便是全力以赴,最强剑招。

  剑虽无锋,剑身却有一层灰蒙蒙寒芒吞吐不定,似缓实急,转瞬便刺至白衣女子胸前。华锋身影一顿,下意识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白衣女子在三尺开外正打量着他。

  见其手中庚天剑,隐含煞气,轻“咦”一声,问道:“你手中之剑从何而来?”

  华锋未有应答,反问道:“你是何人?”言毕,又是一剑,改刺为劈。闪动中华锋停下脚步,白衣女子能两次躲开他的剑,让华锋不得不重视起来。

  “你这样用剑倒是有趣,世俗果然别有一番趣味。”一边说一边撩起了额前长发,好似要将对面的男子看个透彻。

  华锋单手持剑,剑柄不断涌出丝丝灰气,像是要和手连为一体。小臂不断颤抖,手中之剑似要脱手而出。灰气渐至双眸,眸中的灰气,更确切的说是死气。剑煞又开始反噬他的身体,夺去他那仅存的理智。“啊!”华锋长叫一声,双眼中闪动着嗜血的光芒,目光所至,白衣女子成了他唯一的攻击目标。

  华锋发狂般的挥舞着庚天剑,时而大开大合,时而刁钻诡异。白衣女子飘飘而动,看似随意,总能躲过华锋的剑尖。暴走状态下的华锋那管这些,只是不停地挥剑,直到用尽最后一分力气……

  浩荡神州,门派林立。凡人者,不过百岁尔。所谓江湖只是一群低级练气士,虽习得武艺,强身健体,亦活不过两甲子之数。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天下少数之人踏上了追寻长生之路。以此创出各种修行之法,更是千奇百怪,无所不容。时至今日,演化出佛、魔、巫、道天下四分之势。

  冲虚观便是一个小型道教门派,位于神州道教圣地浩天山脉一隅,门中上上下下不到三十人。掌教天舟子,乃一代奇人。将一代祖师所留《清浊决》修至上清境,冲虚观历代掌教,只有寥寥几人修至上清境。更惊人的是,天舟子隐隐有了突破迹象,似要达到太清之境。

  华锋缓缓睁开了眼,挣扎着想要做起来。浑身传来的剧痛却让他差点再次昏厥过去。“咚”的一声,又躺了回去。

  “吱——”的一声,门开,缓步进来了一个个子稍矮,皮肤黝黑的年轻人。

  “你醒了,我叫周鹤”说完一脸嬉笑的凑到华锋身前。“听说你是世俗来的,告诉我,世俗好玩么?”名为周鹤的年轻人一脸期待的问道。

  “这是哪儿?”华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遇起身,又是一阵撕裂筋脉的疼痛传来,挣扎了几下,终究没有坐起来。

  “你这人倒是无趣,连个话都不回,反倒问起我来了。”说着把将华锋扶了起来,“待会儿师傅会过来问话,你可别乱说话。”转身拿起旁边圆形檀木桌上的庚天剑,“你的这把剑嗜血太多,还是少用为好。”周鹤说着摇了摇头,好像不能理解,凡人的兵器怎会有如此重的血煞之气,又放了下来。

  门外一阵琐碎的脚步声过后,三人步入房内。为首一中年人,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感觉。剑眉星目,不怒自威。整个人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利剑,锋利内敛,隐约间似要喷薄而出,直冲云霄。一身素衣,散向四方,又似欲与天地合一,给人一种不协调的美。右边站着一白衣女子,确是华锋那日在华家禁地所见之人。此女面若凝水,黑色长发如瀑布垂肩,一身宽松的白衣难以遮掩那令人有着犯罪冲动的身材。左边站着一位体身若金刚形似猩猩的毛发男,宽实壮硕的身板像是能托起万丈巨山。

  为首之人自是当代掌教天舟子,右边白衣女子乃冲虚观大长老上官千虹,一身修为,深浅难测。左边金刚男则是年轻弟子中的翘楚人物白江。

  不待华锋细细看来,天舟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语气平淡,却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感觉。

  华锋本已对生活无望,刚刚运转体内真气时却发现顺通异常,无一丝煞气,鬓间白发变黑,一切好像自己回到了英气勃发的时候。再观四周之人,竟无一能够看透武功深浅,便知自己来到了一个超出自己认知的世界。本是将死之人,无牵无挂。既然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何不好好活下去。想到这里,艰难的露出一丝微笑,“晚辈华锋,见过前辈。”

  “华锋?”天舟子似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你可愿入我冲虚观,修习仙法,祛生老病死,得长生?”

  华锋一惊,修习仙法?得长生?此等机遇,百年难求,从小就听说过历史上有些练武奇才,一夜间莫名消失,想来多半与此有关。

  “华锋愿意。”未及多想,华锋答应下来。

  “如此甚好,千虹长老,此子是你带回山门,就由你传教如何?”天舟子淡淡道。

  “此子资质尚可,当然可以。”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百花失色,月避云间。

  “嗯,那明天我会在主殿宣布这件事,让大家心里有个数。”天舟子说完转身而出。

  上官千虹看向白江,“由你负责介绍本门戒律条规,另外对于新弟子的一些功法上的问题也都交由你管了,有问题吗?”

  白江此刻一脸黑线,心里默念:“果然没什么好事!”嘴上支支吾吾的说道:“没,没问题,师傅。”

  上官千虹见状,嘴角微微上钩,道:“真是我的乖徒儿。”说完也离去了。只剩下白江,华锋,周鹤。

  白江双眼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周鹤则蹑手蹑脚向门口移动,好像做贼心虚一般。当他的一只脚踏出门框之际,白江似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头,正看到周鹤的猫样。周鹤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撒腿狂奔而出,声音由近至远,“教华锋的事就有劳大师兄了,我去看看今天的早饭好了没……”

  此时此刻,一轮夕阳悬挂山头,丛林间不时传来鸟叫声,偶尔夹杂着乌鸦的交响乐。“真是个混蛋家伙。”白江回头看了一眼华锋,“哎。又是我摊上这事,还让不让人活了。”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白江向华锋讲述了门派的历史,戒律条规,最后扔了一个册子给华锋,道:“具体细节里面都有描述,回头好好记住,两日后,我来看看你记得怎么样了。”

  “多谢大师兄,华锋知道了。”华锋拿起小册子,对白江抱拳说道。

  “修道之人讲究追寻自我的超脱,本是逆天而行,用不着这么拘谨。”白江语气忽然一边,一副神棍的样子。

  华锋不禁觉得好笑,加上他那身上黑黑的毛发,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只猴子在说教一般。白江好像也发现了这点,讪讪收起那副表情,拿出一颗药丸递到华锋面前。

  “这颗回元丹,对你身体恢复有点效果,服下它。有什么事叫我,在你左边的第三个房屋便是我的住处了。”白江说完大步走出。

  一间密室内,方圆不过十尺,灯火忽明忽灭,映衬出一个忽隐忽现的身影。密室不大,一身黑炮下,眉头紧锁,看着眼前的一把剑。黑袍人屈指一弹,剑身发出阵阵呜鸣,黑色气丝环绕剑身,似遇到大敌一般,久久不肯散去。黑袍人见状,双眼一亮,嘀咕到,“难道是这样?”

  注:

  1、

  庚天剑:材为庚金,剑长三尺九寸,重三斤十三两。乃华家前人得一断斧,地火融之所铸。

  2、

  《清浊决》:分七浊境与三清境,人生有三魂七魄。七浊修魄,三清修魂。清浊合,则化太极,演混沌。七浊皆为命浊境,三清分为:玉清境、上清境、太清境。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