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6:19:1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梅花落明清
  4. 第七回 夜星空决计天下

第七回 夜星空决计天下

更新于:2018-03-18 15:39:55 字数:2215

  一行人骑快马,向北急驰。傍晚,来到一山脚下,弃马进入群山。于夜色之下,翻越几座大山,来到一处山中小村,早有人在此接应。村北有一处庄院,看来是江湖人的落脚点。众人吃喝之后,安排住处,家浩和吹鬼被安排在一个单独小院中休息。

  至夜,家浩见一轮明月高高悬于天际,周围群星如平静湖面上的朵朵白莲慢慢漂移。美景当赏,遂步出庭院,细心体会这天人合一之境。

  耳畔传来轻绵地脚步声,继而听一人笑道:“小兄弟,好雅兴啊!”

  家浩寻声一看,正是周天傲,也笑道:“天之美景,不可不赏啊。”

  周天傲也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天,赞道:“果是美景!不过,若无小兄弟这样的雅人知音,也是美景空在啊!”

  家浩一笑,道:“前辈过誉了!”

  周天傲目光一闪,问道:“小兄弟乃世间奇才,不知师承哪位前辈高人?”

  家浩一听,知道话已入正题。但却不愿轻易回答,竟反问道:“晚辈不才,请先问前辈之志?”

  周天傲闻言,哈哈一笑,抬头望了望天,心中计较已定,遂道:“老夫本是一躬耕闲人,膝下有儿有女,本可尽享那天伦之乐。无奈乱世当道,豺虎横行。老夫受欺不过,索性收拾了那些破狼烂虎,一家子齐上了那万里芒砀上,从此劫富济贫、替天行道,不易快哉啊!”

  家浩闻言,深吸了口气,言道:“当今天下,李闯已占三秦,张献忠割据两川,更有辽东异族蠢蠢欲动。这朱明江山已危如累卵,转瞬即亡。到那时,四方齐聚,中原局势定然异常纷乱,前辈身在其中,若稍有不慎,必将引火烧身。”

  家浩略一停顿,不再深言,周天傲听得心中一凛,见家浩不再说话,已明其意,那是等自己推心置腹。

  周天傲心中权衡一刻,遂郑重道:“君言不差!实不相瞒,此次老夫亲冒万险,劫这一百八十万两漕银。乃是为了充作军资,打算回山之后,就揭竿而起,也尝尝这当王当侯的滋味。乱世出英雄,陈兄弟有这一身本领,不知有何打算?”

  家浩听周天傲尽吐肺腑,句句实言。又听周天傲相问,知道到了表明心迹、实话实说之时,遂坦诚道:“晚辈师承九仙山梅花门,恩师乃是化外之人,姓名不为世人所知。晚辈家父乃是已故辽监察御史陈公秉文。家父在辽东一力抗清,不幸战败被俘。清军以我全家性命胁迫家父投降,家父义正词严、拒不投降,结果被残忍杀害。清军更杀我全家一十八口,正在此时,恩师前来相救,见全家只余晚辈一人,便带上九仙山,费十年光阴,传授我一身武艺。晚辈今番下山,正是为血这国仇家恨!”

  周天傲默默静听,万没想到陈家浩有如此身世。他虽是江湖大豪,但也钦佩那忠国之人,遂感慨道:“令尊忠义,让老夫佩服万分。实不相瞒,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曾在辽东军前效力,亲眼见那清狗杀戮我汉人同胞。若不是得罪了上官,说不定老夫现在还在与清狗作战呢!”

  家浩一听周天傲曾在辽东作战,亲切之情油然而生,深深一礼道:“原来是家父袍泽,请受晚辈一拜!”

  周天傲急忙扶起,道:“老夫的子女与你年龄相仿,想来老夫与令尊的年龄也相差无几。若小兄弟不嫌弃,就叫老夫一声叔父吧。”

  陈家浩喜道:“叔父在上,请受侄儿一拜!”

  “哈哈哈,好,好,好。快快起来!”周天傲得此贤侄儿,心中高兴非常!说着,在腰扣上一按,“咯噔”一声轻响,将随身软剑取下。“我也没什么好送贤侄的,见贤侄没有趁手的兵器,正好将这把软剑相赠。”

  家浩接过,仔细一看,见剑鞘正是一条玉带,玉带乃真皮绣山河而成,古朴端庄,平常将软剑系在腰上,隐蔽非常。一拔那虎头剑柄,一泓清水而出。剑身上有篆字两个,剑名“虎铎”。用力一抖,一声龙吟,家浩赞道:“好剑!”

  “宝剑赠英雄!”

  “多谢叔父!”

  周天傲又问道:“贤侄,天下大乱,我应以何地为根本?请为叔父一谋!”

  家浩一整衣冠,一揖到地,郑重道:“小侄有一言,叔父请听:其一,叔父起兵之时,应在明亡之后。”

  “为何?”

  “起兵于前,则为匪患。起兵于后,则名正言顺。”

  “妙!”

  “其二,起兵之后,当尊明号。”

  “为何?”

  “明立国近三百年,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天下文人士族,不乏忠义之士,定会怀念故国。叔父如能三顾之,善用之,何愁天下不定?”

  “好!”

  “其三,进军太湖!”

  “哦?”

  “今天下财物,半数产于江浙。江浙乃财富之源,断不可轻易予人。而芒砀山亦不可失,芒砀山万里群山,可藏百万兵,此乃用兵之地。待江南鼎定,芒砀山可为进兵中原之前锋!叔父如能在明亡之前占领太湖,阴结官员。则进可攻略江南,退可守护长江,待北方有变,叔父巧用大明名号,四出太湖,割据江山,然后令精兵猛将扼守险要,信臣精卒延江布防。然后,勤修政理,安抚百姓。招贤纳士,整兵演武。待时机一到,叔父可遣一上将,兵出芒砀。叔父亲领大军为其后援。诚如所言,则可问鼎中原,一统天下,再造河山!”

  “大善!”

  “其四,请叔父严整军纪,礼贤下士,尽收江南民心。叔父曾言志:替天行道。何为天道?天道飘渺,人力难测!但,这人世之天道,就是民心!圣人云:得民心者得天下。满清在北而得天时,李闯、献忠在西、南而得地利,叔父当得——人和。”

  “是!必定如此。”

  “最后,小侄还有九字真言相赠。此九字乃明太祖称霸之根本。请叔父谨记:高筑城、广积粮、缓称王!”

  陈家浩一番话,如拂去天空之云翳,而见浩月,令周天傲顿时耳目一新。

  周天傲大喜道:“贤侄一番金玉良言,老夫一生不忘!”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