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1:39:22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心与境
  4. 第一章 九月

第一章 九月

更新于:2017-03-11 12:56:25 字数:2893

  九月

  云中君(朱文博)2012年4月

  在枯萎前,

  花不知倦的开着,

  花开的声音无风时

  却也不显得沉默。

  秋老虎扯着浓夏的余热,

  却也没有往日的威慑,

  这时令的雨总是清脆的,

  不温不火的徐徐而至,

  走的却也利落。

  一年中唯此时,

  能让我沉醉于

  无目的缓慢的

  就这样一个人行走的沉默。

  (九月,有少年人记忆中最深刻的回忆与画面)

  这篇散文诗,姑且称为散文诗,或是小诗,写成于2012年四月份,当时我正处于高中阶段,高中二年级,学习任务很是繁重,但是想写出这首诗的念头总是挥之不去。

  诗名却是《九月》而非四月,源于一场永远铭记于心的回忆。

  铭记于心,不是因为事态重大,不是因为感动亦或悲痛,只是源于一份简简单单的笑容。

  那时是2007年的九月份,九月上旬。我是一个情窦初开,青涩的,带着点点忧郁的少年。小学刚毕业,升入初中。搬入新家刚刚一年左右,毕业后的一整个假期,我都在思考人生,第一次真正的思考人生,带有些禅意,无欲无求,却也有着一丝丝的阴郁,甚至一些老态。

  进入初中学习的第一周周末,我去上课外补习班学习英语,课间休息,我便走出教室沿着一条小路彳亍着,路的对面就是载满我六年学习记忆的小学。我还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的天气,天气有些热,但不至于闷热。是一个晴天,但总是偶尔有一两片云短暂的遮住阳光,但很快又复归晴朗。

  正如诗中最后一句“一个人行走的沉默”,我同样低着头走着。

  这时,背后一个欢快的女声响起,声音很是确信的叫着我的名字,那是第一个女生如此青春洋溢的叫出我的名字。

  恰在此时,我转过身,阳光突破云遮,整个世界都仿佛亮起来了,看到了一张带着调皮的微笑的脸。一张平凡但可爱的笑脸,带着一些雀斑,眼睛看起来仿佛平凡,可是不大不小,却自有光彩,像是带有灵性的小兽的眼眸。皮肤很是白皙,但不苍白,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我没太注意上面印有的图案,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好像带有粉色图案以及边缘的运动鞋。

  就是这样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孩,简单青春阳光的笑容,一瞬间印入我的脑海,驱散了我内心中的所有阴郁,将色彩带入我的精神世界,让我久久难以忘怀,蹉跎如今往事如烟,依然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太多的细节很是模糊,但是在我的回忆里,我的梦里,一切都很清晰。一切都带有各种斑斓的色彩,我觉无法真确的表达,无法用描述的语言去定义。

  我大概记得当时的情形,那时第二天将是教师节,教师节将会有半天假期。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当时的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同班的同学都还没有熟悉,对她的认知恍惚只记得名字,甚至都不确信准确。更没发现她与我在同一个补习班学习英语,而她却恰恰相反。她很早就注意到我,很确信我的名字,也早早就观察过我这个同班同学。与她的简洁靓丽清纯可爱相反,我当时是有些土气的,我还记着当天我穿着校服的样子。

  其实这并不算第一次见面,假期报名补习的时候就应该有过照面,之后开学一周学习也留有印象。但于我而言,这就是最根本的第一次见面。

  细致的对话我也已经记不清了,大体的意思是她今天才知道明天教师节会放半天假,顽皮的埋怨我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她。于是我们人生开始交集。

  之后,在班级的学习中我们也很快熟络起来,第二周老师开始调座位,很巧的是我们被分到同桌。我们之间很友好,很默契。我的姐姐和我在同一个班级。她和我的姐姐也很快成为朋友,并很快成为闺蜜。

  之后的摸底考,我进入班级前五,姐姐第一,而她也处在班级中上。而随后月考我班级第二,姐姐依然第一,而她依然班级中上,十几名的样子。我和姐姐初中三年一直霸占班级前两名,姐姐第一的时候很多,有时甚至是全校前三,而我班级第一的次数相对少些,最多考过全校第七。而她一直不温不火,总是老样子,和我们不同她是多才多艺的,也是极具天赋的,擅长美术,对艺术有着天生的嗅觉。记得第一次初中家长会,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妈妈。阿姨是一个很开朗热心还有些搞笑的人,记得当时阿姨拜托我督促她学习,让我真的有些负担的想笑,没有恶意,很亲切。

  姐姐担任了班长,我担任了团支书,也一起在校学生会任职。而她依然这是我的同桌,长得有些可爱的女孩子。每个学校应该都有校花一类的人,可能不止一个。但是也总会有一类女孩子不是校花,一般漂亮,但比校花还有人气,有很多的男生喜欢。而她就是比校花还有人气的女生。至于我姐姐应该是班花吧,虽然没人说过,但我感觉确实应该是。她向来喜欢梳一个朝天发髻,简单省事,虽然发型有些老气,也因此总被同学称为“道长”。我也有着自己的外号,比如“书记”“团长”“呆子”之类的。唯独她称呼我是独有的“大肠”,这个称呼被她叫了三年,及时后来见面她也依然喜欢这么叫,我同样欣然。

  我和她做了一年的同桌,感情很好的,甚至有些小暧昧,她是第一个让我对女性充满向往的女孩子,让我憧憬爱情与人生。好景不长,班主任是我的姨母,她应该是敏锐的察觉到了独属于青春暧昧的芬芳气息,于是我们被分开来坐了,这样我们结束了一年多的同桌生涯。我的情绪很低落,她同样也是,好像还一个人哭泣过。分开后的课间她坐过来和我说着感慨惋惜,具体我已经忘了,内容是真不想分开的意思。和她分开后我有过很多的同桌,但都记不清了,印象也不够深刻。

  之后的一个学期我是彷徨的,有些迷茫。初恋的萌芽早已在我的心里。我甚至有了表白的倾向,但最终还是压在心里。因为缺乏勇气或是来自父母的压力以及学生早恋不好的潜意识又或者其它原因,我整整一个学期都没表露,但我想她该是知道的吧,我不知道她是否有些失望。后来,她交了男朋友,是一个外校同届学生。而我则只是苦涩的陪着她一起经历了交了男朋友到分手的整个过程。

  初二的时候她家搬到和我家同一个小区,我们每天一起去上学,放学一起回家,一起去补习英语,补习化学,甚至还曾一起请病假逃课去闲逛然后回家,亲密无间的仿佛这时我才是她的男友。她确实是交往状态,男友外校同届生,而我该是一个爱慕她的男闺蜜?

  后来,她分手了,我有些庆幸。然而,她和我姐姐,闺蜜之间分道扬镳了,起因是几个女闺蜜之间属于女生才有的小状况最终莫名疏离疏远分道扬镳。而我也没曾和她交往过,甚至没能表白过,只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心里都明白这是仿佛宿命的我们之间不可能。只能说,喜欢过,甚至爱过,可是没结果。姐姐则同样交往了男友,是同班的同学,一直交往到现在,而且还会继续。我和她毕业后还是保有联系,虽然之后的见面并不多,她也再没有当年那种独有的微笑,没有当年可爱的小雀斑。可是当年那青春可爱充满阳光的笑永在我心,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每个少年都会有这样的一场初恋,而且往往是单恋。美好,甜美,也必然残缺不完美,可是忘不了了,这是独属于我的幸福。往事如烟,这份纯净的爱慕我早已放下,唯有那份我一人见过的微笑刻骨铭心。那份简单的笑容总是随风入梦,我也总会放空微笑或傻笑。

  这首诗我所写的都是我转身看见微笑的前一秒,至于笑容,我写不出了,也不想写了,就写到这了,给这份回忆留份完美与回味。

  登岳(朱文博)2016年7月29日写成至9月13日最终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