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7:03: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临界圣魂
  4. 第二章:神秘的大军师

第二章:神秘的大军师

更新于:2018-03-17 12:35:37 字数:3620

字体: 字号:
  夜晚慢慢的来临,皎洁的月光撒满在王城的后山,到处都能听见王城里那些小昆虫嗤嗤的鸣啼声,花草的芬香弥漫在微凉的空气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尽收集中,眼睛所能接触到的一草一木,绿叶红花,都不象在天里那样的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魅力,都拥有着不为人知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散发在王城里面的每一个角落。

  王城后山的暗道口数十名身穿战甲,腰配铜剑的士兵一脸严肃的守在暗道两旁一言不发。随着夜色渐渐降临,暗道口渐渐地开始热闹了起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缓缓地向暗道走来。只见一个将军带着大约有二三十人的士兵团引领着王城中的老人、妇女、与孩童赶了过来。看着那些妇女们赶着那群还稍显稚嫩的孩子,老人迈着颤颤巍巍的步伐相继进入了暗道。

  外面的士兵则是观察着这群匆忙的过客,防止有漏网之鱼。果然不出意料,两个身穿略显破旧,带有帽子的黑色长袍,背上扛着包袱刻意的将头埋得很低,脚步显得异常急促,还不时的用手将黑袍帽子的边沿向下拉,使帽子的边沿几乎已经盖过了眼睛。在夜色朦朦胧胧下很难清楚的看清他们的面庞。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脸上那些皱纹应该也有五六十岁。

  但是即便是如此的装扮还是没能逃过小将军孔严的眼睛。正当两个黑衣老者准备迈入暗道时孔严朝他们喊道:“那两个黑衣老者请留步,我有话要问你们。”听见孔严的喊话两名老者没有回头,只是相互的看了彼此一眼。从对方的眼中他们似乎得到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不要回头,努力向暗道的入口挤进去。于是乎他们没有理会孔严,继续的向暗道走去。可是他们刚迈向几步却被暗道口两旁的士兵给狠狠地拽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他们。

  “你们这两个老头没听见我的话吗?把头抬起来,我到想看看你两个到底是谁居然敢这么大胆。”孔严看着眼前这两个黑袍老者狠狠地说。

  随着两人的头缓缓地抬起两张熟悉的面孔映着月色呈现在孔严的面前。“这不是葛佬和孟央两位大人吗,你们这是。”孔严一脸鄙视的对眼前这两位王朝一品策士说“你们两个老匹夫大将军果然料事如神,就猜到你们会玩这一手,陛下在大殿之上亲自下的命令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孔严再次质疑道。

  听了孔严的话,孟央怒火中烧掀下黑袍的帽子一脸怒火的冲孔严咆哮道:“孔严小儿别拿陛下来压我们,我们堂堂三朝元老是你这个区区三品小武官指手画脚的吗。少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就目前的形式来看留下来无非是等死而已。我说孔严小儿别这么认真,你还是逃命去吧,何必在这里等死呢。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葛佬我们别管他,量他也不敢对我们怎样”。

  说完孟央刚一转身准备再次踏入暗道入口时。突然一阵鲜血从喉咙里慢慢上涌,孟央的嘴角以挂满了口中的鲜血。就在孟央转身的瞬间孔严腰间的利剑直接从孟央的后背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孔严收回利剑,孟央轰然倒地没有任何挣扎。一旁的葛佬见到如此场景心里顿时一颤,心凉透了半截,脸上的神情显得惊恐万分。顿时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央求起孔严来,孔严见此不但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反而更加地愤恼,没有理会葛旭转身准备离去。

  葛旭见孔严如此行为此内心盛喜,以为孔严放他一条生路,内心如若重生。反而看着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孟央顿时感到怜悯心中想着:“孟央我看你就不应作一位策士,怎么如同那些武将一样做事不经过大脑。现在都是什么时刻了都还摆出官威。大丈夫能屈能伸,区区一跪几句软语我不是躲过此劫了吗。”这时的葛佬还没有从刚才侥幸重生的心情中缓过来时,没有走两步的孔严将手中的长剑直接向后一扔,直中葛佬的胸膛。“你……你……”。

  葛旭露出痛苦的表情嘴角颤颤巍巍似乎想表达着什么。只是这突入其来的一剑使他从刚才看着孟央尸体得意的心境顿时化为一片乌有。甚至他还没有从跪着的姿势站起来就与孟央一样命丧黄泉。孔严头也没有会的径直走去,脸上再一次地对这些文人策士的不削。

  此时川流不息的老人妇女与孩子不断的从王城中涌向暗道。两个倒在血泊中的孟央与葛旭,根本没有引起那些匆忙赶路的行人注意,他们都井井有条的通入密道。他们知道必须在天亮以前撤离完毕,完毕后暗道将会被永久的封死,以免被敌人发现。

  夜此时更加深了,天上的月亮视乎要比刚才更大更亮了,月光照耀在过往的行人脸上显得格外清晰。一种不舍与留恋映刻在他们脸上,每个人的眼角还夹杂着那一丝丝晶莹的泪花。估计谁也无法读懂他们此时内心深处。

  天渐渐地亮了,老人、妇女与儿童也已全部安全撤离了。孔严带领着暗道口的士兵们则向王城大殿的位置缓缓地离去。

  王城神殿外,宽广的平整的地面现已是人潮涌动,战马啼蹄。神殿内的后花园中,龙魂伊身穿战甲肩披战袍腰佩宝剑,头顶战盔如一位威武的将军一般,与昨日在大殿上判若两人。

  只见他蹲下身子双手托着吟枫的肩膀眼中泛着稍许的泪光对吟枫说道:“孩子,以后父皇不在身边了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你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你是我们帝国唯一的希望,父亲希望你能坚强的活下去。”说完只见他从腰间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用绳子贯穿,圆形的玉器。上面绘制有龙形图案,玉器显得白质通透。除了上面龙纹图案栩栩如生,其他便与普通的玉器似乎也没有很大的区别。龙魂伊将这块玉戴在吟枫的颈上,圆形玉器垂落在他的胸前。

  “孩子你还记得我们圣灵王朝的圣地龙池吗?”龙魂伊对吟枫说到。

  “知道,我记得还在我六七岁的时候父皇经常给我提起。还带我去看过,现在我也还记得它的位置,只是那里除了一堵崖壁似乎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水池”吟枫疑惑的回答道。

  “龙池禁地千百年以来便是一个谜的存在,除了王朝的君王或者是继任者。没有人有资格前往那悬壁半步,这是祖上传下来的的规矩。只是我们所见到的是龙池的外面,根本没有进人龙池。祖讯还曾传下来,就算是君王也不能随便进人龙池禁地,除非出现有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进入,一旦进入龙池的人必定能化险为夷。而你胸前的这一块玉器名叫圣龙玉。看似普通却是王城的至宝王城禁地龙池的钥匙,有了它你就能进人龙池。进去之后自己要见机行事,毕竟龙池里面谁也没有进去过。孩子块去吧”龙魂伊眼中充满不舍的对吟枫说。因为他不想让吟枫走暗道冒险,一旦被敌人发现那小命就没有了。而龙池却不一样,既然先祖的遗讯摆在那里,龙池一定如遗讯所言,必将逢凶化吉助吟枫逃离这一难。

  “我们一起走吧父亲,你现在出去……”此时的吟枫眼中的泪水如清泉般往外翻滚。

  龙魂伊见后微笑的对吟枫说道:“我是王朝之首,我如果都离去了怎能对得起死去的国民。这样的话岂不是让通天与逆伤的人耻笑,孩子你以后要学会担当,自己的责任应当勇于承担。只要帝国还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会与圣灵王朝共存亡。快去吧,记住好好地照顾自己,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说完龙魂伊站了起来头也没回径直的想大殿外离去。吟枫看着父亲转身远去的背影,泪水再次如泉涌般止也止不住的往外流。他知道父亲这一转身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头了,永远。他擦了察脸上的泪水心中坚定地说“父亲我答应你一定要好好坚强的活下去。”于是转身向禁地方向离去。

  此时的王城大殿外士兵们与王城剩下的人组成了好几个大的方正,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在龙魂伊地率领下纷纷向王城外驶去。随着他们的离去偌大的王城顿时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城。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现已变成人去屋空一片寂静。一座拥有上千年历史的王朝就如同这原本繁华的街道一般静静的沉寂下去,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脑海中。

  朝阳缓缓升起,那清晨夺目的第一缕光辉撒向整个科伦比亚大陆。照耀着大陆上无数的王朝。而在这,圣灵王朝估计也是最后一次的沐浴着朝阳的霞光。因为随着龙魂伊地倒下圣灵王朝从此在科伦比亚永远的消失不复存在。面对敌人的铜墙铁壁强大的攻势,王城的队伍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抗的余地败下阵来,龙魂伊不愿受辱自刎战场,圣灵王朝彻底瓦解。

  而对方阵中一位坐在战马上的人很小声的碎言碎语说:“君叶,你永远不会想到你的王朝会栽在我的手上吧,就如当初你对我那样。等待了上千年今天时机终于到了,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我要拿回那曾经属于我的东西。是时候告别了这蝼蚁一般的世界”。一个身着黑色大披风,披风上的帽子把他的头整个笼罩着,脸上带着一副诡异的面具。黑色的大披风将他的整个身体都裹住了,甚至看不见他的脚,显得十分恐怖与神秘。

  话音刚落一阵风朝他们这边吹了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那黑衣人的披风与面具被吹在了地上。众人见此都定住了,只见黑衣人坐的马背上已经是空空如也。坐在另一匹马上的将士惊呼:“神人啊!大军师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这个将士口中的黑衣人正是逆伤王朝和通天王朝联军的大军师,一个连他们两大帝王都不曾亲眼目睹真容的人物。此次联军灭掉圣灵王朝的事件也是他一手安排的,在所有人眼里他就是个谁都不敢得罪的神秘人物,他的凭空消失更让逆伤与通天的部队的人更加坚定此人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大军师的突然消失使得他更加地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口中的所说的回去到底回去哪里也无从知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