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18:4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离末还惜
  4. 第一章 社团

第一章 社团

更新于:2018-03-17 09:36:14 字数:3838

字体: 字号:
  第一章社团

  惺忪出似乎迷离的睡眼条件反射般觅到手机躯体的光线偏执地妄想着

  短讯未接来电回复新的留言满足地扭了下腰眼微酸

  李寞揉了揉睡眼,还有些迷离的后觉。环顾了下,宿舍别的三个,都已出去了。

  外面很吵的样子,好像是不止一个音响在播放最近的排行榜,努力地想起,今天是学校一年一度社团招新的日子。很自然地去摸手机。

  时间,八点一刻。还有一条新的短信:“一定要来哦”柳依依。

  李寞对这个女孩子只有一小些印象了。还是大一入社团的时候,她跟他一级。如今,大二了。她好像当了副社吧。

  李寞是被她硬拉过来社团招新帮忙的。中国传统文化社。

  李寞所在的学校是商科类学校,他自己在经济系。所以,这个社团的人很少,男生更是只有五个。除去社长,据说一个病了,三个有课。便只剩李寞,所以。。。

  大学伊始,李寞自然是对社团之类充满希冀的。不说觅得知音吧,也让自己不至闲着。便选了一个自己兴趣所在的传统文化社入了。可除了例行的会费外,接下来他只看到了略有些猥琐的社长在讲座无厘头的附庸风雅;一群女生穿着古代的衣服拍艺术照,便将所谓的社团活动看了个分明透彻,一年来的活动,也就去过那么两次,人也没有一个熟识的。

  这次招新,他本也打算说了个借口推脱的。但念及一年的活动都缺了心里有些愧,再加上这位张依依同学两天短信的软磨硬泡,也便应了下来。

  不过进这个社团的女生还不少,那待会应该有很多学妹。。。秋天是收割学妹的季节。这样想着,李寞的的眼神就和着了窗外阳光明媚的一缕。但又想到去年见着的那些女生长相的历史程度。。。李寞还是去洗漱了,没再作他想。

  李寞看着镜中清瘦的脸和略有些遮住额前的发犹豫了下,还是脱下了一贯的黑色外套,换了件有些素的牛仔外衣。

  下了宿舍楼到了生活区的广场。一如去年的景象,各式各样的社团。各种标榜华丽字眼的条幅;一日都不会眠的音响;眼里分明促狭又大方笑意的学长学姐,以及——一群去年跟自己一样脸上写着兴奋地学弟学妹。

  李寞素来不喜热闹的。去年有些好奇和小期冀。现在。。。蓦地觉得自己是去忽悠学妹的。不,是把她们扯入传统文化社团的迷茫中徜徉。李寞这样自我慰藉着

  “寞寞~”李寞走过动漫社的时候还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卖萌声。不太情愿的别过头去,看到一个貌似火影忍者的COSER冲他招手。(好吧,他不太懂动漫。。。)

  “苏阳。。。你这是什么造型。”

  “卡卡西,不错吧。哇,寞寞你今天真帅。”苏阳习惯地去撩头发。

  “恩。。。”李寞胡乱应着。

  “HOHO~回去奖励你哦,我这还有很多学妹要报名,走不开呀。”他真的走不开。

  动漫社,貌似每年都门庭若市。后现代的同学们好像都挺喜欢动漫的,可李寞不是特别感冒。只看过灌篮高手的他也没回苏阳什么,走开了去。但好像眼角的余光还是有意无意瞥到了一个COS初音的萌妹子的裙摆。

  。。。

  苏阳是李寞的室友。白皙的可怕,还爱。。。卖萌。所以同学里叫苏娘这个与他名字完全相左的外号就蔚然成风了。

  路过吉他社,李寞对着那些摇滚青年失神了片刻,刚欲离去,便看见了一个女生轻怯地望着他。

  她着着一条曳地的浅绿长裙,让有些娇小的身子显得愈羸弱了些。发绾成了复古的髻,钗着木簪。五官说不上精致,但也有动人之处。眼里还有匿着的笑意。

  “李寞同学?”脆生生的声音。

  “恩?”他在等她开口。

  “那就是了,真有些不敢叫你呢。”那笑意弥散开来,脸上也有了梨涡。

  “你是。。。”李寞也没揣度她的语气。

  “我是张依依呀。”

  “。。。”

  “。。。”

  本就对她印象不深,现在又换了古典的装束,李寞真的没认出来。

  “你。。。衣服不错唉。”李寞也只想到了这句。

  “嘻嘻,谢谢啦。这可是在淘宝上我唯一中意又买的起的呦。

  “这是为招新增添噱头吗?”李寞的风格。。。

  “嗯?嗯,是。。。”张依依错愕了下“来吧,干活来。”直奔主题。

  李寞随着张依依走了一段便看见了一个古风插画的牌子,用隶书写着中国传统文化社。然后是一张桌子,上面零落地置着些复古小饰意儿。然后,没了。。。

  这些个东西,又在广场的角落,本就冷清的传统文化社更无人问津了。。。

  “我要做什么?”李寞看着张依依,想着此社团的排场跟人山人海的动漫社和街舞社什么的比起来真是。。。

  “呐。”张依依塞给李寞一沓传单,“去找大一的孩子们,让他们来这里报名呀。”一脸稚气向李寞袭来。

  谁才是孩子。。。

  “就我们两个?”李寞环顾了下。

  “恩,上午就我们两个,下午换别的同学。你也知道我们社团人手不足嘛。对了,我给你也找个汉服什么的换上吧。”说着张依依去翻桌子抽屉里堆积的琐物。

  “呃,不必了。。。”

  发了会传单,依然没有人报名。张依依的嘴巴便嘟了起来:“怎么这样啊。。。呐,李寞同学,我去拉人,你在这酝酿一下,一会负责解说。说的天花乱坠,我就不信没人进。”不等李寞答应便冲进了人群。接着李寞就听到了有些凄绝的声音——“传统文化社招新啦——”。他略无奈的浅笑了下,再一抬头,张依依还真拉了两个小女生来。

  “呐,由这位学长给你们介绍下我们社团的情况和活动日常。”张依依冲李寞使了个不容他推脱的眼色。再看一眼那两个女孩子眼里投来的迷惑和期待,李寞只得开口了。

  “额,学妹们好。那个,我们是。。。传统文化社。随着时代的潮汛和文化异形,传统文化愈发地被冷落了。你们也感受到桌子上这块玉饰的叹息了吧。我们兴此社,便是要传统不失,文化不朽。这里有很多对传统文化无比热忱的学长学姐,你们看这位张依依学姐,气质清雅,真如杨柳依依,便是在社团沉淀出的啊。。。”然后就看到了张依依左手掩映下禁不住扬起的嘴角。

  两个小姑娘的眼睛已亮了起来。“那,你们都有什么活动啊?”一个女孩子略可爱的歪着头。

  李寞继续漫无边际:“额,平时就是一些讲座。关于诗词曲赋啊、文房四宝、玉石古具、漆器瓷器、竹木牙雕、特殊时期遗物。。。额,周末还会去一些远离城市喧嚣的文化氛围阜丰的地方,看一些展览,文化节什么的。哦,主要平日里还有学姐学长们小温馨的关怀。。。”

  另一个带眼睛的小姑娘笑了起来:“听起来不错唉。”

  “是啊,你们也有听过中国风的歌曲吧,学长也可以跟你们一起鉴赏音乐的。。。”李寞再祭招数。

  “我最喜欢许嵩了!”

  “嗯,许嵩的中国风很有淡雅的感觉呢。”李寞也笑了下。

  “我最喜欢《清明雨上》。”

  “很有意境的一首呢。”李寞的声音里漾出些温柔来,“那你们要不要报这个社团呢?”

  “要!”

  “那在这里写上你们的姓名,联系方式。李寞莫名的轻车熟路。

  待两个女孩子嬉笑着离开,张依依已是两手疏握,放在嘴边,眨着眼睛,看着李寞:“你好棒唉。。。看不出这么能说。。。”

  “咳,我去找找同学们,看。。。”张依依的姿态略有杀伤力了些。。。而且,李寞也真的想去再走走。

  “不行。”张依依不等李寞说完,“你哪也不许去。”双手合拢支在下巴上,挤出两个浅的笑涡,语气中已带了一些哀求:“李寞SA,再多招些妹子吧,拜托你了,你这么利害。。。”

  听着SA的称谓后缀,李寞有些无奈。从苏阳那里他了的,这是日语里的尊称。再看一眼张依依的样子,言行跟穿着完全不搭,就有些失笑,但又觉得,很可爱。

  “嗯。。。”李寞应了声。

  “谢谢你啦。”张依依笑着福了福身子,又吐了吐舌头。

  李寞已被打败。

  张依依陆续带小学妹们来,李寞只得“讲解”。为了不让措辞重复,便将什么不必崇洋媚外;大学的压抑躁动;方文山词的韵脚都扯了进来。单纯的学妹们,大多还是,沦陷了。。。

  “给你。”张依依递了瓶水过来,看着李寞。

  “谢谢。”李寞看着名单。。。

  张依依有些激动:“已经三十多个了呢,去年一共招了还不到五十人,这才不到一上午。”

  “恩,喜欢这个的,自然会来的。”李寞喝了口水应着。说了这么久,还真有些渴了。

  “李寞。”张依依已调整了语气。

  “恩?”李寞抬头看着她。

  “今天真的谢谢你。”一本正经的捏着衣袖。

  “应该的。”李寞应着,忽然笑了起来:“那你怎么奖励我啊?”

  “请你吃饭,嘻嘻。”张依依眼睛眯在了一起。

  “那给你个约我的机会。”李寞貌似说的毫不经意,右手已递出了手机。

  “哈。”张依依快速的在手机上按了一串数字。

  李寞已笑了,张依依一直在笑,眉溢开一簇簇的好看。

  空气里似乎有一种小暧昧开始弥漫。李寞也几乎已忍不住去渲染一个氛围。

  风轻轻拂起张依依额前的一缕青丝。

  “哇,不错啊,一上午这么多。”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兀自打破了两人片刻的沉默。

  张依依略一偏过身子,走向声音的来处:“社长大人,我们是不是很厉害。。。“

  李寞也遇上了刚才翻着名单的那个目光,点头示意了下。他对这个人不感冒。

  何政也有些讶异,毕竟他去年带着几个副社也差不多只招了这么些人。迎来李寞淡淡的目光,何政顿了下,走过来拍拍李寞的肩膀:“恩,去吃个饭,休息下吧。”

  李寞只是左侧嘴角抿了下:“好。”

  张依依眨了眨眼睛,还是刚才的表情。

  “那我先走了。”李寞看着张依依,似乎想从她眼里看出些什么,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恩,你去休息吧,一上午肯定很累了呢,我们再联系喽,拜拜。。。”张依依微笑着,甩了甩衣袖。

  李寞有些失神,似乎在水云淡墨间有个素手捻着衣袂的女子的身形萌动了下。还是作罢了,他便走了。

  已晌午了,阳光穿过有些陆离的叶子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李寞很恋着午后的阳光的。

  因为,慵懒。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