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44: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星图之入梦者
  4. 第五章 解灵

第五章 解灵

更新于:2018-03-17 19:25:01 字数:5289

字体: 字号:
  “糟了,什么糟了?”林月河害怕的问道。

  “来了个祸害。”星痴一伸手,飞出去的长剑就飞了回来被他握在了手中,只是那杨过已经不见踪影了,使得林月河带着哭腔的问道:“你杀了他,你将他杀死了。”

  “小妹妹,这话可不能乱讲吗,再说了,我是那种随便杀人的人吗?更何况你们是入梦者,一个甲子(60年)才出了你们三个,供起来还不够怎么可能杀你们呢?只是跟那小子开个玩笑而已。”星痴嘴角抽搐了一下指着前方天空中出现的一个黑点说道:“那祸害来了。”

  顺着星痴所指的方向看去,卫凡就看到了一艘船,一艘很大的木船,就跟飞机一样在天空中快速的向这边飞来。

  “船…船会飞?”很愚蠢的问话,因为这样的一副画面就很真实的出现在卫凡的面前,至少他还会问。而一边的林月河已经呆住了。

  “很奇怪吗?”星痴反问道。随后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见多了你就习惯了,而且我仙剑阁的龙行舟可比这云若寺的无为舟大多了,而且看起来都要比他们的好看多了,因为那上面除了和尚还是和尚。而且这上面还有一个娘娘腔的和尚,对了,那家伙跟你们一样,也是个入梦者。”

  “善情和尚,不想让我砍死你,你在说话之前最好先想想。”星痴还没看到人就一头黑线的说道。

  “星痴师叔,咱们都有些时日未见了,你怎么一见面就这般的说呢?真是让师侄我寒心啊!”当木船停在空中之后,从船首处走出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和尚,只是那如血般妖艳的红唇加上那细细的尖锐声音说得卫凡跟林月河不停地打着哆嗦,鸡皮疙瘩造成的。

  “星痴大叔,你还是将这家伙砍了吧!”卫凡越是看那个和尚越是觉得不舒服。

  “哈哈!体会到了吧!不过,很可惜,这家伙很受云若寺住持看中,他有着顶级的守护法宝,我砍不死他。”星痴不好意思的笑道。

  “放开我,你这个人妖。”处在善情和尚腋下的杨过不停的捶打着,想要摆脱他。

  “你我相遇就是佛缘,既然是佛缘那么你就要跟着我回云若寺,所以你就不要想着挣扎或者逃跑了。”善情和尚带着杨过来到平台之上接着说道:“星痴师叔,佛与这入梦者有缘,就麻烦你先为他解灵吧!不过,我觉得佛与他们两个也有缘,要不一起解了?”

  “你个秃驴,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叫我师叔的吗?难道你真的想要我砍死你?”星痴很是气愤,这手中长剑已经泛起了一丝青光,可看到善情和尚泛出更加强烈的金芒就收起了一丝的火气,接着说道:“你要一个也就算了居然想要三个。不过,这也不是你说了算的,他们要去那里是他们的自由,这可由不得你。”

  “那好,我去仙剑阁,我去仙剑阁。”刚站稳的杨过立马吼道。

  “这位小施主,你的话可真是让我寒心啊!好歹我刚刚还救了你一命好不好!你真的不愿意跟我皈依佛门?”善情和尚眯着眼问道。

  “不…不愿意,我不要当和尚。”杨过看着善情和尚的样子害怕道。

  “哦!是吗?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尖叫去吧!”善情和尚微笑的一挥手,杨过就飞了出去,果然尖叫去了。

  “星痴师叔,一起聊聊。”善情和尚全身金光陡然间的强烈了起来,一个光罩就将星痴给笼罩其中,将他给封困在了里面,而在这光罩之上悬浮着一顶金钵。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获得这件法宝。”星痴并未出现一丝紧张的样子,而是将手中的长剑抛了出去并喊道:“卫凡,去救他。”

  “是。”在长剑飞向平台边沿的时候,卫凡一个前冲,也跟着跳了下去,而那飞出的长剑在空中一转就出现在了他的脚边,犹如滑雪板一样的快速向杨过冲去。

  “收起来吧!既然看到了你想看到的,还要这般干什么?”星痴说道。

  “看来你也猜出来了。”善情和尚伸手将那金钵收回到了衣袖间,接着说道:“师傅说此次三人皆为仙剑阁弟子,皆有大作为,所以我就不强求了。还有就是这次的引灵台的最大赢家就是你们仙剑阁了,既然这样你是不是奉献一点好酒,十年前发生的事,我可是被师傅抓去面壁近十年了,酒肉的味道都忘了。”

  “你不是和尚吗?怎么可以吃肉?”林月河看到两位仙人都不急的样子,加上从他们的话语间似乎是在试探卫凡,也就放下心来,只是听到那善情和尚要喝酒,她忍不住的插嘴道。

  “呵呵!这位女施主,你可曾听说过‘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这句话,我现在就是在为你解释这句话的意思。”善情和尚双手合十的说道。

  “其实,只要不被人看见就行了。”善情和尚来到林月河的耳边轻轻说道。

  就在林月河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卫凡就带着杨过飞了过来,而后双双摔在地上,而卫凡更是瘫倒在地的样子。

  “卫凡,你没事吧?”林月河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有点饿。”卫凡顺了口气后摆手说道。

  “呵呵!”林月河笑了起来。

  小屋前的三条腿木桌边。

  “师叔,我真的很怀疑你这几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善情和尚看着眼前碗中一团浆糊的东西问道。

  “秃驴,你再叫我师叔,我可是真的会砍你的”星痴冷冷的说道。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你为什么一直叫他师叔?”林月河对着善情和尚问道。

  “因为我当初来这里的时候刚好碰到他来接人,本来我也就是跟着他走的,谁知道他却跟当时守阵的师兄喝酒,走的时候就将我给忘了,所以我才当了和尚。”善情缓缓到来。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你叫他师叔会那么的生气?”林月河问道。

  “这个你得问师...星施主了。”本来是叫出来的,可是看到星痴一脸寒霜的样子,估摸着真的会被砍就临时改变了。

  “哼!”星痴明显不想在这称呼上纠结了,直接不谈。

  “好香啊!”因为实在是咽不下星痴所做的事物的卫凡就亲自上阵用那不多的材料做了一顿不算丰盛的食物。

  “你们多吃点,尽可能的多吃。”星痴说道。

  “为什么?”卫凡问道。

  “因为等会解灵会消耗身体很多的热量,要不然你就会因为承受不了解灵所带来的消耗而饿死,这就跟你御剑飞行之后会感觉到自己很虚弱无力一样。”善情和尚对卫凡刻意为他准备的素食很满意。

  听到善情和尚这么一说,卫凡立马狂吃了起来,而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连长大后励志要成为淑女的林月河也吃了起来,不过那样子与卫凡杨过比起来还是显得斯文一些。

  “请问一下,我怎么会御剑飞行的呢?”卫凡问道。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先前只是测试一下而已。”善情说道

  “测试,什么测试?”卫凡问道。

  “呵呵!在我云若寺中有着一面上古遗留下来的天然玉璧,在玉璧上偶尔会出现一些未来发生的画面。所以,我师父就那上面看到了你们三个,要不然我也不会直接来这里而不是去引灵台了。至于这测试...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善情和尚双手合十,得道高僧的样子说道。

  卫凡看到这里是一阵的牙痒痒,接着问道:“那你们说说这解灵是什么意思?”

  “这九星天门阵是上古就遗留下来的法阵,在那里面存在的是混沌之力,若是没有梦引蝶的保护,不管是谁进入到那里面都会被搅碎。不过,也很少有人能够在没有梦引蝶的指引很少有人能够到那里面去的。”善情将剩下不多的食物吃完之后接着说道:“因为有梦引蝶的守护,所以入梦者就安全的出了九星天门,可是也因为这个梦引蝶的缘故让入梦者无法开启修仙之道,如果不解除附着在身上的梦引蝶,那就是废物一个。不过,让我很意外的是,你居然在未知的情况下已经成为了二段境,这到是让我很好奇。”

  “是吗?其实我也很好奇,可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卫凡也是很疑惑的说道。

  “没事,等解灵了之后,你就会知道一些的,因为我感觉到你的身上似乎存在着某种封印。”善情看了一眼边上突然间停顿下来的星痴,而后伸手想要去触碰卫凡,可在临近卫凡眉头一寸处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还是按照师傅预言的那样顺其自然吧!”

  “大叔,你也看出了我身上有封印是吗?”卫凡因为善情和尚带来的怪异感觉而涌现出很大的压力,不由的向星痴问道。

  “有。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事,因为你身上存在的是一个守护封印,为的就是保护你。”星痴说道。不过,当看到善情和尚的一个隐晦的眼神之后就没有继续谈论下去,而是催促般的说道:“快点吃,多吃点,给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了。”

  “好。”既然人家不愿意说,卫凡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的意思了。可是,一边的杨过低声道:“这两个家伙肯定在对你隐瞒着什么?说不定就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存在,特别是那个人妖和尚。”

  “呵呵!我的耳朵可是很灵的。”善情和尚的声音突然间的出现在杨过的耳边,将他吓得差点尿裤子了。

  吃过之后稍稍休息了一下的几人就在星痴的带领下来到九星天门阵前,而这就是解灵的地方。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星痴将几人拦在石柱之外,独自一人前往到法阵中心,手指微动,做了几个手势之后一指天空。随后在星痴的身上就出现了一团青芒,在手指向天的时候,就有一道细小的光柱直冲天际。浮云一荡,然后就露出了一个破洞一般的缺口来,仿佛将天空给捅破了一样,透过这个破洞,卫凡他们能够从那里看到地球之外的星辰。

  青芒陡然间的光芒大作,而后几道流光纷纷融入到那青芒中,随之那青芒就暗淡了下来,直到消失,最后出现在星痴手中的是一根刻画着九枚星辰的拐杖。拐杖的顶端流转着几道荧光,很是美丽。

  “星灵之杖,专门用来解封用的,而这个也只有守护法阵的人才可以召唤出来。”善情和尚说道。

  “好了,林月河优先。”星痴走出九星天门阵后对着身边完全被其手中的星灵之杖所吸引的林月河说:“你进入之后站在中心处的圆圈中就行了。”

  “哦!好的。”林月河看上去有些害怕,但是在卫凡鼓励的眼神下缓缓的走进了法阵中心处。

  看到林月河站好之后,星痴伸出手中的星灵之杖一指,一道光芒从法杖中飞出,而后直接打在了那破开的虚空。短暂的寂静之后,一道光柱落下,直接将林月河给罩在了其中。

  紧接着,九根石柱立马升腾起光柱与那中心处的一根成呼应之势,但是很快就转向中心的那跟光柱,最后连接成了一片,一副游走着九个甲士的阵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九个甲士的出现,处在光罩中的林月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徐徐升起,同时在她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只蝴蝶的刻图。当林月河停在九道光柱的交接处时,那蝴蝶就飞了出来,沿着林月河的身体飞了一圈之后就进入到了她来时的那根‘天心门’石柱当中。

  蝴蝶的融入,光柱骤然间的消失,处在空中的林月河依旧双眼微闭的缓缓飘下,被及时进入的善情和尚给抱在了怀中,而后其他的人都听到林月河如同梦呓般的呼唤:“卫凡,卫凡.....”

  “我在这里。”卫凡伸手将林月河的手握住,这才让林月河陷入到了沉睡当中。

  “没事的,她只是很虚弱,需要多睡一下而已。好了,杨过,你来。”星痴说道。

  “嗯!”杨过点了点头,但是看他身体不断颤抖的样子,看出他很是紧张,在卫凡要离开的时候,一把抓住卫凡的手说道:“记得告诉我呼唤的是谁的名字。”

  “嗯!”卫凡点了点头。

  就跟林月河的一样,当杨过升到光柱交接点的时候,从他的肩膀中飞出一只发光的蝴蝶,可在他的头顶还出现了一柄若隐若现的血剑,随着蝴蝶融入到石柱当中,落下的杨过就被善情给抱住了。

  善情和尚与星痴对视了一眼之后就抱着杨过离开了法阵。

  “大叔,为什么杨过的头顶会出现一柄血剑?”卫凡在进入前问道。

  “九星天门中的九道门,分别代表着四吉,也就是四善。三凶,也就是三恶,一次吉,还有一中平。我想你应该知道杨过进来的是那道门的吧!而出现的那个血剑就代表着他的心非善,尽管看上去不恶,可是这善恶一念间,谁又说的准呢?好了,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你还是进去吧!”星痴眉头微皱道。

  卫凡沉默的点了点头,而后就步入到了法阵当中,在光柱落下的时候他感觉到犹如醍醐灌顶一般,随着光芒的落下的同时,更多的是一些他不曾记得的记忆,或者说不该属于他的记忆。

  他看到了妈妈蓝玉燕死的时候所发生的事,天空乌云大作,出现了一道红光,而在红光的身后有着一个流转着九色光芒的圆图,跟这九星天门阵图很相似,相继的落入到了卫凡出生的那个医院当中。随后卫凡的出生,他就拥有有着一双血瞳和一个出现在心脏位置的圆形胎记。

  他看到了第一次生日时卫神眸看自己的厌恶眼神,原本想要抱抱的,换来的却是卫神眸想要扔掉他的冲动。

  他看到了后妈唐灵素嫁入家中是如何的关心自己的,生病时没日没夜的守护在身边,睡前的歌谣。

  他看到了卫灵出生之后唐灵素为了寻找时常出走的他而病倒在床的画面。

  他看到了莫问在升仙林中为了帮他炼化那所谓的神元而苍老的面容,而他身上所存在的二段境也就是这么来的。

  所有的记忆像是汇聚在了一起,而后又在其中破碎,眼前出现的只是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和一个剑型虚影。

  法阵中,卫凡的身体处在光柱交接点的时候,随着那只蝴蝶的飞出,在他的身上又相继的出现了两样东西,一个刻着‘九’字的圆图跟一柄血剑,与杨过显露出的如出一辙,只是他的血剑要比杨过的显得更加的血红一些。

  “青铜剑魂与九星图共存,而且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平和,这得需要多大的牺牲啊!我佛慈悲!阿弥陀佛!”善情和尚双手合适轻颂道,这一刻的他看上去才算是个和尚,而且还是一个得道高僧的样子。

  “妈妈!”卫凡晕倒前的一声轻语让两个人身子不由的一顿。

  将手中法杖抛入了空中,星痴就抱着卫凡站在九星天门中,看着远方逐渐升起的太阳,感慨道:“这或许就是他的命运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