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12:04:4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人间道图
  4. 少年贝弗

少年贝弗

更新于:2017-04-21 12:53:41 字数:2197

字体: 字号:
  黄昏的日光温顺的给世界涂上一层暖暖的光,安静的小山村随着背着锄头的农夫和扛着猎物的猎人的回来渐渐嘈杂起来。在家操持家务的女人们赶紧把提前准备好的水平和汗巾给男人们递过去,然后就开始准备即将要来的晚餐。

  贝弗今年15岁,今天是他第一次独立去打猎,很幸运的是他抓到了了受伤的白绒兔,虽皮毛受了伤,但是还能卖好几个铜板的,这可是一个厉害的猎手几天才能赚到的,而且肉质鲜美,是阿婆最喜欢的食物。这让一只自视甚高的贝弗更觉得自己是一个伟大的猎手。贝弗把白绒兔往肩上一搭,仿佛背着一个山林黑熊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往村子里走。走到距村子不远的小树林以后,贝弗紧了紧栓兔子的绳子,再检查下鞋子,轻手轻脚的往林子钻了进去。

  熟练的找到自己精心设计的小窝,贝弗换了个姿势扭动下身体,然后揉揉自己引以为豪的炯炯有神的三角小眼睛往小池塘瞄去,一览无余,暗叹一声:小池塘呀,好多水。黄昏的光那,就是美!不过五分钟,一阵嬉笑声越来越近,几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路追打着往小池塘这边跑。贝弗定眼一看,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眼神集中到那个最为高挑,********的小美女身上。待其脱下上衣以后,贝弗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压一下鼻子,暗骂一声:这小丫头片子要人命了,这脸蛋、这皮肤、这胸、这屁股,这日子没法过了。贝弗压压小贝弗,继续聚精会神的看着几年来最美的一幅画面。

  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贝弗警觉的往后一瞄,猛地一惊,一只二米长小孩臂的水蛇正在慢慢的从他这个方向往池塘游去。贝弗感觉鼻观鼻,口观口保持警惕的姿势一动不动,给蛇大爷让道。这水蛇游到贝弗身边顿了顿,然后绕着贝弗的小腿转了一下。贝弗感觉到一阵冰腻的感觉从腿上传了过来。蛇继续往小池塘游走,贝弗渐渐的舒了一口气,往小池塘一撇,两个太阳从水平面升起,小贝弗猛地一抬头,身形自然的往后一靠,水蛇猛地一回头贝弗咬去。贝弗心一横,长期的猎人训练起到作用,往左一靠,一头扎在了小池塘里边,不管不顾几个目瞪口呆的小姑娘,一头扎进了那个身材最好的小美女怀里,头使劲的挤了一下,然后大喊:救命呀,有蛇!有蛇!

  村子家里,四双,不,五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一脸“羞愧”的贝弗。过了半晌,见没人说话,贝弗了缩头,小声的说:各位长辈,我真的是被那蛇追的,才不小心掉进池塘的。阿婆噗嗤笑一下笑出声来,眯了眯眼,说道:雷子,我看小贝弗他应该不是故意的吧,这次小贝弗也打到了一个不错的白绒兔,我给青丫头做个帽子,算是赔礼啦。雷村长狠狠地看着贝弗一眼,叹了口气。老哈特看着一拍桌子:你小子什么意思,还在我面前叹气,你小子什么事,我不知道,不就是孩子之间的误会嘛,真是的,明天我准备下彩礼,过来给青丫头提亲,两个孩子都不小了,等两年就能结婚了。老雷在的时候,我就提过这两个孩子郎才女貌的多般配,就这样说吧。说完,老哈特手右手一把扯着正在一脸贼笑的贝弗的耳朵,左手一背,吧唧吧唧的走出了客厅。

  等着阿婆也回到了家,老哈特拉着阿婆的手在一旁说些什么,贝弗刚刚把头凑过去,被老哈特转手照投一巴掌打了回去。贝弗探头探脑的想听出点什么,奈何哈特大叔防范甚严,吃了几巴掌索性老老实实的对着兔子肉发狠。

  半夜,贝弗想起白天时候小池塘发生那个场景,睡不着了,不自觉的看下月色,忽然发现老哈特和阿婆的房间的灯还亮着。心思一转,披上一件外套蹑手蹑脚的跑到老哈特的窗外。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贝弗赶紧把呼吸一屏找了个窗户缝就往里瞄。

  老哈特把一堆亮晶晶的瓶瓶罐罐都点了点,心思重重的对阿婆说:老婆子,你看这么多够不够呀。这事情是因咱们小贝弗而起,而且人家是村里最漂亮的一朵花,咱们小贝弗能娶到是咱们小贝弗的福气。咱们这边一定得准备好,一是要让老雷家满意这个份彩礼,二呀也表示下小贝弗的歉意,消消青丫头的气。

  阿婆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丝布包起来的,上面秘密雕着各种美丽的花纹的盒子,满是皱纹的脸上眯出来笑容:老头子打仗立了那么多功,得了那么多好东西,这一下都拿出来了。当时老雷可是羡慕的紧,一定能行的。青丫头那边我把我年轻的时候首饰在弄一下,保准这小丫头也喜欢。一定搞成这门亲事,小贝弗可是对青丫头喜欢的紧,经常就见这小家伙围着青丫头转,这回可得随了小毛的愿了。

  老哈特巴塔巴塔一口老烟,把柜子最里面的一个衣盒子打开,小心翼翼拿出来一幅和乡村的衣服完全不一样的衣服:老婆子,你觉得小贝弗穿这个怎么样。

  阿婆一惊,这不是你当年升任小队长的时候男爵大人奖给你的礼服嘛,你可舍得拿出来了,小毛贝弗上一定很帅气,我看看合身不。

  贝弗扭了扭微麻的脚,轻手轻脚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着黑洞洞的房顶,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贝弗起的很早,破例的狠狠里洗把脸还擦了三遍,狠狠地吸了口清晨特有的清凉的空气,去客厅里拿扫把准备去打扫卫生。刚刚到客厅迎面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贝弗抬头一看,吃了一惊。原本因为年岁已高,身形有些佝偻的老哈特,穿着一身从来没见过的笔直笔直的制服,头发整齐而发亮,眼神充侧着一种令贝弗从未见过的光彩。贝弗不禁想到,我有一天会不会成为老哈特这样的男人。

  老哈特笑眯眯的看了贝弗一眼,转手把早准备好的礼服递了过去:小贝弗,把这个衣服穿上,看看我的孙子帅气不。阿婆一把拿过扫把,二话不说就张罗着帮贝弗换衣服。从这一天开始,贝弗开始知道原来还有一种衣服可以穿一个小时。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