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6:58: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十杵
  4. 第二章 周瑶儿的拜访

第二章 周瑶儿的拜访

更新于:2018-03-17 13:25:08 字数:3309

  古有十方,分为十杵,每杵十神,可破天地。

  向天赐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这句话。

  向天赐一下子就惊醒了。向天赐赶紧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身体还是热的,我还没有死,向天赐心中不由的一阵激动,很快这份激动便被仇恨压制了下来,范虎,老天既然不让我死,那你就死定了。向天赐经历了一次生死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幼稚,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千万不要想着复仇。到最后也只是个笑话而已。

  向天赐缓了缓平复了一下心情,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自己正躺在一个柴房里,有人把我带回来了,会是谁呢。

  向天赐起身走了出去,看见这个柴房居然在假山里面,顺着山体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的亭台楼阁。

  好美,这么美的地方,向天赐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由的多走了几步。

  花园很大,向天赐走了很久也没有走过重复的路。

  当向天赐走到一处莲花池的时候,他听见了前面有嬉笑的声音。

  向天赐紧觉了起来,放慢了脚步,慢慢循声靠近。

  声音越来越近,向天赐看见前面亭台里的两个人,那不是田梦吗,田梦旁边还有个小丫头。原来是田梦救了自己。向天赐叹了一口气。

  “谁。”田梦突然开口,吓了向天赐一跳。

  向天赐赶紧想跑,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他后面已经被田府的人堵住了。

  这时候田梦牵着小丫头也过来了。

  “姐姐,你带回来的小乞丐活了。”小丫头甜甜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

  “颖儿,不能这样说话。”田梦跟小丫头说了说然后看着向天赐“能够醒过来真是奇迹。”

  向天赐看着眼前的人,可恶居然这么多人知道我还没有死,范虎知道了一定会来杀了我的,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对了周瑶儿不是说中招后会心智全失吗。那我就来演个傻子。

  向天赐做出了自己认为最傻的表情,同时配合性的流着口水。

  田梦看着摇了摇头说到“看来虽然是保住了性命,可是心智全失了,颖儿我们走吧。”

  “等一下姐姐。”小丫头甩开了田梦的手,跑到了向天赐面前,左看看右看看。

  向天赐一直只是傻傻的笑着。

  “我叫田思颖,以后你就在这陪我玩吧。”田思颖的小手伸在了向天赐的面前。

  向天赐还只是傻傻的在笑。

  “姐姐。”田思颖回头看着田梦。

  “颖儿,回来吧。”田梦向田思颖招了招手。

  田思颖看了看田梦又看了看向天赐“福伯,以后就让他待在后院陪颖儿吧,还有帮他找身干净的衣服。”

  “好的,大小姐。”旁边的老人应声到。

  “颖儿走吧。”田梦和田颖儿渐渐的消失在视野中。

  “阿来,阿壮,带他去洗澡。”老者看着流着口水的向天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走了。

  热水擦拭着向天赐的身体,向天赐还是第一次被人伺候着洗澡,虽然有点尴尬是两个男人在帮他,阿来,阿壮帮向天赐穿好衣服带到柴房就走了,走前向天赐看见阿来他们眼神中的怜悯,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装傻是成功。

  等周围没有了声音,向天赐坐了起来,洗澡时他偶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改变,那时候不好确认,现在没有人打扰,可以来看看了。

  向天赐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体内有一道黄光,黄光。向天赐带着疑问又探了探。

  这黄光,这黄光不是范虎射进我体内的吗。

  为什么范虎的黄光会寄存在自己的体内,就在这时,柴房的门突然打开,向天赐立刻睁开了眼睛。

  “田梦。”向天赐看着推门进来的田梦不由的惊呼到。

  “你果然聪敏,向公子。”田梦径直向向天赐走来。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向天赐有点警惕的看着田梦,这个田梦跟白天见的田梦不一样。

  “你不是田梦。”向天赐警惕性的往后面退了退。

  “我怎么会不是田梦。”田梦嬉笑着往向天赐靠近。

  “你是周瑶儿。”向天赐眼睛一直盯着。

  田梦眉头一皱,慢慢的幻化成周瑶儿的样子然后开口道“你怎么会知道我不是田梦。”

  “果然是你周瑶儿,你为什么变成田梦的样子过来。”向天赐稍微放松了点,周瑶儿对自己应该没有恶意。

  “你很没有意思耶,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周瑶儿一下子跳到了刚才向天赐坐的地方,晃着她雪白的小腿。左看看右瞧瞧。

  “你身上的味道。”向天赐看着周瑶儿暴露在外面的小腿,虽然马上就要转春了,但是天气还是冷。

  “我身上的味道。”周瑶儿说完还猛的嗅了嗅。“没有味道呀。”

  “就是那种很淡的熏香味。”向天赐把本来堆好的柴堆踢乱。

  “熏香味。”周瑶儿想了想,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荷包。

  “就是这个味道。”向天赐淡淡的说了一句。

  “色狼变态。”周瑶儿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向天赐一下子就堵住了柴房的门口。

  向天赐发现自己的速度好像变快了好多。

  “你要拦我。”周瑶儿眨着她的大眼睛,手指圈着头发,慢慢的踱着小碎步,不时的还看看向天赐。

  “你还不让开呀,你要用你入定期的修为挡住定魂期的我吗。”周瑶儿突然向前一步,凑到了向天赐的耳边。

  淡淡的热气吹在了向天赐的耳垂上,向天赐的脸憋的通红。

  “我说我有入定期的修为?”

  “嗯。”周瑶儿点了点然后很诧异的问到“你自己不知道?”

  向天赐摇了摇头。

  “那就奇怪了,其实我今天晚上来就是来确认一下你的修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自己修为的人呢。”周瑶儿弱有所思的样子,然后有说到“你试着把你的精力集中在你的手上。”

  “什么叫精力。”向天赐并不知道什么叫精力。

  “精力,精力,精力就是,我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笨呢。”周瑶儿也不知道怎么描述精力,好像在她修炼的时候精力就自然的感觉到了。

  “像这样吗。”周瑶儿还在想事情的时候,向天赐突然问到。向天赐想会不会是自己体内的黄光呢,试着驱动看看,果然黄光懂了。

  “这不是范家的黄虎标吗,你怎么会是定魂期。”周瑶儿很惊讶的用手捂着小嘴。

  “定魂期吗。”向天赐看着自己指尖的黄光。然后又把黄光收回了体内。

  “不对,你还是入定期的修为,可你怎么能使用定魂期的精神力。”周瑶儿打量着向天赐,就像看怪物一样。“好神奇呀,这件事可不能让范虎知道。”

  “田梦是不是也知道我在装傻。”向天赐想了想如果田梦知道的话真的把脸给直接丢没了。

  “田姐姐应该不知道,你的演技挺好的,要不是我闲着无聊探了下你的精气,我也不会发现。”

  “那范虎如果试探我的精气会不会发现。”向天赐紧张了,他发现自己把问题想简单了,向天赐面容越来越难看。如果范虎知道他肯定会把自己抹除掉的。向天赐可不觉得田家会为了自己得罪范家。怎么办,突然向天赐想到了周瑶儿刚才变成田梦的样子,对呀,可以让周瑶儿把自己变成别的样子呀。

  “周瑶儿,你可以帮我变个样子吗。”

  “能,但你要变样子干嘛。”

  “变个样子范虎就不认识我了。”向天赐听到能心中还是一阵激动的。

  “没用的,我帮你幻化的样子是骗不了范虎的,他的精神力还是可以识破的,除非。”

  “除非什么。”向天赐赶紧追问到。

  “除非我爹肯出手。”向天赐听了叹了一口气,从周瑶儿爹阻止周瑶儿插手范虎的事便可知道周瑶儿的爹是不可能出手帮忙的。

  向天赐沮丧的坐在了地上,可恶,本以为的生路现在又被堵上了。向天赐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周瑶儿看着坐在地上的向天赐嘴角带着微笑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白瓶子扔给了向天赐。

  “这是什么。”向天赐看着怀里的白瓶子。

  “丧心丹。给你准备的。”周瑶儿的嘴角挂着一种让向天赐不能琢磨的笑。

  “丧心丹,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向天赐打开了瓶口看着瓶子里躺着那颗粉色圆润的药丸。这么好看的药丸为什么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

  “你居然说这不是好东西。”说着周瑶儿撅着嘴把向天赐手中的瓶子抢了过来。

  “这可是我周家独门秘药,吃完后虽然会心脉全断,心智丧尸,但后面你会慢慢的恢复心智的,从而使心智更加坚韧,我们周家历代家主都会服用的。”周瑶儿晃了晃手中的瓶子。

  “吃了这个就能瞒过范虎吗。”向天赐拿过周瑶儿的瓶子把里面的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你就这样吃下去了。”周瑶儿没有想到向天赐居然如此果断的吃下了药丸。

  “嗯,不然呢。”向天赐点了点头。

  “你就不怕我骗你,里面是毒药。”

  “我又没有什么值得你骗的,与其被范虎杀了,还不如被你毒死呢。”向天赐很相信周瑶儿,这个世界周瑶儿比自己懂的太多,与其自作聪明还不如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不靠谱的周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