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48:3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北欧之歌
  4. 2荒地上的棕熊

2荒地上的棕熊

更新于:2018-03-16 16:34:41 字数:2305

字体: 字号:
  塞西莉亚顺着图勒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隐约看到一团东西正在黑森林的茂密植被当中缓慢地向这片开荒地移动过来。

  塞西莉亚示意图勒以及另一名更加健壮的侍卫克努特让平民都先停下活计,在空旷地里先集中,自己则继续观察那团东西。

  当平民们都集中过来以后,那团东西也已经差不多完全走出黑森林,再失去了植被的颜色保护下,塞西莉亚看清楚那是一头棕熊。毕竟春雨过去后,气温已经回暖,沉睡的动物也陆续醒过来。塞西莉亚找的这片开荒地恰好是卑尔根跟群山之间,山脚下一条溪河冲积而成的一小块肥沃土地,保不准棕熊是沿河觅食时,听到这边的动作,才过来吧。

  棕熊似乎也对这么一大群人抱有有警戒心,在森林与人群之间的地带上不停地徘徊,但似乎由于饥饿的影响,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开始不停向人群发出咆哮,似乎示意人群远离它的居住地。

  但塞西莉亚并没有打算让一头棕熊影响这次开荒计划,毕竟这是关乎接近四千人温饱问题的计划。在无法终止的情况下,也不能对这头棕熊置之不理,否则可能在以后会造成人员伤亡,哪怕没人丢性命,这片土地上的作物也必定会被棕熊所损毁。

  但塞西莉亚环顾了四周,现在持有铁器的也就塞西莉亚,两名侍卫,以及少数拿着伐木斧的中年汉子,光靠这些人,最多就是有可能顺利赶走棕熊,但最大的可能还是丧失了数人的性命,才能顺利制服棕熊。

  当塞西莉亚正在思考的时候,棕熊已经无法忍耐饥饿,开始边注视着人群的动向,边向放有农作物种子的布袋走过去。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思考了,塞西莉亚只能先进行指挥,让女性都帮忙把刚才砍伐下来的树枝都点火燃烧,至少确保当前所有人都人手一根或者两根可以当临时火把。而未成年的小伙子们则先冒着被袭击的风险下,先绕棕熊,布置干燥的杂草跟树枝在棕熊来的方向,断棕熊的后路。图勒以及克努特则带着中年汉子们组成一个密集的阵型,不停呼喝着缓慢接近农作物布袋,避免棕熊先一步偷食。

  棕熊总算被塞西莉亚的指挥导致行动又一次迟疑下来,虽然阻挡的时间不长,很快又因为饥饿的原因,继续迈向侍卫们所在的方向。但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塞西莉亚他们制造出少量的火把,塞西莉亚率先双手各拿两把火把跑向图勒以及克努特他们所在的位置。再让农家女们把火把交给在远处的小伙子们,大声地指挥众人形成密集的三面包围圈。

  铁器不一定能让野兽感到畏惧,但火则相反,几乎所有的生命都对火有天生的畏惧感。哪怕人们已经离棕熊在数米的距离内了,但棕熊感受到火带来的灼热,天生的恐惧感此刻压制了原有的饥饿感,棕熊开始感觉畏惧,开始向原路返回。

  但塞西莉亚不敢让棕熊有逃离的机会,大声指挥众人继续保持三面包围的行动,把棕熊逼进预先设好的干燥植被堆里头,然后示意持有两把火把的人都把左手的火把抛向棕熊所在的位置。

  精心挑选的干燥植被,近乎瞬间被点燃,烈火很快开始从数面一起包围着棕熊,棕熊身上的毛发也开始产生了一个个火苗。但棕熊现在变得更加危险,开始四处乱窜。塞西莉亚让所有没铁器,只有火把的人们后退,自己主动带着侍卫以及数名中年汉子围绕着火堆不停劈,尽量尝试劈中火堆当中的棕熊,哪怕无法造成伤害也尽量把棕熊继续赶回火堆当中。健壮的克努特由于手持长斧的关系,成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劈中了棕熊的后腿,把棕熊的速度减慢下来。原本已经可以扑出火堆的棕熊,在一声惨叫后,浑身冒着火的情况下,一拐一拐地尝试走包围,由于拐了一只脚,利爪此时也需要协助行走导致无法使用,但尖牙仍然是足以把人带进冥界的利器。因此众人都不敢大意,仍然继续在棕熊无法反击的位置进行一次一次的攻击。

  图勒看到自己的小伙伴率先立功,此刻却忍耐不住了,冒失地举起长斧,尝试在棕熊面前当头劈下,却遇上棕熊的垂死挣扎,猛地向前扑去,直接把图勒压在身下。幸好图勒手上的长斧捉得够牢,并没有脱手,用长斧死死抵住棕熊的脸,才让棕熊暂时无法咬下。塞西莉亚现在手足无措,原本以为已经计划好的战术能成功,却临时出了这样的岔子,虽然图勒暂时能抵住棕熊,但无法知道图勒能坚持多久,特别是棕熊身上的火焰已经开始有蔓延到图勒身上的迹象。自己虽然可以一剑从棕熊头部刺下,但也担心会刺中图勒。

  克努特反倒很果断,似乎拥有也他的块头一样的智慧,把斧头反过来,用斧头背面直接往棕熊头部猛地敲下去,一下直接让棕熊动作顿了下来,然后再回身补第二下,棕熊终于停止一切动作,轰然倒下,完全压着图勒。

  这时候塞西莉亚总算清醒过来,马上弃剑上前尝试把棕熊推翻,并呼喝周边的中年汉子上面协助。毕竟塞西莉亚今天穿得比其它人要厚实得多,她暂时不担心火势会蔓延到自己身上,直接双手托着冒火的爪部,用力地抬起,勉强抬出一个足够让其余人拉出图勒的空间。总算在图勒身上只冒着烟的时候,把图勒顺利救出。

  开荒的第一天就已经遇上这种问题,哪怕顺利解决,也已经直接正午时分。由于棕熊已经被大火烤过,毛皮已经无法使用,塞西莉亚示意克努特把熊头砍下来,作为克努特自己的纪念品,然后让众人把棕熊分作午饭的额外加餐。虽然棕熊在熬过冬天以后已经很瘦削,也就勉强足够这次参与开荒的接近千人每人一口肉或者内脏,但也已经让众人齐声感谢,更有个别精干的小伙子,在去溪河取水的时候,顺手带了几尾鱼回来,帮大锅里头添加了少许的鱼香。

  午饭过后,塞西莉亚让众人趁机歇息一会,而自己则继续规划开荒地的情况,由于出现过这次棕熊危机,开荒地除了原本要考虑搭建少量的茅屋外,还需要准备一定的围栏以及陷阱,用于避免再有野兽的光顾,而且既然此处有棕熊出没,证明此地的野生食物必定很充足,塞西莉亚计划让部分即将够年龄的小伙子们在这处靠打猎来呆到下次南下为止,既可以获得稳定的食物来源,也可以增强他们的技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