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5:3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破碎法则
  4. 第一章 梦境

第一章 梦境

更新于:2017-11-24 20:52:55 字数:3109

字体: 字号:
  白狼的利爪戳进了零的身体,而零的手也放在了白狼毛皮覆盖的头颅上,白狼的眼神闪烁着,呜咽一声,突然摔在了地上,已濒临死亡的零突然露出了笑容,感受着自己的意识爆裂成一块一块的碎片……

  “碰撞历五年,永森堡,零死亡。”无尽虚空中,一本厚重的巨书某页,突然浮现出了一行字。

  “他死了。”虚空中有声音响起。

  “不,还有机会的。”之前的声音回响着,“只要将这些记忆碎片重新组合。”

  “这已经是第七次了。”又出现了一个声音,其中有些惋惜,“每一次他的意识都会重新崩解。”

  “我已经失去耐心了。”不同于之前几个声音的厚重音色响起,“我想你们也受够了。”

  “尊敬的至高之法奥斯,请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一切回到原点吧。”

  “最后一次。”厚重的声音给予了允许。

  接着巨书书页开始不断翻飞,一直回到第一页。

  “碰撞历一年,亚莫西堡,零初生。”

  细碎的意识碎片徐徐散发着光芒。

  “罗亚里斯!你为什么将这么小的孩子派上去!而且他身上竟然没有穿戴一点盔甲防具,甚至连武器都没有!”似乎从没有脾气的奥菲拉罕此刻却双目赤红,愤怒地训斥着眼前冷汗潺潺却不知所以的罗亚里斯,他可从不知道自己的兵里还有这样的孩子。

  奥菲拉罕话里的孩子是他受托来此应付天缘江山的火龙使时在战场上偶然看见的,有着在爱兰度人里鲜见而鲜明的一头黑发,若不是亲眼见到天缘人对这孩子下手,他甚至都会觉得这个孩子不是爱兰度人,毕竟他的双颊下巴还有那头黑发与天缘人八分相似。

  罗亚里斯听这位大陆闻名的冰寒剑圣奥菲拉罕训斥了半天,终于战战兢兢地在奥菲拉罕停顿的时候插嘴道:“大……大人,亚莫西堡中,没……没有这么小的兵,我认得堡中所有的士兵,我没见过他。”

  奥菲拉罕皱起了眉头,又问了一句:“真的?”也不等罗亚里斯回答,就接着道,“那是我错怪你了,我向你致歉。”说着,轻轻俯了下身。

  “大人,这怎么可以,您可是大陆剑圣,而我,只是区区一个驻堡军团长,怎可受您大礼。”罗亚里斯受宠若惊,爱兰度大陆剑道中称圣的人物可没有多少,各个都是人人敬仰的存在,虽然他听说过奥菲拉罕从来敢作敢为,毫不以身份压人,但真的发生在他身上,还是令他忍不住一阵感动,慌忙阻止。

  “什么大礼,既然是我错,我就该道歉。”奥菲拉罕已经直起了身子,又看着那个孩子,对罗亚里斯道,“我方才问过他一些事,他竟一无所知,好像失去了过去的记忆,既然他不是你军中的人,那就由我带走吧。”

  罗亚里斯对奥菲拉罕行了个军中最为尊敬的礼,大声答道:“是!大人再见!”

  “嗯。”奥菲拉罕点了点头,顿了顿,又道,“火龙使那边,我已经与他比过一场,他暂时不会找亚莫西堡的麻烦了,你放心。”说罢,奥菲拉罕对着那个黑发的孩子笑了笑,牵住他的小手,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背后就长出一双冰蓝羽翅,冰晶般的羽毛闪烁间已用一圈光线将两人包在里面,接着双翅一振,两人就往天际疾驰而去。

  黑发的孩子正是零,这个莫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只记得自己名字的孩子,却注定拥有不同寻常的人生,只因为他脑海里不断回响着的,近乎妄想的一句话。

  “只要你真的想要,你就一定能做得到!”

  “砰!”一声可怕的巨响,眼前奇怪城堡的巨门已经被奥菲拉罕一脚踹开,奥菲拉罕一脸诧异地摸了摸下巴,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这两扇在剑圣的巨力下竟然没有爆碎的木门,轻笑道:“哟呵,多兰德老头子,你这门不赖啊,有意思。”

  “有意思你个大头鬼要不是老子早有准备你一来老子不是还要换两扇门你当门不用钱啊你弄坏了也不见赔我。”零眨眨眼,他怎么也想不到城堡里这个白眉白胡子看来睿智无比的老人竟然能一口气丝毫不停顿还抑扬顿挫地说出这么一长串话。

  “看什么看一看你这模样就知道跟他个老小子一样是个麻烦种见到老人家也不知道问候下施个礼就知道傻呆呆地摆出这幅表情怎么没见过老头子这样肺活量的?”多兰德丝毫也没有看零年纪小就留点口风,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又巴拉巴拉说了半天。

  奥菲拉罕还没说话,零突然抬头一脸疑惑地问他:“大叔,这个老爷爷口不渴吗?”却不知道这句话哪里触到了他的神经,直把他笑得直不起腰。

  多兰德也一下被这般纯真的零梗得说不出话,只能吹吹自己的胡须表示无奈。

  奥菲拉罕笑够了,又用言语挤兑多兰德,多兰德也丝毫不示弱,两人唇来口往,唾沫飞溅,而一边的零却被这诡异城堡迷住了。

  这座城堡在外面看有五六层之高,进到里面才能发现其实就只有一层,而高至参天的,全都是摆着密密麻麻书籍的书架,零就是被这无数的书籍迷住的,他从没有看过书,却莫名地知道书籍其中充斥着的无数秘密与力量!

  “呵呵,看来这孩子跟某个不学无术的人倒是不一样,是个好学的种呢。”多兰德称赞别人的时候倒是用的普通语速,没有展示他优质的肺活量。

  “零,可不要还没成为男人就变成了老头啊。”奥菲拉罕虽然也是满心快活,但他与多兰德之间可没有退步这一说,立刻嘱咐道。

  “嗯。”零不明白这其中的调笑意味,只是从昨天奥菲拉罕带他离开后,与奥菲拉罕度过的时间里,他已经与这个粗犷却温柔的大叔建立了他尚未理解却得到充分享受的羁绊,他愿意去听奥菲拉罕的话。

  “这个孩子,真的是爱兰度人吗?”零在多兰德的授意下到书海中漫游,让两人单独交流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多兰德本不应该听到的声音,他忽然有些紧张,虽然他对爱兰度这个词都没什么概念。

  “怎么回事?”紧接着奥菲拉罕的声音也在零的耳边响起,声音没多兰德大,零却感觉清楚地多,“我看你支走他就感觉奇怪,怎么,他资质不行?”

  “何止是资质不行的问题。”零这时候甚至都能听到多兰德的叹息,“斗气、魔法都不行。我还没听说过爱兰度大陆谁是这样的,只有天缘江山的人,听说是这样的。”

  多兰德的话里浓浓都是惋惜,零不禁想,奥菲拉罕是否也会像多兰德一样惋惜、遗憾,甚至对自己失望,他还是个孩子,甚至没有过去的记忆,奥菲拉罕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只一想到奥菲拉罕对他失望,他就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不想让奥菲拉罕失望,颤抖中,他忽然想起了多兰德话里的斗气、魔法,这两个词并没有像其他他听过的词一样瞬间就能让他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影响他希望获得这两种听起来谁都能拥有的东西。

  随着这个想法,他的周身突然如同触电一般,紧接着肌肉开始膨胀收缩,从脑部扩散出的神经也不断地抖动着,而这过程伴随着强烈的剧痛,零一个孩子,又怎么忍受得住这巨大的疼痛,几乎本能地痛哭起来。

  “怎么回事!”零最后的意识,就只听到奥菲拉罕的惊叫,之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黑暗中,忽然有光,零看见空中散布着无数如同拼图一般可互相嵌合的碎片,而面前的虚空中漂浮着一个圆盘,圆盘的正中央,已经有些碎片嵌合摆好,他有些诧异地想查看碎片上的内容。

  “零殿下。您怎么来了。”零正探头张望,身后突然有声音传来!

  “你是谁?”零慌忙转身,惊疑道,“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妥,因为他根本没有完成转身这个动作,却又知道自己确实看向了另一个方向,他下意识一低头想看看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自己眼神所到之处空无一人!

  “我是至高之法奥斯光辉之下掌管记忆的艾希。”零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却明白看到眼前说话人的模样,她是一个女人,拥有着细嫩如婴儿的肌肤,甚至眼里的神采也与初生的婴儿一样纯洁。

  “您不应该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的一切,这对您来说还太早了。”艾希笑了笑,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她知道零就在虚空中。“所以只能请您先回去了。”

  艾希微笑着挥了挥手,零的意识消散无形,重入了黑暗之中。

  而虚空中的艾希,用拇指轻轻在圆盘上已拼凑的部分碎片上一抹,碎片上代表着这片梦境记忆的那双初生婴儿般纯洁的眼睛就消失不见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