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8:27:1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废柴大木的激变生活
  4. 第二章:纨绔的忍让

第二章:纨绔的忍让

更新于:2018-03-16 20:09:36 字数:2599

  我叫陈大木、身高一米七几,偏瘦、身段平衡,为什么我要将说过的事情再说一次?

  因为我今天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高达一万元的报酬满满的待在我金丝拉边的口袋之中

  这看上去似乎和我三围身材没什么必要的关联,不

  拿到了那西服男的定金之后,我与龙二两人吃了一顿、来自他乡异国风味的沙县大餐之后,总感觉人生欠缺些什么

  所谓饱暖思****、我脑海里面刚蹦出这一刻骨铭心的哲学名词之后、这才发现人生的欠缺

  女人

  是啊!我已然发迹、是时候寻找我当初因为金钱所无奈放弃的爱情

  “二啊,你哥我现在也算是小有钱的人了,是不是要找一下当年逝去的恋情?”

  “哥,你还有恋过的时候?”

  ……所以我不喜欢老实人、总是把我风流不拘的事情说出来

  是的,我一般都是吃完抹嘴就走、甚至与我鱼水一夜的人都不知道我叫啥名字

  “想当年、与我同桌的那女生你还记得吗?成天浸淫在我气质之下、总是时不时的拿那幽怨的眼神撩我、可惜我当年只顾学业,放弃了这门本应该可歌可泣的爱情”

  “和你同桌的那个不是自闭症吗?和谁都那样、成天翻个白眼”

  “吃你的鸡腿!!!难得我情谊大发、这就给你捣乱没了”

  吼完之后、我再次回复儒雅之身、这人啊有些时候就是欠收拾,不给点气质上的压制,完全不知道是谁小弟

  撩开我的风衣袖口、看了看我那超脱不凡的电子表、离七点半还有一个小时、

  想到答应别人的事情、在摸一摸口袋,觉着带着这么多现金办事也是不妥的

  万一叫咱办点不法勾当、到时候这钱在身上不是人赃并获,看来银行的存在完全是为了朕如今的窘境而存在啊

  这么一想、心中坦然、还是爱卿想的周到

  就在我叫上龙二准备走去附近的ATM的时候一声令我厌恶的声音响起

  “哟呵,这不是傻子二人组吗?带着你的小宠物去捡垃圾啊、哈哈哈”

  住身回望、不用看我都知道这****的笑声属于谁

  来人身着一身白色休闲衣裤外带绿色拖鞋、颈上带着一条黄金狗链、嘴里嚼着一口槟榔、耳朵上挂着墨镜、身后跟着四个马仔,满脸纵欲不得的青春痘

  这人便是恶满全校的痞子马、马禄

  这人从就读开始便与我同一年级、毕业后虽也无业、但家底殷实,加上其父备有官职、所以成天无所事事、顺带惹是生非

  “说谁是宠物呢?”

  龙二暴脾气一听立马就炸了、挺胸就要上去

  看来他完全没有否认捡垃圾这件事情的样子

  我一手拦下龙二说道

  “我当是谁满嘴喷屎、原来是远近皆知的败家马呀、这么巧啊”

  看着他那嚣张的样子、要一般时候我肯定屁都不放一个、理都不会理会这种没素质的人、不过今天我左有抗揍龙二,右有大款身上带、也不怕他打伤人没钱赔、就算打不过也能顺带往地上一躺讹点钱

  所以我也不甘示弱的回了嘴

  “哟呵,今天胆肥了?敢回马哥的嘴?”

  痞子马尚在原地满脸怒气要搓大招的样子、他身旁的小弟却抢先起嘴作威

  “那你的意思是完全没有否认你所谓的大哥是败家子的意思咯?哈哈”

  龙二这人、虽然我一直知道他脑子回路短、但总能在关键时候引起对方的怒气

  干的漂亮

  我先撤

  “你、大哥!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啥意思?”

  这边仗都没干起来、那边自己人却先内讧起来了

  吓得我赶紧的躲在了垃圾桶旁

  “啧啧啧啧”

  我一边吃着瓜子、一边啧声做叹的看着对面五只傻狗

  “哼、陈傻子,今年老子有事情、不想和你一般计较!下次别被我得着”

  败家马、看上貌似也是真有事情,往常都会大发肝火的揍龙二一顿、今天尽然只会放下恨话,有便宜不占妄小人

  “哼、宵小也敢自称老子?小心别把自己的青春痘给吹的鼓出来”

  在龙二惊愕的眼神中、我神奇的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后、一脸轻蔑的说着

  “走”

  “哼”

  五人一脸死杀了爹的狰狞面孔从我二人身旁走过、

  “大哥、你真威风!说的他们都不敢回嘴”

  “那是!哥今个有钱、也不怕你挨揍没钱擦药,自然有底气!”

  “大哥就是有厉害、嘿嘿”

  “嘿嘿个啥、走办正事去”

  霎时

  我两存完钱、坐回服务点专设的长板凳上、回味方前呛声败家马为啥龙二没挨揍的问题时

  那辆黑色轿车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内

  为啥我能认出来?

  因为下午那装比的西装男就上了这辆带着鸟人标志的车子

  说实在、有些时候想不明白为啥这些有钱人总是喜欢一些不像人的东西

  我两起身走向鸟人车旁

  车窗缓缓的降下

  还是那西装男、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冷冷的说道

  “上车”

  我与龙二两人对望了一眼、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脑电波交流

  “看上去、好像这事情还真简单不了啊”

  “大哥,要不行咱两跑吧”

  “那哪行、我那跑得过你!再说,我钱也花的比你多啊”

  “那咋办?”

  “上车!见机行事”

  车上的西装男看着我两眉来眼去的、不经由的颤栗一番

  “你两有病?上车啊,墨迹什么?”

  听闻西装男的催促、我两再一次的对视、凝重的一点头

  我一拉车门正准备坐进去、却见车上除了司机、西装男、还有一人

  看上去年纪应该不会超过六十

  “哟,还有其他人啊!”

  “你好!”

  那人见我惊愕、主动出声问好

  也许是被我的外貌所侵、情不自禁的想要和我拉近关系吧

  “不咋滴、二啊,你坐后面!”

  说完、我坐到了副驾驶上、

  和一个老男人挤在一起、有失我的身份

  “让让哈!”

  龙二走到车后、也不管里面有多少人,一屁股就往里面挤了进去

  我明显的感觉到、车身往一侧偏了偏

  “成了、走吧”

  车子缓缓开启、而我开始打量着车内的人

  一个酷的不像话的司机

  一个死人般没有表情的西装男

  还有一个我深度怀疑是个GAY的老处男

  凭啥我会这么怀疑?一个正常的有钱男人、竟然不带个女秘书的在车上!最重要的是,他一直看着我微笑……

  最后还有一个、刚坐下就睡着的刘龙二

  如果不是这车太好、他们往外一走、不是想到、黑、社会、人们也只会想到谁家死人请来的殡仪师。

  “等下把你们从到地点之后、会有一个人来与你们接头、你跟着那人走便可、到时候他会告诉你怎么做。”

  我捏着那真皮车座心中正爽、那西装男便出声话语、吓的我赶紧把车座上的鼻屎擦掉

  我心想着、搞的这么神秘、不会真是道上的吧!吓得我差点跳车、可嘴上却说到

  “哟、搞的这么神秘、不会使叫我们运毒吧~哈哈”

  我自顾自的笑着、可是车内除了我那僵硬的笑声就是龙二的鼾声、

  车内的氛围直逼冰点

  噗…

  “嗯~~~啧~啧”

  在我僵笑尴尬的时候、一声伴随着恶臭的声音从龙二的胯下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