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6 21:35: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余世独行
  4. 第一章 仆役或护院?

第一章 仆役或护院?

更新于:2017-04-21 08:40:52 字数:3146

字体: 字号:
  人生是什么样的?一百个人中有一百种回答。

  也许璀璨,也许疯狂。但是对于李炎来说,人生只有眼前这不断的胜利。

  打断对方的技能,估算对方的技能CD,根据画面中人物那抬手的微动作来判断对方要使用什么技能。

  一切对于李炎来讲,在别人看不出区别或是不愿意费神去注意的细节对自己来说都如同吃饭喝水一般轻松自然。

  从接触游戏开始到现在,李炎只输过一次。

  眼前的屏幕之中,在自己出手再次将对方的微读条技能打断之后,正和自己对战的那个人终于是放弃了挣扎,就那么站在原地任由李炎将他的生命带走。

  胜利

  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两个字了。

  李炎摘下耳机,坐在身边的那个青年正聚精会神的在团长的指挥下打着副本。那个游戏李炎也认的,很出名。叫剑网3

  看了看门外已经渐渐发亮的天色,李炎伸了个懒腰然后将机器结账站了起来。除了胜利之外的人生还有吗?

  也许吧,还有上班,还有吃饭,还有逢年过节亲戚们的聚会,虽然除了工作之外,李炎的生活一直处于边缘化,但是没关系。

  能这样一直玩着游戏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了吧?李炎这样想到。

  最起码,我还活着。

  走出网吧,隔壁的小商店已经开门了。清晨的温度说不上低,但是也高不到哪里去。穿着单薄的李炎感觉自己的关节有些发痛。

  用手搓揉着双肘慢慢过着街道,但是这时身边的风景似乎开始慢慢变得有些不真实了起来。

  是我困了吗?李炎问了问自己。

  但是答案很明显,自己还不困。

  天空重新阴暗了下来,就连远处偶尔行过的车辆也开始消逝。在这一片朦胧之中,李炎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等到再回过神的时候,周围重新变得嘈杂了起来。

  叽叽喳喳的孩子们,站在孩子们面前的大人。只是奇怪的是,他们的身上穿着的衣服却不像是现代的。

  嗯?

  抬眼打量了一眼那个大人,短短的胡子,居高临下的眼神,他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丝褶皱,很新。衣服拼接的地方针脚不是很细,看起来应该是纯手工的。不过缝线的地方都是用了花式的缝制法,看的出来制作者明显是很用心的。

  注意到李炎在打量自己,胡轩的眉头微微扬了扬,屈起食指对着李炎微微一弹。

  一道轻风掠过,李炎就感觉自己的脑门被人弹了一下。

  李炎微微楞了一下,伸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手上感觉使不出力气,腿好像也变细了很多。这么说起来的话这幅身体好像并不是自己的。

  所以说,我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吗?李炎的眼中有些恍惚。

  胡轩在弹了那个打量自己的臭小子之后,本来以为那个小孩子会捂住额头,或是收回自己的目光。但是让胡轩意外的是,这个小家伙竟然就那么掐了自己一下之后便盯着自己发起呆来。

  这算什么?胡轩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便摇了摇头,轻声说了句“傻小子。”

  不算很大的屋子中陆续又有孩童被看上去像是他们父母的人领了进来。等到李炎回过神的时候,屋中的吵闹声更加剧烈,其中还掺杂了不少孩子的哭声。

  等到这间屋子快要塞不下的时候,胡轩终于是喊住了还要将孩子往里塞的家长们。

  他说道:“人够了,去隔壁吧。”

  “是,大老爷。”那些要领着孩子进来的人听到了胡轩的话,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便急急带着孩子向旁边走去。

  等到那些家长离开后,胡轩环视了一圈屋内,然后沉声说道“安静。”

  胡轩的声音很沉,还带着一丝威严的意味在其中。在他说话之后,那些在互相说闲话的孩子很快就下意识地安静了下来。就连那些正在哭鼻子的孩子也渐渐收到了气氛的感染,慢慢止住了哭声。

  等到屋中完全安静之后,胡轩微微思索了一下后慢慢说道“你们来这里,需要做什么,我想之前已经被告诉的很明白了。虽然你们还未进我苍南李家,但是你们还是得按着规矩来。”

  说到这里,胡轩从身后摸出来两样东西。那些孩子在看清楚了胡轩手上的东西之后,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现在,我左手上的是一把扫把,我的右手上是一只幼狼妖。你们若是想当仆役,就来左边拿走扫把。若是想当护院,就和这狼妖搏斗。若是两样都不想,就跟着你们爹妈回去,等下次想明白了再过来。”

  等到胡轩说完,屋中齐齐静了下来。站在孩子当中的李炎用食指刮着下巴,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这种选择人生的事情,就算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人都不太可能一时半会儿拿得定注意,何况是这些没人教的孩子呢?如果今天没人推一把的话,估计我们可以这样在这里站到天黑吧?

  想到这里,李炎伸手拨开了人群,走到了胡轩的面前。

  看到李炎,胡轩脸上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不自觉的诧异了一下。

  屋中一共有二十七个孩童,从最小的十二岁到最大的十六岁不等。胡轩之前翻过名册,本以为最可能先出来的是那几个在城中当过长工的小孩子,但是却没想到最先出来的是这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小东西。

  胡轩这一愣神,手上提着的狼妖一下子寻到了机会。它的严重带着一点点兽类独有的戾气,挥起爪子就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炎挥去。

  胡轩自然感觉到了手上妖狼的异动,在它挥动爪子的时候胡轩的手就已经准备好了。

  但是在低头看到李炎的时候,胡轩的眼中闪过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本来打算后撤的手终于是没有动作,任由狼妖挥动爪子。

  虽然只是幼狼,但是它的爪子却如同刀一般锋利,而且速度也足够快。如果这一爪子抓在和他差不多大小的李炎身上,说不得肯定会留下一道足够深的伤口。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它的爪子却只是徒劳的在空中划了一道半圆,除了带起一点嘶嘶的风声之外,并没有伤害到李炎。

  这时屋内的孩子才反应过来,站在前面的几个孩子看到狼妖那暴戾的模样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唯独李炎在心中轻笑了起来。

  “傻畜生,你的攻击距离不够。”

  胡轩重新将手上的妖狼制住,虽然他的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但是眼中却多出了一抹小孩子所看不懂的赞赏。

  “你是哪家的娃娃?告诉我,你想要去哪?”

  李炎用食指刮了刮下巴,然后说道“我叫李炎。”

  这具身体身上穿着的衣服很破旧,仔细看的话几乎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破洞,还稍微有些不合身。

  身边的那些孩子李炎之前也观察过了,他们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但是在一些破口处都是有打着补丁的。李炎心中拿不定这具身体是否有父母,所以决定装装傻,相信眼前的这个大人肯定是会查的。

  果然,在这之后胡轩又问了好几个问题,但是李炎基本上都是张着眼睛在那里答非所问。

  终于,在胡轩又问了一个问题无果之后,他从怀中掏出来了一本名册,在上面慢慢翻阅了起来。

  “第一个进来的,是王小先。第二个进来的。。”

  胡轩不断翻动着手上的名册,他的脑中记着所有孩童进来的顺序,但是却独独找不到李炎的名字。

  将手中的册子放下,胡轩直直盯着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孩童,心中的疑惑也随着越来越大。

  名册上去掉这个孩子的话是完全对得上的。那么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我没有一丁点的印象?

  心中疑惑了半天之后,胡轩终于是没有忍住,对着李炎出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听到胡轩询问,李炎完全不假思索的说道“我看他们进来了,我就跟着进来了。”

  回答的模糊一些,这样就算自己说错了名字后面自己的父母找过来那也只是自己多了一个白痴的头衔,如果自己没有父母的话那么我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家伙怎么说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总该多点表现机会吧?

  胡轩自然不知道李炎的想法,听到李炎的回答,胡轩又看了一眼李炎,沉吟了一下之后,打开了手上的名册,在最末尾写下了李炎的名字。

  等到写完之后,胡轩看着李炎出声问道“那么,你要做仆役还是做护院?”

  “我想做护院。”

  胡轩点了点头,拉着李炎走到了后屋。过了许久之后,胡轩才重新拎着狼妖提着扫把走了出来。

  “下一个。”

  屋中的孩童依然懵懵懂懂的,只不过在有了人带头后,便陆陆续续有胆子大的走到胡轩面前。

  不过这些孩子不知道,在屋中的偏厅,正有两双眼睛在默默地关注着这里。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