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2 04:55:0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邪魂传
  4. 第一章 : 孤星降世

第一章 : 孤星降世

更新于:2017-11-28 13:40:18 字数:3450

字体: 字号:
  黑色的天,下着蒙蒙细雨,繁华热闹的城市瞬间从晴朗无比转化成暗黑空气,就好像龙卷风要来临似得,天空闪着电,这气候转变的让人有些不适应,好像这一切的一切,意味着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

  清航市,作为华夏国重点人才教学城市、人口数量仅次于京都的一个城市,用繁华这一词来形容,已经落后了。

  清航市第一人民医院,侯产室门口,站着一排全黑色西装的保镖,而门口则有重兵把守,楼道内...

  “喂,我说熊老头,你转够了没?看的我头都晕了”声音的来源,从坐在最前头的一位全身白色西装,双手靠着一个由檀香木制成,把手镶着钻石等等的拐杖,一头的白发,可见这是以为年近半百的老人,不错,他!就是叶家之主,十四岁出道,打滚多年,创下叶氏商业帝国,金钱在他面前,已经不能用数字确认,叶天豪。

  “我靠!老子着急,你叫什么?在里面的是我女儿,你当然不担心”一身军装,肩膀扛着2颗金星,一脸的威严是不需要眼力看出来的,这就是军人的威严,无形的军威,作为华夏国的中将,他所获的荣耀,抗战的辉煌战绩,全部表示在肩上那两颗闪耀的金星,这位将军,究竟是何人?他就是华夏国十大将军之一,熊剑!

  嗖,一抹火焰升起,一根烟点燃,男子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无形的表达出了他此刻的心情,是紧张,后缓缓道出:“爸,岳父,你俩就别吵了,吵了几十年了,还没吵够啊?”趴着头,单手靠膝盖俯头的男子,终于抬起头,对着二位争吵的老人,轻身说出一句话,一脸的沧桑,显而易见的是脸上那一痕刀伤!

  叶寅龙,商业之豪叶天豪之子,华夏国叶氏集团董事长...

  “哇哇哇。。。。”天空忽然闪电大作,雨也倾盆而下,而哭声从侯产室内传出,坐在椅子上的叶寅龙已经推开侯产室的门,迫不及待的闯进去,叶寅龙第一眼望去的,不是刚出生的孩子,而是刚产后的躺在床上的妻子,快步走向床上,轻声说道:“老婆,让你受罪了”看着妻子憔悴的脸色,叶寅龙很是心疼,抚摸着妻子的头发,那温柔的声音,似乎只属于他的妻子,可见他非常爱他的妻子!

  “罪你个头,赶紧的,把我儿子抱来,折磨了我这么久,我倒要瞧瞧,这小子是啥样!”美丽,这个词,用在床上刚生完孩子的母亲身上,这个字不配!取而代之的是,应该是完美!不错,就是完美!人常说,女人,不经历十月怀胎生子,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当一个女人,完成这个世界上最事时,这个女人,是完美的!

  美妇摆着手,对着老公叶寅龙叫到,“赶紧啊,还不去!我儿子,我要看,快!”野蛮的声音对着这位商业金手直接叫道,可能叶寅龙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不可侵犯,如神一样的存在,但是在这妻子面前,他有的,只是爱,那满满的爱!

  “好好好,你别动,躺着,别动,我马上去!!!”叶寅龙汗都吓掉下来了,急忙扶好妻子,立马起身朝二位老人走去。

  “哈哈,我当爷爷了!我终于到爷爷了!唉,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哈哈。”穿着白色西装的叶天豪,连拐杖都丢在地上,抱着孙子大笑,那种开心,那种老来安慰的感觉,终于实现了一个老人的愿望!

  “哟哟哟,还哼上了?这是我外孙,我他吗终于也有外孙了,好!好啊!娘的,我倒要看看老首长在跟我吹牛他有个漂亮的孙子,老子的外孙,可是带靶子的!”军人的粗鲁表现在熊剑这位老将军身上,在适合不过了。

  “爸,岳父,别吵到媚儿,她刚生完孩子,你俩要吵,一会你们吵个够,这回我不烂你们了,现在还是先把孩子给我吧,媚儿等着呢?”从父亲手里接过孩子的叶寅龙,看着怀里的儿子,那股兴奋,开心,也是涌现出来,急速来到床前,抱着儿子躺在妻子身边。

  “孩子孩子,我是你老妈啊!快叫妈妈,快”眼泪瞬间从这位美妇眼里流出,那是开心的眼泪,她,终于当妈妈了,当一个孩子的母亲,是一个女人一生最幸福的事!

  “老婆啊,你别激动先啊,这刚出生,怎么可能说话呢?”叶寅龙看到这状况,也是笑脸不由的露出,温柔的对着妻子说道。

  “闭嘴!死胖子,这笔帐我慢慢跟你算,疼死老娘了,我和你没完!!”凶狠狠的声音马上反驳了叶寅龙所说的话。

  “行,没问题,你最大了,你想怎么处理都行,让我跪冰块这回我也认了!”叶寅龙苦笑一下,只能臣服了。

  “媚儿啊,刚生完,好好休息下,我就先回军区找那几个老王八蛋炫耀去,寅龙,你照顾媚儿!”熊剑来到两人面前,看到两人打情骂俏,已经习以为然了,对着二人说毕。

  “知道了岳父”“爸,您慢点”二人一起答道。

  “不行不行,我也得回去,安排安排,我叶家得龙子,岂能风平浪静?哈哈!”叶天豪大笑道,随着熊剑一起走出侯产室。

  “老婆,看,儿子,我们的孩子,我们俩的孩子”房间内,只剩下叶寅龙和妻子,终究还是没忍住眼泪,毕竟,终于当父亲了,要是让记者看见,估计明天的头条新闻便是,叶氏集团董事长喜得龙子,当场落泪!

  “瞧你那出息,老娘疼了这么久都没哭,你还给我哭了?”

  “我。。我。。我这不是开心嘛,对了,咱儿子叫什么好呢?”叶寅龙询问道。

  妻子本来就是文化人,叶寅龙也是一粗人,高中都没毕业,这个决定,还是要妻子来下决定。

  “凌,我希望孩子能凌驾于亿万人之上,但又想他小心谨慎自制能力强过着朴实无华的生活如枫叶般懂得积谷防饥、未雨绸缪的基本原则。就叫凌枫!叶凌枫!”妻子大声说道,这状态,就不像一个产后的症状。

  “哇~哇~”躺在母亲身旁的小家伙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低声叫出,让夫妇俩开心万分。

  “快快快,儿子,快叫妈妈,快叫妈妈。”

  “叫爸爸,快,先叫爸爸,男孩都是先叫爸爸的,那有先叫妈妈的”

  “我说死胖子,你这都要和我抢是吧?你想死是吧?啊,好疼,好疼。”

  “怎么了怎么了,老婆,你怎么了,好好好,我不跟你抢,先叫妈妈,先叫妈妈”

  “妈....妈..”幼嫩的声音传出。

  “啥,儿子,你叫啥,在叫一次”夫妻俩异口同声一同说道。

  “不对,我听见了,他是在叫爸爸!”

  “胡扯!明明是叫妈妈,哎我说死胖子,你非要和我争是吧,呜呜...疼....”

  “没..没...我说错了,他是在叫妈妈。”

  .............................

  转眼,时光飞逝。

  一个庞大的庄园,庄园内,停满了名车,法拉利,宝马,迈巴赫,兰博基尼,保时捷,劳斯莱斯....等等等等能有如此大的壮举,除了叶家,还有谁能办如此盛礼?

  某路人:“今天什么节日?叶家办这么大的宴会,又开分公司了?还是福布斯排行榜又进一名了?

  路人乙:“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叶家太子爷的13岁生日?不会吧,你没听传闻?听说他10岁那年,因为东南军区不认识他不让他进入,抱了个炸药直接把军区大门炸了走进去么?”

  在F省最大的墓场,在那山上,盖着一所无人可见的小房屋,一个抚着胡须的白发老人从里面走出,对着南方的清航市方向,笑道:“此子降世如此之久,是该去见见了,我倒要瞧瞧,那死老头见到我收到这般徒弟,会不会气得吐血!快哉快哉!哈哈!”

  “嗤”一声急刹车,由一辆奥迪A6发出,从车里,走出一个一头银发,穿着拖鞋,沙滩裤,花格衬衫,帅气的脸上增添了些许沧桑。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爱情进入永夜,一台诺基亚牌5230手机传出小刚的黄昏,男子拿出手机,脸上勾勒出一丝阴险。

  ”喂,荒凉。嗯,我已经到清航市了,有事半年后见,信号不好,喂,喂,喂,你说什么,信号不好,就这样哈”荒凉,一个代号!一个雇佣兵团的成员代号!银狼佣兵团,国际著名佣兵团,由四个大国家,以及三十二个小国组成的一个佣兵团!接完电话,拔出卡,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拿出了一张崭新的电话卡,装好,开机。

  “叶凌枫,年龄:十三岁,商业之豪叶天豪的孙子,华夏国十大将军熊剑的外孙,三年前生日后,如人间蒸发,消失在华夏国境内,今天,正好三年,我说的对不对?叶凌枫!”优美的声音,只要你还是个男人,听到这种抚媚的声音,都会不自禁的回头看。

  “哟,美女,很不错嘛,能把我资料调查的如此详细,我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的名字,目的,否者,死!”调戏的语气瞬间冰冷下来,让那位报出资料的美女脸色从红润到苍白,叶凌枫一句带着杀气的语气,让此女不解,难道自己真的没魅力,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看自己呢?

  叶凌枫宗旨:我绝不允许对我有威胁的存在这世界里!

  本人第一本新书,可能不太懂,但是,会加以修改,也会听取朋友的意见!总之!会给大家一本精彩的黑道、商业、爱情的小说!本人会按原计划,从校园开始写起,希望大家能给我信心,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