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04: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逐鹿之龙腾天下
  4. 夫子问

夫子问

更新于:2018-03-16 21:01:43 字数:3110

字体: 字号:
  阳光顺着院子外的树影打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小叶云和小莱茵在院子里玩耍着,小孩子的天性和童真在阳光的陪衬下更显的光亮。没有经历过世俗,没有经历过种族之间的仇恨,没有经历过人与人之间的狡黠和尔虞我诈,纯洁的像是天边的白云。夫子站在台阶上看着两个孩子,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叶夫人从屋里出来叫两个孩子吃饭,见夫子站在台阶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眼神注视着两个孩子,叶夫人顺着夫子的眼光也看着两个孩子,并肩站在夫子的傍边。看着叶云在院子和小莱茵玩儿的开心,想着叶云从小便没有见过父亲,虽然小叶云很懂事从来没有问起过父亲的事儿,但平时总是一个人爬在窗台上看着别人的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街上玩儿,想来叶夫人也觉得不是滋味。如今来了个玩伴,也终于在小叶云的身上看到了那种由心而发的快乐,而且玩伴还是漂亮的小姑娘,叶夫人越想越觉得舒心。便连叫两个孩子吃饭的事儿都忘了,看着两个孩子的笑容也痴了。夫子回过头见叶夫人站在傍边。便开**到“叶夫人?”“叶夫人”,一连叫了两声叶夫人方才回过神来,略带愧疚的说“叶云这孩子从小便没见过父亲,长这么大也没见他笑的这么开心,小时候别人都嫌弃他是个没爹的孩子,更是连个玩伴都没有,如今有了小莱茵这个玩伴也才见过他如此的开心,想来我这个母亲也是不称职,一时想的多,有点出神了,先生莫怪”夫子点点了头略带神秘的问到“叶夫人之谈吐以及对叶云的教导,不难看出夫人出自书香门第。只是不知叶云的父亲现在何处呢?想来叶云的父亲也该是人中龙凤类的人物吧”说完夫子看向天边,顺着夫子的目光正是五里镇的南方。叶夫人的神色有些惊疑不定随即又很快镇定下来,只是觉得这位老先生越发的高深莫测轻身的叹了口“叶云的父亲很早的时候便去了关外,他父亲会些武学,听人说魔域中奇珍异宝便说着叶云快要出生去搏一搏前程,在不济也弄也宝贝回来换些钱财。当时五里镇好些会功夫的都一并去了,只是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原来如此,老夫唐突了提起了夫人的伤心事”夫子面色并没有什么波动,仿佛料到了叶夫人会如此说。叶夫人见夫子如此说答到“都过去十年了,也没什么了”说罢,脑海中却还是想起了那个威武的身影,十年前他是那么的英俊潇洒,不是现在可还好,随着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南方,仿佛在哪里有着她心里的那个人。夫子把叶夫人的脸色看在眼中蔚然叹了口气想起了十年前魔域的事儿,人族,精灵族,魔族三族齐聚,当时江湖传言上古第一神剑——墨龙剑将在魔域,三族一场争斗最后却练神剑的影子都没有瞧见。人族魔族精灵族。最终也只是白跑一趟而已。“该吃饭了,我这一感叹都忘了叫先生和莱茵吃饭,来来来,吃饭吧”叶夫人回过神来叫着夫子和两个孩子吃饭。“呵呵,好啊,叶夫人做的饭菜真是好吃,不说还好,这一说还有些饿了。莱茵,叶云,吃饭了,吃完饭老头子就开始教你本事”夫子说道。一顿饭菜清香可口,莱茵更是吃的满嘴是油,还是大声叫着好吃。叶云看着莱茵吃的狼吞虎咽不由的笑到“我妈妈做的饭菜当然是最好吃,就连隔壁开饭馆的王姨做的饭菜都没我妈妈做的好吃”叶云很是骄傲。莱茵瞥了他一眼没空说话,只顾这吃着。夫子和叶夫人笑着看着两个孩子斗嘴,一顿饭吃的欢声笑语。

  日头西落,房子里点起了烛火。夫子坐在首位,叶夫人坐在一旁。夫子望着叶云问到:“如今之天下,分有几族,所居何地?你可知道?”“知道,如今天下分三大族,分别是人族,魔族,精灵族,其间还有兽人族,龙族,妖族等等一些小族。其中人族居与中原之地占尽大陆上最美丽富饶的地方”叶云声音洪亮一点都怯场。夫子点了点头很是满意,随即有问道“天下门派,多如牛毛。无数各族门人行走天下,各路门派,各路学派你知道多少?”叶云略微想想了一下答到“天下门派数不胜数,所以我知道的可能不及十分之一。先说我人族,我人族最大的学派非儒家莫属,门生遍天下,而且在各国都设有学堂,使得无论贫富皆能有学,不分弟子天赋一律有教无类。也正是因为如此儒家才成为人族乃至天下第一大学派。其次便当说墨家,传言墨家弟子擅长机关术,且武艺高强,主张兼爱非攻与儒家天下大同的理念有相似之处。墨家儒家并称天下两大显学。再者便是兵家,人族纷乱,五国各据一方,还有魔族虎视眈眈,所以兵家的人数仅仅次与墨儒两家,兵家之人善谋略,知兵事,武艺极高且多为群伤武艺,适合战场杀敌。再往下还有阴阳家,鬼谷家,法家,各有千秋;再说精灵族,我知道的只有一个司命司,不知道算不算一家学派,精灵族很少与各族交流,所以对精灵族了解最少;魔族,魔族最大的门派便是战门,巫门,长生殿。战门人数最多,门中皆是好战之人与我人族兵家类似,巫门善巫术,传言巫门之人能杀人与无形,救人与黄泉,最为诡异,门下弟子也是最少,但个个都是万里无一的天才。长生殿,是魔族最为神秘的门派,传说与魔族信仰的神灵有关,门下弟子很少外出,但每出一个都是横扫魔族各派同龄人物的奇材。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叶云有点怯怯,天下门派何其多,各派所长各不一样,他能知道这么也是难得了。夫子略微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天下门派众多,各有千秋,各有所长,数不尽数。一个十岁的小孩能把人族各派的特点说的如此详细也是难得。心上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莱茵在傍边看着,见叶云对答如流,对各门各派如数家珍。心下也是暗暗吃惊,与他,因为莱茵随是魔族公主可对天下门派的了解也没有叶云的多,实在是很难想象在这个五里镇叶云是如何学到这么多。却不知道叶云从小对各门各派都很感兴趣,平时五里镇的酒馆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酒醉之下纷纷说起自己的事儿,其间最多的就是关于各门各派的事儿。所以叶云了解的比较多。夫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叶云,就你来看,这天下各派有何缺点或者说有什么问题?”夫子问完叶云先是一愣,莱茵也是很吃惊,他是知道夫子身份的,夫子乃是儒家的领袖,天下儒生的老师,其身份地位,其武学之高超,其学识之渊博放眼天下绝对是最顶尖的人物,现在居然询问一个十岁孩子天下门派有个问题,语气之中也能听出夫子对这个问题也是没有答案的。叶云这次想了很久,夫子也没打扰他,莱茵也没有说话。许久叶云抬起头,目光中蕴含的睿智。“天下门派无不屹立许久,我只是有点自己的看法,也不知正确与否。先说儒家,儒家门生弟子最多,有教无类。门下弟子浩然正气为人正直,但太过拘于礼教显得有些迂腐,且儒家弟子虽多,但大多武艺不精。刚正有余,灵活不足。学识有余,武艺不精。大致如此”说完叶云抬头看了看夫子,见夫子一脸沉思继续说到“墨家,兼爱非攻的主旨也是很好,天下兼爱,各族不攻。但墨家弟子很少出世,且现如今各族纷乱的困局中,墨家之所想断然难以实现。再者兵家。如今天下纷乱,兵家最适合这个乱世。但也正是因为此,兵家弟子过分注意杀伐,却不知道如何治理,只有死没有生不符合大道之理,若是和儒家相互结合倒是一件好事。再者法家,以法治国,人人以法办事自然最好不过,但法制最终还是人治,人依旧是主体,所以法家的理论是好,但到了人手里,如何做到人人能按法办事应该是如今法家需要解决的问题”叶云涛涛不决,越说越放的开,历数了各家之不足。天色渐渐明亮,叶云和夫子你问我答你答我问。莱茵早早就睡着了,叶夫人也靠着扶手睡了,油灯都快燃尽了。夫子一边听一边想,越听越觉得叶云不凡,虽然不是都是对但一个一个十岁大的孩子能说出这么多,无疑是难得的,不,应该是天纵奇才。叶云说完,夫子开口道“依你看,各门各派应该如何去做呢?”叶云不假思索“放弃门派之见,相互交流融合,放弃种族之见,共成一家。不分门派,不分种族,天下大同。”叶云声音震隆发愦,直入云霄。天上的朝阳陡然明亮。迷雾散尽。夫子听完,呆呆的,许久未说话。脑海里翻江倒海之想着“不分门派,不分种族,天下大同”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