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5:2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我正在穿越
  4. 第二十二章 轻松的战斗

第二十二章 轻松的战斗

更新于:2016-09-11 14:44:40 字数:1898

  青煊默默地听着对面两只猫的低声交谈,用舌头理了理杂乱的毛发,这闲适的举动放在对面野猫们的眼里显得无比怪异。

  良久,交谈声结束了,众猫的目光又回到了青煊的身上,“考虑好了吧!小子,你选哪个!”杂色猫低沉的话语中充满了威胁。

  “我选……第三种。”依旧平静的话语,青煊盯着自己腿上的猫毛,那里的毛有几根翘起来了。

  “????”杂色猫眼中闪过一丝不解,“第三种?我没说有第三个选择啊?难道刚才说了却没注意?”

  看见杂色猫那疑惑的表情,灰皮猫忍不住开口道:“狮丸统领,那小子是在耍你呢!根本就没有第三种选择!”

  “谁说没有的,第三种选择就是……”青煊做了个挥爪的动作,“……把你们通通打趴下,我不就可以走了吗?”

  “哈哈哈哈!笑死喵了,你以为你是谁!万人敌吗?”

  “不过一只食物都要向人类乞讨的家猫,也敢如此的嚣张!”

  “小子!希望等下你趴在地上求饶的时候也可以像现在这样硬气。”

  …………

  青煊话一出口,野猫们便笑的直不起腰来了,还有几只在地上打着滚,显出几分滑稽,但不管它们说什么,做什么,青煊的内心依旧平静如昔。

  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恐惧害怕的神色,这要是落在熟悉青煊的人眼里,一定就会知道这是青煊最可怕的时候。

  风刮过大树茂密的枝叶,发出“哗哗—莎莎—”的声音,植被被风压的很低,在偶然扫过的一棵大树上,隐约在树中间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尾巴,但很快就被枝叶掩盖了。

  在风卷起迷人眼睛的尘土之时,青煊动了,那矫健的身影冲向对面没有丝毫防备的野猫们。

  嘭——嘭——

  两声被大力击打的声音从风沙中传出老远,野猫们声音一顿,有些茫然。

  风止,视线渐渐清晰起来了,青煊站立的地面上空无一物,而野猫们这边却多了两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猫。

  杂色猫一见此景,怒道:“快给我找出来!我今天非要把那只家猫扒皮抽筋不可!”

  “不用找了,我在这里。”平静的语调从杂色猫的身后传出。

  那原本在杂色猫身后的灰皮猫不知去了哪里,原地只有一只仿佛融进了杂色猫影子里的黑色身影,像是隐在黑暗中的刺客,那样的神秘,又那样的危险。

  杂色猫浑身一个激灵,但看的出来,它也是身经百战的,虽因为惊吓而短暂地楞了,但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用尽全力向身后抓了过去。

  这种反应能力虽然值得称赞,但在青煊眼里还是不够看。

  在爪子挥过来的一瞬间,青煊好像未卜先知一般,头往下低躲过了杂色猫这全力的一爪,然后狠狠地朝着杂色猫因为回身挥爪而露出的胸侧空档拍了过去。

  嘭——

  一声更加响亮的击打声传了出来,杂色猫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击飞在半空中滑翔的感觉。

  咚——

  物体落地的声音把其他呆楞在原地的野猫都惊醒了,看着在它们当中最能打的狮丸统领都败了,前排的野猫不由地往后退去。

  “蠢货!一起上啊!呃……”杂色猫忍住身体的钝痛感,沙哑着出声道。

  野猫们互相点了点头,交换了下眼色,一起朝着青煊所在的地方小心地挪了过去,青煊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站在原地。

  很快地,野猫们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在圈里的青煊蹲坐在地上,眼睛半开不开,姿态极为松散。

  一众野猫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如果小巧了这只家猫,一定会死的很惨,就像狮丸统领和那两只野猫一样。

  野猫警惕的眼神和绷紧的身体落在青煊眼中却是极为满意的,虽然青煊不喜争斗,但从无尽时空中战斗过来的,骨子里早就已经烙印上“嗜战”这两个字了。

  “哈——”青煊打了个哈欠,野猫们眼睛一亮:“好机会!”

  “去死吧!!”

  两只猫当先扑向了青煊,在青煊后方的两只野猫也不甘落后,一起扑了上来。

  “切!”青煊瞬间捕捉到了它们的动作,不屑地出声道。

  在它们就要扑到青煊的身上时,那锐利的爪子就要在青煊身上留下那美丽又残忍的图案时,青煊高高地跳了起来,就在野猫们那期待到喜悦又由喜悦到愕然的眼神里,青煊短暂地停留在半空中,然后受到重力的影响,开始下落……

  但它们在空中却无法改变方向了,前面的野猫和后面的野猫在空中大眼瞪小眼,距离快速地拉近,然后随着几声脑袋撞脑袋的“咚—咚”声和“喵!喵!”的惨叫声,青煊轻巧地落在原地,顺便还踩了踩身下这几只猫,一猫一脚。

  被踩了几脚的野猫由于刚才的撞击和青煊那大力的几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便晕了过去。

  原地还有两只猫,一只黄纹的和一只虎纹的,两只猫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在发抖。

  青煊走向前去,那黄纹猫尖叫一声就跑远了,青煊没去管它,只静静走到虎纹猫的面前,额头抵额头,眼睛对眼睛问道:“你可以告诉我,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虎纹猫抗拒着想移开目光,但身体却僵在原地,呐呐着说不出话来,尾巴尖一颤一颤的,看上去极为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