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1:22:1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我正在穿越
  4. 第十章 和寿司的日常

第十章 和寿司的日常

更新于:2016-08-10 21:34:33 字数:1945

  青煊在想着寿司可怜遭遇的时候,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流走了。夏天的太阳总是起来的特别早,在青煊走过一条街道的时候,晨时温暖的阳光就已经开始装饰着这个沉睡的村子了。街道两旁笔直的树木最先感受到这一份来自太阳的馈赠,大树茂密翠绿的叶反射着阵阵金光,像是戴了一顶皇冠似的,一阵风吹来,金灿灿地让人睁不开眼睛。

  空气中也带有一股清鲜的青草味,露珠停留在小草嫩绿的芽尖,一缕阳光照射下来,使露珠像变成了钻石一般的闪耀,青煊回头准备细看时,露珠却变成一丝微小的水气滋润在空气中,那淡淡的湿润感萦绕在青煊小小的鼻头。

  青煊走到寿司家的时候,街道上已经有不少的人了:有西装革履手中拿着公文包赶去上班的中年人、有背着包准备外出游玩的年轻人、也有穿着运动服开始健身的老人、还有赶去超市抢购促销品的妇人……

  原本寂静的街道开始喧嚣了......青煊也刚好此时来到了寿司家的后院围墙前,抬头看着眼前修剪的异常整齐的灌木围墙,熟练地在其下方找到了一个被稀疏枝叶遮挡着的洞口【这洞口原本是打算留给寿司出入用的,但是它太胖了,导致这个洞口只能荒废在这里,后来寿司就把洞口的位置告诉了青煊,寿司家的院子不经过室内是很难进来的】,凭着身材的优势,青煊很顺利地通过洞口进入了院子当中。

  院子里头十分整洁,虽没有载什么树木但却沿着墙根种了一些花,这花的品种有点像兰花又有点像杜鹃,不过这花没开,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青煊静静地越过后院的长廊,在右侧拐角处才是寿司的窝,寿司的窝其实就是一个中等大小的狗屋,据寿司所说,这间狗屋是它主人从遥远的东方带来的,狗屋上方还挂了个牌子,牌子上用毛笔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中文“爱的小屋”,在大字的下方有一条小字,给人划了一条横线,这一行字很有些老了,横线里面被划掉的字是“给最爱的旺财”,在横线上被划掉的“给最爱的旺财”这一行字上面又添了一行新字上去,这一行新字是用日语写的,这一行日语就是“给最爱的寿司”。

  青煊曾经也问过寿司这一行字为什么划了一条的问题,寿司的回答带有几分自豪:“喵~,这大概是主人写错了吧!主人是最爱我的,你看看那条日语就知道了”,这一回答让原本打算告诉寿司这中文意思的青煊偃旗息鼓。“也罢,就让那只旺财随风散去吧!”青煊有些恶意地想道。

  转过拐角处,青煊一眼就看见了那写的歪歪斜斜的“爱的小屋”,呈半圆形的门里蜷缩着一团黄白色的大肉球,青煊走到狗屋前用猫爪轻轻扣了扣狗屋的板壁,里面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青煊有点无奈,身为一只猫,聪敏的听力该是它的天赋吧!怎么这天赋轮在这只猫身上,得来的却是无比的迟钝……

  青煊把头轻轻地探了进去,在寿司的耳边小声地叫道:“【喵~】对面住的虎丸【在寿司家对面住的恶狗,经常追逐寿司,并以此为乐】来抢你的小鱼干了……”

  这句话一出口,仿佛在热油锅里面滴进几滴水,使热油猛然沸腾一般地躁动;又似平静的海面忽然卷起了滔滔浪潮一般的莫测,在一阵极静与极动之间,肥猫猛地展开了身子就向外头跑去,嘴上还真叼了条不知道谁给它的小鱼干……

  青煊从来没有发现一只肥猫可以跑得这样快的,虽然姿态有些滑稽:肚子一晃一晃地,四条小短腿像划龙舟的浆一样飞快的交替着。

  但不幸的是,过快的速度导致它撞上了前方的围墙,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却被灌木围墙狠狠地弹了回来,此时虽神志不清四脚朝天地躺在那里,嘴上却依旧死死地咬住了那条小鱼干……

  面对着这瞬息发生的一幕,青煊还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寿司在地上打了个滚,翻起了身子,又用力地甩了甩头,终于看到了在狗屋旁立着的青煊,它委屈地叫道:“【喵~】,怎么又这么吓我,我的胆子很小的……”

  “……”

  寿司见青煊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盯着它的小鱼干看【错觉】,还以为青煊没有吃饭,一定是饿了。

  “【喵~】你要吃的话,就吃吧!不过得给我留一口,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平时只敢舔舔味道,还舍不得吃呢……”寿司走了过来,把小鱼干放到了青煊面前。

  寿司的动作使得青煊从呆楞的状态中回过了神,听着寿司嘀嘀咕咕地说着这句话,觉得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

  青煊望着寿司开口道:“【喵~】我不吃,你吃罢……”寿司闻言,便把小鱼干又划拉过去了。

  青煊又说到:“肥膘!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寿司有些恼怒了:“不要叫我肥膘!我叫寿司。”

  “好的!肥膘,今天有什么计划吗?”青煊又重复了一遍。

  寿司急得有些跳脚了,“我不叫肥膘!寿司,寿司你懂吗!就是店里的那种……”

  “好的!肥膘,想跟我出去吃东西吗?”

  “我不叫……”本来怒气冲冲的寿司有点楞了,因为它听见了“吃东西”这三个字。

  青煊又重复了一遍:“寿司!想跟我出去吃东西吗?”听了这话,寿司连忙点头答应,连刚刚叫它肥膘的恼怒都一并忘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