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4:42: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玄幻之位面
  4. 第一章,杨程

第一章,杨程

更新于:2017-08-23 13:07:03 字数:3341

字体: 字号:
  清晨的第一楼光落在青龙镇的上方,街道上的人群慢慢多了起来,街边不时传来小贩的笑声。

  一座地处“炎皇朝”北边的小镇开启了忙碌的一天,小贩的叫唤混杂着拥兵粗狂的叫声,显得格外热闹。

  “拥兵是一个职业,也是人之向往的冒险者。

  在普通人眼里,也许会认为他是就是一群粗鲁的大汉,整天除了打打杀杀之外一无是处,却不明白这些每天与死神打交道,带着满身血腥的汉子,在这个玄黄位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临近中午青龙镇车水马龙的街道,在烈日的煎烤下,地面散发出肉眼可见的热气”让人心里莫名的产生一种烦躁感!

  “喂,小子,我说”,你他妈是不是生你没带眼?

  “没看见大爷在喝酒?给我滚到一边去!

  面色狰狞的大汉,指着临近他身旁的一个少年,毫无忌惮骂道。

  少年看起来也就六七岁大,瘦小的身子,沾满污渍的小脸,透着年龄的雅嫩配上清亮的眼瞳。

  站在大汉拥兵旁边,未显出一丝恐慌,怎么看,都给人与年龄不符合的错觉。

  换做他人,早就双腿发软,摊坐在地”,毕竟他身旁的大汉可不是善类!

  也许这就出身的原故吧,贫寒的出身,生活的压迫,造就了少年的早熟。

  在这个位面有些人打娘胎起就注定,“成为耀眼明珠,万人拥戴的繁星”

  而相反,不是沦落为仆人,就是食物,这就是玄黄位面恒古不变的丛林法则。

  “强者为尊,弱者为奴”实力就是一切,拳头就是真理!

  少年的糟遇,就是个很典型的列子。

  随着人群的目光不约而齐看向这边,有些人交头接耳谈论起来。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刚出门就遇到这么精彩的戏,

  “嗯”,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那个一样,被打断腿。

  估计不会吧,毕竟这只是个孩子,一时间各种猜测,纷纷响起。

  这时人群有个眼尖的小声说起,这个大汉,不就是前几天只身一人独战斗山狼王的拥兵吗?”

  声音虽小,但还是被众人听到,一片倒吸响起,对少年投去怜悯的目光。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有不少抱着嘲笑的心态望着少年,期待大汉拥兵,给他们来场好戏。

  其实少年在青龙镇也算是个小名人,当中不乏认识他的人,前几年那场大战,可胃是轰动整个青龙镇甚至是炎皇国都都有耳闻。

  “当然那场大战的主角不是少年,而是他爷爷”,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成了人们茶饭后的笑谈。

  大汉拥兵是谁?

  整天与死神打交道的人物,敏锐的视觉可是他们在,丛林!山脉!

  生存的基本条件。

  “众人的谈论,自然全入他耳,大汉拥兵狰狞的脸庞,很显然散开了不少,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算你小子运气好”,大爷我今天心情好,你赶紧滚,别妨碍大爷喝酒。

  果不其然,虚荣心爆满的大汉拥兵,大咧的骂道,一杯酒进肚,众人见没戏不免有些郁闷,也有不少人,为少年捏了把汗。

  “少年”自始至终没发过一言,脸上的表情依旧还是一样,这样的事对于少年来说,并不算新鲜,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说家常便饭也不为过。

  今天早晨少年像往常一样,出镇外的荒林,挖草药换金币,只是今天收获好像比较大,扛在肩膀上的麻布袋,比以往都鼓,走起路来,少年显得特别吃力。

  汗水顺着额头流下,变成一粒粒水珠滴落。

  烈阳渐渐拉长少年的身影,瘦弱的身子逐渐消失在人群视线中,距离镇中心不远处一间废弃木屋里,不时传来老人咳嗽声。

  “老人病态的面容,瘦弱的身体干枯的皮肤,眉目间却不失正常人的凌厉,只是此时老人双眼充满担忧看向屋外,“直到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视野,老人才有所放松。

  “爷爷”,我回来了。

  一个雅嫩的声音,咧带喜意的冲着木屋喊。

  “这少年,正是在街道上,被大汉拥兵叼难的少年,名叫,杨程,六岁,从小和他爷爷相依为命。

  屋门打开,病态老人走出来,先前的担忧换上平常老人的慈祥,看着少年,暗沉的双眼充满溺爱。

  “老人名叫,杨洪天”,当年轰动青龙镇甚至炎皇国都的大战,其中一个主角就是杨洪天。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接过杨程肩上的麻布袋,枯糙的老手,摸了摸杨程后脑勺,老人脸上洋溢出欣慰的表情。

  对于这个孙子,可以说是杨洪天的一切,也是老人活下去的希望,要不然当年那一战,就不会把自己搞成重伤。

  如今更是满身暗伤,连普通人的工作,都难以完成,可见杨洪天对少年有多在意。

  杨程的父母,也在那场大战中,身死荒外。

  这一切对于几岁的少年来说,都是未知,他爷爷从未和他提过。

  “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少年从麻布袋,拿出一棵好似秧苗的青草,在杨洪天面前晃荡,雅嫩的小脸露出得意的表情。

  老人双眼也被吸引,发出惊讶,“这是一株二级灵药”,青根苗!

  “看来你今天运气不错,这株灵药,利用价值很高,如拿去换金币,五百金币以上不成问题。

  把握手上青根苗,老人给出估价,如果放在以前,也许并不在意。

  可今时,不同往日。

  杨洪天轻叹口气,他知道少年肯定又冒险进入荒林深处,外围根本不可能生产灵药,即使有,也轮不到少年去采摘,毕竟寻药的人,比灵药多N倍。

  即便如此,杨洪天也只能在心底叹气,连普通人都不如,食住都依靠少年采草药去换来,自己又能如何?

  “程儿”,这株灵药你拿去换金币吧,这段时间就不用去采草药,山里危险,换成金币,够吃一阵子。

  压住心里的内疚,把灵药递给少年,就走进屋内,谁也不知道,老人在想什么。

  也许只有老人自己明白,当年跺一脚,都能让炎皇国无数势力颤动,如今却只能靠不满六岁的孙子!

  “爷爷,这株灵药给你,就不拿去换金币,今天采到很多药草,可以换不少金币。

  少年雅嫩的声音,却让老人紧握手掌。

  “乖孩子,真是苦了你。

  老人不回头说了句,双眼却红润起来,当然杨程看不到,埋头整理麻布袋的灵药,屋内不时传来咳嗽声,一棵草药在少年手上发出清脆折断声。

  “爷爷……我一定找最好的灵药,冶好你的病!

  一个嫩而坚强的声音,在少年心里蔓延开来,直至今日,杨程只知道爷爷有病根,却不知道,病源,都是因为自己而来!

  “下午”街上依旧是人满为患!

  杨程瘦小的身子,扛着比自身还大的麻布袋,进了一家比较冷清的药铺。

  “呵呵”,孩子,今天似乎收获很大嘛。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迎面接下麻布袋,慈祥的摸了摸少年脑袋。

  杨程对此并不反常,因为以往的草药,全都拿到这店铺换金币,而这个老者,王掌柜,每次都会多给自己几个金币,所以对这家店铺感觉很好。

  ”表面上虽然不说明,但少年并不糊涂,王掌柜这是格外关照他,心里早就暗暗感激。

  “来,孩子。这是三十枚金币。

  金币,稀有矿物提炼而成,炎皇国通用的货币。

  金币在炎皇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相传,在炎皇国只要有足够的金币,没有什么是买不到的,甚至是人命!

  “杨程采来的草药,只不过是一些,非常普通的药草,价值不过十五金币,可见王掌柜,对少年很不一般

  …………

  “谢谢,王爷爷。

  拇指大小的金币放满一双小手,少年感激的看了一眼,身子弯下腰对老人道谢。

  “王爷爷,我去给爷爷带点吃的,下次在来看你。

  “乖孩子,去吧,去吧。

  慈目送少年远去。不由自叹。

  “哎…可怜这娃,同龄人也许还在父母怀抱撒娇,你却要扛起一个家,真是上天不公啊!

  夜幕降临,破旧木屋飘出一股药香味,一个灰头土脸的小身影在灶台前忙碌,不时掀开锅盖,滚动明亮的双眼,小嘴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很是满足的表情。

  肉和药的香味混在一起,屋内弥漫着让人食欲大曾的香味。

  “以后坚持每天给爷爷服食一株灵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病肯定可以好的!

  少年喃喃自语,心里却打算瞒着爷爷,明天继续进荒林深处寻灵药。

  “晚饭,杨洪天吃的并不多,大部分带有灵药的兽肉依旧都留给少年。

  杨程也早习以为常,每次爷爷都说,要从小为身体打好基础,修炼一途才能走的更远!更强大!

  少年虽然小,但对修炼并不模糊,并且现在已经是一个“暴气二段”都小强者,要不然杨洪天也不会同意他去荒林采药。

  “狼吞虎咽一番,桌面上只剩下一小堆兽骨,不浪费是少年从四岁就养成的好习惯,当然自身条件也不允许!

  收拾一番,少年便回到房间,日复一日,采药,做饭,修炼,这基本就是杨程从四岁开始每天干的事,但从未有过怨言,心里只想只多采点药,努力修炼,让自己快点强大,好保护自己唯一的亲人,杨洪天。

  心里还有一个强大的信念,找最好的灵药,治好爷爷的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