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08:5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欲行魔
  4. 第一章 千峰城 三叔

第一章 千峰城 三叔

更新于:2018-03-16 12:21:16 字数:2251

  河途村,翠竹林。

  “呼哧…呼哧……”秦罗能够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他奋力的往前爬着,他记得再往前爬几十丈远,就是自己熟悉的小村,小村里的张猎户连老虎都猎杀过,一定能帮自己赶跑背后那个恐怖的妖怪!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一边憋着吃奶的劲,一刻也不敢停的往前爬着。

  该死!后面那个家伙越来越近了!沙沙的竹叶声中,秦罗甚至已经能够隐约听到背后“咯吱咯吱”磨牙的声音!秦罗扭头一看,不禁亡魂大冒,背后那个黑乎乎的家伙嘴角粘液挂的老长。在这样的黑夜里,配合上风吹竹叶的声音,秦罗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鸡皮疙瘩。背后那个慢慢爬着的家伙,是的,很慢,但是秦罗发现自己爬的竟然还要慢三分,照这样的速度,秦罗铁定会成为背后妖怪的夜宵!听到竹叶声中磨牙的声音,秦罗仿佛看到妖怪扑倒自己,一块块从自己身上撕扯着血肉,把自己的骨头嚼碎!再嚼碎……

  “啊…………”

  “小罗,你醒了。”旁边的三叔递过来一张温热的毛巾,“又做那个梦了?”

  秦罗苦涩的点点头,空洞的眼眶里渐渐恢复了神采。八年了,八年未变的一个梦,恐惧已经成为了麻木,但每一次在梦中都是那么真实。

  八年前自己做了这个梦,醒来之后就看到三叔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三叔不是亲三叔,三叔本名谢山,瘟疫发生半年前因仇家追杀,被秦罗的父亲所救,在秦罗家养伤直到瘟疫前一月方才离去。三叔告诉他,村子发了瘟疫,全村人都死了,正好回来探亲的三叔是在床上发现睡熟的他,除他之外,全村再无一个活人,全部睡死在床上。他足足睡了七天才醒来,若不是他还有呼吸,三叔又放倒了两个想要把他偷走烧掉的镇民,乌啼镇的人也不会容他们叔侄俩停留在镇外破庙。但在秦罗醒后第二天三叔进镇子买米的时候,镇里最乐善好施的古员外带着一大群镇民无声跪在了三叔面前,送瘟神。于是三叔背着自己,来到了千峰城。

  其实三叔不知道的是,令秦罗感到害怕的不是那个梦,而是他每次惊醒后一回想,梦里黑影那张脸总有几分熟悉,岳先生。岳先生是瘟疫前一年住到翠竹林的落魄书生,翠竹林的名字就是岳先生取的,他说只有一个翠字能形容竹林的美。他饱读诗书,经常教村子里的小孩读书认字,还经常帮村民治治小病,平时脸上总是带着和蔼的笑容,让人平添几分亲切。秦罗早已经习惯了那个梦,恐惧要么让人崩溃,要么让人开始学着坚强。让秦罗痛苦的是,他不信那是一场瘟疫,虽然他相信三叔。他也不愿意相信岳先生就是害了全村的妖怪,那个温文尔雅的岳先生,那个喝醉酒后边流眼泪边戏说想教自己学神仙的法术的岳先生,怎么可能是害了全村的妖怪?只可惜这样好的岳先生也死在了瘟疫里,三叔说看到岳先生的尸体被官府赶去的衙役烧掉。秦罗不愿意相信岳先生是妖怪,但他直觉的认为,岳先生一定和那场恐怖的瘟疫有关。

  只可惜自己身单力薄,无法查清楚当年的真相,不过他相信村里的人不会白死的,因为他知道村里还有个比他更有本事的人——刘莹妹妹。在瘟疫前一个月,她可是跟着一个神仙姐姐走了的。秦罗相信,她一定能学会神仙法术,找到当年瘟疫的真相。想起刘莹,秦罗心里更加苦涩,谁能想到,当年那个跟自己一起玩泥巴的小屁孩,居然就要成为高高在上的仙子了。还记得十年前过家家时,小丫头和自己约定说等到十八岁的时候,就在村口过家家的老槐树下,真正的嫁给自己。可惜村子突遭横祸,就剩下他们两个……

  “小罗,三叔今晚有重要事情不陪你吃饭了。”三叔拿过秦罗手里开始泛凉的毛巾,似乎知道得不到回应,便欲转身离去。

  “好。”秦罗淡淡的回应却让走到门口的三叔身子一僵。旋即哈哈大笑着离去。只是这笑声,悲喜交加。

  三叔现在是城中金风帮的一个头目,因为人豪爽,不喜名利,又是这些年跟着帮主一起打天下的老人,算是帮派的中坚力量,千峰城形形色色的人都卖点面子,用三叔的话说就是“你三叔大小也是个人物”。当然这和千峰城地处偏远有关。虽然秦罗很少出门,也很少和三叔说话,但八年来也从三叔近乎自言自语的交谈中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三叔从小就是孤儿,后面跟着帮主建立了金风帮,掌控了千峰城的药材市场。千峰城是千峰山脉附近最大的城,处于千峰山脉和帝都平原接壤处。作为千峰山脉和帝都平原来往必经之地,绝大部分千峰山脉的出产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而药材是大山里最主要的出产之一。金风帮虽然成立不过十年,但被挤出市场的势力硬是奇怪的未有分毫异动,硬生生看着金风帮的金风堂成为千峰城最大的药材商。

  秦罗不喜说话,整天坐在院子里发呆,间或有三叔在旁边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秦罗不知道,亲人全都死光的自己,村中大仇帮不上忙的自己,还能做什么?如果没有三叔,让镇民一把火烧了自己多好。秦罗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自己太没用,虽然三叔是个很厉害的练家子,千峰城第一高手可是远近闻名的。

  “三哥,你真的决定了?”说话的是金风帮的帮主金武。若是金风帮的帮众听到此话,定是惊得下巴都会掉在地上,谁不知道金武金老大面善心黑,多少对头都是在他微微一笑中灰飞烟灭,就这样一位老大,居然把帮里的一位高级打手叫做“三哥”?

  “我不想他成为和我们一样的人。”谢山淡淡的道。

  “当年的事情,你知道的,我们插手就是死。”金武略带无奈。

  “但他们全村都是因我而死。我只想给他一个更好的选择。”

  “好吧,名额我会留给他,你的话我也会带给长老。但成与不成,还得看这孩子自己。”

  “谢谢帮主,属下告退。”谢山转身欲走。

  “三师兄,你就不能最后叫我一声师弟?”金武颤颤的道。

  “你知道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过选择。”谢山的脚步略微停顿,旋即快步离去,留下一脸木然的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