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4-23 23:27: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阳垂圣雪
  4. 六.幻影回忆

六.幻影回忆

更新于:2010-08-19 13:08:00 字数:1966

字体: 字号:
  嗯......我这是......在哪?舒黛昏昏沉沉地从迷茫中醒来,视线所及的地方都是灰白灰白的,面前是一栋十分古老的雕花式木楼,门口有两个侍卫,无论是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头发所挽的髻的发式,都不像是幻影国的人。

  时间,星历12年五十二日,北檶国。幻影轩,七岁。又是那个莫名的声音,还有一丝飘渺的笑意,想不想知道,你的家族是怎么没落的?那么就睁大你的眼睛,看好。

  家族?舒黛听到这个词,心突然没来由地抽痛,痛的她跪到了地上。

  呵呵,看来这个家对你来说很重要?等你看完,你就明白了。

  “母后,母后!”一个尖细的声音从楼中响起,接着声音的主人现身了。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他似乎没有看到舒黛似的,径直向她冲来,然后从舒黛的身体里一穿而过。

  “好孩子,别乱跑。”一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慢悠悠的从舒黛身后踱出,面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母后,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父皇?”小男孩天真地摇晃着女子的胳膊,眼眸里满是希望。

  “影轩,以后不要再叫我母后了,我们......我们不会再见到你父亲了......”

  “不会......见到父亲......”他疑惑地重复着这句话,然后转头看向门口。两人的眼神不尽相同,都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呼——”突然吹来了一阵狂风,周围的环境,男孩和女子的脸都开始扭曲,如一滴水滴在远古的画面上模糊了所有痕迹。

  等等!我还没有看完!舒黛大声呼喊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空间重新变得密闭而灰暗,浑浊的空气使人窒息。

  我自然会让你看完。只是,需要解说。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面相清秀,身材瘦弱,竟与那小男孩的神情不尽相同。

  当年幻影国未从历史出现之时,世界上只有北檶国和南崆国两个国家,星历10年,我母后被休,我与母后二人居住于山内,儿时并未发觉有何与皇宫生活不同,只是随着年龄增长,在知道母后其实是因为为人顶替那莫须有的罪名而被休,对我父亲的恨意便更甚。于是我创立了幻影国,在阳垂山上修炼精兵,同时创造了“寒冰门”。在我起兵攻打成功了北檶国后,我父亲......不,那个畜生被我乱刀砍死,南崆国愿意臣服,于是我把南崆和北檶国分成了无数小国,以防他们联合攻打我。

  也就是说,你是幻影轩?舒黛错愕,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

  你继续往下看。他淡淡地说。身影一晃,只留下了一簇雪花飘然而落。

  波浪起伏的画面转眼间清晰起来,此时的幻影轩已经君临天下,可是他的脸上还是有着淡淡忧愁。

  “皇上,您又在想什么?”一个男子走过来,面容刚毅,身材魁梧。

  “朕在想,朕当初只是为了个人恩怨而创立了幻影国,如今无心打理,只想做个隐居山林之人,又要拖累这么多臣民,唉!”

  “皇上,您若信臣,臣愿意替您打理朝廷上下,您大可隐居山林做个安享晚年之人。”男人原来是总务大臣,对幻影轩忠心耿耿。

  于是我应允了他的要求,隐居山林。只是没想到,千年以后我轮回转世,变成了当今皇上的贴身侍卫高太监,高太监为人心狠手辣,这是我无法改变的,但是他和你们舒家是至交,这辈子只对你们舒家好过。其实选妃大会一事,这几千年来年年在办,但我为了不使人篡位,早已立下规定都在宫中选拔,可是那一年,舒家出了个美人。据说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亭亭玉立仪态万方之姿。

  姐姐!舒黛脱口而出。舒家代代出美人,可真正能让人赞叹的只有她的姐姐舒环一个。

  对。你们的当今皇上,当时还是大王子和今已故去的二王子同时爱上了她,但是这位美人却只倾心于二王子,所以皇上设计,把舒环骗到黑屋威胁她说如若不从满门抄斩。舒环无望,只好答应。可这一幕被我看见,皇上便又威胁我,不能说出去。其实我知道皇上早有意铲除掉舒家,因为舒家富可敌国。只是苦于无从提起而已。几天后,舒环嫁给皇上,得到了舒环的皇上立刻失去耐心,等到二皇子郁闷而死后,他便抄了舒家,伪装成家族没落,而舒环也上吊自杀。

  是......真的吗?舒黛气的全身颤抖,连声音也变得颤抖。

  嗯。我看到自己的好友惨死,又想到自己的江山竟然交付给了这样的人,气愤极了。可是自己是宦官,没有实际兵力,就趁着皇上微服出寻之际,在民间搜集兵力起兵攻打了龙泉。可是我低估了皇上的能力,“龙泉政变”还是失败了。男人低下头。你现在明白,你要干什么了吗?他的手里出现了一道刺眼的光芒,是一把带血的剑。

  我......明白......舒黛颤抖着接过剑。

  还有,你想知道皇上真正的名字吗?男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他不姓幻,他叫......

  暴虐。

  暴虐......舒黛疯狂地按住自己的头,泪水夺眶而出。

  我要......杀了你......

  男人看着舒黛渐渐消失的背影,嘴角轻蔑地勾起一抹微笑。

  这样骗她,好吗?清越的声音响起,身穿红袍的女子从暗处走过来。

  我只是为了我自己做事,再说......

  我也没有完全骗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