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6: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阳垂圣雪
  4. 一.选妃大会

一.选妃大会

更新于:2017-04-21 11:52:44 字数:3253

字体: 字号:
  遥远的星球上,有九个国家,其中以幻影国力量为最盛。它的统治者以一种神秘的力量控制着整个大陆,以致于千百年来没有人篡位成功。幻影国的世袭制非常残酷,所以很多人想要改变这种状况,当然,就算是皇上身边的人,也不可能不想过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生活。就在星历1684年,发生了一次大的政变,史称“龙泉政变”。这一次,被高太监——皇上的心腹领导的叛军攻入龙泉,有不少人看到了那神秘力量的源泉。就在龙泉里,漂浮着一块巨大的晶石,雪花般的形状,中央一座八心八箭的黑曜石镶嵌的宝座,皇上正在净心修养。当然,这次政变又失败了,但是一名妖道士最后挥出了一叉将黑曜石的一部分打落到了人间。

  那一天,正好十四王子出生。

  民间传说中从此加了一条。十一十二十三十四王子无论是相貌还是学识都无人能敌,尤其是十四王子,传说正因为他出生的那一天妖道士把黑曜石打落,所以他出生的时候,额头上嵌着一颗黑曜石,在他练功时会发出盈盈的光芒。这也就导致了他比其他王子更加的聪颖。“皇上最近龙体欠安,可有服用丹药?”奉太医轻轻撩开帘子,凝视皇帝的眼睛。

  “药已服下,无碍。”皇帝的声音中有些烦躁,似乎是在想什么事。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王子都已长成,何日选妃?”

  “你这老家伙,每次都比朕想得多。是呀,朕也在想,今年宫内杂事繁多,可供联姻的女子少之又少。在宫中选妃多是娇生惯养之流,经不起大风大浪。唉,这叫人如何才好啊。”

  “皇上莫着急,微臣倒有一法子,又怕......”

  “快讲快讲!”

  “不如在民间选妃,一来民间更有奇女子,二来可以打破世袭制的规律,提高民心,如何?”

  “哦?这个点子不错......可是宫墙外女子如若只求荣华富贵,岂不误了朕孩儿们终身大事?”

  “皇上莫怕,咱们这样这样......”

  第二天,皇城外果然贴出了告示,一大群人围上来唧唧喳喳地讨论着。站在一旁的奉太医密切关注着每个人的表情,然后仔细的想着什么。

  另一边,一个小乞丐在街上晃荡着,想要找到些吃的东西。她叫舒黛,乞丐有名字是很少见的。她原本是皇城五大家族之一舒家二小姐,可是家族没落,又无处投宿,只好在城南的破庙里与十几个真正的乞丐挤在一起。娇生惯养的她一开始并不习惯,可毕竟是已经没落的人了,没必要再摆架子,况且乞丐们对她还不坏,她还是挺感激的。只是......无法减轻失去亲人的痛苦。

  时机到了!奉太医对着手持告示的卫兵一点头,他立即把另一张告示贴了上去。那上面是四个王子的画像。可是人们越看越不对劲了,明明每个王子应该是绝美无比的,画像里的人却无一不是肥头大耳,丑陋无比的,这让人数一下子减少了许多。

  奉太医开口了:“乡亲们,今天我代表四王子来向你们通知,从今年开始只在宫中举办的选妃大会要在民间广泛选拔了!王子们你们也看到了,还有,王子们都不会继承王位,一个王子只要一个妃子......”奉太医还没说完,人群就轰然散去,快到满地落叶被风卷起,悠悠然飘落。

  奉太医长叹一口气,这就是他想的法子。他料到过这个结果,但没想到真的是这样!唉,世人无常,竟无一人愿与王子共度百年,美貌和荣华富贵竟是最重要的事!正在这时,舒黛到达了皇城门口。她停下来,眼睛被那张红色的告示吸引了。奉太医眼前一亮,这个孩子与王子们年纪相仿,虽一身乞丐打扮,眉宇间却透着一股清秀之气,想必出身不凡,再看她紧盯告示沉思的模样,颇有大家风范,如若应召进宫,必然会对王子成长有很大帮助。奉太医边想边摸着胡子轻轻点头,其实舒黛才没想这些呢,出来这么久,她早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了,只想每天填饱肚子就可以了,所以她正是看到了告示最后一句“未入选者仍有十两银子奖励”。十两银子啊,那是1000个包子的花费呢,都够她吃三个月的了!奉太医给了舒黛一张纸,上面大大地写着“通行证”三个字,还有密密麻麻许多小字,“上面有日期,最好提前三天,到了就提我的名字,奉云生,他们会给你安排住宿的。”舒黛没头没脑地接过通行证,忽然明白了什么,这就是十两银子的兑换券啊!!只要选不上,就可以得到一千个包子了!舒黛激动地朝他一鞠躬,跑开了。

  但是......她怎么可能记住时间呢?就在三天后,她一拍脑门想起了这件事,本想买件衣服再打扮打扮的,算了算了反正我也没打算怎么样,就这样,她跑到了官道上。突然,她......又一拍脑门,坏了,我连皇宫怎么走都不知道啊!完了完了,还和那帮孩子说了给他们带包子,这可怎么办呀!好吧,为了我三个月的幸福生活,豁出去了!她踏上官道,远远的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就在足以看清马车的时候,她毫无预警地呈“大”字站在官道中央。马夫一看前面站着一个人,急急拉住缰绳,马蹄在下一秒重重地放到了舒黛身上。

  “干什么的!”马夫下车,呵斥被打到地上的舒黛。“怎么了?”马车里弱弱地问,是一个女生的清越的声音。接着,一个白衣服的太监模样的人下了车,瞥了一眼舒黛,然后拂尘一抖拱手说:“报告郡主,马车撞到了人。”“什么?”车中的人颇为惊讶,然后跳下车,是一个身穿红色纱袍的明艳女子,她把舒黛扶到车上,“你怎么样?还好吗?”“还......好......”舒黛艰难地吐出一句话,然后晕了过去。

  舒黛是被马车的颠簸摇醒的,一睁眼,发现女子正给自己的腹部上药。“你醒啦?”女子抬头,朝她温柔地一笑,“还好,我们红雪手下留情了,不然你可就没法活命了呢。”“我这是在哪?”“在我的马车上。我看到你的衣服里有这个,你应该是要去皇宫吧?”女子拿出了那张通行证。“对对!你知道怎么去吧?”“嗯,我叫幻恩,目前是郡主。”幻恩掩嘴轻笑她的急躁,“这样的打扮怎么能登大雅之堂?能拿到通行证很不容易的,要是因为你的形象不好毁了这次机会可不好哦。”“我叫舒黛。没关系,我只要拿十两银子就好。”舒黛一拍胸口——这家伙,完全忘了自己受了伤的!“嘶——”她立即捂住了胸口,一阵剧痛袭来。“哎呀,怎么这么冒失......”幻恩又倒了些药水在手帕上,轻轻的揉搓着她的伤口。“就算不想被选上,皇宫可不容许你这样进去。我这里有些银饰和衣服,等会你去湖边洗个澡,起码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你吧?”她拿出一个丝绸的包袱,,淡蓝色的丝绸,左下角绣了一个“恩”。

  “洗好了吗?”幻恩走到湖边,看着舒黛。舒黛转过头,清秀的面孔已经完全露了出来。“洗好了。”她一边向湖边走,一边干脆的回答。幻恩感到有些震惊,这女孩子的皮肤白净程度完全不像整日风吹日晒的乞丐啊!再换上衣服,打扮了一下,真是......很好看呢!她激动地告诉马夫,快,不,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皇宫,于是缰绳一放,他们如风驰电掣般地到达了皇宫门口。

  可是,一到门口立即有侍卫通报了些什么,幻恩神色紧张了起来,那件事她不得不亲自做。“舒黛,你在这里等一下,不然,自己参观一下也不要紧。”她轻轻拍了拍舒黛的肩膀,然后匆匆进了个侧门。我该参观什么好呢?她好奇地向宫中探头,但是不敢进去。一回头,发现门口坐了个小太监。

  “喂!”舒黛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上的琉璃镯折射了太阳光在那个小太监脸上,他抬起头,一张十分帅气的面孔。哇,皇宫里的人都这么漂亮哦!连......连太监也是......这也太可惜了吧!

  “你知道选妃大会的地方怎么走吗?”

  “......”小太监歪了歪头,似乎是听不懂又似乎是没听见的询问的目光盯向她,“你......不会是听不见吧?”她一屁股坐在了小太监旁边,也不管幻恩给她的那件粉色纱裙有多昂贵。“哎,你真的好可怜啦,这世界上这么多好听的声音你都听不到,包括钱的声音哦!呵呵呵......不过没关系啦,要是我选上了妃子我就把你安排到我身边,要是我选不上呢,我就分你三两银子,怎么样?哎,真没见过我这种好人啊......”“参加选妃大会的人,可以进来了。”听到这个门口老太监用娘娘腔哼出的话,舒黛立刻蹦了起来,然后跑向大门,“再见咯!”

  小太监望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个闪闪发光东西——舒黛的耳环。这家伙,竟然冒失到连耳环都掉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