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03:57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圣德里曼编年史
  4. 我有特殊的朗诵技巧

我有特殊的朗诵技巧

更新于:2018-03-18 11:21:34 字数:3699

字体: 字号:
圣德里曼编年史目录
共1章
  圣德里曼,这个大陆上的历史源于人类,却并非只有人类。

  也许,我们应该从圣德里曼的神话开始讲起。

  万能的神将人类遗弃在了这片荒凉的大陆上,在人类认识到自身的恶之前都无法再回到神的身边,人平安的度过了在这片大陆的第一天,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矮人,用自己的善良创造了精灵,用自己的谦卑创造了翼人,可是,第二天就用自己的欲望创造出了兽人,第三天用嫉妒创造了巨人,用愤怒创造了角人,用贪婪创造了亡灵,也许,还要继续创造下去···

  然后,人类用自己所有的恶,塑造了这片大陆上的制度。

  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恶,这就是被神所遗弃的,圣德里曼。

  圣德里曼4153年冬

  我有特殊的朗诵技巧

  大力经常骄傲的站在村里最高的那块大石磨上,用它那绝对是公鸭嗓的噪音和一些奇怪的词语叫全村人起床,他从不会主动停下他的朗诵,直到那头打都打不动的失去双耳的老公驴感觉到了那震撼心灵的声音转动起了那沉重的磨盘,大力才会停止他的朗诵。

  听说每一个兽人灵魂深处都有一种烙印,烙下了他们祖先的荣耀与辉煌,坎格里村的所有村民都一致认为只有传说中来自神的七责之一灵魂尖啸才能同大力那特殊的朗诵技巧相提并论,也许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大力,大力血蹄,是一位黑暗守序的牛头人。

  大力来自圣德里曼历4137年冬,村口的王师傅突然抱回来一个牛头人,那个牛头人就是大力,那是还是个小伙子的王师傅看着大力那一点都不讨喜的脸,突然觉得自己该收养他。十六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王师傅当年喜欢的那个女生等成了寡妇,王师傅等成了一个老头,而大力,变成了一个活着就是为了考验物种学家神经的牛头人。说起牛头人,不应该是那种三句话不离胸肌和大角,永远都不知道囤积食物,一到冬天就半裸着在山上飞奔着找树皮和草籽的夯货么,谁见过种土豆,穿棉衣,三句话不离大力出奇迹的牛头人。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坎格里村迎来了入冬的第一场雪,也迎来了这个冬天第一次清闲的,没有牛头人的朗诵的早晨。大力今早刚出门的时候就被自家屋檐的雪打了个正着,牛头人仿佛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整个牛爆发出了超牛一样的速度缩回了床上。

  大力的房间异常的简单,除了一张床和一个火炉之外全是土豆,大力对于土豆的热爱甚至超过了他的胸肌,如果非要说为什么,大力觉得管饱,便宜。王师傅每一次回忆大力小时候,总会说大力这孩子从小胆子就小,下雪和打雷的时候总爱往鸡洞里拱。每当这个时候大力总会瘪瘪嘴,这又是那个老不修编出的谎言,如果能从这个老不修嘴里听到一句,哪怕是一句完整的实话,大力就去试他说的那种冰天雪地裸体翻滚前滚三百六后翻一百八倒立献膝盖的治疗怕冷的方法,骗牛头人去吧。

  大力这样想着又啃了一口土豆,嗯,还是刚烤出来的好吃。大力想了想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多拿了几个土豆放进了火堆里,一边拿还一边数着,两千三百六十二个,摸了摸王师傅给他剪的西瓜头大力又吃了一个,两千三百六十一个了。

  大力不停的吃着土豆,这已经是他今天早晨吃的第二十个了,大力觉得李寡妇说的对,早晨吃三分饱,中午吃四分饱,晚上吃三分饱加起来不就是十分饱了么!大力又重新计算了自己土豆的个数,大力为了数清自己的土豆很费力的学了点数学所以大力每天都数一遍自己的土豆以纪念自己死去的脑细胞。在学数学之前大力甚至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应该有两个漂亮的大角而不是什么脑细胞。说起来今早的那只公鸡怎么还没叫啊,这样想着大力站起了身,他只看到了一片强光。

  坎格里是个小村庄,这里的风景还算得上优美,气候也只能算四季分明,哦,他盛产土豆,但这都不是让他成为战略要地的理由,真正导致他遭受炮火袭击的原因还要归结在地形上,坎格里所属的平原是唯一可以攻进这个两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国家的办法。这是一个人口不过三十万的小国家,而此次前来攻打它的是一个老牌强国,光是军队就有六十七万,含不避讳的说,欣克里——这个小国甚至无法抵御对方的一次全军冲击。而神圣德里克斯帝国攻打欣克里的原因···几乎所有人都清楚是为了欣克里的那些矿产。但是神圣德里克斯帝国咬定这场战争是为了给帝国皇储,那个智障七皇子挽回颜面——前不久,欣克里的公主刚刚婉拒了那个白痴的求婚,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逼急了,神圣德里克斯可以用昨天欣克里给神圣德里克斯市场上提供的一个烂土豆作为他们丑陋的侵略面目的面具。

  大力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欣克里勇士团和骑士团的军营里了。和全村的小孩子连着几桶土豆一起运了过来。牛头人只是静坐在军营的空地上不和任何人说话,也许这是牛头人的自我欺骗,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战场上,没人会在乎一个牛头人的想法。

  现在欣克里骑士团的总大将的帐篷里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总将希利克里夫面对自己面前的沙盘愤怒的摔了指挥棒。事实上,这是一个不能再等的机会,敌方的先锋部队冲的太靠前

  而远远的将自己家的大部队甩在了身后,但是即使是敌人的先锋部队也是有着两倍于我方全部军队的兵力,以少胜多最主要的不是计谋,不是地形,而是气势。希利克里夫要制造这个气势,人为的提高他,所需要的,就是绝顶的勇士。他需要一个人,一个可以将军旗插在整个村庄最高点,那个磨盘上的人。但同时那个人必死无疑。

  事实上在战争中双方的主帅都在承担压力,只要这个人在统领全局,那么他也承担着这场战争中所有人的性命。神圣德里克斯先锋部队的统帅阿尔法并不是一个会承担责任的人,他年轻有朝气也鲁莽,不听劝说,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的部队过于远离自己的大部队。在阿尔法看来,这场战争毫无悬念,光是自己这个不怎么重要的先头部队就比对方的总军队人数多出一倍。神圣德里克斯会赢得胜利,可是到时功劳只能由该死的总大将收走,那时就真的没自己什么事了。要激怒他们,要让他们失去理智。是的,一支愤怒的军队固然可怕但却不足为惧。只要自己稍稍周旋一二,等到大部队一来,对方就将死无葬身之地。这战功可不小了,而且没有拂了总大将的面子,那老头也会多夸我两句,到时借机上位,可就容易多了。

  阿尔法这样想着叫人带上了一名被俘的村民。

  随意屠杀无辜村民,这种无脑表现肯定又会让对方对我的评价降低不少,他越是轻敌,我就越有可乘之机。

  大力刚刚数完自己的土豆,只剩一百五十二个了,大力不大的牛眼睛里几乎要挤出泪来,吃不到东西是什么感觉大力可不想体验第二次了。大力垂头丧气的走出自己的帐篷,正好看见军队在分发伙食,因为今天多了近二十个小孩,军队的伙房也就多做了些伙食,但是这群刚刚离开了父母的小孩是一口也吃不下,大力就包了圆,于是整个军营就响起了牛头人猪一样的吃饭声。

  大力所吃的就是单纯的米饭,也没有菜,但是显然对于牛头人来说已经足够了。突然一道强光闪过天际使得牛头人放下了已经被他舔的精光的饭盆。远处一个大力熟悉无比的身影像是升旗一样的升了起来,那道身影背着光,大力用尽全力也只能看见一个像往常一样的笑,那笑容大力不止一次说过,那是猥琐的笑,但现在不知为什么充满了苦涩,不甘。大力只觉得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是那个身影,是王师傅。大力只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他站起了身,全身的肌肉不断的抖动,热,好热,大力用力的撕下了自己的上衣牛头人发达的肌肉就那么裸露在寒冬里迎着阳光散发着热气。又一根旗杆,又一根旗杆,无数的旗杆,不断的戳向那个背着光的身影。牛头人只觉得脑子中有根弦就那么断了,他愣在原地,不断的重复着一个词,不断的重复着,有个人到死都想听的那个词,那个无价的词。

  几乎是宣告死亡倒计时的号令不知何时会下达,泰尔格雷极力的想抑制住双手的颤抖和眼眶的泪水,他想起了那座在欣克里广场正中央的脊梁雕像,据说那是在唤醒战争中第一名冲出战壕的士兵,他的名字永远的活在全体人族的心中,列奥·拿达里奥。但是听英雄故事和自己成为英雄的感觉完全不同,即使再想死的人也会有对死亡的恐惧,何况是他,希利克里夫的儿子泰尔格雷。他还有太多美好未曾体验。他甚至没听见号令。

  父亲流着泪的怒吼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抓起了战旗——那其实更像矛,没有旗帜,长达七米本来他可以稳稳的抓住。但他的手却在颤抖,他几乎要抓不住这旗子了。

  希利克里夫手中的战刀已经被他拧成了束,他的手也因此形成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如果他不是主将,他多想代替他的儿子,可是那时欣克里就真完了,泰尔格雷想守护的一切也就完了。

  两滴眼泪就那样落在了地上。那是泰尔格雷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他发出了嘶吼,他开始了冲锋,他要守护欣克里,即使要他舍弃生命。他左脚离地的那一瞬间脑子空了,他突然想起了童年,父亲,母亲,他。那么美好,却已经渐渐远离了,随着他的脚步一起。

  吼!···吼!···吼!···

  连续不断的怒吼和粗重的喘息声突然传遍了整个山谷,双目血红的牛头人侧着肩发起了冲锋!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夺下了战旗,并开始了更快的冲锋!他全身赤红,在山谷中跑出了一道残影。他的目标,是他最爱的村庄,最熟悉的磨盘。

  那是他最爱的山村,父亲,母亲还有村民!可是这些都要消失了,连同鲜血一起,这怎能不叫人愤怒!他就那样跳了上去,将串杀无数敌人的战旗插在了磨盘上,向着他父亲的方向,发出了他的最后一声怒吼!

  无数战矛穿过了他的身体。

字体: 字号:
圣德里曼编年史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