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8: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誓问长生
  4. 第二章 启灵

第二章 启灵

更新于:2018-03-16 18:27:09 字数:3445

字体: 字号:
  随着临近部落,祭半道的眼前,那些原本微弱的灯火渐渐清晰,已然可以看到小河边被一圈巨石墙包围的部落。

  整个部落范围不大,仅仅只居住了数百人,但在祭半道眼中,这里却是他的全部。

  随着越走越近,阵阵热闹的欢呼声从部落里传了出来,祭半道会心地一笑,猜想应该是打猎的战士从山里归来了,而且还收获不小。

  远远地,他已能看见几个身材极为魁梧的大汉,正站在石墙上来来回回地不断巡视。

  看到远处跑来的祭半道,这几个大汉纷纷笑了起来。

  “半道,回来啦。”

  “是又去抢雷灵花了吧,收获怎么样?”

  “虎叔好!石头叔好!今天收获还不错。”祭半道对门口的两个大汉微微一笑,随后便向部落内的那片空地快速跑去。

  空地上早已点燃了一堆堆的篝火,篝火上面正架着一只只烤得金黄的凶兽,旁边还有一坛一坛的自酿土酒。

  族人们正三三两两围着篝火喝酒吃肉,甚至还有年轻女孩跳起了原始的舞蹈。

  当祭半道好不容易挤进人群之后,便看见依旧穿着粗麻大袍的阿公正坐在空地中心最大的一堆篝火旁,几名身着兽皮衣衫的老人正陪着阿公说话,时不时点点头,神色极为恭敬。

  看到走来的祭半道,阿公脸上露出笑容,点了点头,示意他坐在旁边,又继续和那几个老人交谈起来。

  几个老人也同样看到了祭半道,顿时纷纷点头微笑。

  祭半道也不去管他们说什么,来到阿公身边,将背后的背篓放下,便动手消灭起了眼前的烤肉。

  “族老,阿风说他们在山里边好像看到了烈焰虎王的踪影,呃……只是隔得太远,看不大真切。”一位老人开口说道,中间还打了一个酒嗝。

  “不错,我刚刚也问过了,不仅是烈焰虎王,金翼雕王好像也来了。”

  “这群小崽子,跑咱们这地界来,想干啥?猎食啊?”

  “我看不像只是来猎食的……”

  “你是说兽潮?不会吧,往年兽潮可都是走的背面大荒城那边,这次怎么会突然往咱们这边来?要知道咱们……”

  “怕就怕不只是兽潮那么简单啊……”

  几位老人正在讨论最近山里的动静,都有些担忧可能会出现什么变故,影响到部落。

  “族老,要不联系一下大荒军吧?”说话的这位乃是这群人当中唯一一位中年人,正是祭村现任族长祭宗。其身材极为魁梧,全身肌肉高高隆起,好似充满了惊人的爆发力。

  其眉心处,三团火焰形状的红色印记份外惹眼,除此之外,还有一团印记也若隐若现,但始终无法凝固下来,看上去极为怪异。

  祭半道知道,那是族印,每个祭族人先天就有,但是只有将传承功法修炼到第一重之后才会出现。此后,每提升一重境界,眉心处便会多出一个族印。

  族长眉心处的三个族印清晰地表明他已将传承功法修炼到了第三重境界,如果那团若隐若现的印记也能够凝固下来的话,立马便会晋入第四重。

  但是让祭半道不解的是,阿公以及周围几位老人的眉心处却没有丝毫印记,但他从不怀疑这几位老人的强大,因为有一次进山,祭半道亲眼所见一只已然开了灵智的强大荒兽被阿公一招瞬杀。

  祭半道暗自猜测,传承功法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那些族印便可以隐去。

  “不可!”季宗的话刚刚说完,一位老人便立即反驳道,其神色激动,甚至连手中的酒碗掉落在篝火里面,爆发出一团巨大的火苗,都犹未察觉,只是颇为急切地说道:“族长别忘了,咱们这几个部落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能够在这大荒一直生存下去,还代代繁衍。”

  “大荒里面那位,可不会允许咱们倒向神朝那边。”又一位老人起身附和道。

  “可大家也别忘了,咱们始终是人类,大荒里面那位又何曾对咱们放心过?若是真的放心,这些兽王跑来干什么?总不会是来撒泡尿就走吧!”有支持族长的老人也站起身来争辩道。

  “我支持联系大荒军!”正当几位老人争论不休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嗓音插了进来。

  祭半道转头看去,只见战士头领祭风正大步走来,其眉心处三个族印熠熠生辉。满脸杀气腾腾不说,手中还提着一头似老虎一般的巨大荒兽,只是那头荒兽浑然不动,显是早已死去多时。

  周围族人见到,便主动为其让开了道路。

  “我刚刚本是准备进山去摸摸情况,谁知正好遇上这头烈焰虎王手下的兽将在咱们圈定的范围内出现,本想抓来审讯,哪知它却拼死抵抗,只好顺手将它宰了。”祭风丢下兽将尸体,朝众位老人拱拱手,随手从祭半道手中夺过一块烤肉,边吃边说道。

  “看来,这里面确实大有问题!”阿公见众人还要再吵,便挥了挥手阻止道。

  其他人见阿公发话,便立即停下,静静聆听。

  “阿宗,我记得大荒军招人是十年一次吧?如今还有多久?”

  “禀族老,还有两年。”族长季宗见阿公问话,便立即答道。

  “既如此,阿宗,明日你便联系大荒军,就说这一次的招人,咱们部落也参加。”季宗点头应是。

  随后,阿公摸了摸祭半道的头,继续说道:“半道他们这批孩子还有七日便要启灵了。”

  “阿风,你明日带人再进山一趟,既然那位这次派了这么多兽王、兽将出来,咱们总得回敬点颜色给他看看,把它们全部都弄回来,作为这次孩子们启灵的祭品吧。”

  “顺便,我也再进去见见那位,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其余人就在家好好准备一下这次启灵之事,千万不能耽搁了。”

  阿公吩咐完众人,便起身离开了这里,向远处走去。

  所有人见阿公要走,便立即躬身相送。

  祭半道连忙提起背篓跟在阿公身后,一同离开,朝远处走去。

  一路上老人都未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不知在想着什么,待回到家之后,老人盘膝坐在兽皮画卷下面,看了跟着的祭半道一眼,微笑着问道:“今日还算顺利吗?”

  祭半道感受着老人话语中的关心,立即从背篓里取出所有雷灵花,递给老人。

  “以你的灵活,那条雷蟒应当还伤不了你,只是大荒应该有大事要发生,以后还是别去了。”

  “这次的品质不错,一会儿修炼之时你直接吞服一朵即可。”老人将雷灵花打量一番又还给了他。

  祭半道点点头,接过雷灵花重新放进了背篓,这些年,因为身体的原因,他吃下了很多宝药,这雷灵花也不在少数。

  不过更多的时候都是熬制成药液,然后浸泡在其中修炼。只是最近情况有些恶化,才不得不在浸泡药液的同时,还要吞服其他宝药。

  “还有七日,就是你们这一代启灵的时候,于你而言,这是一个机会,彻底解决你身体问题的机会。”老人看着他,缓缓说道。

  “阿公是说那股启灵之力?”祭半道有些疑惑不解。

  “不错,你需记着,在启灵之时,坚持得越久越好,尽可能多地去吸收那种力量。不仅仅是解决当下的问题,于你以后而言,也有诸多好处。”老人摸着他的头,神色慈祥。

  “可是那股力量不是不能被吸收吗?”祭半道不解地道。

  “我们当然不能吸收,不过对你体内的那东西来说,应当不是什么问题。”老人颇有些期待的说道。

  “这几天就别出去了,好好调理一下,七日后跟他们一起去启灵。”老人说完,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祭半道收拾好背篓,带着雷灵花默默的离开,朝旁边自己的屋子走去。

  祭族之人,一生会进行两次如同祭天一般的传承仪式,这便是启灵,一次在三岁,一次在八岁。

  启灵仪式需要动用部落的传承祖器,那是一座大约十丈左右的黑色祭坛,乃是自远古时期传承而来,甚至还要更为久远。

  其坛壁上绘有诸多图腾,有先古之民,有上古异兽,还有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除此之外,在祭坛的石阶以及顶部石台上还遍布着一些似文字一般的奇怪符号,那叫符文。

  阿公告诉过他,远古时期的祭族不仅人口众多,且人人可战,即便是寻常族人随手间都能翻江倒海、摘星拿月,其统治疆土横跨亿万里之遥,强大无比。乃是世上最为强大的几个种族之一,而其强大的根本便来源于这些蕴含大道规则的符文。因此,祭族还有一个称呼叫做符族。

  只是不知多少个纪元过去,随着天地翻覆,岁月变迁,整个祭族也衰弱下来,到了如今更是只剩下了部落里这几百人,连传承祖器的神力都日渐消散,其器灵也不知是消失还是沉睡了,早已不复当初威能。

  可即使如此,整个祭族还是靠着这座祖器在这大陆最为凶险的大荒里世代繁衍了下来,无论是人还是兽都不敢轻犯,便可见其强大。

  想到那些符文,祭半道便有了些期待,因为三岁启灵乃是传承功法,而八岁启灵则是传承符文。

  但这两者也并非人人都可得,启灵之时那件祖器会首先检测血脉,其次检测天赋。若无血脉,则会当场被祖器所斩,沦为祭品。若空有血脉,并无天赋,则同样不得传承。

  然而祭半道却是个例外,因为其并无祭族血脉,但依然得到了功法传承,族人们万分不解,但阿公却始终闭口不言,也就无人知晓到底为何。

  “传承功法,我已获得……这传承符文……还有那启灵之力……我还能得到么……即便得到,又能解决么……”祭半道默默的走着,有些发神。

字体: 字号: